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安德烈 兩代共讀的 36 封家書
眼看著兒子從少年變成人, 龍應台發現她完全不了解兒子的內心世界, 在沉默與無力感中, 她找到了一個開門的方法。   在封閉的兩代關係中, 青年兒女的煩惱和中年父母的挫折, 有沒有一個可以打破沉默、開始溝通的窗口?
想一想,除了打招呼之外  你多久沒跟你的兒子、女兒說話了? 算一算,除了要零用錢之外 你多久沒向你的父母親開口了? 一本跨世代、跨文化的兩代交對話即將登場。 你從來沒想過,兩代人是可以這樣面對面的!
十八歲的安德烈,請你告訴我,你,為德國隊加油嗎?「德國」對你意味着什麼?你,還有你十八歲的朋友們,已經能自由地擁抱「德國」這個概念嗎?或者,因為歷史給了你們「過度腫脹的」罪感和恥感,押著你們遠離「德國」這個概念,反而又造成另外一種不安和尷尬? ...
你呢, MM ?在匱乏的年代裡成長,你到底有沒有「青少年期」?你的父母怎麼對你?你的時代怎麼看你?十八歲的你,是一個人緣很好的女生? 還是一個永遠第一名的最讓人討厭的模範生?一個沒人理睬的邊緣人,還是最自以為是的風紀股長?  人生,其實像一條從...
我是一個「日子過得太好」的年輕人,狠很打我幾個耳光也不為過,但是至少,我清楚看見自己的生存狀態,而且至少,我並不以我的生存狀態為榮。  現在, MM ,我好奇你會怎麼說呢?  我不認為你是個「混蛋」,安德烈,只是你還沒有找到你可以具體著力的點。...
上個禮拜,我又失戀了。雖然我的理智告訴我:沒關係,你們本來就不很配。更何況,我愛的其實是另一個女孩,她只不過是一個假想的替身。 我覺得,我恐怕是一個在感情上不太會「放下」的人。現在的麻煩是,我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願意和你分享的是我自己的...
我馬上要去香港了,那是一個多麼不一樣的世界。我發愁的是,我怎麼跟我的克倫堡朋友們說再見? 你怎麼跟十年來都是你生活核心的好友說再見,而心裡又知道,人生岔路多,這種再見很可能是永遠的?甚至那些你沒有深交,但是很喜歡的人,你還沒有機會去告訴他們你對...
你為什麼不試試看進入我的現代、我的網路、我的世界呢?你為什麼不花點時間,好好思考「打扮」這件事,買點貴的、好的衣服來穿?你為什麼不偶爾去個你從來不會去的酒吧,去聽聽你從來沒聽過的音樂? 難道你已經老到不能再接受新的東西?還是說,你已經定型,而更...
龍應台 33 歲寫《野火集》, 34 歲第一次做母親,從此開始上「人生」課,至今未畢業,且成績不佳。    安德烈 1985 年 12 月生於台灣, 8 個月大移居瑞士及德國。 2006 年秋進入香港大學經濟系,認為經濟學很「好玩」。  龍應台...
Upcoming SlideShare
Loading in …5
×

親愛的安德烈

3,438 views

Published on

0 Comments
0 Likes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3,438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31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32
Comments
0
Likes
0
Embeds 0
No embeds

