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er

2,902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Entertainment & Humor, Sports
0 Comments
0 Likes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2,902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47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16
Comments
0
Likes
0
Embeds 0
No embeds

No notes for slide

hunter

  1. 1. 最後的獵人 田雅各
  2. 2. 田雅各 <ul><li>本名:拓拔斯 塔瑪匹瑪 </li></ul><ul><li>性別:男 </li></ul><ul><li>籍貫:台灣省 布農族人 </li></ul><ul><li>高雄醫學院畢業、以台灣原住民醫療服務為職志,服務於台東蘭嶼鄉、高雄三民鄉、桃源鄉衛生所、台東縣長濱鄉衛生所,曾獲吳濁流文學獎、賴和醫療文學獎。 </li></ul>
  3. 3. 寫作風格 <ul><li>田雅各下筆流暢俐落、感情豐沛、對事物的描述清晰冷靜不執著。 </li></ul>
  4. 4. 生平 1 <ul><li>田雅各本名拓拔斯‧塔瑪匹瑪, 1960 年生。是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原住民,他的祖父是布農族頭目,用愛心照顧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沒有農地的族人,彼此的情感像是一家人。他的父親是牧師,對宗教虔誠而執著。成長在這樣的家庭,田雅各對生命充滿尊重。十歲以前,田雅各在四面環繞高山的布農族部落成長,而後到平地城鎮埔里讀書,由於膚色黝黑和語言不通,常常受到同學奚落,讓他逐漸發覺社會上有許多不幸,以及原住民族生活在城市中的不易。 </li></ul>
  5. 5. 生平 2 <ul><li>就讀中學時,他開始接觸和喜愛文學。就讀高雄醫學院之後,他加入詩社,同時在詩友的互相激勵之下從事創作。 1981 年他以自己為名的小說「拓拔斯‧塔瑪匹瑪」,獲得南高雄醫學院文學獎小說獎,就此在文壇嶄露頭角。完成醫學院學業以後,田雅各放棄都市醫生的高薪,前往蘭嶼致力於原住民醫療服務,所以又陸續在高雄縣、花蓮縣、台東縣等地的山地鄉工作,目前他仍然在山地的衛生所行醫,多年來,他始終以為台灣原住民的醫療服務作為職志。行醫生涯的歷練使田雅各的生活歷練和文學創作更加豐富,他的重要作品有《蘭嶼行醫記》、《最後的獵人》、《情人與妓女》等。 </li></ul>
  6. 6. < 蘭嶼行醫記 >1 <ul><li>田雅各是科班出身的醫學院高材生,是行醫多年,口碑良好的醫生,可是,他卻不太像刻板形象中的「醫師」,有一個真實的故事,最能說明田雅各的真性情。田雅各從醫學院畢業之後,自願到蘭嶼衛生所服務,有一次,衛生單位的高官想要瞭解蘭嶼的「醫療衛生狀況」,下了一紙公文要他來做個簡報。在官府裡的簡報室裡,田雅各指著幻燈片上出現的「蘭嶼角鶚」、「珠光黃裳鳳蝶」,向這些坐在冷氣房裡的高官滔滔不絕的介紹說:「這是國寶鳥,這是國寶蝶,政府把牠們列入保育的對象,編有大筆的經費保護牠們,這是蘭花………」底下的官員們面面相覷,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來參加動植物營,最後,一位低階公務員忍不住上前提醒他:「田醫師,今天是要你報告蘭嶼的醫療狀況………」 </li></ul>
  7. 7. < 蘭嶼行醫記 >2 <ul><li>「喔!喔!」田雅各故作領悟狀,打出最後一張幻燈片,他說:「這種動物叫做達悟人,他們是蘭嶼唯一不受政府保護的物種,他們的境遇還不如一頭蘭嶼迷你豬!」簡報完畢,台下一片鐵青。 這就是喜歡別人叫他原住民名字拓拔斯的田雅各醫師,多年來,他前去行醫的地區,老是「祇有他一個醫師」,他的足跡從蘭嶼到高雄、花蓮,再到臺東,雖然,工作的地方不同,但是,他一心一意為台灣原住民族醫療服務的志願,卻是始終不變的。 </li></ul><ul><li>~摘錄自 < 作家身影 > </li></ul>
