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cessfully reported this slideshow.
We use your LinkedIn profile and activity data to personalize ads and to show you more relevant ads. You can change your ad preferences anytime.

民主派第五期

731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Government & Nonprofit
  • Hey guys! Who wants to chat with me? More photos with me here 👉 http://www.bit.ly/katekoxx
       Reply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Yes  No
    Your message goes here

民主派第五期

  1. 1. 民主派 不 定 期 出 版 非賣品 NOT FOR SALE 第 五 期 出版:吳國昌及區錦新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地址:澳門永寧廣場 8 號翡翠廣場地下 O 舖 電話:2842 2297 辦公時間:周一至周五下午 2 時至 6 時 議員接待時間:逢星期一、三、五晚上 6 時至 9 時 電子:ngaudeputados@gmail.com 免 費 提 供 歡 迎 索 取 二 零 一 七 年 三 月
  2. 2. 2 3 編輯 : 李漫洲 設計 : 李宇新 督印 : 區錦新 特區政府在 2017 施政報告中關於房屋部份的篇幅提到短中 期規劃合共興建約 12,600 個公屋單位,但實際上其中的 4,600 個單位,是位於筷子基以及氹仔去年已經正興建中的社會房屋, 而另外偉龍馬路預計建設的 8,000 個單位,是歐文龍案中涉貪的 地段,並且對於興建經屋還是社屋仍存在爭議,保守估計未來兩 年也未能實現。即到 2019 年行政長官任期完結前都不會推出新 一輪經屋單位。 上一次經屋申請是在二零一三年,當時收到 42,000 個申請, 但僅推出 1,900 個單位,即在 2013 年就已有 40,000 個經屋需求 沒有被滿足,今時今日相信經屋需求是有增無減。但政府 2017 施政報告竟然對經屋隻字不提。 崔世安在 2014 年爭取連任曾承諾填海新城 A 區將有二萬 八千個公屋單位,但在施政報告中變成長期規劃於新城 A 區興 建約 28,000 個公屋單位。更搬出「明年將完成關於澳門公共房 屋需求研究的最終報告 , 並在此基礎上啓動公共房屋長遠發展規 劃。」來應付市民,而根據特區政府一向的辦事效率,該報告最 快也要明年中才能完成,也就是說政府又能夠在公共房屋問題上 拖延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 而特首崔世安的任期到 2019 年,現在特區政府用這種拖延 方法來處理房屋問題,明顯是想拖到任期結束,屆時就可將所有 問題「卸膊」到下任政府。這種不作為的施政心態,難道就是澳 門官員口中的「科學施政」? 施政報告夢囈公屋規劃- --------------- 3 區錦新:社屋申請應恆常化- ------------- 4 區錦新質詢政府公共房屋質量問題- ---------- 5 政府放生東望洋斜巷高樓或令澳門被剔出世遺- ----- 6 就路環百米高樓之聽證動議屢遭拒絕 吳國昌區錦新堅持向立法會大會上訴- -------- 8 吳國昌:請闢露天吸煙區勿自困於吸煙室- ------- 10 吳國昌質疑政府急建新中圖當中是否存在黑箱作業- --- 11 新城 B 區突提早規劃吳國昌:利益輸送--------- 12 區錦新關注賭場蔓延到路環- ------------- 13 非政權性的市政機構到底是甚麼東西?- -------- 14 吳國昌促盡快諮詢設直選市政機構- ---------- 17 崔違競選承諾不啟動政改吳國昌答問會上離場抗議- --- 18 澳門經濟不景政府繼續大花筒- ------------ 19 議員吳國昌區錦新強烈譴責衛生局 為讓博企設吸煙室肆意扭曲世衛指引誤導公眾- ---- 20 高官私下「推薦」親屬 社區新動力要求特首嚴肅處理--- 24 社區發展新動力反對輕軌爛尾意圖- ---------- 26 讀者來稿:交通死局- ---------------- 29 反對粗暴增加扣押車輛費用當局應重新檢討確認控車方向 區錦新:交待輸入外勞機制保障澳人就業- ------- 32 區錦新質疑警方打擊黑工不力- ------------ 33 建築業淪陷司機業不容有失 輸入外勞非解決人資不足的唯一方法- -------- 34 目錄 民主派 30-
  3. 3. 4 5 當局雖以「社屋為主」作為推卸供應足夠經屋責任的擋箭牌, 甚至五年規劃亦只談社屋供應而刻意忽略經屋。只是,即使是社 屋,從接受申請到輪候苦長,都同樣是「有口皆悲」。 最近一次的社會房屋申請是在二零一三年的六月,至今已超過 三年。基於社會房屋作為一個社會保護網的特質,三年來必然有部 份家庭因為自身的條件或社會和經濟的變化而需要這層保護網的協 助才能解決住屋問題。可是,由於社屋申請的非恒常化,即使急切 需要社會房屋來解決居所問題的家庭,卻連想向政府申請社屋,以 期在未來能輪候上樓的機會也沒有。 早前,當局曾表示會修改社會房屋法規,亦曾開展過一輪的諮 詢,並表示會在完成社屋法規的修訂後重新接受社屋申請。但有關 法規的修訂卻毫無動靜。為此,區錦新向行政當局提出書面質詢: 一、 社會房屋停止接受申請已經超過三年了,這三年來相信 亦有不少的家庭因為自身家庭條件的變化而對社會房屋有着急切的 需要,但卻連提出申請的機會都沒有。三年也沒一次接受申請,社 會房屋的保護制度等同廢而不用。當局到底何時才會開展新一輪的 社會房屋申請? 二、 十年前的房屋局長曾主動提出要把社會房屋申請恒常化, 只是房屋局局長也換了三個,社屋申請恒常化卻一直未能實現。到 底,當局還會否實行社屋申請恒常化?還是繼續以官為本,高高在 上,不顧市民需要,只能繼續以皇恩大赥的模式,近乎隨意性地偶 然接受社會房屋的申請? 三、 社屋法規的修訂進展如何?何時才能向立法會提交法 案? 澳門的公共工程質量差,堪稱死症,特區政府不知是真的無 能為力,還是受某種潛規則的影響而放之任之。區錦新早前曾就 湖畔經屋的升降機出現鋼纜斷裂的問題向當局提出質詢,而當局 的回應竟是正常損耗。多部升降機(不是一部的個別事件)使用 僅三年便開始出現停壞和鋼纜斷裂的問題,怎麼想像也無法判斷 之為「正常損耗」吧。 這種明明出現不合理損壞問題,作為政府不是窮根究底找出 原因,反而是以正常損耗輕輕帶過,這種明顯的包庇行為,到底 是否存在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為此,區錦新向行政當局提出書 面質詢: 一、 湖畔大廈的升降機僅用三年便開始出現陸續損壞的情 況,已是無法接受,而金光大道口的環迴型行人天橋僅啟用數月 便先後出現多部升降機和電梯因不同原因而停運,更是不可想 像,到底原因為何?是承建商、電機供應商的責任?如何追究? 二、就湖畔經屋的升降機陸續損壞或開始出現鋼纜斷裂的問 題,區錦新曾於今年五月三十日向當局提出質詢,而當局的回應 是屬「正常損耗」。多部升降機使用僅三年便開始出現停壞和鋼 纜斷裂的問題竟是「正常損耗」,到底當局的「正常損耗」標準 是如何釐定? 三、澳門的公共工程,除了承建商要自行對工程質量作出有 效管理外,當局亦所耗不菲聘用顧問監理公司負責工程的進度和 質量的監察。而澳門公共工程普遍質量差,承建商還有責任在保 修期內作善後工程,但顧問監理公司卻似乎對公共工程存在質量 問題全無責任。這到底是存在包庇還是權責不明,因而可讓承建 商及顧問監理公司蒙混過關? 公屋樓宇質量問題多多
