Successfully reported this slideshow.
We use your LinkedIn profile and activity data to personalize ads and to show you more relevant ads. You can change your ad preferences anytime.

嘉 宾:中国投资家 段永平<?xml:namespace prefix =...

355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Technology, News & Politic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嘉 宾:中国投资家 段永平<?xml:namespace prefix =...

  1. 1. 嘉 宾:中国投资家 段永平 主持人:网易财经主编 柏林 网易财经证券组组长曾凡 专题:对话段永平 对话精彩实录: 主持人(柏林):大家下午好,今天下午我们有幸请来了中国知名的企业家段永平先生作客网 易财经频道,段总之前通过小霸王学习机和步步高产品,已经为全国的网友所知晓,最近他以 620100 美元竞标价,获得与亿万富翁“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这笔款项将作为旧金山慈 善机构葛莱德基金会协助穷困及无家可归之用。我们今天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段先生的成 功。段总,网友们都在期待你的到来,首先请跟各位网友打声招呼吧。 段永平:各位网友好,谢谢! 主持人(柏林):下面我提一些问题,我提完之后,大家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通过 网络提出来,我们的主持人可以帮大家问段永平先生。 做投资“欲速则不达”,要关注企业基本价值 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在竞标的过程中使用“fast is slow”的口号,作为你竞标的标号吧,你能不能给 大家介绍一下为什么使用这样的口号? 段永平:这个 ID 我用了很久,很多地方都用这个 ID,这次代表慈善基金会投这个标的时候, 也没有想太多,就用了,因为我一般都是用这个。没有想到拍卖会有这么多人知道,因为正好 碰上了今年捐款,也是巧合。 我觉得很高兴,网易是到目前为止是第一次问我为什么用这个名字。其实这个名字是我投资和 做很多事情的一个基本的哲学,就是“欲速不达”,太快了就等于慢。这是我做企业也好,做投 资也好的一个基本逻辑,就是做事情要耐心,要坚持,不要去老想着走捷径的办法,否则往往 走的都是远路。我也希望大家如果能够看到我这个“欲速不达”的概念,真的用到工作、投资甚 至生活当中,我会觉得很高兴。 主持人(柏林):看来这个口号也是您的一个幸运符号,不知道对您这次获得这个机会有没有 什么帮助? 段永平:这个没有什么帮助。 巴菲特的投资理论给了我信心 主持人(柏林):首先想问的是您为什么想和巴菲特有一个共餐的机会?
  2. 2. 段永平:我想这也是很久以来的一个想法吧。因为从我一开始做投资,我就从他那里学到很多 东西,而且很重要的是他的投资理论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所以如果没有了巴菲特的投资理论, 说不定我也不敢做投资。因为,我以前觉得所谓的股票市场就是一个很投机的东西,说不清、 道不明的东西。 我在大概在四、五前年,无意中看到美国有这样一个人,投资了这么多年,用的是这样一种办 法。我一看就觉得这个东西我懂,因为巴菲特投资的理论非常简单,就是当你买一个股票的时 候,就像你买公司,你要买这个公司或者做这门生意,你就必须对它有足够的了解,就是要从 全方面了解它,我做这么多年企业,这是我最擅长的。以前想的都是庄家,又是这个又是那个 的,我就不知道他们搞什么?但像巴菲特这个理念我就很懂,我看了这个东西,马上就回到了 基本面,就是你如何去了解一家企业。因为我做事情,一般来讲是按两个最重要的方面, 一个是做对的事情,另一个就是把事情做对。巴菲特提醒了我什么是对的事情。 所以这些年,一方面是我觉得他给我的提醒或者是信息对我的帮助是非常大。另一方面,我也 确实也有很多细节的一些枝节问题觉得有机会还是很想向巴菲特去请教,所以有这个机会我当 然会去。为什么会在今年呢?因为我刚去美国的时候,英语还比较差。其实我好几年前就想参 与拍卖了,到今年才觉得英语听起来过得去,真的想说的像中文一样,我看永远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后来想通了,要真的好到这种程度,那大概永远就没有机会,所以差不多这样就行了。 