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cessfully reported this slideshow.
We use your LinkedIn profile and activity data to personalize ads and to show you more relevant ads. You can change your ad preferences anytime.
Music : Ernesto Cortazar-Dreaming PPS by Cosmos Lin
千百年來,人們一直以為心臟只不過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而已。 但是 2008 年 3 月 17 日,美國南佛羅裡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衛斯理教授向全世界宣佈:心臟可以分泌救人最後一命的荷爾蒙,它不僅可以在 24 小時內殺死 95 %以...
1993 年衛斯理博士畢業後留校任教,在此後的 5 年中,三人陸續結婚。 除了韋德和妻子安妮是頂克家庭,威斯裡和詹姆斯已是好幾個孩子的爸爸。逐漸增加的科研壓力和日益龐大的家庭,讓三人幾乎一度中斷聯系。 2003 年初,衛斯理先後聽到了兩個不幸的...
醫生預測韋德和安妮都只有 3 個月的生命,兩人在傷心中,列出了死前要做的 50 件事,準備用三個月的時間去一一完成。 2003 年 4 月,當他們的生命進入一個月的倒數計時時,他們只剩下最後一個心願:周遊世界。此時金錢對他們已沒有任何意義,兩人...
此時,詹姆斯的生命也已被醫生預言進入最後倒數計時,延續生命醫院已無能為力,衛斯理才敢大膽為他使用當時尚未進入人體實驗的一種生物療法:用白細胞介素 -2 ( IL-2 ) N 的免疫調節作用進行直腸癌的治療。 IL-2 是由啟動的 T 淋巴細胞產...
當天晚上,衛斯理詳細詢問了韋德夫婦旅行過程中的身體情況。韋德直言,兩人當時只貪戀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沒空想自己的身體狀況。 他們在北冰洋的冰川,極地不落的太陽中,盡情體驗生命的美好和世界的奇妙,只想讓這一刻長久再長久,不知不覺就活過了醫生預言的最...
聽到這裡,衛斯理心裡已經非常有數了,發生在老朋友身上的,是人類一直沒從“發生學”上揭開謎底的“自癒”奇跡!是這次前所未有的 旅行 合同方式帶來的“超值享受感”,是夫妻二人在這次對壯麗大自然的美好體驗中,渴望生命長久再長久的意念,讓他們的身體細胞...
為期一個月的北歐之旅結束時,衛斯理的抑鬱症已得到徹底緩解,身心的一切不適都自行消退。他立刻投入到緊張的課題設計中,這一次,他準備將人的情緒是如何對疾病產生作用這一課題,列為自己的研究目標,也就是他要揭開人體疾病自癒之謎。他要搞清楚,絕症自癒究竟...
自古以來,人們就在使用諸如“心病”、“心情”、“心緒”、“心愛”之類的詞彙,衛斯理堅信心臟的功能決不僅僅只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 果然,他擁有自己的實驗室後,相繼發現了三種由心臟分泌的荷爾蒙。此前,他以為其中兩種荷爾蒙只會對腎的活動產生影響,另...
最後他們得出了如下結論: 心臟分泌的荷爾蒙,通過直接殺死癌細胞和抑止癌細胞 DNA 合成以及癌細胞的生長來發揮效力,而非加速癌細胞的自我解構。並且這四種縮氨酸荷爾蒙還有助於降低人體血壓,並提高排泄人體內過量的水和鹽分的能力。這意味著它們不僅對治...
衛斯理還挑選了 100 個自願者,分別對他們處於各種情緒狀態下的心臟荷爾蒙分泌情況,進行跟蹤採集,發現人的情緒越高昂,心情越愉悅,人的心臟分泌的荷爾蒙就越充沛。 反之,人處在痛苦、擔憂、抑鬱等消極狀態時,心臟幾乎完全停止分泌這種激素物質。由此,...
 
Upcoming SlideShare
Loading in …5
×

揭開上帝終極底牌

580 views

Published on

揭開上帝終極底牌

Published in: Health & Medicine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揭開上帝終極底牌

