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禅教主——李贽

2,795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Education
0 Comments
0 Likes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2,795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5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2
Comments
0
Likes
0
Embeds 0
No embeds

No notes for slide

狂禅教主——李贽

  1. 1. “ 狂禅教主 ” ——李贽 兼论异端的权利与社会的宽容 厦门大学哲学系 傅小凡 博士
  2. 2. <ul><li>所谓“狂禅”一词在晚明及以后尤其在清代,屡屡被提起,它包含两层含义: </li></ul><ul><li>其一,狂禅之风源于南宗禅。狂禅的主张是,无心则无戒,只要心中无物,任何清规戒律统统不放在眼里。语言上信口开河、行动上放荡不羁、思想上冲破传统。 </li></ul>
  3. 3. <ul><li>有个很有名的故事: </li></ul><ul><li>丹霞禅师有一次住宿于慧林寺,因为天气很冷而把寺内的佛像拿来烧火取暖。慧林寺的和尚暴跳如雷地喝斥:你好大胆,竟敢烧佛像! </li></ul><ul><li>丹霞禅师说:我想看看佛像能否烧出舍利子。 </li></ul><ul><li>和尚道:木佛怎么可能烧出舍利子? </li></ul><ul><li>丹霞禅师说:既然不能烧出舍利子,那么另两尊也拿来烧了吧! </li></ul>
  4. 4. <ul><li>其二,指晚明思想界的一股独特的思想潮流,它突破了程朱理学的思想束缚和封建礼教的规范,对晚明及以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股思想潮流的主要特征是以禅证儒,以儒入禅,其实是心学与狂禅的结合。是指晚明时期,心学左派向极端发展,怀疑传统,否定程朱,鼓吹个性自由,导引了晚明时期的思想解放思潮。 </li></ul>
  5. 5. <ul><li>“ 教主”则是指具有狂禅作派的领军人物。“狂禅教主”并非李贽自诩,当时他被称为“说法教主”,“狂禅教主”是后人的评价。当然,虽然今天李贽已经少有人知,但是对他的称呼还是很多的。 </li></ul>
  6. 6. 一、启蒙者的血 二、坎坷的人生 三、异端的权利 四、李贽的死因
  7. 7. <ul><li>生活在十六世纪中叶的李贽,无疑是中国古代思想中第一位启蒙者,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因为思想“异端”而获罪的思想家。他的案子是皇帝御批,他在狱中以剃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无论他生前还是死后,他都是一位最具有争议的思想家。 </li></ul>
  8. 8. (一)贪婪昏君 (二)自刎诏狱 (三)倍受争议
  9. 9. <ul><li>要讲李贽这位中国明代伟大的思想家和启蒙者,我们得先从他所处时代讲起,从他头顶那至高无上的当朝皇帝朱翊钓说起,因为正是他亲自下诏将李贽逮捕入狱的。 </li></ul>
  10. 10. 1. 明神宗出尔反尔 2. 万历帝贪得无厌 3. 朱翊钧一意孤行
  11. 11. <ul><li>明万历三十年,也就是公元 1602 年的二月,明神宗朱翊钧,忽感病势沉重,急忙首辅大学士沈一贯,安排后事。万历皇帝对沈一贯说: </li></ul>
  12. 12. <ul><li>朕病甚,勉辅太子。这些年因为修建三大殿而征收矿税,本是权宜之计。现在可与江南织造、江西陶器俱停勿征;所遣内监,都撤回京师。镇抚司和刑部关押的罪人可以开释;过去进谏得罪降谪的官员,都给他们复官吧。 </li></ul>
  13. 13. <ul><li>皇帝说完这番话之后,躺下等着咽气。当晚,沈一贯代皇帝拟好遗嘱,经朱翊钧认可,准备即将执行。可是第二天一早,朱翊钧病情好转,即刻翻悔,推翻遗嘱,派太监讨还圣旨。司礼太监田义力谏,皇上岂可自食其言!朱翊钧立刻下令将田义推出去斩了。首辅大学士沈一贯赶紧缴出圣谕。朱翊钧传谕内阁,称自己前两天由于眩晕所言均不做数,一切照旧执行。 </li></ul>return
  14. 14. <ul><li>明神宗有许多奇异、乖张的言行,尤其以聚敛财富为癖好,身为一国之君,却要为自己敛财,这在中国历代皇帝中是少见的,对万历朝后期的政治状况产生了重大影响。他一生敛财成癖,即使疾病缠身,弃朝政而不顾,连续多年不上朝,但从不放松对财富的聚敛。 </li></ul>
  15. 15. <ul><li>透过政府的正常渠道开辟财源,只能归政府部门控制,神宗对此不感兴趣。神宗要自己直接支配的宫廷内库的收入,所以委托太监插手。万历朝后期矿税太监横行,正是他一手造成的。 </li></ul>