  8. 8. 當蘭嶼島的醫生 <ul><li>拓拔斯猶記得當年向家人宣佈計畫到蘭嶼工作時,媽媽雖然投下反對 票,但祖父卻鼓勵他:「去吧!去你最想去服務的地方、去最需要你 的地方,年齡越大會讓你的熱情、熱心消減。」所以有人問拓拔斯到 蘭嶼是不是有遠大的理想或目標,他會很務實地告訴你:「我只想在 我的熱誠還未降溫前,把握機會趕快去做。」 </li></ul>
  9. 9. <ul><li>接影響拓拔斯前往蘭嶼工作的主因,還是他在醫學系畢業前發 生車禍,於馬偕醫院加護病房昏迷七天的同時,一位蘭嶼的醫師也在 加護病房往生,他慢慢聽到醫生家屬談到蘭嶼困窘的醫療,知道他們 對醫療人員的渴切 </li></ul>
  10. 10. 作品 <ul><li>1 真道問答 天恩民國 92 年 07 月 </li></ul><ul><li>2 從聖經看基要真理 北美愛修更新會民國 87 年 </li></ul><ul><li>3 從聖經看聖靈的工作 北美愛修更新會民國 87 年 </li></ul><ul><li>4 情人與妓女 晨星民國 81 年 </li></ul><ul><li>5 最後的獵人 晨星民國 76 年小說 </li></ul><ul><li>6 聖經各卷要義 中福 民國 89 年 03 月 </li></ul><ul><li>7 聖經各卷要義:教會工人培訓手冊二 ( 簡體字版 ) 中福民國 87 年 10 月 </li></ul><ul><li>8 蘭嶼行醫記 晨星民國 87 年 06 月 </li></ul>
  11. 15. <最後的獵人> <ul><li><最後的獵人>全書共收錄短篇小說八篇,田雅各的創作意圖十分明顯,他反映了平地漢人文化入侵山地,造成強勢文化對弱勢文化侵略的種種衝突,及衍生的諸多問題,在在顯示著者身為原住民的文化思考之深刻。 </li></ul><ul><li>~歐宗智: < 走出文化失落的困境-重讀田雅各《最後的獵人》 > </li></ul>
  12. 16. 小說意義 <ul><li>田雅各的小說讓平地漢人能靈活並且全盤的進入原住民的生活領域,包括對其文化、傳統生活的了解,並且橫跨了過去、現在與未來等時空歷程。更重要的是,它的出現修改了傳統呈現在報章雜誌甚或學術刊物中的「刻板印象」。那種感覺,就如同這些小說中的人物就是自己的左鄰右舍,是那樣的活靈活現,是那樣的鮮活,彷彿可以聽到他們的腳步和問候聲。 </li></ul><ul><li>~石弘毅 < 田雅各與《最後的獵人》所呈現的意象 > </li></ul>
  13. 17. 評論 <ul><li>宋澤萊說:「田雅各的寫作很像原住民的織布技巧,細細的、不帶商品味的、非速食的,是傳統那種手工藝延伸過來的一部分。」 </li></ul><ul><li>~宋澤萊,〈布農族贈予臺灣最寶貴的禮物—論田雅各(拓拔斯.塔瑪匹瑪)小說的高度價值,〉《臺灣新文學》第九期,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五日,頁二五三。 </li></ul>
  14. 18. 小說的創作動機 <ul><li>田雅各的創作動機為何?據其表示,他的創作是從詩開始,但是後來發現用詩的形式,沒有辦法表達布農族的所有東西,因此就改以小說為主。 </li></ul>
  15. 19. 《最後的獵人》 <ul><li>《最後的獵人》這篇小說作品,是田雅各描述原住民狩獵的故事,這件作品曾獲吳濁流文學獎的首獎。傲人之處在於成功地反映了原住民狩獵權被剝奪的另一事實。這篇作品寫於一九八三年,是描寫布農族人的小說作品。這篇作品描述了原住民巫術、禁忌、神靈力量、道德宗教等的內容意涵與傳說,在現代文明社會人們不易接觸到的超現實或人的精神事務,透過小說形式達到普及化的功用。這篇小說深達人類的非理性層面,卻又呈現原住民傳統生活的面相。在田雅各筆下,森林的眾樹和動物、土地和水、月亮和太陽似乎都成了有生命的東西,會向我們訴說似的。 </li></ul>