  1. 1. Music : Ernesto Cortazar-Dreaming PPS by Cosmos Lin
  2. 2. 千百年來,人們一直以為心臟只不過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而已。 但是 2008 年 3 月 17 日,美國南佛羅裡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衛斯理教授向全世界宣佈:心臟可以分泌救人最後一命的荷爾蒙,它不僅可以在 24 小時內殺死 95 %以上的癌細胞,而且對其他絕症也有極好的治療效果! 這是上帝送給人類的最後一件禮物,也是上帝給所有絕望的生命打開的最後一道出口。衛斯理也因此被譽為揭開上帝“終極底牌”的科學家。 而衛斯理教授之所以能獲得成功,竟是因為他多年來,對自己最親密的同窗好友,抱著一顆沉重的負疚之心…… 今年 48 歲的大衛‧衛斯理,是美國南佛羅裡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的首席調查員。 1981 年就讀於美國華盛頓大學生化系時,與就讀於物理系的科恩‧詹姆斯和法律系的喬治‧韋德是學校籃球隊的三大核心隊員,在長期的比賽合作中,衛斯理與詹姆斯、韋德建立了深厚的隊友情誼。 大學畢業後衛斯理進入南佛羅裡達大學碩博連讀,詹姆斯在華盛頓大學繼續攻讀碩士學位,韋德則回到自己的祖國英格蘭當了一名律師,三人一直保持著打球的愛好和密切的聯系。
  3. 3. 1993 年衛斯理博士畢業後留校任教,在此後的 5 年中,三人陸續結婚。 除了韋德和妻子安妮是頂克家庭,威斯裡和詹姆斯已是好幾個孩子的爸爸。逐漸增加的科研壓力和日益龐大的家庭,讓三人幾乎一度中斷聯系。 2003 年初,衛斯理先後聽到了兩個不幸的消息,一是韋德患了嚴重的冠心病;二是詹姆斯被檢查出直腸癌時已是晚期,兩人都已沒有太大的治療希望。更為不幸的是,韋德的妻子安妮,不久也被確診為患有乳腺癌,而且也是晚期。 得知消息的衛斯理,立刻前往華盛頓看望老同學,隨後又趕往倫敦看望韋德夫婦。看到昔日籃球場上叱吒風雲的隊友,如今正值壯年的生命之光,卻已如燭光般微弱,衛斯理心痛不已,他下決心,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挽救老同學的生命。 威斯裡此時已是南佛羅里達大學健康研究中心的首席調查員,他發現的 3 種荷爾蒙中,有一種能夠促使血管擴張,如果給韋德的心血管系統補充這種荷爾蒙,對他的冠心病一定能起到很好的治療效果。但是,令威斯裡異常感動但又失望的是,韋德拒絕了他的建議。 韋德說 : 如果你不能同時治好我的妻子,我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4. 4. 醫生預測韋德和安妮都只有 3 個月的生命,兩人在傷心中,列出了死前要做的 50 件事,準備用三個月的時間去一一完成。 2003 年 4 月,當他們的生命進入一個月的倒數計時時,他們只剩下最後一個心願:周遊世界。此時金錢對他們已沒有任何意義,兩人將四萬英鎊慷慨地交給了旅行社,只向旅行社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因為不知道哪一站是人生的終點,旅行社不得限制他們的旅行時間,直到他們中的一個離開人世,旅行合同才自行終止。 旅行社通過調查,瞭解得知他們確已時日無多,極可能生命的持續時間不足一月,而四萬英鎊足以支付兩個人以最豪華的標準,周遊世界一年的費用,於是欣然簽下了這樣一份特殊的旅行協議。 這期間,韋德夫婦誠懇邀請詹姆斯一同前往,因為大家同病相憐,還有那麼多可供回憶的青春記憶,他的加入會令這次旅行更意義非凡。詹姆斯對此怦然心動,但是衛斯理卻堅決反對,他認為三個人都不應該放棄治療,哪怕有一線希望,都應該為生命爭取權利。然而韋德夫婦未改初衷,他們選擇了 5 月 7 日從英國出發,乘坐豪華遊輪到世界各地旅行。 詹姆斯則選擇了前往佛羅裡達州,接受威斯裡對他的治療。