  16. 16. <ul><li>继派出矿监之后,神宗又向各主要商业城镇派出税监,向商人、市民增加税收。这批负责监督征税的太监们,恣意横行,竭泽而渔,中饱私囊,大发横财,直闹得民怨鼎沸。 </li></ul>return
  17. 17. <ul><li>无论大臣如何进谏,不管民怨如何沸腾,朱翊钧不管风起云涌,他依然一意孤行。面对进言,置若罔闻。如有大胆行阻,轻则杖刑、撤职,重则打入监狱。一时间诏狱人满为患。所谓“诏狱”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监狱,是奉诏关押钦定要犯的地方。 </li></ul>return
  18. 18. 就是这样既贪婪又怠惰的昏君万历,对思想文化领域却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1. 张问达无耻上疏 2. 万历帝下诏治罪 3. 求一死自刎诏狱
  19. 19. <ul><li>在万历皇帝要死而没死的一个多月以后,礼科都给事中(七品言官)张问达上疏,弹劾 20 多年前已从姚安知府任上退休,现居京郊通州的李贽。弹劾内容分为五个部分: </li></ul>
  20. 20. <ul><li>第一,壮岁为官,晚年削发,近又刻《藏书》、《焚书》等书,流行海内,惑乱人心。第二,以吕不韦、李园为智谋,以李斯为才力,以冯道为吏隐,以卓文君为善择佳偶,以司马光论桑弘羊欺武帝为可笑,以秦始皇为千古一帝,以孔子之是非为不足据。 </li></ul>
  21. 21. <ul><li>第三,李贽寄居麻城时,肆行不简,与无良辈游于庵院,挟妓女白昼同浴;勾引士人妻女入庵讲法,至有携衾枕而宿庵观者,一境如狂。后生小子,喜其猖狂放肆,相率煽惑,至于明劫人财,强搂人妇,同于禽兽而不之恤。 </li></ul>
  22. 22. <ul><li>第四,迩来缙绅士大夫,亦有诵咒念佛,奉僧膜拜,手持数珠,以为律戒,室悬妙像,以为皈依,不知遵孔子家法,而溺意于禅教沙门者,往往出矣。 第五,近闻贽且移至通州。通州距都下仅四十里,倘一入都门,招致蛊惑,又为麻城之续。 </li></ul>
  23. 23. <ul><li>张问达恳请皇帝,给礼部下达敕令,并且发布檄文到通州的地方官,将李贽解发原籍治罪。同时建议皇帝发檄文到各有关部门和全国各省政府,彻底焚毁李贽已经刊行和尚未刊行的著作。 </li></ul>return
  24. 24. <ul><li>已经多年不问政事的朱翊钧,这时却极其勤勉。他并不理会勾引妇女这类诋毁名誉的惯用伎俩,却抓住了李贽一案的政治要害,写下朱批: </li></ul><ul><li>李贽敢倡乱道,惑世诬民,便令厂卫五城,严拿治罪。其书籍已刻未刻,令所在官司尽搜烧毁,不许存留。如有徒党曲庇私藏,该科及各有司访参奏来,并治罪。 </li></ul>
  25. 25. <ul><li>圣旨一下,一队锦衣卫扬起滚滚黄尘从紫禁城直奔通州城北门外马氏庄马经纶家。 </li></ul><ul><li>马经纶要同李贽一同进京。 </li></ul><ul><li>李贽瞪眼道:“您是被放逐出京城的犯官,岂能再进京城?家里还有高堂老父,岂可枉送性命?不要做傻事!” </li></ul><ul><li>马经纶说:“不。先生既是朝廷的要犯,我就是隐藏要犯的同案犯。与志士同死,人生一大幸也!” </li></ul>
  26. 26. <ul><li>一行人抬着门板上的李贽向京城走去。走不多远,数十名马家仆人追来,奉马老太爷之命,挡道而跪,泣求马经纶不要自投罗网。马经纶义无反顾,扶着门板,守护着李贽向京城诏狱进发。 </li></ul>return
  27. 27. <ul><li>李贽被捕入狱以后,除却大金吾走过场式的置讯一次外,“久之旨不下,公于狱舍中作诗读书自如”。三月十五日,有消息传到狱中,他们打算把李贽递解回原籍。 </li></ul>
  28. 28. <ul><li>李贽说:“我年七十六,作客平生,死即死耳,何以归为!”他让侍者找来剃刀给他剃头,他乘侍者不备,一把抢过剃刀,朝喉管抹去。 </li></ul><ul><li>侍者急忙夺刀子为时已晚,鲜红的血喷了出来,溅了一身一地。 </li></ul><ul><li>侍者把李贽扶到床上躺下,哽咽着问:“和尚痛吗?”气息奄奄的李贽无力回答。 </li></ul><ul><li>侍者啜泣着:“您何苦走这条路呢?” </li></ul><ul><li>李贽以手指在他的掌上写道:“七十老翁何所求”!三月十六日子夜,李贽气绝而逝。 </li></ul>return
  29. 29. <ul><li>李贽的死是惨烈而悲壮的,但是在他死后人们的看法却莫衷一是。 </li></ul>1. 官方舆论的造谣 2. 悲愤难抑的时论 3. 复杂多变的评价
  30. 30. <ul><li>我介绍李贽在诏狱中自刎的过程,是根据李贽的贽友马经纶和袁小修等人的记载。可《明神宗万历实录》却说:“贽逮至。惧罪,不食死。” </li></ul><ul><li>对李贽的死和其书被焚毁,自然有人拍手叫好,他们宣称:“禁天下勿由其教,时论快之”。他们欢呼:“李贽死于诏狱,是朝廷近来的举动中,最使人感到高兴的事!” </li></ul>