  4. 4. 6 7   政府放風準備容許東望洋斜巷停工多年的超高樓項目保留己 建成的 81.32 米高度,這明顯違反了第 83/2008 號行政長官批示 所規定的建築高度 52.5 米,引起社會的廣泛質疑。   眾所週知,二零零八年以前,由於特區政府視松山週邊為白 區,肆意批准與建百米高樓,遠高於東望洋山的高度,造成景觀 破壞,動搖到世遺的地位。而東望洋斜巷這個項目,當年更獲批 准建至海拔 126 米,高出東望洋燈塔 36 米。   就在東望洋山的景觀面臨嚴重破壞的危急存亡之秋,一群 熱愛澳門的年青人組成的「護塔聯線」向聯合國世遺組織狀告 特區政府破壞世遺。該組織即時派員到澳門視察及核實有關投 訴,發現事態嚴重,轉而追問中央政府。在中央政府「關注」 下,澳門特區政府才逼於急急補鑊,制定了俗稱「限高批示」的 第 83/2008 號行政長官批示,將東望洋山週邊的土地制訂了建築 高度的限制。而東望洋斜巷這個項目所座落的土地則規定只能建 52.5 米高的樓宇。   按照合約精神,當局之前已批准了這地段興建 126 米高的建 築物,之後因為保護東望洋山而以批示限高 52.5 米高,這應視為 政府毀約。政府應為此而向發展商作出賠償。而法治社會最好的 處理方式,就是發展商以政府毀約為由入稟法院索償。由發展商 舉證其在此限高批示下所受的損失,亦由政府作出答辯,再由法 院根據事實及客觀分析作出賠償的裁決,妥善解決此一問題。可 是,不知何故,發展商並沒有循正途入稟法院索償,而政府亦樂 意在黑箱中與發展商談判。結果是談了八年都無結果,而停建項 東望洋斜巷超高樓現址 目就一直停建,成了「爛尾樓」。項目地盤亦嚴重影響週邊的衛 生環境、治安,甚至威脅到其他鄰近樓宇的結構安全。但如今決 不應以保留己建成高度來繼續發展的方式處理。因為,如今是二 零一六年,是在政府頒佈第 83/2008 號行政長官批示八年以後, 當局決不應因為文化局的意見,作出有違法規的決定,視具法律 效力的批示如廢紙。這既違法,亦絕對與依法施政格格不入。   尤應指出的是,該發展商在行政長官第 83/2008 號批示生效 後,並未遵守該批示的 52.5 米高的規定,反而是乘政府反應遲鈍 而瘋狂加快興建速度,直至被政府勒令停工才停下來。這才有 81 米這個高度。事實上,這 81 米的高度就是一個違法行為的產物, 是否可以因為存在就是合理、就要承認、就可不遵守行政長官第 83/2008 號批示進行限高,答案顯而易見。   第 83/2008 號行政長官批示對東望洋山週邊樓宇的限高,是 因應世遺組織的批評、中央政府的「關注」、澳門市民的反對, 才逼使特區政府作出的法律規定。若任由這一規定因應一個局級 部門的意見可以隨意破壞,則直接的效果一定是破壞世遺景觀, 這並非官員所認為是「猜測性的問題」, 而是非常現實的。特區 政府應臨崖勒馬,嚴格遵守法律的規定,堅決反對任何有機會威 脅或破壞世遺的舉措。   至於該項目,亦應督促發展商從速按第 83/2008 號行政長官 批示的高度來復工。至於因限高而令發展商招致的損失,則不應 再拖延,直接透過司法訴訟,讓法院以客觀、中立、持平來作出 賠償判決,以解決此己曠日持久的問題。 高樓破壞燈塔整體景觀
  5. 5. 8 9 去年四月八日,就路環田畔街的百米高樓項目,立法議員 區錦新向立法會提出辯論申請,並同時就此項目所存在的種種疑 點,兩名議員亦向立法會提出聽證動議。而動議中指出有三個疑 點尤其值得透過聽證來加以澄清的,包括: 一)當局及發展商拒絕公開環評報告而令公眾無法知悉此一 項目對環境破壞的程度及環保局所提出的修改意見到底能否彌補 項目建設所造成的巨大破壞; 二)為何作為批准大型建築項目所必須的環評報告尚未獲得 通過前當局就匆匆趕在街道準線圖到期前就初步核准了其建築計 劃,令其能成功抵疊; 三)沿用超過二十年的「澳門城市規劃總覽及各分區規劃」, 清楚將田畔街超高樓地段,是劃在限高最多 11.6 米的範圍內。但 二零零九年當局卻在未經諮詢亦看不到有任何合法程序之下出了 一份「路環舊市區詳細建設規劃」,偷偷將田畔街超高樓地段劃 出了受限制的範圍。這是否意味着有人為了配合這個百米高樓項 目而度身訂造移動界線。 立法會主席以兩議員所提的聽證是因應履行就公共利益進 行辯論此一職權而提出,因而沒有初端接納聽證動議。直至今年 五月二十日,區錦新所提出的辯論動議在議會中遭到否決,五月 二十四日,賀一誠主席以辯論申請既遭否決,兩議員所提之聽證 並非為了行使立法會辯論職權而提出,所以不予接納。吳國昌及 區錦新就主席的決定向立法會執行委員會提出上訴,指出他們所 提出的聽證,正是因為要讓立法會行使辯論職能。若能先透過聽 證取得更多資料,了解更多情況,將更彰顯此公共利益事項 之重要性,會令更多議員同事支持就此事項進行辯論。而早前之 辯論動議遭否決,正是基於未有更充分資料而就倉猝進行表決的 結果。因此,辯論動議遭否決,更彰顯啟動聽證之重要性。兩議 員認為,只有先開展聽證,才能令大眾更關注此事,才能讓立法 會就此事開展辯論。這正是基於就上述項目需履行立法會辯論職 權而必要之舉措。因而符合基本法七十一條之規定。 今年六月十五日,立法會執行委員會以兩議員的聽證動議「欠 缺立法會行使基本法規定的職權這一必要前提」和「欠缺法律、 規則依據和邏輯基礎」,確認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的第 640/V/2016 批示,不接納兩議員的提出的上訴理由。為此,吳國昌及區錦新 於七月四日再就執委會的決定向立法會全體會議提出上訴。 兩議員認為他們提出的聽證標的是一個社會極度關注,甚至 關係到路環綠化區是否能得以保存的重大問題。為此,兩位議員 亦提出了辯論動議,希望立法會能就此事開展辯論。無奈,當社 會對此事極為着急之同時,辯論動議卻遭到否決。這是未有更充 分資料而就倉猝進行表決的結果。而透過聽證職權的行使,傳召 官員及更多相關人士到立法會作證及提供證據,將有利於明瞭問 題之重要性,從而促成辯論的啟動。 上訴中亦指出,特區成立以來立法會的聽證權力從未使用, 是極其弔詭的。立法會從未行使聽證權力,是因為澳門特區沒有任 何重大事件足以提起聽證嗎?顯然並不如此,而是在於議會的組 成結構妨礙了立法會履行這個重要的權力。因此,他們堅持上訴, 就是希望帶動議會同事的反思,也期望引起公眾對此事件及立法 會的一項如此重要的聽證權力,竟然長期廢棄的問題。 立法會聽證權力從未使用
  6. 6. 10 11 六年前立法會審議控煙法的時候,吳國昌已經一再提出,賭 場室內的全面控煙,最好就趁博彩產業上升期及早實施,既可避 免在產業下行時才實施所產生的非理性恐懼,更可反過來把室內 全面控煙這個元素包裝推廣作為先進博彩產業的特色。 過去幾年,博彩項目中場終於落實了室內全面控煙,但貴賓 廳仍未落實。現在經歷產業下行階段,對於要進一步落實室內全 面控煙果然觸發了非理性的恐懼。 世界衛生中心已經一再表明,最高效能的通風和過濾系統都 不可能將吸煙產生的污染物即時全部清除,任何吸煙室都無法完 全防止吸煙產生的污染物滲漏到室外。 因此,基於澳門特區的博彩產業發展的水平,縱使要方便 有吸煙習慣的貴賓廳賓客,也不應當困在設置吸煙室的狹隘角落 思考。以澳門特區的博彩產業發展的水平,大可把資源投入在天 台、陽台、平台等室外地方設置貴賓吸煙區。這種露天吸煙區只 要略加心思佈置,既可以讓有此服務需要的貴賓廳安排通往露天 吸煙區的便捷通道,也可以把露天吸煙區包裝成有獨特景觀的場 所,甚至可成為推廣的亮點。 露天吸煙區無需設置複雜通風和過濾系統,除清倒煙頭外, 無需特別清潔有毒物質的程序;對其他顧客和員工不構成困擾; 符合國際公約、國際組織指引。澳門特區的博彩產業發展,應當 著重發揮既有優勢,在區際競爭中領先建立高水平,不要鼠目寸 光,硬要把自己困在吸煙室之內了。 特區政府在決定加租逾倍改建營造沙梨頭公共圖書館的同 時,又突然決定耗鉅資在距現何東公共圖書館不遠的南灣舊法院 大樓改建出新中央圖書館,初步透露造價已高達九億元。這個計 劃從未公開具體內容,更無公開諮詢,但當局在公眾傳媒追問之 下又突然聲稱已有定案。公眾又再面對黑箱作業拋出的項目,難 免質疑這項重大投資計劃是否有必要及急切性。有市民甚至向立 法議員質疑,政府究竟是突然有超大量圖書,抑或有需要進行利 益輸送! 無論如何,特區政府理應完整交代重大投資的具體內容,說 明這打算動用九億元的公共工程的立項條件,具體功能和效益, 以及控制成本。為此,吳國昌提出下列質詢: 特區政府在決定加租逾倍改建營造沙梨頭公共圖書館的同 時,又突然決定耗鉅資在距離現何東公共圖書館不遠的南灣舊法 院大樓改建出新中央圖書館。究竟有什麼值得作出重大投資的具 體內容、具體功能?是否具必要和急切性? 特區政府基於什麼分析研究以說明改建新中央圖書館的經濟 與社會效益值得動用九億元公帑? 特區政府有什麼成本控制措施,避免改建新中央圖書館的 公共工程出現大幅超支?現在是否應實事求是重新審核,減低成 本? 南灣舊法院將建新中央圖書館