主持人(柏林):SLOW 也不能 TOO SLOW 段永平:正常速度。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正好碰到了他捐款,所以这件事情搞得很多人来关 注,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我并不是很希望太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情,这是一个很个人的事情。 主持人(柏林):按您这么说,那到时候还会不会带翻译呢? 段永平:我不会,因为我们有 8 个人,其他人也都没问题了。只是我的英语稍微差一点。但是 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他要讲笑话,或者太幽默了我就不行,正常的一般讲投资肯定没问 题,在这里可能有聊天,包括讲个故事我可能就听不懂了。 主持人(柏林):之前您也向媒体披露过,共餐可能会问的哪些问题,我们的网友也很关注。 我只说了一个问题,媒体可能只听到一半。我说一个问题就是当你找到投资目标,没有足够钱 的时候,以及当你手里有钱但没有好的投资目标的时候,你该怎么办?那个媒体就好象说你有 很多钱,不知道怎么花似的。其实,对于我们投资者来说,容易犯的问题的就是这两方面。第 一就是手里拿着钱,你就没有耐心去等,往往还没找到一个好的目标的时候你就花掉了,等有 好的目标的时候,你就没钱了。 第二就是没有钱的时候,很多人又看着这个想买,去借钱,去融资,结果导致了很大的危机。 这个问题不止是我问了,我们一起去的朋友也问。我有一个朋友做投资做得非常大,但是他很 喜欢去融资,我其实本人是反对的,我希望通过巴菲特这次谈话,去劝劝我的朋友,对于我来 讲呢,我也想知道巴菲特如何应对资金的压力,他很早以前就说过,最难做的事情就是什么事 情都不做。当你拿到很多钱,在没有好的目标的时候,要能够沉得下心,要在那里耐心的等
  3. 3. 待。我是觉得非常难的。我很想问他,他这么多年得出的结论是什么?他的心得?有什么办法 来操作。因为你的内心深处总是想你有可能会浪费机会。 主持人(柏林):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您对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有自己的一套答案,但 是你想听到更好的答案。 段永平:那当然,其实我真的要向巴菲特讨教投资的办法,我哪有钱请他去。所以我对投资有 最基本的理解,我相信我是已经非常好了。知道骨子里面去了,是一个非常忠实巴菲特的一个 做法,因为巴菲特的理念叫做价值投资,所谓的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论也不是巴菲特发明的, 他只是一个很坚定的执着者,就是尽量找到企业的价值,而我也是一样,至于你如何找?是跟 你的能力,跟你能够了解的东西有很大的关系,就像巴菲特投在可口可乐,我可能投在网易 上。你要巴菲特来投网易,他不一定会投,为什么?因为他可能看不懂。因为他可能没玩过游 戏,也可能玩过,这个我不太清楚。我就玩《梦幻西游》,得到的乐趣是不一样的。所以关键 是,你是不是关注这个企业最基本的价值。 主持人(柏林):您提这两个问题,你现在可以把自己的答案告诉一下我们网友吗?就是当手 里有钱,但是没有目标的时候您会怎么办?还有就是当你手里没有足够的钱,但是看到了好的 目标,您会怎么办? 段永平:我自己的想法是这样,你没有好的目标的时候,你可能就存在银行里了,我现在 的做法是买国债,短期的国债。例如三个月,国债的好处是你需要的时候可以卖掉。因为短期 国债你不会亏太多的钱,一般或者说是少赚一些。如果没有足够的钱,发现有好目标的时 候,那是没什么办法,你只能等。不能去借钱,我认为投资是尽量的慎用融资,因为你投资 的是价值,但是你一旦融资的话,就会被价格所左右,比方说,市场的波动有时候很大,你如 果被价格所左右,它逼着你去平仓,或者怎么样?很可能本来是一件对的事情,你把它做错 了。 主持人(柏林):我们也是翘首以盼巴菲特先生对您的问题能有更精辟的回答,我们也会通过 我们的平台,传播给全国的网友,我们还想知道,您对午餐会的效果的预期是什么? 段永平:你指哪方面的效果?是好吃,不好吃吗? 主持人(柏林):这个可能您也不会关注。关键就是从他那里听到什么,或者是希望和他达成 什么样的共识你才会满意? 段永平:我是觉得第一我没有特别高的期望说我要得到什么,因为它就是一个慈善募捐会,我 就已经捐给慈善的钱,他有一个机会要跟我们吃个饭,可能会得到什么,也可能会得不到什 么,但是至少有我想跟他聊的一些问题。我不会想把我所有想问的问题在这儿说。但是我肯定 会有一些这样的小问题,比如说,进行投资时的一些具体的技术问题会得到什么样的答复?其 实我是不知道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答复,我想都应该是不错吧,因为毕竟是出自他的口。我可 能也要花很多年去理解,也说不定,也可能当时我就听懂了。所以我没有特别去想过,我到底 有什么样的期望。