  31. 31. <ul><li>一些“正人君子”以目击者口吻编造故事,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或者说李贽“遨游四方以干权贵,人多畏其口而善待之,拥传出入,髡首坐肩舆,张黄盖,前后呵殿,近乎人妖”;或者说随侍李贽的“姣童”亲口向他暗示,李贽搞同性恋;或者说李贽在狱中贪生怕死,向去看他的官员长跪叩首以致破额。 </li></ul>return
  32. 32. <ul><li>《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沈德符,非常敬佩李贽的聪明才智,为学界丧失导师而婉惜,也责怪李贽不能匿迹山岩,隐而不遁,身近京都名利之场招祸。 </li></ul><ul><li>著名公安派文学家陶望龄悲愤地说:“卓吾……是世间奇特男子。行年七十六,死无一棺,而言者犹哓哓不已;似此世界,尚堪仕宦否?” </li></ul>
  33. 33. <ul><li>马经纶在李贽墓前质问苍天:“天啊,先生一生,其前一廉二千石,其后一著书老学究,凭什么说他是妖人!”马经纶不久就在悲愤交加中离开这个人妖颠倒的世界。 </li></ul>
  34. 34. <ul><li>李贽一生最相知的朋友焦竑撰文悲叹道:“痛逝者之如斯,伤谮人之已甚。虽有志者不忘在沟壑之念,而杀人者宁不干阴阳之和!” </li></ul><ul><li>消灭肉体禁毁著作不仅不能遏制李贽思想的传播,反而使其声价剧增,激发了人们阅读李贽著作的兴趣,使李氏之书“人挟一册,以为奇货”。 </li></ul>return
  35. 35. <ul><li>当中国的历史进入现代,对李贽的评价开始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在打倒“孔家店”的新文化思潮的影响下,借评介李贽对孔教进行了猛烈的抨击,李贽一下子成了反孔的战士,甚至是新文化的先驱。 </li></ul>
  36. 36. <ul><li>50 年代之后,人们对李贽思想的评价有一个基本的共识,是将李贽视为封建传统意识形态的异端,具有强烈的反封建意义和启蒙精神。这种评价到文革后期的批林批孔运动中走向另一个极端,李贽被捧为反孔的法家代表人物。 </li></ul>
  37. 37. <ul><li>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对李贽思想研究的深入,对李贽思想的评价出现了一些不同观点。限于篇幅,不一一介绍。总之,李贽是一位中国思想史中最具争议的思想家。 </li></ul>return
  38. 38. <ul><li>同学不禁要问,李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十六世纪的中国,在沿海的福建省,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位伟大而又备受争议的思想家呢? </li></ul>(一)古城泉州 (二)李贽生平 (三)为何辞官
  39. 39. <ul><li>让我们一起回到十六世纪,回到古城泉州。看看那里与全国其他地方相比,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 </li></ul>1. 历史背景 2. 商城泉州 3. 家族渊源
  40. 40. <ul><li>李贽所处的时代,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从世界的角度看,随着 15 世纪末从欧洲到亚洲之间的新航路的开辟,世界市场迅速扩大,世界商业中心开始转移,最终引起了欧洲的商业革命。在东西方贸易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中国市场也由此而卷入全球贸易网络,尤其是海禁开放之后,中国每年的对外贸易额和利润率不断增长。这些因素使得 16 世纪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代,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 </li></ul>return
  41. 41. <ul><li>据文献记载,从中古时期开始,泉州就是我国对外通商贸易的重要港口。宋代对外贸易兴盛,泉州港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南宋建都杭州后,因与中原交往受阻,一切依倚海运。泉州是距离首都较近的出海口,加上它固有的贸易基础和有利的自然条件,因此一跃而成为我国第一大港口。 </li></ul>
  42. 42. <ul><li>元代沿袭宋制,元世祖也一再鼓励海外商人前来通商贸易。泉州港进一步发展成为沟通亚非国家的东方大港。明初统治者严禁濒海居民出海,泉州一度出现萧条景象。明中叶以后,由于商品经济的不断发展,对外贸易的要求也越来越强烈。隆庆( 1567 ~ 1572 )以后,明王朝为了增加税收,放松了海禁,泉州的商业又得到了发展。 </li></ul>