  7. 7. 12 13 在澳門特區總體城市規劃和填海新城各區詳細城市規劃尚 待依法編制之際,特區政府突然悄悄地然草擬填海新城 B 區部 份地域的規劃條件圖草案,明顯破壞法定的城市規劃程序。引 起公眾質疑。吳國昌認為特區政府應當徹底戒除黑箱作業利益 輸送的劣習,在分析全局與時俱進的基礎上公開規劃運用土地 資源。為此,吳國昌提出下列質詢: 特區政府土地工務運輸局未有尊重法定城規程序突悄然草 擬填海新城 B 區部份地域的規劃條件圖草案,是否涉及行政不 當或行政違法?特區政府是否應先撤回草案以體現對城規法定 程序的尊重? 特區政府悄然草擬填海新城 B 區部份地域的規劃條件圖草 案而並無說明具體項目用途, 不禁令市民認為當中又涉及特別 的利益輸送。特區政府倘確有正當理由加速開發填海新城部份 區域,是否應當在公開資料公開諮詢後作政治決定? 現在政府已決定收回南灣湖CD區十多個批租期完結的地 段,特區政府是否應當掌握新形勢,及早規劃已有終審法院大 樓又正在興建初級法院大樓的南灣湖CD區集中建設政法辦公 區?特區政府可否說明現在收回南灣湖CD區十多個批租期完 結的地段規劃發展的進度? 填海新城模型 在辯論明年施政方針時,區錦新曾提問特區政府會否讓博彩 業蔓延至路環,污染澳門人最後的一片綠土。經濟財政司司長 回應說,澳門並沒有任何一個地區是在法律上訂明不容許建有賭 場,所以不能確定回覆議員是否容許賭場開到路環。但行政當局 若遇到有博企申請在路環開設賭場時,會諮詢城規的意見,到底 會否准許在路環開設賭場,將視乎城規範疇的意見。 區錦新認為,作為政府,又是行政主導,理應對是否容許賭 場開設到路環有一個取態。而在此一取態的前提下,就應確保在 城規訂定時就應訂明在路環這片綠土是沒有賭場的,必要時以法 律形式確定下來,而非現時那樣模棱兩可,令公眾擔憂,令博企 存在暇想。為此,區錦新向行政當局提出書面質詢: 一、直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底,行政當局有否收到任何一份 在路環設賭場的申請,政府取態如何? 二、梁維特司長在立法會上回應若當局收到開設賭場的申請, 會徵詢城市規劃部門的意見。按照現行的城規法,城規部門在訂 立城市規劃時確實可以按城市的功能劃分去決定各區的佈局,但 卻似乎並未能細緻到某個地段是否能開設賭場。若城規部門被諮 詢時,將以甚麼規範作回應?其回應又是否具有法律約束力? 三、對本澳不同區域的功能劃分,尤其在本澳的博彩業已進 入深度的調整期,不少賭廳已因業務萎縮而無法維持,際此客觀 條件,行政當局是否也應盡可能壓縮賭博彩業的範圍,最少不應 讓其進一步擴散至現時尚未有賭場的地區。據此,區錦新想問當 局會否推動立法確保路環能維持為一個無賭博彩污染的區域? 賭場林立的金光大道
  8. 8. 14 15   基本法第九十五條,第一句就是「澳門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 政權性的市政機構」,其關鍵詞有兩個,一是「非政權性」,另 一是「市政機構」。「非政權性」暫且按下不表,先看看「市政 機構」為何物。市政機構是否一個政府機關呢?按照行政長官的 選舉委員會第四界別的來源,市政機構成員的代表能與立法會議 員的代表、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澳區全國政協委員代表三者並列, 則很明顯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政府機構。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 委員代表這類非本地建制的撇開不談,只看與市政機構成員的代 表並列的立法會議員的代表,就明白此市政機構理應有其民意和 社會的認受性。那麼,其民意和社會認受性從何而來呢? 市政機構就是市政議會   其實,要明白這個問題 並不難。當年制訂基本法時, 澳門除了有立法會外,還有 兩個同樣具有民選成份的市 政議會。一個是澳門市政議 會,另一是海島市政議會, 分別監察澳門市政廳和海島市 政廳的運作。就是說,澳門當 年是有兩級議會,一級是立法 會,另一級是市政議會。因 此,基本法起草時才會有立法 會議員的代表和市政機構成員的代表並列於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 的第四界別之內。所以,依照基本法規定重設市政機構,那當然 就是應設有民選的,甚至是全民選的市政機構。   至於另一個「非政權性」又是甚麼東西。這個非政權性的規 定,很明顯是抄襲自香港。因為香港基本法草擬在前,澳門的基 本法很大程度是照搬香港的(當然,也有些差異,如香港基本法 寫明香港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最終達致普選產生」,這句就 無情情食咗去,搞到澳門過去一段時間為行政長官有無得普 選而拗餐懵)。 (回歸前的市政廳) 當年香港起草基本法時有三級議會,包括立法局、兩個市政局(香 港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及十多個區議會。而香港基本法只規範 了立法會和區域組織兩個機構,於是就導致後來的「殺局」,即 撤銷了香港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而只保留了立法會和區議會的 兩級議會,縮減了代議政制的空間,削弱了市民的政治參與。但 因為這是對應基本法的規定,所以,香港人亦無可奈何。而鬼鬼 迷迷,香港削了市政局,澳門的庸官又跟住削除澳門的市政議會, 視基本法第九十五及九十六條的市政機構規定如無物,也令澳門 本來的兩級議會變成一級議會,即剩下立法會這一層。 「非政權性」是從香港抄過來的   這種不知所謂的做法,實在不消提,還是回到「非政權性」 的話題。由於香港當年的十九個區議會,雖然大部份成員來自民 選(有少量官委),但由於並非一個政府機關,沒有實質 的行政權,所以,就被基本法按此性 質而定之為「非政權性」。而且規定 她們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 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 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 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 環境衛生等服務。」(香港基本法 第九十七條)。這套東西在澳門起 草基本法時就套到澳門的市政機構 頭上。看看澳門基本法第九十五條,「澳門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 政權性的市政機構。市政機構受政府委托為居民提供文化、康樂、 環境衛生等方面的服務,並就有關上述事務向澳門特別行政區政 府提供諮詢意見。」大同小異,抄襲痕跡極為明顯。   嚴格來說,這與原來澳門兩個市政議會的職能有一定的差別, 因為澳門兩個市政廳之設,是沿襲歐洲的傳統,一個城市的市政 廳,其實就是市政府,而與之相對應的市政議會,就是一個城市 中的市議會。不過,自一七八三年葡萄牙以女王名義發布《王室 制誥》之後,澳督權力日大,兩個市政廳的政治權力不斷遭壓縮, 最後僅保留了執行與民眾息息相關的市政事務。而一九八九年正 式建立的市政議會(之前也有類似的全委任的合議組織,但 (香港區議會資料圖片) 非政權性的市政機構到底是甚麼東西?