  4. 4. 主持人(柏林):巴菲特是一个伟大的价值投资者,他会分析基础面,他投资一个时间来跟您 共餐,可能也会分析您的基本面,你有没有想过? 段永平:他是的确会,他要我把自己的简历什么的给他。因为来一个地方投他,也是对他有足 够的了解,他要跟你聊天,他也不希望自己很痛苦。他其实希望是好玩的,他又不是说要收个 钱,所以他觉得好玩的话,他也希望找一个人跟他聊得来啊,对吧?你跟自己的崇拜者聊天, 应该也是件开心的事吧,他可以开导开导我们,教教我们一些,至少他可以跟我们讲一讲他多 年的体会,在什么地方摔过跤,在什么地方有过成就,他的很多体会,你可能很多年都悟不出 来,他可能就一句话把你点化了。有可能有这样的东西,因为我自己觉得,我有很多体会,我 说出来很简单,但是很多人要花很多年很多年才能搞明白这件事情,我相信他也会有,尤其在 投资方面,所以可以试试吧。 主持人(柏林):您是对投资的关注才跟他有了这么一个共餐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慈善 的事,他也是一个慈善家,你们有共同的纽带,包括您有一段时间在美国,有没有可能通过这 次午餐令你们成就一段忘年友谊? 段永平:这个我不期望,对于我来讲,还是比较困难。因为我们的语言能力跟老美还是比较难 交朋友的,你说交一个非常普通朋友是可以,但是你说深交啊,有长期的联络就比较难了。巴 菲特就比较难说了,或者将来会保持一定的联络也有可能,但是这不是我要追求的目的。我也 不能想通过这个知道他在投资什么?从里面赚点钱,这个不是一个投资,这是一个慈善型的行 为,不是投资性的,会有很多人这样问,你这样做值不值?这不是值不值的问题,这是你做不 做的事情,而不是希望在这中间得到多少回报。 做投资和做企业本身没有本质的差异 主持人(柏林):之前我们对您的关注还是在您的企业方面,认为您是一个做企业的高手,特 别在营销方面是有自己的独到的心得,包括网易的丁磊先生,也曾在他的演讲中提到过您,觉 得您在这方面很有研究。我们想知道的是您做企业的经验和经历对于您后来的投资是不是帮了 很大的忙? 段永平:应该这样讲,做投资和做企业本身没有本质的差异,至少对我来讲是这样的。所以我 现在还是觉得在做企业,只是用了不同的方式,所以你要说帮助当然是很大的。其实在我的眼 里,就是在做企业。对于会做企业的人,做投资成功的机会就大,你要是不会做,往往就变成 了投机。投机和投资的概念,看起来在行为上似乎很近似,但结果上差异会很大。 主持人(柏林):做企业对你投资的帮助除了您刚才提到的比如您分析企业基本面的时候,你 可能会很在行,除此之外呢,具体的的帮助是什么呢? 段永平:大家会很含糊的说分析基础面,基础面是什么意思?基本面不是术语,不是让你摊开 它的历史看看它过去赚过多少钱,干过多少事,不是这样简单的。其实它的基本面最简单的是 这个企业在做什么?人在干什么?它企业有没有一个好的企业价值观,有没有一个好的战略系 统,就是整个的系统都要看的。哪些东西在企业里面更重要呢?这个我会比较清楚。你要是没 有做过企业,你可能就会眉毛胡子一把抓,你不知道什么是重点,因为对于一个企业来讲,有 很多人会问我,你到底觉得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我其实跟你说很简单,最弱的最重要。
  5. 5. 看一下网易,外界都说网易最擅长的是技术,但你光靠技术是活不下来的,但是你没有技术也 是活不下来的。你懂我的意思吗?技术它如果是你的弱项的时候,技术就会显得特别重要,技 术是你的强项的时候,技术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比方你销售不行,就变成你销售最重要了, 所以你刚刚说这话是错的。我从来不认为我擅长营销,如果大家认为我擅长营销,这就说明我 们公司在某一时间的营销比较弱,所以我只好挑起来,自己挑到一线去做。现在可能大家看不 到我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形象可能还不错,可能弱项在别的地方,所以你要补那个弱项,你就 看不见我了,我想是这样一个问题。 为了家庭 迁居美国才涉足投资 主持人(柏林):您当时是想到投资这个新的爱好才离开企业呢,还是离开之后才开始想做投 资? 段永平: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太太 93 年的时候就到美国了,后来结婚了,她一直在美国生 活,如果想成立一个家庭,不生活在一起,就不叫家,后来有了小孩,我也希望小孩在那个环 境受教育,所以就决定搬到美国去住。这个大概是在 5 年前。