  43. 43. <ul><li>由于泉州是一个国际性的港口,这里宗教众多、信仰繁杂。随着世界各地外商的云集,摩尼教、婆罗门教、基督教、天主教,纷至沓来。加上佛教和道教的兴盛,各种非正统思想应有尽有,极大地冲击着儒家一尊的神圣地位。 </li></ul>return
  44. 44. <ul><li>李贽就出身在泉州一个世代为商的家庭里。从一世祖到五世祖,都是泉州的巨商,并且兼营国内外贸易。后因明朝海禁,泉州经济衰落,到李贽的祖父辈,家道中落,不再经商。从李贽家族情况看,可以说是一个商人的家世。在封建社会里,商人社会地位很低,因此,也最少受孔孟之道羁绊。李贽在作品中,公开为商人大声疾呼,不是偶然的。 </li></ul>
  45. 45. <ul><li>李贽二世祖林驽就“娶色目女”。林氏宗谱中还记载了李氏与蒲氏、丁氏、迭氏的通婚。蒲氏是蒲寿庚的后代,是“西域人”,明代在政治上受到打击。丁氏是回族“赛典赤瞻思丁”之后代的汉姓。迭氏是泉州巨族,与金、丁、马、夏并称,都是汉化的西域人。 </li></ul>return
  46. 46. <ul><li>出身没落的商人世家,就意味着李贽的仕途坎坷,多舛的人生境遇造就了李贽独特的个性。 </li></ul>1. 出仕之前 2. 仕宦生涯 3. 晚年漂泊
  47. 47. <ul><li>明嘉靖六年( 1527 ),农历十月二十六日,李贽诞生在福建泉州市南门外的一位私塾先生家。李贽本姓林。因其三世祖叔林广齐,得罪高官,为避祸而改姓李。自此,林姓族人有姓林,有姓李,林李同宗。李贽小时姓林,叫林载贽。何时改姓李,现在已无从考证。李贽嘉靖三十一年( 1552 )中举,此时已经姓李。公元 1566 年,明穆宗朱载垕继位,为避皇帝讳,改称李贽。 </li></ul>
  48. 48. <ul><li>嘉靖二十六年( 1547 ),李贽与黄氏结婚。婚后不久,就不得不为生活而出外奔波。后因父亲年迈,弟妹成人,自己结婚生子,生活的负担迫使他不得不应考求仕。 </li></ul>
  49. 49. <ul><li>嘉靖三十一年( 1552 ),李贽 26 岁时考中了福建乡试举人。因家境困窘,无力赴京会试,从此便以举人资格踏上仕途。举人只能从未入流的小官干起,最高也只能得到从九品的官职。 </li></ul>return
  50. 50. <ul><li>在家苦苦候补了四年之后,于嘉靖三十五年( 1556 ), 30 岁的李贽,终于被任命为河南辉县的县学教谕。上任之后,性格孤傲的李贽与县令、提学合不来。结果 5 年教谕,一无所获。 </li></ul>
  51. 51. <ul><li>嘉靖三十九年( 1560 ),朝廷调李贽到南京任国子监博士。“国子监”是中央政府设立的学校,其主管称祭酒,副长官称司业,负责传授知识的教授称博士,李贽就是国子监博士。但李贽到任仅二三个月,因父白斋公病故泉州,只好回乡奔丧。 </li></ul>
  52. 52. <ul><li>嘉靖四十一年( 1562 ),李贽守制期满后,把家搬到北京,借别人的房子教书维持全家的生活,同时等待朝廷指派新的职务。一年以后,总算得到了太学博士一职,和南京国子监博士一样。可是,李贽又和自己的上司发生矛盾。同时,生活上的不幸,又接踵而来。刚接到祖父去世的讣告,二儿子又病死。 </li></ul>
  53. 53. <ul><li>李贽决意二次奔丧。并决心将暂厝着的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都安葬入土。 </li></ul><ul><li>李贽要到几千里远的泉州守制三年,家属无法留居北京,他只好把妻女安置在辉县,并把别人帮助办丧事的钱分一半给他们买些田地,让她们耕作自食。 </li></ul>
  54. 54. <ul><li>守孝三年后的嘉靖四十五年( 1566 ),李贽再回到辉县。迎接李贽的只有妻子和大女儿。他的两个小女儿和两个儿子,都因病饿交加,相继死去。 </li></ul>
  55. 55. <ul><li>李贽于嘉靖四十五年(公元 1566 年)赴京出任礼部司务。这是朝廷主管典礼、科举和学校的一个部门。其司务则负责勾销、收发公文,是一个没地位而收入不多的穷差使,还不如国子监博士。 </li></ul>
  56. 56. <ul><li>隆庆五年( 1571 ),李贽到南京任刑部员外郎。设在南京的六部,是个清议机构,没有什么实权。明朝六部下面设司,司的长官为郎中,次官为员外郎,是一种闲散官员。 </li></ul><ul><li>李贽在南京住了 6 年,由员外郎升为郎中。万历五年( 1577 ),他离开南京,出仕云南桃安府知府,这是李贽一生中做的最大的官。 </li></ul>
  57. 57. <ul><li>李贽在姚安期间,反对严酷的封建统治,主张实行宽大政策,和少数民族和平相处。对于下层官吏,李贽认为不要求全责备,只要他们有一能,就要给以器重。且为官清廉简朴,深得人民的欢迎。 </li></ul><ul><li>万历八年( 1580 ),李贽到姚安任知府三年期满。按照封建社会的惯例,三年任满,政绩显著是可以继续升官的。但李贽却提出了辞呈,坚决要辞官。 </li></ul>return