  9. 9. 特區政府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公佈的二零一六年財政年度施 政方針行政法務範疇內承諾籌設非政權性市政機構,並表明「於 二零一六年下半年形成初步建議並向社會各界開展諮詢」。行政 長官在立法會全體大會上回應吳國昌提問時,亦表明已進行審慎 研究,將於二零一六年下半年進行公開諮詢,期望二零一八年完 成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的設置。可是,二零一六年已經完全過去, 公開諮詢竟然推不出來。特區政府究竟何以現在二零一六年完全 過去仍推不出來? 根據基本法第九十五條及第九十六條規定,設立市政機構是 澳門特區的內部事務,機構的職權完全由特區法律規定,但行政 法務司司長昨天突然說要等待跟中央政府部門交換意見,究竟是 中央政府哪個部門突然主動出手干預,抑或是司長找藉口推搪施 政延誤的責任,更須向全澳市民交代。   現時香港特區每一個非政權性區域組織(即區議會)都已實 行分區直選,在每一個區議會都在其涵蓋區域範圍內再進一步分 區以一人一票選出區議員,並且已全面廢除了官委制度。澳門特 區的人口和面積相當於香港特區十多個分區之一,澳門特區設立 一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當參考鄰近地區行之有效的在體制建設 積極反映各區民意的制度。 具體而言,特區政府應當立即公開諮詢,建設一個由澳門居 民透過分區直選產生的市政機構,並籌備把民政總署的社區諮詢 委員會機制相應改革為市政議員分區參與的各區地區管理委員會 機制,處理就各區內的文化、康體及居民所面對的環境衛生事務 當中涉及區內具體公共設施、服務措施。 16 17 八九年則以《市政區法律制度》來正式以法律作規範),本身應 是一個具政權性的機構。但由於基本法照搬香港,已將之定性為 非政權性,那要依照基本法重建市政議會,又有何障礙呢? 如何體現「非政權性」?   作為曾任八年市政議員的筆者,算是過來人,可以很輕易指 出問題的關鍵。澳葡時代的 市政議會如何體現其政權性 呢?如前所述,市政廳就是一 個市政府(在澳門及離島的市 政廳雖然已被大量削權,但畢 竟還是有相當的行政權),市 政議會的政治權力主要體現在 審議及通過市政廳的年度工作 計劃(有點類似特區的施政方 針),通過市政廳的年度財政 預算及年度財政結算報告。還 有,作為議會,立法權應當也 是一個重要標誌。但原來市政議會也沒有立法權,制訂法律固然 無份,連市政規章的制訂權也非屬市議會。當然,相關法規在訂 立前,還是要拿到市政議會去討論的,可以集思廣益,要求改這 改那,但卻沒有最終的決策權。記得回歸前澳門市政議會經長時 間討論一份《市政條例法典》,是將市政廳所負責執行的工作都 由這個法典來規範。結果,經歷了頻繁的會議終於取得共識,但 這份《市政條例法典》最終是需要澳督簽署以法令形式頒佈的。 但可能是法典的名(不只法,還要是法典)玩得太大,不知何故, 當年的澳督高斯達不肯簽署,結果令此法典最後胎死腹中(日後 大部份內容為《公共地方總規章》所吸納)。此事例說明,市政 議會是沒有立法權的。   最後歸納一下,基本法規定未來的市政機構是非政權性的, 則即使按市政議會的模式重建,也並非難事。因為市政廳既不存 在,則審核其工作計劃或通過其預算的權力,當然就不會存在。 其非政權性自然消失,輕易符合基本法的相關規定。 (區錦新) (區錦新曾任兩屆澳門市政議員)
  10. 10. 18 19 特首崔世安在二零一四年爭取連任的政綱中,明文承諾「按 照基本法規定,穩步推進民主政治發展」。但現在已經2016年底, 政府對政改相關措施沒有任何動作。崔世安剩餘只有兩年多的任 期,若政府再不啟動政改,相信本屆政府不能夠在餘下的時間開 展政改的相關工作。 而在 2017 施政報告對政制發展的描述居然只有一句「政府 會循序漸進地推進民主政治發展」,這種逃避競選承諾的行為實 在是厚顏無恥。 施政報告特首答問會上吳國昌直接敦促政府啟動政改。吳國 昌亦指出「小圈子選特首」造成官商勾結、親疏有別、利益輸送 以及高官無問責等困局。他促請崔世安依法啟動政改程序,開放 2019 年特首選舉制度,逐步實現一人一票普選。 崔世安回答時依然陳腔濫調稱:「特區政制發展主導權和決 定權在中央政府。現時行政長官選舉適應本澳社會發展水平和實 際情況,得到澳門社會各界肯定和認同,應當長期保持不變。他 又稱當前澳門正處於發展的深度調整期,特區政府首要任務是維 持社會繁榮穩定,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完善民生保障。」意味著 政府短期內都不會啟動政改,並將責任推卸予中央政府 吳國昌在崔世安回答後,隨即高叫「特首啓動政改有責」, 並離場抗議。   政府發表《2017 年財政年度預算案》草案,預計明年度政府 的收入為 1029.44 億元,較今年預算案減少約 0.3%,而明年度預 算支出則為 957.25 億元,增加約 12.6%。   特區公共財政缺乏有效的監察流弊叢生。從公共開支的隨意 性甚至濫用,公共工程的驚人大幅超支,公共部門的惡性膨脹, 導致部門的職能歸屬設置混亂、職能重疊、互相推諉,政出多門。 這些惡果都是在排除了立法會的監督制約下造成的。   本地公共工程超時、超支早就是風土病,幾乎沒有公共工程 不是超支,只是超多超少而已。而每當超支時,當局總是事後才 拼湊解釋,文過飾非。大型的公共工程,大都以時間緊逼、設計 有待進一步完善為由,辯稱沒辦法制訂正式預算,有的只是估算。 因而公共工程一旦啟動,便陷入無底深潭。而即使確定了預算, 工程開始進行後,工程追加仍是難以遏止。於是,北安碼頭六億 變了三十多億,澳大橫琴校區也由六十多億飆升至一百多億。輕 軌更是無底深潭。   特區政府籌備修改執行預算綱要法多年,承諾今年會向立法 會提交該法律的修改,應盡快履行相關承諾,對預算執行綱要法 作出修改,加強立法會對公共財政開支的制約,進而規定巨額開 支或超支都應交由立法會進行審議辯論,以對症下藥,治療特區 十七年來公共工程開支失控的痼疾。