  16. 20. 內容 <ul><li>名叫比雅日的獵人,不願和其他青年人一般放棄原住民原有的謀生技能,而被平地人驅使,仍舊過著打獵的生活,然而禁獵令頒佈、林務局對山林的管理,反而破壞整個山林資源,使得靠山吃飯的獵人面臨人生的抉擇。全篇充滿對失落的原住民文化的沉思。 </li></ul>
  17. 21. 神話與傳說 <ul><li><最後的獵人>除了深刻的文化思考,另有二大特色,即書中記載不少山地神話和傳說,當有助於原住民文化思想的研究,以及用細膩的寫實技法描寫山林生活,使全書洋溢鮮明的色彩。 </li></ul>
  18. 22. 豐富多姿的民間文學 <ul><li>〈最後的獵人〉說到,把孩子的椅子摔在地上,上天將會予以懲罰,如弄斷椅子的腳,可能會詛咒生下斷腳的孩子;而布農族也堅信夢中的暗示;同篇提及天上有二個太陽,其中一個被射中成為現在的月亮,射中太陽的拓跋斯則成了族人嚮往的勇士。 </li></ul>
  19. 23. 美麗的山林描寫 <ul><li>「十二月的清晨,氣候凍寒,樹葉枯黃,山坡多了幾種顏色,由山谷到山峰,顏色由漆黑漸漸棕黃而亮白,像一幅童畫,沒有整齊劃一的設計,看來雜亂,但卻令部落的人不得不稱讚它們美妙的組合。」 (p66) </li></ul>
  20. 24. 結合山地萬物的寫實筆法 <ul><li>說連續彎路的車子「一路上像頑皮的小孩搖擺屁股」;形容頭髮散亂-像「背籃裏玉米的鬚卷」;節奏一定的水聲-「好像想說又不敢說的情歌,反覆再反覆」;月光像「淡黃色小米圓餅」;軋斷的木頭,鬚鬚地,像「老鼠啃過的生豬肉」;耳朵軟軟的沒有力氣,像「長生枯木的木耳」;陽光像「筆直的杉樹幹直直插入大地」;警察圓形狀的鼻翼,呼氣時像「尋找食物的山豬」;山後紅紅的雲層,像「火堆裏的餘燼」;橋下的溪水,「看似一條白蛇」;臉皮乾乾皺皺,似「曬乾的百香果」;心地如「山泉般清澈」;眼珠發亮,像「老鼠」一樣……,這種別具一格的形容文學,洋溢山地的韻味,奇妙得令人拍案叫絕,難以忘懷。 </li></ul>
  21. 25. 誤解、歧視,欺負 <ul><li>老闆因缺錢要辭掉一個人,偏偏選上強壯、勤快的比雅日 。 (p67) </li></ul><ul><li>喂!你們殘忍成性的山地人,本性難移,政府讓你們無憂無慮,免於外患,你們反而好吃懶做,骯髒不守法,你不懂法律嗎?應該把你們獵人都關進牢裡,好好教育一番。 (p77) </li></ul>
  22. 26. 小說企圖 <ul><li>田雅各透過小說人物,指陳這種種莫名其妙的看待,但他沒有憤怒,始終抱著悲憫、寬容的心情,希望平地人尊重原住民,而原住民也不要迷失自我。 </li></ul>
  23. 27. 真實原住民狩獵經驗與狩獵權被剝奪的控訴 <ul><li>狩獵對於原住民而言,已有數千年的歷史,但是事實上呢?漢人政府居然在一朝一夕之間廢止了它,原住民的生計及戶外活動從此被剝奪了,平地人無視於原住民的權利莫此為甚。伐木、狩獵等謀生方式既然行不通,也難免流落城市去謀生了,做工或出賣肉體? </li></ul>
  24. 28. 範例 1 <ul><li>漢人警察所說的:「你們殘忍成性的山地人,本性難移,政府讓你們生活無憂無慮,免於外患,你們反而好吃懶做,骯髒不守法,你不懂法律嗎?應該把你們獵人都關進牢裡,好好教育一番。」這種說法與語氣,與臺灣文學先輩們描述日治時期的日本警察有何相異?再則,森林原本屬於原住民所有,然而,漢人卻認為是財產,以漢人的思想、制度強加於原住民身上,「盜取森林的產物,可說是小偷。」這些漢人的法律制度與價值觀強加於原住民身上的不公平與不合理,相信都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li></ul>
  25. 29. 原住民生活習俗與社會問題的呈現: <ul><li>在《最後的獵人》中我們不難發現田雅各對於其族人生活習慣的描寫,諸如:在主角比雅日狩獵「經過一家雜貨店前,那沾滿灰土的櫃子裡沒有幾樣貨品,但一年四季從不缺酒類與檳榔。」無形中我們不難發現原住民對於酒與檳榔的依賴程度之深,田雅各固然描寫的是布農族人的情況,但是打開報章雜誌,幾乎給人留下原住民喜歡喝酒與吃檳榔的習性。這是原住民中極為嚴重的社會問題。身為原住民知識分子,又具有醫生身分的田雅各,相信有其特殊的看法吧。 </li></u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