因为要搬过去,我就想,我在美 国那边干点什么啊?虽然说那可以花很多时间跟孩子跟家庭在一起,但是那不是全部,否则我 会觉得这个生活很闷,所以我就想来想去,觉得我有可能会做投资,因为做投资可能跟做企业 是一样的。 就是我有一个基本的想法,但那个时候不是很确定,后来是无意中看到了巴菲特的书。所以我 就发现,他要能做成功,我就能做成功,因为我觉得他对企业的理解跟我对企业的理解是一样 的。我其实准确的讲,我并不是说在那儿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只是说他说出来的东西,我一看 就懂。其他的书我也看过,很多书我都看不懂。觉得没有逻辑,我们学工科出来的,很讲究逻 辑。所以你这部分是这样,是对的,如果是那样,那就是错的。对吧?在中间一定会有一个内 在的逻辑,我有时候发现,他们自己写的人都看不懂,他怎么能够让我懂呢?就是说,两个人 共同用一张图,是能够赚到钱的。 看了巴菲特这个东西我就发现,这个东西我懂,搞企业,我把这个企业了解透了,我就决定 买,还是不买,所以我就从那个时候对自己有信心了,试了一年之后,我发现的确是可以,然 后我决定做投资,第二年无意中发现了网易。在这之前,我对 Internet 这个行业已经差不多了解 一年多了,一个巧合的机会,我发现网易的价值是严重偏低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进入。 主持人(柏林):就是说是巴菲特先生的书给了您信心? 段永平:对。这就是为什么说要感谢他的地方,同样的道理。 主持人(柏林):当时大家对您逐步淡出步步高也有很多的不解。认为你自己是企业的创办 者,做得这么成功,并且事业蒸蒸日上,放弃这个企业的话,好像是一件很不可理喻的事。 段永平:没有放弃这个概念,现在我其实还是跟公司有点关联啊,我还是一个顾问,号称还是 董事长,虽然不太董事,但是还是有很多关系在里头,我能够离开一线,很重要一点,是我们 公司的弟兄们做得非常好,其实不需要我。
  6. 6. 第二,我这个人比较懒,也不希望长期泡在一线,而且想跟大家分享企业的成就感和乐趣,因 为我自己在一线我所获得的乐趣我都获得过了,我觉得其他的能力也差不多,因为我个人有一 个很强烈的认识,我从来都认为人与人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异,关键是你后天的培训和引导。我 觉得我们公司这么多年,我们整体基层的力量和高层的力量,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强。虽然我们 比一些跨国大公司要弱一些,但是我们在对的事情这方面,我觉得包括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 像一些基本的企业的东西,这么多年都能够健康的生存下来,我觉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其实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头,很难找到像我们公司这样健康的企业,至少在我的心目中,我还没有看 到过。 主持人(柏林):因为健康所以才能够步步高。就您的经历来说,您觉得值不值得向国内的企 业家推广?比如说其实很多人也可以选择这样的道路,并不是要说终生做企业,一直当企业一 线的领导者。 段永平:我觉得条条道路通罗马,是根据每个人实际情况去做。如果我不搬到美国去住这样一 个情况,因为我那个情况非常特殊,而且我去美国,当时也没想过这么快,我太太帮我申请了 一下。因为当时申请绿卡要非常长的时间,结果我的绿卡就几个月就批下来了。所以我自己也 很郁闷,这么一下就让我过去了,我还拖了两年才去的。一般的人我不知道,每个人有自己的 爱好,包括你的兴趣、包括你做这个东西是不是有乐趣,做投资有些人就不喜欢,他喜欢天天 泡在一线,他觉得很有乐趣。我觉得这个也没有什么不对,所以我觉得推荐这个东西没有必 要,而且你说的所谓的企业家,他们一定会有很强的决断力,他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主持人(柏林):您在投资上的成功,给很多人不少的启示,就是给出了更多的可能性。 段永平:希望不是坏的启示,大家不要觉得投资赚钱容易,如果这么想,就错了。投资像做企 业赚钱一样,都不容易,但都很简单,坚持做对的事情,你走过很长的时间,可能就会有收 获。不要给大家一个误解,觉得投资的钱好赚。 主持人(柏林):您一直在强调巴菲特先生给你的启示和其他的帮助,我很想知道您最喜欢巴 菲特的东西是哪一个或者是哪几条原则? 段永平:他是这样的,很简单,你要了解一家企业,你要找到这家企业的价值,然后才可以在 股市这种大风大浪里拿到这么多钱,这么多年,坚持如一,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难的。