  11. 11. 20 21   今年二月以來,澳門 特區政府衛生局為強力推 介博彩娛樂場所設置吸煙 室的方案,肆意扭曲《世 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 公約》(下稱《公約》) 以及世界衛生組織(下稱 世衛)的原則和指引,嚴 重誤導立法會議員、博彩 娛樂業工作人員和全澳居 民。 一.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不是遙不可及的「終極目標」!     衛生局在推介吸煙室方案時,厚顏地重申:「根據世衛的建 議,分階段構建澳門無煙健康城巿,實施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 才是控煙工作的終極目標」。但是全球 180 個國家包括中華人民 共和國參與的《公約》明確宣示的目標是:「使煙草使用和接觸 煙草煙霧持續大幅度下降,從而保護當代和後代免受煙草消費和 接觸煙草煙霧對健康、社會、環境和經濟造成的破壞性影響。」 簡而言之,室內無煙是為履行《公約》必須和首先要做的事,而 不是在遙遠的將來也許可能實現的夢想。 二.「先易後難、循序漸進」不是世衛原則!   衛生局聲稱:「建議容許娛樂場設置更高規格的吸煙室取代 娛樂場全面禁煙……沒有違反世衛『先易後難、循序漸進』的原 則」。「先易後難、循序漸進」其實是澳門特區政府一直以來為 拖延履行《公約》而自行杜撰出來的托詞,只是當謊言重複多次之 後,衛生局連自己都騙倒了!關於防止接觸煙草煙霧,真正的世衛 原則明確地體現於 2007 年全體締約方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同制 定的《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第 8 條實施準則(防止接觸 煙草煙霧)》(下稱《8 準則》),首要的包括: • 接觸煙草煙霧沒有安全程度可言。100% 無煙環境之外 的任何方針,包括通風、空氣過濾和指定吸煙區(無論是否有專門 的通風系統),都一再表明是無效的。 • 所有人都應受到保護,以免接觸煙草煙霧。因此所有室內工 作場所和室內公共場所都應是無煙的。 • 如果締約方不能立即實現普遍覆蓋,則第 8 條規定了始 終有義務盡可能迅速取消任何豁免,提供普遍保護。每一締約方都 應在世衛組織《框架公約》對該締約方生效之後 5 年內提供普遍保 護。   衛生局以「山寨 貨」代替真正的世衛 準則,直接和完全地 背棄世衛的準則。按 照《公約》澳門應從 2011 年 1 月 9 日起, 就應已實現 100% 室 內無煙。結果,澳門 特區一直拖延至 2012 年 1 月 1 日才實施新 控煙法。 三.「高規格」吸煙室「不影響他人」嗎?   事實上,世衛對吸煙室有非常明確的標準,就是無效和不應設 置。而國際權威的通風組織也有明確的標準,就是吸煙室並不存在 安全水平,因此不能夠就吸煙室制定通風系統參數。衛生局不跟隨 這些國際標準,自行為吸煙室戴上「較高規格」和「高規格」光環, 又隨意湊合 11 條技術指引,只是用技術語言忽悠民眾而已。 議員吳國昌區錦新強烈譴責 衛生局為讓博企設吸煙室 肆意扭曲世衛指引誤導公眾 ( 吳國昌及區錦新強烈譴責衛生局) (研究指出吸煙室無法隔絕煙害,網路圖片)
  12. 12. 22 23   相對於設置吸煙區或吸煙室,100% 室內無煙簡單得多,無 需額外投資,無需裝設通風和監測設備,所以更加可行和可操 作,但衛生局卻不予推介。   所謂的「吸煙室內的空氣不會排出室外,不會影響其他 人」,甚至所謂的「零滲漏」,全屬虛假,現今的科技根本做 不到。   然而,滲漏並不是吸煙室最大的問題,最大問題是衛生局 從不提及的,吸煙室實質上就是毒氣室,吸煙室內會有極高濃 度的二手煙和三手煙。外國研究證實,人在吸煙室內短暫停留, 所吸收的有毒有害物質,相當於多個小時連續不斷地吸煙。設 置吸煙室無可避免地對將在吸煙室內停留的人,包括在吸煙室 內工作的人員,尤其是清潔和維護人員,也包括所有進入吸煙 室內吸煙的人,造成很大的傷害。    四.設置吸煙室不是「前進一步」!   吸煙室並不存在「零滲漏」的可能。設置吸煙區或吸煙室 並不減少室內的煙草煙霧,只是改變其分佈。明顯地,設置吸 煙室使直接接觸煙草煙霧的人數減少,但同時大幅增加接觸者 所吸收的有毒有害物質濃度。吸煙室只是進一步加大這種變化, 因此,根本不是解決,也不是前進。   吸煙室的另一惡劣後果是,它不是「前進一步」,而是退 後一步。當控煙政策落入這陷阱,之後便不會再有實現 100% 室 內無煙的一天。這一點,從衛生局對「高規格吸煙室」的歌頌 以及在記者追問何時實現室內全面禁煙時回應無法回答已表露 無遺。 五.多數人支持吸煙室嗎?   在博企的員工意見調查中,有 44% 的受訪者支持設吸煙室, 11% 支持維持現狀,45% 支持全面禁煙。而衛生局卻自行將 44% 與 11% 相加,再將 55% 誇大做六成,然後不斷地鼓吹有六成博 彩員工支持設吸煙室。但是,根據新澳門博彩員工權益會所做的 調查,89%人支持全面禁煙,51% 人反對設立吸煙室。(見附圖)    然而,有記者指出,2015 年政府公佈的新《控煙法》跟進評估報 告曾列出賭場推行全面禁煙的民意調查結果,當時七成居民和八 成博彩從業員同意賭場全面禁煙;另外,八成半旅客,以及六成 吸煙旅客不反對娛樂場全面禁煙。   最終,公眾健康的措施,不是為四成、六成或八成的人服務, 而是如《公約》所說的,要保護所有人。從公眾健康或民主的角 度,使少數人承擔所有危害因素的方案,即使確由多數人決定, 都不可能接受。 六.制訂控煙政策還應諮詢員工的意見!   《公約》第 5.3 條規定,「在制定和實施煙草控制方面的公 共衛生政策時,各締約方應防止這些政策受煙草業的商業和其他 既得利益的影響」。而《8 準則》指出「民間社會在加強支持和 確保執行無煙措施方面可發揮關鍵作用,應當作為積極夥伴,納 入制定、執行和強制實施有關法律的進程中」。顯然,特區政府 是站在與此完全相反的立場上,以完全相反的方式行事。   控煙政策涉及重大的煙草利益和煙草相關利益,必然會有重 大爭議。然而,很重要的分野是,衛生部門和衛生領袖究竟站在 什麼利益立場上、以什麼方式說話。只要稍作檢索,就可發現, 澳門衛生局關於吸煙室的意見,與香港、台灣、內地衛生專家學 者和衛生部門官員的意見有極大差異。也許,專業部門和人員放 下專業使命和專業知識,誠心跪拜權力和既得利益,正是澳門與 別不同之處。然而,在如此情況下,澳門的公眾健康要靠誰來守 護?