No notes for slide

親愛的安德烈

  1. 1. 親愛的安德烈 兩代共讀的 36 封家書
  2. 2. 眼看著兒子從少年變成人, 龍應台發現她完全不了解兒子的內心世界, 在沉默與無力感中, 她找到了一個開門的方法。   在封閉的兩代關係中, 青年兒女的煩惱和中年父母的挫折, 有沒有一個可以打破沉默、開始溝通的窗口?
  3. 3. 想一想,除了打招呼之外 你多久沒跟你的兒子、女兒說話了? 算一算,除了要零用錢之外 你多久沒向你的父母親開口了? 一本跨世代、跨文化的兩代交對話即將登場。 你從來沒想過,兩代人是可以這樣面對面的!
  4. 4. 十八歲的安德烈,請你告訴我,你,為德國隊加油嗎?「德國」對你意味着什麼?你,還有你十八歲的朋友們,已經能自由地擁抱「德國」這個概念嗎?或者,因為歷史給了你們「過度腫脹的」罪感和恥感,押著你們遠離「德國」這個概念,反而又造成另外一種不安和尷尬? 最近幾年,年輕人,我這一代人,對這種老是小心翼翼、老是低着頭怕做錯事說錯話、老是要保持「政治正確」的行為和思維模式,開始覺得受不了了,煩了。很多年輕人開始說:為什麼我不能跟別人一樣? 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說我自己想說的,讓我自由吧,我受夠了──這包括,我還要努力假裝「以身為德國人為恥」多久? 龍應台: 安德烈
  5. 5. 你呢, MM ?在匱乏的年代裡成長,你到底有沒有「青少年期」?你的父母怎麼對你?你的時代怎麼看你?十八歲的你,是一個人緣很好的女生? 還是一個永遠第一名的最讓人討厭的模範生?一個沒人理睬的邊緣人,還是最自以為是的風紀股長? 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蕀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 那推推擠擠同唱同樂的群體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儕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離開這段純潔而明亮的階段,路其實可能愈走愈孤獨。 安德烈: 龍應台
  6. 6. 我是一個「日子過得太好」的年輕人,狠很打我幾個耳光也不為過,但是至少,我清楚看見自己的生存狀態,而且至少,我並不以我的生存狀態為榮。 現在, MM ,我好奇你會怎麼說呢? 我不認為你是個「混蛋」,安德烈,只是你還沒有找到你可以具體著力的點。但你才十九歲,那個時間會來到,當你必須決定自己行不行動,如何行動,那個時刻會來到。 而且我相信,那個時候,你會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不做什麼,做不到什麼。 龍應台 安德烈:
  7. 7. 上個禮拜,我又失戀了。雖然我的理智告訴我:沒關係,你們本來就不很配。更何況,我愛的其實是另一個女孩,她只不過是一個假想的替身。 我覺得,我恐怕是一個在感情上不太會「放下」的人。現在的麻煩是,我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願意和你分享的是我自己的「心得報告」,那就是,人生像條大河,可能風景清麗,更可能驚濤駭浪。你需要的伴侶,最好是那能夠和你並肩立在船頭,淺斟低唱兩岸風光,同時更能在驚濤駭浪中緊緊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 換句話說,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須應付的驚濤駭浪。 龍應台 安德烈:
  8. 8. 我馬上要去香港了,那是一個多麼不一樣的世界。我發愁的是,我怎麼跟我的克倫堡朋友們說再見? 你怎麼跟十年來都是你生活核心的好友說再見,而心裡又知道,人生岔路多,這種再見很可能是永遠的?甚至那些你沒有深交,但是很喜歡的人,你還沒有機會去告訴他們你對他們的好感,以後,他們將從你的人生完全地消失。 我在想,全球化的趨勢這樣急遽地走下去,我們是不是逐漸地要拋棄「每一個人一定屬於一個國家」的老觀念?可是不管國家這種單位發生了什麼根本的變化,有了或沒了,興盛了或滅亡了,變大了或變小了,安德烈,小鎮不會變。 泥土和記憶不會變。我很歡喜你心中有一個小鎮,在你駛向大海遠走高飛之前。 龍應台 安德烈:
  9. 9. 你為什麼不試試看進入我的現代、我的網路、我的世界呢?你為什麼不花點時間,好好思考「打扮」這件事,買點貴的、好的衣服來穿?你為什麼不偶爾去個你從來不會去的酒吧,去聽聽你從來沒聽過的音樂? 難道你已經老到不能再接受新的東西?還是說,你已經定型,而更糟的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經定型得不能動彈? 在過去給你的信裡曾經提到,貧窮使得我缺少對於物質的敏感和賞玩能力,但是卻加深了我對於弱者的理解和同情。 威權統治也許減低了我的個人創造力,但是卻磨細了我對權力本質的認識而使我對於自由的信仰更加堅定,可能也使我更加勇敢,因為我知道失去自由意味著什麼。 龍應台 安德烈:
  10. 10. 龍應台 33 歲寫《野火集》, 34 歲第一次做母親,從此開始上「人生」課,至今未畢業,且成績不佳。   安德烈 1985 年 12 月生於台灣, 8 個月大移居瑞士及德國。 2006 年秋進入香港大學經濟系,認為經濟學很「好玩」。 龍應台發現她完全不懂得兒子的內心世界,在沈默與無力感中,她找到了一個開門的方法… 《親愛的安德烈》 兩代共讀的 36 封家書 10/08 溫馨預購中 更多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