  5. 5. 此時,詹姆斯的生命也已被醫生預言進入最後倒數計時,延續生命醫院已無能為力,衛斯理才敢大膽為他使用當時尚未進入人體實驗的一種生物療法:用白細胞介素 -2 ( IL-2 ) N 的免疫調節作用進行直腸癌的治療。 IL-2 是由啟動的 T 淋巴細胞產生的淋巴因數,對調節機體免疫功能、刺激單核細胞吞噬腫瘤細胞具有重要作用。在衛斯理和生物工程實驗室其他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詹姆斯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他活過了醫生預言的“末日”,並繼續存活了一年多的時間,直到 2004 年 6 月,詹姆斯告別了人世。 這期間,韋德夫婦音訊全無,衛斯理悲哀的意識到他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 然而, 2004 年 11 月 7 日,衛斯理突然接到一個從英國打來的越洋電話,竟是韋德的聲音!韋德在電話裡興奮地告訴衛斯理,他跟安妮剛剛結束環球旅行,如果按照合同,兩人繼續旅行下去,旅行社可能要破產了!因為他跟妻子回到英國後,在最權威的倫敦皇家醫院檢查發現,不僅安妮體內的癌細胞全部消失,就連他的冠心病也處在沒有危險的穩定期!衛斯理驚訝極了,他決定親自前往英國,將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11 月 9 日,衛斯理經過近 10 個小時的空中飛行,終於在當天晚上 11 時抵達了倫敦。韋德和安妮早已等候在機場,看到兩人容光煥發、精神矍鑠的樣子,衛斯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對早已在心理上經歷過“生死別離”的老友久久擁抱在一起,為命運的悲悲喜喜感嘆不已。
  6. 6. 當天晚上,衛斯理詳細詢問了韋德夫婦旅行過程中的身體情況。韋德直言,兩人當時只貪戀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沒空想自己的身體狀況。 他們在北冰洋的冰川,極地不落的太陽中,盡情體驗生命的美好和世界的奇妙,只想讓這一刻長久再長久,不知不覺就活過了醫生預言的最後期限。 後來在夏威夷的海灘邊度假時,他們都感覺自己身體的種種不適,似乎都不見了,而且精力越來越充沛。此後兩人乾脆不把自己當病人,他們只把自己當成是世界上最幸運最划算的遊客,因為一年後他們在旅行中產生的費用,已遠遠超過了出發前交的四萬英鎊,而只要他們不提出終止旅行,旅行社就不得不繼續為他們按最高規格提供環球服務。 一直到 11 月 7 日,已繞地球一周,重新回到英國倫敦的韋德夫婦,才主動提出了終止合約,旅行社這才如釋重負。而這時,距離他們出發前的 2003 年 5 月,時間已過去了整整一年半。 回到家鄉的韋德夫婦,迫不及待去倫敦皇家醫院做全面身體檢查,隨後,他們被告知發生了奇跡:兩人竟雙雙擺脫了絕症的威脅!他們當天晚上就將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了所有的親人包括老朋友威斯裡。
  7. 7. 聽到這裡,衛斯理心裡已經非常有數了,發生在老朋友身上的,是人類一直沒從“發生學”上揭開謎底的“自癒”奇跡!是這次前所未有的 旅行 合同方式帶來的“超值享受感”,是夫妻二人在這次對壯麗大自然的美好體驗中,渴望生命長久再長久的意念,讓他們的身體細胞結構產生了奇妙的變化,成功擊退了醫學手段無法解決的病魔! 想到這裡,衛斯理心裡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負疚感:這次旅行,韋德夫婦是非常希望詹姆斯能夠一同前往的,而詹姆斯也對這種在遊歷中,順其自然結束生命的方式充滿了嚮往,是自己強行將詹姆斯拉進了自己的實驗室!如果當初詹姆斯也在那艘遊輪上,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可能就是三個好友啊! 強烈的負疚和自責讓衛斯理情緒極端低落。再加上從 11 月 10 日起,英國各大報紙都以“夫妻創奇跡,環遊世界癌症自癒”為題,對發生在韋德夫婦身上的事極盡報道,還被世界各大報紙轉載,衛斯理回到美國後,還不斷看到這條新聞,他原本負疚的心也不斷受到刺激,竟患上了輕度抑鬱症,出現了頭暈、心慌等一系列身體不適症狀。實驗室的工作不得不一度中止。 衛斯理在醫生的建議下選擇了 “ 旅行療養 ” 。他親自體驗了韋德夫婦體驗過的那種大自然的壯麗奇觀。在那種被大自然的壯美震撼的忘我體驗中,衛斯理真切體驗到了,心情的愉悅對身體產生的正面調節和影響。