  58. 58. <ul><li>万历九年( 1581 )李贽从云南来到湖北黄安,住在好友耿定理家中,他开始边读书边著述,开始了李贽一生重要的转折期。 </li></ul><ul><li>李贽客居黄安时,还担任了耿家子弟的教学工作。但在怎样教育耿家子弟这一问题上,李贽与耿定向发生了矛盾,并由此展开了一场思想论战。耿定理的病逝,与耿定向的公开论战,使李贽无法在黄安再住下去了,他决定离开耿家。 </li></ul>
  59. 59. <ul><li>万历十三年( 1585 )三月,李贽到麻城,在周思久、周思敬兄弟的帮助下,住到维摩庵。李贽让他的女婿庄纯天把住在黄安的家眷全都送回了老家,自己则一人留居麻城。 </li></ul><ul><li>万历十六年( 1588 ),李贽又从维摩庵搬到龙潭湖的芝佛上院,从此在这里住了近十年。李贽的很多重要作品,都是在这个时期完成的。 </li></ul>
  60. 60. <ul><li>万历二十四年( 1596 ),李贽已经 70 岁了,这年刘东星邀请李贽到山西上党作客。李贽不顾年迈身衰,路途遥遥,在用相的陪同下,离开麻城,来到了山西上党沁水坪上村。 </li></ul><ul><li>万历二十五年( 1597 ),李贽 71 岁。这年五月,李贽接受大同巡抚梅国桢的邀请,到大同作客。 </li></ul>
  61. 61. <ul><li>万历二十五年( 1597 )秋天,李贽到了北京,九日,寓居西山极乐寺。 </li></ul><ul><li>万历二十六年( 1598 )春天,李贽在焦竑的陪同下,乘船顺运河南下,到南京去。夏初,李贽到了南京,寓居永庆寺的伽兰殿。李贽这次在南京住了将近二年。 </li></ul>
  62. 62. <ul><li>李贽于万历二十八年,三月二十一日随刘东星到济宁。李贽在济宁住了一段时间后,又回到了龙潭湖,但是,当时有人却不愿他住在麻城,妄图把他赶回老家泉州去。他们以“维持风化”为名,“逐游僧,毁淫寺”,对李贽进行驱逐迫害。 </li></ul>
  63. 63. <ul><li>李贽躲入河南商城县黄蘖山中。结果,芝佛院被拆,塔也被烧。 </li></ul><ul><li>这年冬天,马经纶听到李贽被逐的消息后,不顾数千里之遥,冒雪从北通州(今北京通县)赶到黄蘖山中,陪侍李贽。第二年春天,马经纶与李贽一同回到了通州,李贽从此寓居马家,直到被捕。 </li></ul>return
  64. 64. <ul><li>李贽以一个举人的身分,职务升到四品知府,已经进入统治阶级的既得利益集团,但是李贽为什么在他方五十三岁的鼎盛时期,辞官不做了呢?是他果真五十而知天命了吗? </li></ul>1. 辞官的原因 2. 辞官的意义
  65. 65. <ul><li>明朝的官制对官员致仕的年龄虽然历代不尽相同,有六十与七十不等,不过在李贽为官时期,一般要求七十岁。可是,李贽什么在五十三岁的时候执意要求退休呢?据我看来,原因有三: </li></ul>
  66. 66. <ul><li>第一、身分有限 </li></ul><ul><li>李贽由于家境困难,只参加福建的乡试,取得举人的功名就进入了仕途,根据明朝选拔官员的条件规定,这样的身分是很难升到到知州或四品以上官位的。客观地说,四品知府已经是李贽仕途的顶端,通过仕途升迁而实现自我价值和治世理想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在官场混迹几十年的李贽对此当然非常清楚。 </li></ul>
  67. 67. <ul><li>第二,不屑钻营 </li></ul><ul><li>即使是进士身分,地官职的升迁依然需要善于钻营,或朝中有人。而举人身分则需要双倍乃至更多的努力。然而,这对李贽而言都是不可能的。回顾二十四年坎坷的仕途、李贽不甘摧眉折腰,不愿受人挟制,不会巴结献媚,因此受尽磨难。 </li></ul>
  68. 68. <ul><li>第三,从政无耻 </li></ul><ul><li>用李贽的话说:“今之从政者,只是一个无耻!”上焉者厚颜无耻,为下者只能泯灭羞耻,行妾妇依夫的承欢之道,攀附于人。于是,钻营迎奉、吹牛拍马成风。不仅基层小吏要奉迎上司,即使身为宰辅大臣,还得巴结大太监,给皇帝的奴才做奴才! </li></ul>return
  69. 69. <ul><li>中国历史上,挂冠而去的美谈很多,但大都或者是功成名就之后的激流勇退,或者追求“悠然见南山”的逃避尘世。而李贽辞去四品知府,却是要以自己的思想改变现实。没有李贽这次辞官,就难有日后震撼华夏千古流传的《焚书》、《藏书》。也正是因为这次辞官,才有了 22 年后的自刎诏狱,成就“中国第一个思想犯”。 </li></ul>return
  70. 70. <ul><li>李贽被视为异端,他自己也承认是异端。以我们今天的立场分析,他的思想的确与传统政治观念和当时的意识形态格格不入。 </li></ul>(一)批判传统 (二)新价值观 (三)惊世骇俗
  71. 71. 1. 对孔子的态度 2. 反对传统观念 3. 揭露道学伪善 李贽对传统反叛表现在许多方面,限于时间和篇幅,我们重点介绍他对孔子和儒家经典的态度,对传统政治观念的批判,对道学伪善的揭露。