  13. 13. 24 25   前檢察長在終審法院受審時聲稱兩位陳司長均曾致電他介紹 親屬到檢察院工作,而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證實確有其事。就 此,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發表聲明,要求特首嚴肅處理有關事宜, 藉此扭轉特區公共行政系統的腐敗文化和趨勢。   據華僑報 2016 年 12 月 13 日報導,前檢察長何超明在終審 法院作供時聲稱:「過往曾收到過不少電話及求職信『介紹』親 戚進入檢察院,亦有不少司局級官員的親屬都在檢察院工作,『真 係要講?兩位陳司長(意指行政法務司前司長陳麗敏及現任司長 陳海帆)都打過電話俾我。』」又據《句號報》2016 年 12 月 14 日報導,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回覆該報查詢時承認陳海帆於 2008 年(時任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主任)曾致電當時的檢察長何 超明,「推薦」一名親屬到檢察院任職,其後該親屬確獲聘用。   澳門特區成立以來,高級官員運用權力和關係安排親友獲得 各種公職和合約的情況嚴重。利益輸送、利益交換、裙帶關係加 重了澳門公共行政敗壞的趨勢。特區政府空談重視人才政策但從 來沒有任何實效,原因是有能力而無背景的人,不單不會得到重 用,而且一被發現就會被裙帶關係和利益集團打壓排擠,希望上 位的人只能將自己的能力用於拍馬和埋堆,以祈得到貴人提攜。 這些情況,對澳門的未來發展造成深遠的傷害,前線公職人員和 市民對此耳聞目睹,只是基於權力和信息的不對等,無從阻止也 無從舉證。 前檢察長何超明因涉貪被起訴   基於對澳門未來發展和社區福祉的關切,澳門社區發展新動 力向特區行政長官提出兩點要求:   一.要求行政長官對涉及高官之間「推薦」親屬的官員作公 開和嚴肅處理。高級官員之間「介紹」或「推薦」親友的行為, 明顯超出了法例為招聘訂定的程序,牴觸公職人員迴避親屬程序 的規定,並嚴重地背離行政程序法典訂定的公共行政合法性原 則、保護居民權益原則、平等原則、公正原則及無私原則。現時 被揭發的情況無疑地只是冰山一角,但若嚴肅處理,可成為扭轉 特區公共行政系統的腐敗文化和趨勢的契機。這種腐敗文化和趨 勢終有一日要扭轉,只視乎那一任行政長官有魄力擔當第一人。   二.要求行政長官嚴格監控高級官員人事酌情權力的行使。 高官之間「推薦」親屬不是唯一的不公正行為,事實上,高級官 員在人員管理的所有階段,均可運用酌情權力而使某些人獲益而 其他人受害,常見的就包括:高級官員向其下屬的招聘甄選委員 會成員作出涉及個別投考人的「建議」、不經開考的招聘、不經 開考而將較低職程的人員轉入較高職程、在職程內以超乎常人的 速度垂直晉升、不尋常地委任為主管或領導並迅速提升等。因此, 我們要求,行政長官應全面檢討人員管理中酌情權力行使的情 況,對所有不平常的做法作事前、事中和事後的嚴謹控制,尤應 包括予以公示以加強外部和民眾監督。 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 陳海帆未有就事件道歉
  14. 14. 2726   早前,特首兄長聯同兩位建制議員放出「停止興建輕軌澳門段、以 單軌列車代替」的試探氣球。就此,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發出嚴正聲明, 堅決拒絕政府讓輕軌系統爛尾的意圖。社區新動力認為,世界各地包括 鄰近眾多城市,技術難度比輕軌高得多的地鐵、高鐵不斷建成和擴展, 中國高鐵也正走向世界,而澳門特區以破世界紀錄、遠超其他地區建造 高鐵的成本和時間去興建輕軌,最後竟然爛尾,這不單是澳門人、中國 人的恥辱,而且是一個嚴重的警號,昭示澳門公共管理敗壞、正在成為 全中國最爛的城市。 不斷重複的爛故事   特區政府於 2007 年決定興建輕軌,第一期工程(包括氹仔段和澳 門段)總成本估計為 42 億澳門元,冀於 2011 年完成及啟用;至 2012 年 9 月,未封頂的預算已增至 142 億澳門元;現時,氹仔段仍在緩慢興 建中,輕軌車廠剛剛「補償」解約重新招標,預期 2019 年氹仔段有可 能通車,而澳門段則全無踪影,似乎就是在等待時機宣告爛尾。   輕軌並不是唯一的爛故事:舊區重建不了了之;許多批出的土地, 25 年臨時批租期滿,還是爛地一塊,申請批租時提出的各種美好的發 展計劃完全落空;鐵打承諾在 2012 年完成的萬九公屋到今天都還不知 道何時能夠完成;十年百億離島醫院最初提出時分三期,分別在 2014 年、2017 年、2019 年完成,然而,第一期沒有了,併入第二期,第二 期又沒有了,再併入第三期,之後衛生部門說其實不知道何時可建成, 工務部門則說 2019 年一定不可能……事實是,在所有與民生息息相關 的重大政策上,都出現了越來越爛的故事。   社區新動力認為澳門人溫和善良,但不應再無聲容忍這些不斷重複 和惡化的爛故事,否則,不要說世界休閒中心、五宜城市,這城市將沒 有未來。因此,關於輕軌系統,社區新動力表明五不接受的立場: 興建中的輕軌高架橋 一不接受放棄城市發展願景和規劃   特區政府 2010 年制定的《澳門城市概念性規劃綱要》描述了澳 門未來交通系統的美好願景:“以‘雙環雙軸’的輕軌網絡架構為骨幹, 形成澳門半島的北環以及在離島的南環,兩條軸線分別沿西灣大橋及 未來第四條過海通道連接澳門與氹仔的軌道,形成澳門城區與離島城 區相聯繫的島際軌道交通系統。依托橋樑、城市道路和軌道形成澳門 城市內部交通系統,並以雙環雙軸的輕軌網絡接合拱北、港珠澳大橋、 灣仔和橫琴的銜接點,實現珠澳軌道對接。利用微循環系統的疏導, 在城區改造的同時,整合步行系統、景觀廊道、社區和城區道路,形 成澳門半島內部循環和離島內部循環系統。”2011 年制定的《澳門陸 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 (2010-2020)》確認“構建以輕軌為主幹的公交體 系”為首要策略,並宣示 2015 年達至中期目標“輕軌通車,全方位落實 公交優先”。   交通系統不單是重大的民生問題,而且關乎城市的定位和發展, 而珠海方面預留與澳門的銜接點也正在按規劃逐步完成,因此,社區 新動力絕不接受政府隨便放棄城市發展的整體願景和規劃。 二不接受廉價替代品和空頭支票   在過去幾年,澳門居民看到,舊區重建變成了舊區重整,之後又 再變成都市更新,然後繼續躑躅不前;萬九公屋跳票,掣出後萬九公 屋,未成,又有新城 A 區二萬八公屋大支票,但在五年規劃內完全沒 有實質的目標和里程碑;離島醫院一、二、三期,變成一二、三期, 再變成一二三期,沒有變的只是遙遙無期。   落實興建輕軌前已先後進行三次研究。單軌列車對公交而言,只 是玩具。社區新動力絕不接受為此玩具而重新投入大筆公帑進行研 究,更不接受以此作為愰子而將實現公交優先的責任推給下屆政府。 輕軌概念圖