  8. 8. 為期一個月的北歐之旅結束時,衛斯理的抑鬱症已得到徹底緩解,身心的一切不適都自行消退。他立刻投入到緊張的課題設計中,這一次,他準備將人的情緒是如何對疾病產生作用這一課題,列為自己的研究目標,也就是他要揭開人體疾病自癒之謎。他要搞清楚,絕症自癒究竟只是個案和特例,還是只要在條件滿足時,就一定能成立的普適原理。只有搞清楚了這一點,他才能明白自己對老友究竟有沒有“犯罪”,是否剝奪了他的一次自癒良機。 衛斯理的課題立刻得到了院裡的批准。他成立了一個特別研究小組,專門研究人體的自癒機制。在此之前,人們只知道身患絕症之後,應積極採取各種康復措施,調動和增強機體免疫力,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保持樂觀的情緒,這樣可以促使體內分泌更多的有益於健康的激素、脢類和乙 _ 膽鹼,使免疫系統和各器官功能調節到最佳狀態,從而戰勝疾病。但究竟是哪一種物質,運用什麼原理,通過什麼管道殺死癌細胞,人類並不清楚。這也是大多數人,包括衛斯理自己,在詹姆斯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寧願相信醫學手段,也不願相信小概率的人體自癒機制的原因。 對心臟功能的研究一直是威斯裡的工作重點,他此前獲得的所有榮譽都與這一項研究相關,這一次他更是將研究的對像鎖定為心臟, 因為心臟在他心目中是那麼神秘 。
  9. 9. 自古以來,人們就在使用諸如“心病”、“心情”、“心緒”、“心愛”之類的詞彙,衛斯理堅信心臟的功能決不僅僅只是輸送血液的生物機器。 果然,他擁有自己的實驗室後,相繼發現了三種由心臟分泌的荷爾蒙。此前,他以為其中兩種荷爾蒙只會對腎的活動產生影響,另外一種則只能夠促使血管擴張。但現在,他認為這幾種荷爾蒙對人體產生的影響應遠遠不止這些,說不定癌症的自癒之謎就可以從中找到答案。 2005 年 3 月,衛斯理和他的同事,將從人體心臟分泌物中提取的四種荷爾蒙,全部注入到實驗室培養的人體胰腺癌細胞中,發現癌細胞的增長速度明顯減慢。他們又將這四種荷爾蒙分別作用於胰腺癌細胞,發現單獨使用效果更好,其中一種名叫縮氨酸荷爾蒙——也叫血管舒張因數的心臟分泌物,可以在 24 小時內殺死 95% 的胰腺癌細胞!最難能可貴的是,那僅剩的 5% 的癌細胞,其 DNA 的合成速度似乎也由此受到影響,它們將不會再擴散出新的癌細胞。這就意味著,心臟分泌的荷爾蒙,能起到徹底控制人體癌細胞的作用! 在此後長達 10 個月的時間裡,衛斯理的實驗小組幾乎對所有惡性腫瘤細胞,包括前列腺腫瘤、卵巢腫瘤和大腸腫瘤等都進行了反復的荷爾蒙滅癌細胞實驗。
  10. 10. 最後他們得出了如下結論: 心臟分泌的荷爾蒙,通過直接殺死癌細胞和抑止癌細胞 DNA 合成以及癌細胞的生長來發揮效力,而非加速癌細胞的自我解構。並且這四種縮氨酸荷爾蒙還有助於降低人體血壓,並提高排泄人體內過量的水和鹽分的能力。這意味著它們不僅對治療癌症有效,對緩解冠心病的症狀和腎衰竭都有療效。這就是為什麼安妮體內的癌細胞莫名消失,韋德嚴重的冠心病也能得到有效控制的根本原因。 這個研究結果是如此令人驚訝和振奮, 2006 年 6 月 20 日在費城召開的美國內分泌學會的年度會議上,衛斯理的這項全新發現,成了最引人矚目的議題。但是他的研究任務還尚未結束,這四種荷爾蒙如用於臨床,對人體有無副作用,心臟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分泌這種神奇物質,這是衛斯理需要進一步研究的課題。    此後,衛斯理的實驗室立即著手在動物身上做活體實驗。在老鼠體內的實驗結果顯示,借助荷爾蒙療法,他們在短時間內治癒了 66%-80% 的人工胰腺癌和乳腺癌患病老鼠。同時,即使是在腫瘤沒有完全消失的情況下,老鼠體內的腫瘤也會大大縮小,而且不會發生任何轉移。其中影響血管擴張的那種荷爾蒙抗癌效果最強。並未發現心臟分泌的這種荷爾蒙對老鼠有任何毒副作用。
  11. 11. 衛斯理還挑選了 100 個自願者,分別對他們處於各種情緒狀態下的心臟荷爾蒙分泌情況,進行跟蹤採集,發現人的情緒越高昂,心情越愉悅,人的心臟分泌的荷爾蒙就越充沛。 反之,人處在痛苦、擔憂、抑鬱等消極狀態時,心臟幾乎完全停止分泌這種激素物質。由此,千百年來困擾人類的絕症自癒“底牌”被徹底揭開了,只有在身患重病時保持心情愉悅,積極求生的患者,心臟才有可能分泌救命的荷爾蒙,當這種荷爾蒙達到一定量的時候,才能殺滅體內的癌細胞或抑制它們的生長,從而達到不治自癒的生命奇跡! 而那些因為絕症整日憂心忡忡,活在痛苦絕望中的患者,則永遠沒有這種自愈的機會。 由此看來,上帝其實給所有絕境中的生命,都留下了最後一道出口,這也是上帝送給人類的最後一件禮物,只是,這一張終極底牌,人類不走近生命的盡頭,往往看不到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