  72. 72. <ul><li>张问达在劾疏中列举李贽的罪状中有一条“以孔子之是非为不足据”,这就涉及到李贽对孔子的态度问题。后来引起关于李贽是不是儒家的争议,这种争议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li></ul>
  73. 73. <ul><li>就李贽个人而言,很难将其归为某一家,他儒释道都吸收,也都批判。表现出他对传统文化的否定意识。虽然,他没有像尼采那样全盘否定传统价值观。他以“六经注我”的态度,对三教经典的解释都很随意,主要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li></ul>
  74. 74. <ul><li>李贽并没有彻底否定孔子,只是把孔子当作历史上一位思想家、教育家和学者,李贽是尊敬孔子的。他只是反对把孔子奉为神圣不可冒犯的偶像,反对把孔子的议论当成封杀后代思想的符咒,把孔子的只言片语当成为扼杀后代思想的法宝。 </li></ul>return
  75. 75. <ul><li>张问达还指责李贽“以吕不韦、李园为智谋,以李斯为才力,以司马光论桑弘羊欺武帝为可笑,以秦始皇为千古一帝”。 </li></ul>
  76. 76. <ul><li>吕不韦实际上是秦始皇的生身父亲,所以李贽认为秦已经被吕不韦所灭。楚考烈王无子,李园将自己的妹妹通过春申君进献给楚王,成了国舅。后来他杀了春申君,立自己儿子为王,是为楚幽王。李贽将其列入《藏书》中的贪贼之中,并且称“小人多才”,希望明主能够善用。 </li></ul>
  77. 77. <ul><li>这表明李贽在评价人才的时候,标准与当时的不同。他撇开道德标准,仅以人的才干论。正是这种标准,他才会对秦国宰相李斯,甚至秦桧的某些才干做出肯定。 </li></ul>
  78. 78. <ul><li>“ 以司马光论桑弘羊欺武帝为可笑”,说的是王安石与司马光辩论变法的合理性与必要性时的一场争论。王安石说:“国用所以未足,以未得善理财者。善理财者,不加赋而国用足。”司马光曰:“天下安有此理!天地所生财货百物,不在民则在官,彼设法夺民,其害乃甚于加赋,此盖桑弘羊欺武帝之言。”李贽认为司马光是胡说。 </li></ul><ul><li>他并不崇拜秦始皇。但秦始皇“混一诸侯”功不可灭,所以,他赞美秦始皇“自是千古一帝也”。 </li></ul>return
  79. 79. <ul><li>最让当时士人无法忍受的是李贽揭露“道学”伪善,李贽称之为“假道学”。所谓“假道学”,不单指宋元以来的道学家、理学家,而是泛指宣扬孔孟之道的人,包括所有标榜儒学道德的士大夫。痛恨他们言不由衷,专爱鼓吹矫情逆性的高调,博取美名,以此作为猎取富贵的手段。 </li></ul>return
  80. 80. <ul><li>其实李贽的离经叛道决不仅仅张问达小报告中的内容。其思想中具有启蒙意义和现代价值的内容,自然是张问达之流所看不懂的。 </li></ul>1. 崇尚自然本性 2. 功利主义观点 3. 尊重人的生命
  81. 81. <ul><li>在李贽看来,乐声色,爱富贵,欲显达,恋生畏死,不惯拘缚,皆是人的自然之性,是完全正当的,根本用不着压抑和掩饰。在李贽看来,追求人格的独立,追求精神的自由,看重自我价值,这些都是人的“自然之性”。人格的独立,精神的自由,比声色犬马和富贵荣华都要珍贵。 </li></ul>return
  82. 82. <ul><li>李贽主张功利主义的价值观,而且比中国古代思想史中的功利主义观点都更加激进。 </li></ul><ul><li>李贽的功利价值观点是以肯定人的欲望、私心和个人利益为基础的。他问:“谁独无欲者?”即使像孔子这样的圣人,如果没有鲁国司寇的官职,和鲁国相事之摄,必不能一日安其身于鲁也。此自然之理。 </li></ul>
  83. 83. <ul><li>他反对中国历代实行的抑商政策,并且为商人的合法利益大声疾呼。他说:“商贾亦何鄙之有!挟数万之赀,经风涛之险,受辱于关吏,忍诟于市易,辛勤万状,所挟者重,所得者末。然必交结于卿大夫之门,然后可以收其利而远其害,安能傲然坐于公卿大夫之上哉!” </li></ul>return
  84. 84. <ul><li>李贽才会为冯道和谯周翻案。也正是张问达弹劾李贽“以冯道为吏隐”的一大罪状。冯道是五代时期人, 50 经历四姓王朝,服事 12 个君主,包括契丹人。谯周是三国时期蜀国人,当邓艾兵临蜀国城下时,不是主张坚城固拒,而是劝后主刘禅投降。他赞美谯周冯道,不是欣赏他们能左右逢源、固位荣身,而是钦佩他们把百姓存亡置于君主和自身荣辱之上,“宁受祭器归晋之谤,历事五季之耻,而不忍无辜之民日遭涂炭”。 </li></ul>return
  85. 85. <ul><li>与以上的批判传统和新的价值观相比,李贽的言行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还有更加惊世骇俗的。 </li></ul>1. 歌颂男女之情 2. 反对歧视女性 3. 渴望异性知己
  86. 86. <ul><li>张问达在其奏劾中指责李贽“以卓文君为善择佳偶”,卓文君与司马相如之间的爱情故事,中国人可谓家喻户晓。在道学家们看来,卓文君寡妇再嫁是不守妇道,与人私奔是不遵父命。可是李贽却说: </li></ul><ul><li>徒失佳偶,空负良缘,不如早自决择,忍小耻而就大计。 </li></ul>return
