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aka No Dram Of Mercy 5

946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Spiritual, Travel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Melaka No Dram Of Mercy 5

  1. 1. 约瑟芬(收音机)收藏在楼梯下的橱柜。 图为门打开后的内景。
  2. 2. 约瑟芬 Josephine (收音机) 1 <ul><li>当日军在他们侵占的土地上设立了掌控的 </li></ul><ul><li>机制,第一项行动就是下令人民交出所有 </li></ul><ul><li>无线电收音机。人们被命令必须在某一天 </li></ul><ul><li>之前把他们的收音机交给警察局。过后, </li></ul><ul><li>日本宪兵可能突击检查任何住户;如果他 </li></ul><ul><li>们发现收音机,拥有者就会被拖走并立即 </li></ul><ul><li>枪毙。 </li></ul>( 请参阅第四章,页 34 )
  3. 3. 约瑟芬 Josephine (收音机) 2 <ul><li>约瑟芬不断提供最新消息给两方面的人, </li></ul><ul><li>我决意尽可能不让双方有什么牵连。一方 </li></ul><ul><li>面是我们自己圈子里可信赖的朋友,而另 </li></ul><ul><li>一方面是游击队。 </li></ul>( 请参阅第六章,页 41 )
  4. 4. 后面的两间小房 <ul><li>拉特南先生已搬到怡保,让我们可以使用厨房后面的两间小房。第 </li></ul><ul><li>一间我们用作饭厅,第二间惯例上是朵恩的课室,现在我们把这间 </li></ul><ul><li>房改变成手术室。… </li></ul><ul><li>我开门让两位华人进来,看得出他们配戴着短枪,各在一边扶持着 </li></ul><ul><li>第三个人,这人显然发着高烧和筋疲力竭。我协助他躺在卧榻上并 </li></ul><ul><li>准备麻醉药,医生则解开脏透的绷带和检验伤口。其中一位武装游 </li></ul><ul><li>击队员留下陪伴他受伤的伙伴,另一位则去会合几位同样武装的守 </li></ul><ul><li>卫,在屋外分头留神防守。 </li></ul>( 请参阅第七章,页 49 )
  5. 5. <ul><li>日军在甲板的重新动员有它的效果,在几次大检证中,一些华人青 </li></ul><ul><li>年被带走了。因此我们决定来自森林的人只能在夜间求诊。程序 </li></ul><ul><li>是,柏拉尼在白天带来字条(我阅读后马上烧掉),说明人数和病 </li></ul><ul><li>症。病人抵步的信号是后门三下急促的敲门声,而我们需在八点钟 </li></ul><ul><li>左右期待这信号。一位武装护卫会跟病人在一起,而像高佬的情形 </li></ul><ul><li>一样,一位守卫留在屋里,其余的在外面视察。后面那间我们用来 </li></ul><ul><li>替高佬动手术的小房,成为“小军队”的常用手术室和诊疗室,有时 </li></ul><ul><li>我们称游击队为“小军队”。 </li></ul>晚上八点, 后门三下急促的敲门声 ( 请参阅第七章,页 51 )
  6. 6. “ 约瑟芬” (Josephine) 的栖身之地( 2 ) <ul><li>… 在迎接约瑟芬三号之前,我们得为她准备栖身之地。我们在医治 </li></ul><ul><li>游击队病患的后房挖掘了类似上述的洞穴;这一个和上一个一样, </li></ul><ul><li>也盖上一片水泥石板,而在石板上我们放了一张木榻,状似大盒 </li></ul><ul><li>子,让病人躺在上面接受检验和护理。两个洞穴都做了防水措施。 </li></ul><ul><li>我们把作为后备的约瑟芬二号及备用的真空管,一起装在一个罐 </li></ul><ul><li>里,安置在第二个洞穴。我们从木箱中取出约瑟芬三号,拆掉她的木制外壳和揚声器,把她放入楼梯下橱柜里的洞穴。我们烧掉发亮的外壳,并把揚声器和其他零件埋在菜园里。 </li></ul>( 请参阅第八章,页 58 )
  7. 7. “ 约瑟芬” 另一藏身处: 在后房所挖的洞穴
  8. 8. 74 号后门延伸出去的山林
  9. 9. 从山上居高临下,箭头所指,便是 74 号的诊所。
  10. 10. 马来亚人民抗日军 ( 请参阅第十章,页 70 ) ( 请参阅第十章,页 69 ) 甲板周围的游击队所组成的单位,是第五独立队的成员,听 命于独立队总部。我们不妨称它为一家公司。甲板公司的力 量大约是一百人,但这数目不时有颇大变动。 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在组织上分成几个“独立队”,大略以它的 州属对应。霹雳州的独立队是第五独立队;它的总部在朱毛埠 ( Chemor )后面的的某处深山里。
  11. 11. 抗战胜利后,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第一独立队在吉隆坡的复员游行大会 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第五独立队
  12. 12. 何天福( Ho Thean Fook )即书中的“摩鲁”,早年曾是游击队情报员。 2001 年出版其回忆录《腐朽的荣耀》( Tainted Glory ); 2003 年 8 月出版《土地公》,记述甲板的点点滴滴; 2004 年 8 月逝世,享年 85 岁。 ( 请参阅第六章,页 42-43)
  13. 13. 日军给 Sybil Kathigasu 的罪状 <ul><li>在马来亚与特务合作并替他们进行间谍活动; </li></ul><ul><li>医治共产党游击队员和罪犯,并给予他们其他援助; </li></ul><ul><li>拥有收音机,收听敌方广播和为敌方宣传。 </li></ul><ul><li>每一条都是死罪。 </li></ul><ul><li>(请参阅第十七章,页 143 ) </li></ul>
  14. 14. “ 说!”日本人咆哮。 “ 说出游击队的一切,不然我 们会在你眼前焚烧你的女儿 。说!说!说!” “ 我能忍受,妈妈。 不要担心。” (请参阅第十五章,页 128 ) 长大后的朵恩卡迪卡素医生 (请参阅第十五章,页 127 )
  15. 15. “ 这样虐待和谋害小孩,就是大日本 的英勇吗?我一直认为日本人是懦 夫,果然如此。” ( 请参阅第十五章,页 129 )
  16. 16. 对日本侵略者的控诉 “ 我憎恨你们的政府因为你们日本人以为武力强盛就可以到处称王称霸。你们把马来亚的人民当作没有教养的狗,只配仰望你们的靴子和鞭子。你们忘了马来亚曾经被英国统治了几个世纪,并且学会过着比你们更文明的生活方式。” ( 请参阅第十七章,页 142 )
  17. 17. 如果我能存活下来… “ 伟大的圣安东尼,请你代我祈求圣婴耶稣赐我力 量和勇气,让我勇敢地承担上帝降任予我的神 旨。必要时,让我以神圣义人的精神面对死亡。 但如果我能存活下来把我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我 承诺将把售书收益用来在怡保建造一座以你命名 的教堂,而如果教堂完成后还有剩余,我会用来 资助受苦受难的贫民,不分种族或宗教。圣安东 尼,请你帮助我。” ( 请参阅第十八章,页 150 )
  18. 18. <ul><li>待续。。。 </li></u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