  15. 15. 2928 三不接受無人負責   在澳門特區,公共工程嚴重超支、延誤、質量缺陷、爛尾已經成 為慣例,但從來無人需要負責。事實上,無需向居民問責,正是爛故 事不斷重複發生和惡化的原因。因此,社區新動力絕不接受無人對輕 軌的嚴重超支、延誤、質量缺陷、瀕於爛尾負責。政府應主動要求廉 署和審計署對籌建輕軌的全過程進行深入審查,發現和嚴肅處理倘有 的腐敗、利益輸送、行政違法、公共資源浪費或不合理使用。此外, 還必須由上而下進行政治問責,發現和檢討在政治承諾和領導方面的 缺失,並由特首親自向公眾和立法會報告。 四不接受包裝和掩飾   對個人或城市而言,從經驗中學習的能力都至關重要。沒有人或 政府從不犯錯,但能夠汲取教訓,在未來避免同類的錯誤,便可越來 越強、越來越好。然而,特區政府對於公共管理的失敗只是一味包裝 和掩飾,從來沒有認真檢討學習提升,所以,爛的故事不斷重複發生 和惡化。因此,社區新動力要求政府對籌建輕軌的全過程進行真誠、 深入的檢討,發現和報告問題所在,除弊革新,更好地推動未來的發 展。 五不接受民眾失權   公共管理失敗的原因是公共管理系統的腐敗和逆進化,而後者的 終極原因則是民眾失權,無力對公共管理系統實行民主監督和問責。 因此,社區新動力呼籲社區成員和團體積極關注和參與公共事務,通 過參與實現自我充權,從而掌握和促進澳門的未來發展。 讀者來稿: 塞車、鎖車、泊車、掘路、 修路、公交路,你罵我罵個個罵, 驗加鎖加牌又加,咪錶加、考車 加、租金車位乜都加、加、加加加 加......一陣「加價熱潮」 席捲全城,苦主喊聲連天說政府粗 暴、妄顧民情官商勾結;另一邊也 有不少人力撐政府批評車主自私無 理云云。一個不到三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塞爆廿多萬輛電單車私 家車,實在世界罕見,不少討論區也陷於死循環甚至死局: 因政府和民間的立場永遠都是從自己有利一方出發,加上政府不 少行政操施有官商勾結傾向既得利益者一方之嫌,加泊車費鎖車 費已觸發大遊行了,其他呢?筆者搜集了一些外國和民間頗有創 意有構思,一一列出來讓大家思考: 1.一人一車:如市民名下已有一登記車輛,必須先出售或報廢 才可購置新車(那找老爺老婆奶奶等名下買好了) 2.增加私人及公司車輛入口稅(買車夢碎了......囧) 3.增加汽油稅(汽油已經加快減慢了,還要加) 4.主幹道路限時公交專道:將南灣—>水坑尾—>荷蘭園—> 高士德等(政府想市民沿著公交專道發起示威大遊行嗎?) 5.精簡巴士路線減少兜路(我家門口本來有站的,又要我行多 兩步?抗議!) 6.繁忙地區電子道路收費(不是吧,又打劫窮人) 結論:政府和民間的思維和習慣不改變,都是死局。 政府想法 有車/想買車的市民想法(部分) 加咪錶、公共停車場價格讓車輛流轉 更快,強加執法讓逼車主泊在停車場 加咪錶位車位後立即讓私人車位租金價 格上升,得益又是泊車公司。如停車場 有位一早泊了啦 公交專道讓巴士的士有更多更暢順的 行車路面,市民出外應減少駕車。 掘路處處,公交不堪,道路擠塞就更應 有電單車代步,而且習慣了電單車代步 又怎能改搭巴士?的士拒載嚴重,政府 又嚴打 Uber 自相矛盾 多手段齊下讓車主放棄私人車輛 市民收入增加就應買車提升自己和家人 的優質生活
  16. 16. 30 31 反對粗暴增加扣押車輛費用 當局應重新檢討並確認控車方向 就不同訴求,踏入二零一七年僅幾天, 就有市民發起遊行向當局表達訴求。社區發 展新動力認為,當局對民間訴求除了口頭上 的聆聽外,更應重視,並從中吸取養份,有 利於施政,避免受小圈子的影響而忽略了大 多數市民的訴求。對是次遊行的訴求,社區 發展新動力有如下意見: 就當局突然大幅增加各項扣押車輛的費用,可說是莫明其妙。 當局宣稱有些費用是多年來沒有調整,而當局亦藉着調高費用以 增加使用車輛的成本,以制約私人車輛的增長。多年沒有增加並 不成為如今大幅增加的理由,以移走車輛為例(一部私家車從原 來三百元突然增加至一千五百元),這裏說是「費用」,實質上 也是一種針對違泊車輛的處罰,而作為處罰則應以其是否具足夠 阻嚇力來作判斷。證諸過去多年,澳門的違例泊車確實嚴重,但 主因是澳門合法泊車位嚴重不足而逼使駕駛者違例泊車,並非因 為處罰的阻嚇力不足。而現時突然大幅增加相關「費用」,明顯 是理據不足。也正因為如此,政府才不敢諮詢,甚至不敢事前放 風,而是在二零一六年最後一天刊出行政長 官批示便實行。 至於以此來節制車輛增長,也是值得商 榷的。毫無疑問,澳門的交通問題源於車輛 過多,車輛不能有效節制增長,則不論採取 甚麼措施,交通情況都只能是日趨惡化。所 以,節制私人車輛增長,是一個繞不開的關 鍵問題。而節制車輛有許多不同的方法,以 資本主義的方式,當然就是提高使用車輛的 成本。但即使是增加經濟成本,也可以有增 加汽車入口稅、增加燃油稅、增加每年的行 車牌照稅,甚至某些城市還在繁忙地區實行 電單車 調整前 調整後 解鎖費 120 750 新車注冊 1800 3600 申請路試 300 600 存放費 (每日) 20 50 輕型汽車 調整前 調整後 解鎖費 300 1500 新車注冊 2200 4400 申請路試 350 700 存放費 (每日) 50 100 (有團體發起遊行反對增加收費) 電子道路收費等,這些增收的稅項或費用,都會成為政府庫房的 收益,也算是一種開車的外部成本的補償。可是,近年政府宣稱 的節制車輛方式,雖然都是增加開車成本,但增加泊車費,直接 得益的是執行泊車管理的私人公司,而因為公共泊位費用的大幅 增加,私人停車位的售價和租金都持續飆升。很奇妙,這些節制 車輛措施所產生的經濟效益竟然大都沒有化成政府的庫房收入, 而是溢出成了私人泊車管理公司和私人停車場的擁有者的收益。 而這次政府再度出招,所大幅增加的鎖車費,同樣歸於執行泊車 管理的私人公司。對政府這種奇怪取向,人們不禁質疑當局到底 是以增加費用來節制車輛增長,還是以此為名將利益轉移,化公 為私呢?即使不以陰謀論視之,但純粹靠加重罰金或加重費用來 作為整頓交通政策,除了會遭到持份者的強烈反彈外,畢竟是傍 門左道,不足為法。 我們仍一以貫之支持節制車輛增長,而且不單止節制私人車 輛,也應對政府部門的公車作有效節制和壓縮,減少過濫使用互 相攀比。長遠來說,積極推行公交優先,以最大力度開拓公交專 道,讓公交有路可行,加快公交車輛的營運流轉,讓市民感受到 公交的節能,準點,安全,快捷的優越性,減少對私人車輛使用 的意欲,方能逐步建構成為一個以公交為主導的城市,切實解決 澳門的交通問題。