  87. 87. <ul><li>李贽在《初潭集》中,搜集了许多“大见识”、“男子不如”的女子事迹。他说:“天下多少男子,又谁是真男子?”他坚决反对性别歧视。他说:“但其才智实有大过人者,人亦何必不女?人之父亦何必以女女之乎!”就是说,只要才智过人,做女人不必自卑,为父亲的也不应只因为她是女性而轻视她。 </li></ul>return
  88. 88. <ul><li>张问达攻击李贽“勾引士人妻女入庵讲法,至有携衾枕而宿”,是指李贽的几位异性学生。其中主要是麻城名门望族梅国桢之女梅澹然。她孀居后,借学佛排遣孤苦,寻求精神解脱。后来梅澹然出家,不仅与父亲书信往来讨论佛理,而且不顾非议,以师礼事李贽,时常遣人到龙湖求教佛法。他们的交往是光明磊落,无可指摘的。李贽也将与《复澹然大士》函都坦然地收在文集中。 </li></ul>
  89. 89. <ul><li>勿庸讳言,李贽与梅澹然在心灵是非常亲近的,不仅有师友之谊,也有几丝异性间的情意。李贽是很重精神生活的人。他有一位贤妻,有过情爱,却未曾有过爱情。患难相扶四十余年,黄氏对丈夫的志趣不大理解。对他不归故乡在外讲学求道之举,更不赞成。 </li></ul>
  90. 90. <ul><li>生活中出现了一位有违俗之胆、求学之志、悟道之慧而且敬重自己的志趣学问的女性,李贽怎能无动于衷?李贽接到她请李贽回龙湖的请求,当时朋友们都劝他不要回龙湖,可是义无反顾地回到龙湖!李贽死后不久,梅澹然也抑郁辞世。 </li></ul>return
  91. 91. <ul><li>李贽虽然自刎于诏狱,但是关于他的死因,或者自杀的原因却众说纷纭。站在朝廷立场说他畏罪,站在反封建的立场上则说李贽被迫害致死。我认为,问题并不那么简单,通过李贽走向死亡的过程,我们既可以进一步了解李贽的个性人格,也可以了解当时的世道人心,当然也可以体会到李贽对死亡的看法,明白他的终极关怀。 </li></ul>
  92. 92. (一)性格孤傲 (二)迎接死亡 (三)制度人心
  93. 93. <ul><li>李贽的悲剧在很大程度是他的性格造成的,他的个性太强,意识太超前,与其所生活的环境格格不入。 </li></ul>1. 推重自我 2. 狂妄自大 3. 得罪权贵
  94. 94. <ul><li>李贽是一个极有个性的人,他极力主张人要发展自己的个性,认为“道者,路也,不止一途;性者,心所生也,亦非止一种也”。之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根据自己的爱好与特点发展自己个性,还在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存在价值:“夫天生一人,自有一人之用,不待取给于孔子而后足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存在价值,而这种价值要靠自己的创造去实现,绝不仰仗权威和古人的认可。有了这种自尊,才能成就“我头可断,而身不可辱”的独立人格。 </li></ul>return
  95. 95. <ul><li>李贽同时又是狂妄自大的。他认为从古到今,天地之间,唯我一人有胆兼有识,大智复大勇。岂止不可一世?不可百世千世! </li></ul>
  96. 96. <ul><li>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向来有点自大,华夏就是文明的全部,四裔之外都是蛮夷,只配给咱们跪着进贡。作为个体,中国人向来总是谦卑的,野心家只要还没当上皇帝也是谦卑的。罕有像李贽这样自大的狂人。“个人的自大”,就是异端,是有几分天才的人对庸众的宣战。三百多年后,鲁迅仍在可惜中国只有“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而没有“个人的自大”。 </li></ul>return
  97. 97. <ul><li>我们前文提到李贽任县学教谕与县长抵触,任国子监博士,得罪校长,任礼部司务与部长关系不融洽,任刑部员外郎,得罪尚书。 </li></ul>return
  98. 98. <ul><li>其实李贽自己对自刎诏狱的结局是有思想准备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他的结局是符合自己的设计的。 </li></ul>1. 终极关怀 2. 超越生死 3. 准备后事
  99. 99. <ul><li>在诏狱奄奄一息的李卓吾对自己身陷囹圄似乎感到一种满足。他曾有诗曰:“多少无名死,余特死有声。只愁薄俗子,误我不成名。”这就涉及到李贽的生死观,也是李贽的“终极关怀”问题。 </li></ul>
  100. 100. <ul><li>当年,李贽在北京礼部作职时,一日,赵贞吉讲学,李贽开始并不感兴趣,不肯赴会,礼部郎中徐用检以《金刚经》示之说:“这不死的学问,你也不想讲求吗?”超越生死的学问,使李贽怦然心动,从此折节问学。 </li></ul>return
  101. 101. <ul><li>如何超越生死呢?李贽回答:“生死原是超的,要出生死便入生死。只是这个道理又要晓得,所以,又不可不探讨关于生死的道理。”那么,生死的道理究竟是怎么样的呢?这可以从李贽为自己设想的死的方式得出答案。 </li></ul>