因为我们 做企业的平常心是非常难保持的,他也是一样,他坚持的也就是这一点,我很想了解,他在这 个过程中有没有心态上的变化?有没有动摇过?因为周边有很多很多的影响,包括 IT 所谓的新 经济、新技术,这些东西对他过去投资的时候,曾经有没有过想法和变化,这都是我有点感兴 趣的事,我个人认为他应该是不会的,因为他是完全融入到骨子里头去了的,应该是不会受任 何影响。 主持人(柏林):我们之前有一个疑虑,就是说,巴菲特先生对高科技的公司投资是比较少 的,包括当时他没有投资微软,而您呢,很早就介入了高科技股票的投资。 段永平:我也没有进入高技术的投资啊。你认为谁是高科技?网易是高科技?网易也就是一个 网络公司嘛。网络公司凭什么叫高科技?你是比可口可乐高科技,还是比麦当劳高科技?我看 未必,都是一样,都是企业而已。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个人认为,我们做的事情是一样的,
  7. 7. 就是我们都是在寻找企业的价值,如果把这个事做对,就会对你的能力和你所了解的范围有很 大的关系。 比方说巴菲特,他做了比较有名的一些像《邮报》,像可口可乐啊,跟他的生活很密切相关, 他能够非常了解,他看的懂,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赚钱,同时他也知道跟他有关的东西,他是从 企业的角度来看,我也是这样,比方说我投资网易,是因为我看得懂网易,我不是所有的网络 公司都投的,中国这么多家的网络公司,我只投了网易,你要搞清楚,就是这样一个概念,不 是都投。如果都投,我就成了一个 VC,是一个投机家了,不是一个投资者了。包括我也投过 一些其他的行业,也投过一个托车公司,我觉得那个收获也很大,但是那个跟网络没有太大关 系,当然跟路有关系,都是在某一种路上跑的东西,是属于运输,你运输的是信息,而它运输 的是家具,可能都是有一点点关联,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个企业,你企业好坏,这个跟那 个没有太大的关系,他没有投资微软也不是他的错,是他没有搞懂。他的原则是我不懂我不 碰,所以不碰是对的。他要碰了微软,就可能就会碰到一堆亏钱的东西,那肯定也就完蛋了, 那就不叫巴菲特了。 主持人(柏林):巴菲特先生在投资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特点,他一般会干预到企 业的管理。 段永平:这个你正好说反了,他一般是不干预的。他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他要干预,他哪干预 得过来,企业这么多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主持人(柏林):他也是大的公司,比如可口可乐的董事。 段永平:他当董事只是作为一个了解,就像我在我们公司的情况,我在我们自己公司都不干 预,就别说他在其投资的大公司了,其实最重要的是他作为一个董事,就像我刚才讲的要做对 的事情,把事情做对,干预是不对的。但是如果你发现这个公司在做错误的事情的时候,作为 董事来讲,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要跳出来说,另外一个就是我说了你们不听,我就卖了自 己的股票了。他是这样一个概念,也就说他能够跟公司的整个运作跟得比较紧。所以他并不会 真的干预公司,但是他会去影响它。就像是我对网易一样。我不可能干预网易的运作,但是我 有可能会影响它。比说我玩游戏,我觉得不好玩的时候,我可以跟你们的服务打电话,说你们 这个有问题,或者可以给你们发邮件,我也可能直接找丁磊,说你们这个游戏有大问题,一般 是不会,因为我觉得网易整体上来讲还是做得非常好,至少在游戏上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柏林):之前看到一些资料说,您现在在美国很多时间是花在孩子身上? 段永平:确实如此。 慈善是我的工作 投资是我的爱好 主持人(柏林):可能您很喜欢您的家庭和孩子,以后随着孩子长大了,有没有想过出来做投 资? 段永平:是有这个可能,这个我不知道,这个可能要有很多年以后了,现在我是不会,现在投 资是我的爱好,我还有一个很大的精力是会放在慈善上,做慈善活动,包括国内很多人,他们