  17. 17. 32 33 在短短幾個月內失業工人已經舉行了三次遊行,其訴求都 是反對濫輸外勞,保障本地人就業。這可謂老訴求,但十多年 來,當局對此訴求似乎並未有切實的措施予以解決。 特區政府一直都宣稱「外勞是用於補充本地人力資源不 足」,但面對不少建築項目,明明已有足夠的本地工友被臨時 聘用,卻仍大量批給外勞,導致當外地勞工到位後本地工友就 遭解僱,實際上出現本地人成了補充外勞人力資源不足的倒置 現象。而更為荒謬的是,即使本地人獲聘用,也是以一個極不 合理的薪酬受聘。外勞雖然同樣日薪四百五十元,但會按合約 被安排開足二十六天工。而本地人則沒有這二十六天的規限, 隨時停工,變成雖然同是日薪四百五十元,但可能一個月的開 工天數不足二十天,導致薪酬更微薄。 勞工局有轉介職業機制,但不少本地工友登記後便渺無音 訊,三個月一次的一而再地續期,連面試的機會也沒有。就算 被安排面試,也只是登記,登記了而真有機會安排去上班,也 出現開過半天工便被拿去供社保用來申請外勞。即使有極少部 分工友成功獲聘用,但在試用期內即遭終止僱用。這明顯是資 方有意以此規避勞動關係法對就業者的保障,當局對此似乎是 毫無意識跟進,當然也無對策。 因此,區錦新提出兩個書面質詢要政府交待清楚外勞輸入 的準則和未來會否為建築業定立最低工資,以及質問政府打黑 多年,卻成效不彰,當局到底縱容包庇抑或有心無力。 區錦新出席失業工人遊行   一直以來,威脅本地人飯碗除了是濫輸外勞外,還有就是非 法聘用黑工。黑工之普遍,尤其在建築業及室內裝修業,是眾所 週知的。很多大型的地盤,包括公共工程地盤及博企地盤,日頭 外勞,夜晚黑工(當然其實日間都一樣有黑工,只要一聲有巡查, 地盤就唔見咗一半人的事常有)。只是,在打黑問題,當局卻是 成效不彰。根據施政報告中回顧,治安當局今年一月至九月,共 出動巡查 3150 個次,查獲 368 名黑工,平均巡查八次半才拉到 一個黑工,如此成果令人啞然失笑。   澳門是個小地方,外勞黑工都是居民身邊常見的事,傳媒不 報導,口耳相傳亦同樣難阻悠悠之口。到處黑工,竟然平均巡查 八次半先至搵到一個,擺明是裝個樣子。   為何會幾千次巡查才捉到個三百多人?是沒黑工還是存在耐 人尋味的原因?地盤打黑本身就不簡單,場地複雜,到處都有躱 人的地方。涉及行動的人多,隨時都會被通風報訊,都會令巡查 行動撲個空的。真有決心打黑,必須建立有效的反黑機制,其中 之一是加入工友信得過的議員和工會領袖作為訊息的傳遞者,及 時協助訊息反饋,讓警方精準掌握黑工的所在位置。但警方一直 以打黑工是警方的專業工作,不接受議員或工會領袖的參與,說 得好聽是保護議員和工會領袖的安全。事實上,沒有安全問題, 工友只信議員或工會領袖,卻不信警方。   透過議員或工會領袖作訊息傳遞中介,只要一個電話在手隨 時聯通舉報工友及執行打黑的指揮官,便可以精準傳遞訊息,根 本無須進入地盤,更不會有任何的人身危險。因此區錦新呼籲當 局,打黑是保障本地人飯碗的重要手段,能有力打黑,警隊就成 為人民英雄,而非執政者的鷹犬衙差。 治安警資料圖片
  18. 18. 34 35 建築業淪陷司機業不容有失 輸入外勞非解決人資不足的唯一方法 一月八日遊行的另一關注點是職業司機是否輸入外勞的問 題,社會上過去多年都存在爭議,但當局一直堅持職業司機不輸 入外勞的政策,一方面確保職業司機這個行業保留予本地居民, 而事實上,因為有了這個政策,令職業司機的薪酬與有輸勞行業 比較明顯較有優勢,雖然還難談得上真正分享社會經濟成果,但 最少都還能勉強追近通漲。另一方面,亦基於澳門和內地的駕駛 文化存在差異,以習慣於寬濶道路 開車的內地駕駛者,以同樣的駕駛 方式在澳門這個狹窄多車的小城中 開車,對道路安全可說是重大隱患, 這是澳門社會普遍認同職業司機不 應輸入外勞的原因。 可是,日前政府面對商界的陳 情,卻突然鬆口,公開表示對職業 司機輸入外勞「持開放態度」,更 表示會對此加以研究。從堅持職業 司機不輸入外勞的政策,到突然間 持開放態度,那意味着政府此一政 策將會有重大改變。以研究為名, 實在是為職業司機輸入外勞打開缺 口作舖墊。對本澳大多數的職業司 機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危險的警號,難免有激烈的反應。 環顧澳門的各個行業各個工種,外勞的大規模輸入,打破了 澳門勞動力市場的均衡,凡有輸勞行業,本地的從業員的議價能 力都大幅度下降,即使還能保住工作,其工作條件都大不如前。 以本澳三個行業,包括莊荷、職業司機和建築工人為例,因為政 府過去一直堅持莊荷及職業司機不輸入外勞,讓這兩個行業的職 位保留給本地居民,其薪酬就能維持一個較為合理的水平。相反, 由於建築行業沒有政策上的保護,放任資方大舉輸入外勞,結果 建築業在過去這十多年的黃金期內,本地建築工人卻失業,開工 不足,工資大幅下降,甚至比之十年前還不如。任何一個建築地 盤,都是以外勞為主,本地人可能連一成都不夠,建築業因為濫 輸外勞而全面淪陷,觸目驚心。如今職業司機又聞政府對輸入職 業司機「持開放態度」,又豈能不懼。 我們認為,職業司機並不缺,所缺者是廉價的職業司機。僅 看看三家巴士公司,他們是明顯被絕對限制了輸入外勞司機的, 為應對此一政策,三巴士公司就以較優厚的薪酬福利去僱用本地 人,也確實逐漸吸引到新的司機入 行。近年來,巴士司機已多了許多新 面孔,包括年青人及女司機。如今, 已有一些經過勞工局安排培訓及考到 巴士司機牌的司機也不如過去能直接 安排到巴士公司上崗。三家巴士公司 的例子說明了,只要提供合理薪酬, 本地人力資源是有潛力可供開發的。 而動輒就以人力資源不足輸入外勞, 並視之為唯一的解決人資不足方法, 是錯誤的。商人逐利,能用廉價外勞 當然都不會花心思去認真解決問題。 但作為政府,則不能如此短視,更不 能對輸入外勞的要求只當黃大仙,任 令外勞輸入大開綠燈,除即時剌激到 行業從業員的情緒外,長遠亦對社會的人力資源佈局、培訓,產 生無以彌補的傷害。 因此,我們反對職業司機輸入外勞,同時亦促請政府全面檢 討輸入外勞政策,在掌握本地人力資源的基礎上,制訂輸入外勞 的總上限;確認那些行業需要輸入外勞,數量多少,以此為基礎 制訂各行業的輸勞名額;微觀上管理好外勞的使用,防止賣額、 過界及非法使用外勞。只有透過宏觀、中程、微觀三個層次的管 理和控制好外勞的使用,才能令外勞在澳門經濟發展中發揮正向 作用。
  19. 19. 吳國昌及區錦新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Escritório dos Deputados à A.L. Ng Kuok Cheong e Au Kam San 簡 介 吳國昌及區錦新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是兩位議 員接待市民、接受居民申訴、為市民提供政府 資訊、諮詢法律及樓宇管理等事務 , 亦會為有需 要的團體提供行政支援服務。 議員辦事處辦公時間 : 周一至五 : 下午二時至六時 議員當值時間 : 周一、三、五 : 晚上六時至九時 流動辦事處離島服務地點及時間 : 星期二 : 氹仔湖畔大廈第一座門前 星期三 : 石排灣樂居大馬路巴士站旁 服務時間 : 下午六時至八時 議員辦事處地址 : 澳門永寧廣場 8 號 翡翠廣場地庫 O 舖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 進入專頁 了解最新資訊 及歡迎留言 或 輸 入 網 址: www.facebook.com/NALC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