  102. 102. <ul><li>万历二十四年秋天,那位曾到龙湖拜访过李贽的湖广籍进士汪可受,时任山西督学,他到沁水去会李贽。交谈到夜深,汪可受问:“先生末后一著何如?”李贽脱口而出:“当蒙利益于不知我者,得荣死诏狱,可以成就此生”。又孩子似地拍着手说:“那时名满天下,快活快活!”汪可受颇不以为然,只当他在说梦话。不料却是一语成谶。 </li></ul>return
  103. 103. <ul><li>当然,李贽还有其它死法的设计。这就是搭建塔屋,以厝尸骨。虽说是为李贽身后藏尸骨而盖,但藏骨塔屋置于佛殿之中,佛殿规制宏大,矗立于芝佛院所依的山上,高出云表。修造这样引入注目的建筑,俨然一方开山宗师,只会惹得那帮人心理更不平衡。 </li></ul>
  104. 104. <ul><li>但李贽听不进劝告,固执地说:“念我既无眷属之乐,又无朋友之乐,茕然孤独,无与晤语,只有一塔墓室可以厝骸,可以娱老,幸随我意,勿见阻也!”芝佛院和塔屋都被毁于大火,李贽的这个后事安排落空了。 </li></ul>
  105. 105. <ul><li>李贽在《遗言》在安排自己入土安葬方式: </li></ul><ul><li>在城外高阜,向南开作一坑,深二尺五寸,用芦席五张填平其下,而安我其上,此岂有一毫不清净者哉!我心安焉,即为乐土;勿太俗气,摇动人言,急于好看,以伤我之本心也。……未入坑时,且搁我魄于板上,用余在身衣服即止,不可换新衣等,使我体魄不安……到了圹所,即可妆置芦席之上,而板复抬回以还主人矣。 </li></ul>return
  106. 106. <ul><li>李贽的悲剧还有腐败的社会制度与幽暗的人性的原因。人性的幽暗古今中外没有多大区别。但是,制度的腐败与幽暗的人性结合起来,会创造出惊人的罪恶。 </li></ul>1. 声名太大遭妒忌 2. 才高气豪世不容 3. 冠冕堂皇泻私愤
  107. 107. <ul><li>李贽有所谓“说法教主”的“封号”,并且由麻城传到南京。这个“封号”本身凶多吉少,至少是招人嫉妒的。而且加这个“封号”并非出自善意,是在指责李贽要对麻城的“风化”负责,甚至暗指责他在蛊惑人心。这都在为最终弹劾他埋下伏笔。 </li></ul>
  108. 108. <ul><li>李贽的著述之丰,传播之广,声名之大,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前代有比他著作更多的人,却没有像明代那么发达的印刷业,一种新兴的可以赢利的产业给以推波助澜,也没有李贽那种振聋发聩的伟力抓住读者。虽然他的思想在知识界传播,普通民众并不感兴趣。但是,心胸狭隘,嫉妒心强的依然是知识界。 </li></ul>return
  109. 109. <ul><li>李贽所处的晚明时期,相对于明朝前期和整个清朝,都是比较宽松的,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中少有的思想自由时期,个性解放的思潮在兴起,民间舆论与不受朝廷控制,民间的出版物,私人的书院与讲学风气都很盛。否则,也不可能有李贽如日中天的声名。也就是说,仅仅以异端之罪,是不至于给李贽招来杀身之祸的。 </li></ul>
  110. 110. <ul><li>李贽被劾的真正原因,就是他的才气和声望引起人们的妒嫉。如果没有腐败的专制制度,没有可借用的官方意识形态,人们也只能骂一骂而已,但是有人要利用现有制度以泻私愤,而且这个制度的确能够被卑鄙小人启动的时候,李贽的悲剧命运就注定了。 </li></ul>return
  111. 111. <ul><li>当李贽受到地方官吏和地痞流氓迫害的时候,他天真地相信法律的公平可恃。他说:“谁敢不以律处我而妄意逐我耶?”可惜他忘了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李贽天真的有些“迂腐”了。 </li></ul>
  112. 112. <ul><li>继张问达之后上疏攻李贽的礼部尚书冯琦,他要求惩办李贽的目的,在他的奏疏里讲得很清楚,是因为以李贽为代表的一些人“背弃孔孟,非毁程朱”,使“世道溃于狂澜,经学几为榛莽”,所以必须“崇正辟邪”。显然是以异端之名治李贽的罪,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由此可见,正是这种专制制度,迎合着人性的幽暗,狭隘难容他人的嫉妒之心,利用着专制体制达到泻私愤的目的。 </li></ul>
  113. 113. <ul><li>对于人性的幽暗我是悲观的,我寄希望制度的文明会将丑恶的人性限制到最低程度。衡量一个社会制度文明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不让任何卑鄙小人能够用合法的手段冠冕堂皇地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li></ul>End
  114. 114. 再 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