  8. 8. 赚到钱以后,钱也没有出处。对吧?有些人也委托我做这些事情,因为大家不想用自己的名字 捐钱,这也是国内不好的地方,捐钱之后就会带来非常大的麻烦,反正你在美国,人家找人也 找不到你,就以你的名义捐吧。我觉得挺有意思,其实舆论也很重要,舆论对慈善,第一,有 钱人就是好像为富不仁,当然这只是很少人这么说,但有时候媒体一说出来,对人的心里伤害 还是有影响的;第二就是对慈善有很多的评价,包括在网上,你把钱捐到国外去,不捐到中 国,好象这就有点不对。 巴菲特为什么投在比尔盖茨的基金里头,除了他认为比尔盖茨基金是一个非常高效率的基金以 外,它还是一个是无国籍、无肤色,无种族的。如果我们要分这些,慈善就不那么慈善了。当 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生活在美国,同时我也是在这里成长起来的,这也是我的国家,所以 两边我都会做,我想我做的大都和中国有关。因为我对中国比较了解,我也知道中国哪些地方 需要,当然最难的也是在这个地方。我们整个慈善环境还没有达到容纳慈善的地步,包括很多 认证的东西,很复杂。比如说你建一个希望小学,说起来非常简单,做起来非常难。对吧,谁 去建,在哪建,建完之后干什么,你不能说建之后全干了别的事了,你原来想干的事都做不 到。包括你如何维护老师?周边怎么样?学生从哪里之来?等等这些问题,那么你要一个一个 想去建,我们有没有这么好的精力? 所以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组织,你有一个很好的组织,你又要察看他以前的资料,看它以前是 不是真的做得好。你看我这次在三藩市捐的慈善基金会,对吧,这个基金会有 40 年的历史可以 查,而且巴菲特的太太在这里面做义工就做了 20 年,所以你一看就知道,而且我都拜访了主要 的管理人员,包括最早的创始人都见到了,他们整个做事情,他们有一整套完整的逻辑和做 法,你把钱交给他们,你会很放心。如果我现在跳出来说,我要做慈善,你给我钱吧。你会给 吗?你就问,你过去做什么?我过去什么也没有做,你肯定不能给。对吧。所以这个需要有很 长的时间才能够达到这个地步。 主持人(柏林):我们还想了解一下,像巴菲特先生这样他是一个成功的股市的投资家,您现 在也是投资者了。还可能不是像他那样的全球知名,但是慈善家和投资家这两个身份难道没有 冲突吗? 段永平:对有些人会有冲突,对我来讲,我讲得很清楚了,慈善是我的工作,投资是我的爱 好。对我来说有冲突吗?对我来讲,投资不是我的工作,我是弹性非常大的,所以对我来讲是 没有冲突。对巴菲特来讲也是没有冲突,他很喜欢赚钱的工作,他就找了一个花钱让他非常放 心的人,他就把钱给他花。他就自己懒得花,我觉得这个也没有矛盾,他解决得很好。他在这 个年龄做这个事情,大家觉得很意外。其实他把这个理由说的很清楚,我觉得是一个很真实的 理由,他不是什么借口,或者随便说的。他这个人很真实。我比较喜欢这个人的地方,就是你 跟他打交道,你不需要拐弯抹角,你看到的东西也是一样,他都是非常真实,你会觉得很容易 接受他。 主持人(柏林):我最后问一个问题,待会请另外一个主持人提一下网友的问题。您觉得遵从 巴菲特理念的投资者,在国内的 A 股可能赚到钱吗? 段永平:当然可能。 主持人(柏林):您的理由是什么?
  9. 9. 段永平:价值观是放在四海而皆知的。但是你要找到他的价值观,巴菲特的理论不是一个公 式,我在 A 股上买了一个股票我就赚钱,我去年买了一个 A 股,现在好象是一倍多了,其实有 多少,我没有仔细算过,好象是有 1 倍多。我发现个价值被低估了,我就买了。对吧,我现在 也还没卖,我是觉得这个价格也不算贵。我也没有买,也没有卖掉,这是属于这样一个过程。 还是持有的状况。 主持人(柏林):有没有可能加大 A 股投资的规模? 段永平:如果我发现目标的话,完全有可能,但是我现在呆国内比较少,做投资要花很多工 夫,要了解他的产品,了解他的竞争对手,了解他们企业的人,还有他们的企业是如何运作 的?走访市场,很多工作都需要做,包括怎么设计内在的企业文化等等,目前来讲,没有太的 多的精力做这个事情,或许等我的两个小孩上了大学,或许我会花很多的时间来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柏林):很多股民听了这些话,也会坚定他们学习价值投资的信心。国内 A 股其实也 有一个很大的施展的空间。接下来由网友来提问。由曾凡来主持。 主持人(曾凡):网友都非常踊跃,我们这边很多是股民,他们对于你怎么炒股的心得?还有 你的看法和兴趣。最多人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当时买网易股票的时候,您如何判断他是被低 估的,又如何被低估的? 段永平:网易我比较容易说的清楚,网易当时我记得帐面的现金有 2 块 3 毛钱,我开始买的时 候,股价是 8 毛钱,这家公司我了解之后,发现包括产品,像游戏等等,就觉得他没有道理一 直亏钱,因为我对市场比较了解,然后我看了他们的人,主要是我看了丁磊和几个高层的人, 大家都很朴实。当时做网易,是比较容易判断它的现金,因为我做投资很简单就是把它折现, 你未来赚的钱,全部把它折到今天来算,看看它是不是高过你现在的股票价格。如果高过,你 就可以开始考虑,高得足够多,你就可以买了。比如说价格是 5 块钱,折算后是 10 块钱,那就 会有一倍的升值空间。网易基础上都不算,现金就是 2 块钱多。也就是别人放了 2 块 3 毛钱,8 毛钱卖给你,你就买了。这个有什么好考虑的呢?很多人就考虑,这个东西可能摘牌,人家要 问我,摘牌怎么办,我就说,摘牌跟我没关系。因为公司根本就没上市,所以就不存在摘牌的 事,所以他不受影响。 不去赌场输钱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赌场 主持人(曾凡) :网友还是觉得,觉得巴菲特不买科技股,你去关注科技股,科技股都是被定 义成高成长的吗? 段永平:我觉得巴菲特怎么不买科技股啊,可口可乐的科技会少吗?也不少啊,对不对。看科 技如何定义,其实在我心目中没有科技股概念,你投资的就是企业,你如果能够搞得懂你就 投,你把公司折现,完了之后你觉得折现的公司价值高于现在的价格你就可以买,我建议股民 不要投股,为什么?因为你没有足够的精力去了解一家企业,除非你是在玩,在澳门玩,在拉 斯维加斯玩,和你在股票市场玩一玩,这个没关系。但是你输了不要哭天抹泪,但是你把全部 的身家放进去赌一支股票,对它又不了解,这个是不合适的。这是我的建议。像我们这种投资 的时候,我是有足够的能力去了解这家企业。我受过多年的训练,我有足够的资金,而且我能 够请很多人去做这些事情。你比方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投资网易,我们到现在为止,我们
  10. 10. 还有一个部门,有很多的人玩网易的游戏,甚至经营了网易两个服务器,网易都不一定知道是 我们,你想我们做生意的时候就能看得见,对不对。当然很多人会问:你这个东西能挣多少 钱?挣不了多少钱,你们一个月可能挣 1-2 万,我们用来养人去做推广。如何推广我们这个小 部门给网易一些小的建议,甚至是大的建议也很可能,我看过网易的修改资料就有些是根据我 提的建议。当然有可能是一万个里头有一个是我的,所以不是说影响很大。但是我觉得网易就 是一点好,就是它们不断的改良自己。所以你想你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人,你只有几千元,投 在这里头你怎么有这样的时间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曾凡):如果按照你的说,股民没有资金投资,就不用购买股票? 段永平:你玩可以的,很多人总会有了解的东西,不要投资很多的股票,正好你工作的公司是 好的公司,可以购买。还有你工作的公司被你的竞争对手打得一塌糊涂,你发现那家公司是好 的公司,你可以购买那家公司的股票,但是有一样,你必须对这家公司有足够的了解,还有就 是心态,如果不了解,还要投资就是投机,投机不是不可以,但是玩的心态,就是你不能够赌 身家,我购买网易的时候,我就有多少闲钱,能够花的就都花掉了,但是你要是投机你就不敢 了,花一点点还缩手缩脚的。所以投资和投机的心态是不一样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 跟别人说,投机是用来玩的,投资是用来赚钱的。你是为了好玩,用赚钱的办法,有的时候没 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做这样的事情,不是说他没有这个能力,如果真的可以脱身出来,或者不 小心在一只股票上投资了很多钱,改成投资了,这也可以的,但是多数的股民投资多数是要赔 钱的,事实上统计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85%—95%的股民是赔钱的,不是说中国的,而是 说美国的,中国的股民赔钱也不是例外的,是正常的,美国的股市也是如此的。所以你要属于 那亏钱的 95%,我的建议很简单,不去赌场输钱,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赌场。 主持人(曾凡):如果股民意识到投机无法赚钱,如果想从投机转向投资,有什么样的心态可 以从投机转向投资? 段永平:我想一、二句话是说不清楚的,起码要看整套巴菲特的书。这么多年,我碰到了很多 的人,都看了巴菲特的书,但是懂了吗?我就不敢问了,因为他们做的事情跟巴菲特的事情是 不同的,他们真的懂得了吗? 有人说,那个东西太慢了,但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大多数人想赚快钱,所以就亏钱了,实 际上大多数的人因为想赚快钱,所以导致不赚钱。有人求教我投资,他说我的办法可以的,但 是他不行,因为我已经很有钱了,他要赶紧多赚点钱,我想他要赶紧赚钱,他早干什么了,你 现在的办法就是要赶紧亏钱,所以要真正的理解心态转变,不是一、二句话和共识可以理解 的,要好好的想这个东西是为什么,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我花了十几年才想明白的,如果 别人短于十几年的时间就可以明白,那我是佩服的。 投机是好玩 投资是赚钱 主持人(曾凡):你投机过吗? 段永平:巴菲特有投机过的,不是没有的,投机是好玩,投资是赚钱的,所以是两回事,我现 在也会投机的,但是金额比较少,全力以赴押上去的就会非常的小心。
  11. 11. 都是普通人,不要叫我“股神” 主持人(曾凡):网友还有一个问题,因为近期有一位林园先生,有人称他为中国股神,现在 又有人称你为中国新股神,你对股神的概念是怎样看待的,你认为什么样的才是股神。 段永平:神的意思是死了,我还活着,所以我不是神,而且我确确实实也是普通的人,别人愿 意当神是别人的事情,我是不知道的,神的事情是不存在的,我的心态是无神论者。 主持人(曾凡):巴菲特不是全世界的股神吗? 段永平:巴菲特就是巴菲特,他一样犯错误,跟我们是一样的,是普通的人,做正确的事情, 坚持得比较长而已,因为他的经验和悟性,犯的错误比较少,芭菲特在我的年龄还没有我有 钱,我可以坚持他那样,坚持几十年,说不定也是一样的,所以谈不上是神不神的。 主持人(曾凡):我准备了一个问题,跟你说的差不多的。你说,现在的起点比巴菲特起步的 时候高,巴菲特被投资者认为是高成长性,你要比巴菲特还要熟悉,按照你的说法,你会超过 巴菲特? 段永平:我不知道,第一我不将投资作为我的工作,只是爱好。投资太多了就不作了,我就停 下来,休一下。我真正要做的事情不是投资,但是我很喜欢,但是我又不愿意全力以赴,因为 我有家庭和孩子,也有工作要做的。我不希望投资这件事情干扰到我的生活,所以如果有生活 上的事情,我投资都是要让道的,当然其中有一些是共通的。本来今天下午我要陪我儿子游 泳,结果被你们抓到网易来了,如果一个星期 72 小时都投资就不对了。 主持人(曾凡):网友想问,如何看待中国的 A 股,中国的股市是什么样的前景,是否是好的 市场的开始? 段永平: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不太了解,我认为个股是有机会可以了解的,也是可以 找到的,我去年投资了一只 A 股还是可以的,昨天我接触了几个巴菲特式的人,大家都是做得 比较好的价值投资者,他们发现了中国 A 股的股票,投资后回报率也是很高的,每年都达到 30%—40%,甚至有一些是更高的,我也投资了一只,回报率也是不错的,从去年到现在也有 一倍多了,是否到了一年没有计算过,这里有运气的成分,有的时候是无意发现的,这是可以 投的,看有多少闲钱就都扔进去了。 主持人(曾凡):方便透露一下? 段永平:别的媒体也说了,我投资了万科。但是媒体报道的时候,说我只购买万科,感觉别的 股票不应该购买似的。我的原话是“我只购买了万科”,这个意思差别是很大的,我对别的股票 不了解,不是说别的股票不可以购买。 主持人(曾凡):你调研过“万科”吗? 段永平:我花费了一些工夫,而且有逻辑在里面。我没有特别仔细的了解,有的时候,做投 资,不能说 A 等于几,B 等于几,之后说 A 大于 B。有时候你知道 A 大于 B 就可以做了。我购
  12. 12. 买股票的时候,认为比较低,而且幅度比较大,我当时认为是有一倍,或者是 1.05 倍、2 倍还 是 0.98 倍,是否有必要去核实,这是没有必要的,购买的股票原来是 3 元,好的时候上涨到 8 元,这就是逻辑上的问题,你花的 3 元钱,在合理的时间内赚得比利息高就可以了。 主持人(曾凡):是否有看好的行业? 段永平:有也不会说的,这是隐私的,因为我也不想对大家有影响和误导的,我花的精力也是 不够的,有一些大家知道的,我就说了。例如网易,很久以前别人是通过互联网查到我的,还 逼我卖了网易的股票,不卖就不到 5%以下,否则他们就整天盯着你,晚上还帮着你数钱,所 以感觉比较闷。 主持人(曾凡):网友问,如何看待国内的电子和互联网的状态,是否有投资的机会? 段永平:机会永远都有的,你认为便宜的可以做多,认为亏了就做空,但做空是比较投机的。 机会永远是有的,只不过要有抓住机会的能力。 主持人(曾凡):他们的意思是,如何看待国内的高科技股票? 段永平:具体的不能回答,例如你问这家公司是否好,无法回答,说好不行,说不好也不行 的,所以不能回答具体的行业。 主持人(柏林):网友的问题问到这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非常感谢段先生跟我们一起分享 他投资的理念和心得,我们也预祝段先生和巴菲特有一个非常愉快的午餐,同时也希望段先生 以后有更多的机会跟国内的网友分享投资的理念,也预祝您慈善事业蒸蒸日上。。 段永平:谢谢! 主持人:这次访谈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网友积极参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