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 mag 799 - no more parents

1,160 views

Published on

一年多前,四十歲的黃岳永尚可和父親促膝而坐,今日,父親已長眠寶福山。 他說最懷念以往每星期四晚和父親共膳,父親不愛吃熱狗,但喜歡看 兒子吃熱狗,「這話,是他臨 終前告訴我的,我覺得好溫馨,好回味。」
非常人語
從此沒人叫阿仔 黃岳永

0 Comments
1 Like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1,160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1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3
Comments
0
Likes
1
Embeds 0
No embeds

No notes for slide

Next mag 799 - no more parents

  1. 1. 壹週刊 - 799 - 非常人語 從此沒人叫阿仔 黃岳永 2010/05/23 1:32 AM 一年多前,四十歲的黃岳永尚可和父親促膝而坐,今日,父親已長眠寶福山。 他說最懷念以往每星期四晚和父親共膳,父親不愛吃熱狗,但喜歡看 兒子吃熱狗,「這話,是他臨 終前告訴我的,我覺得好溫馨,好回味。」 非常人語 從此沒人叫阿仔 黃岳永 2005年06月30日 黃岳永的父親黃錫照,是利孝和夫人親自聘入 TVB的第一位員工。長壽節目《歡樂今宵》,是他的構 思。蔡和平的伯樂,正是黃錫照。黃錫照又是麗的高層,麥當雄、徐小明、施南生、莫何敏儀(莫文 蔚母親),都由他一手提攜。 黃錫照備受敬仰,唯獨他的兒子黃岳永,對父親的功績不以為然。 「老豆作 。」 「一陣又話自己搞中大,一陣又話有份創辦公益金。」 黃岳永窮半生力量,就是要離開父蔭,努力證明他是他自己。 一九九七年,父親肝癌末期,看 父親提拔過的人,紛紛前來探望,細訴父親的貢獻,黃岳永終於知 道父親沒吹水。父親抗癌八年,也是他最親近父親的八年。 「今日,我 feel proud of being佢個仔。」 兒子這句話,為父親一生畫上完美的句號。黃錫照剛在養和醫院病逝。 黃岳永姐姐唸加州洛杉磯大學,現在做傳媒。弟弟唸三藩市大學,現在做 Network Admin。他說這次訪 問,我們要他拿父母的照片,他備受姊弟責備,怕我們寫了對兩老不敬的東西。這是他母親的網頁。 黃岳永的父親黃錫照,於七五到八一年為麗的電視掌舵,期間培養了不少出色製作人,像鄭丹瑞、麥 當雄、徐小明;炮製了連串經典劇集,像《天蠶變》、《變色龍》、《鱷魚淚》,更令無 播映中的 長劇變陣迎戰。 這位無 「對頭人」,也是無 的開荒牛,他的職員號碼,是「 1」。 「我 係同周梁淑怡好熟,但點識我又唔知。 「細個成日去雍雅山房的別墅探前中大校長李卓敏,但佢同阿爸 關係(他們二人都是柏克萊畢 業),我唔了解。 「阿爸又話自己一手提攜張國榮(七六年麗的舉行《亞太業餘歌唱比賽》,發掘了張國榮),講到乜 都關佢事,我一直以為佢吹水。」 黃岳永的媽媽潘慧仙,是中大腫瘤系名譽教授,鼻煙癌專家。七十年代研究鹹魚引致鼻煙癌,近年發 現鼻煙癌主因,原是 DNA出錯。 「阿媽的貢獻,絕不少過阿爸,但佢好低調,不會把成就掛在嘴邊。 「 DNA出錯引致鼻 癌,是本世紀偉大研究,後來很多國家都引用母親的報告在別的癌症上作研究, 德國曾頒獎給母親,但阿媽因為阿爸咳,就不出席。」 黃岳永欣賞母親「唔會得個講字」,較為親近媽媽。 「阿爸行過馬料水,又話佢有份搞中大;行過彌敦道,又話佢有份搞喜來登酒店。 「明明是廣東台山人,只因為自己在上海大,又說自己是上海人。」 黃岳永的父親一九二六年在香港出生,在喇沙唸小學、中學,大學才到上海 St. Johns University受教 育,戰亂回港,再去台灣,然後在美國柏克萊大學完成傳理系學士課程。 黃岳永小學、中學,也是唸喇沙,和李小龍的兒子李國豪,是同班同學。會考,他有 1B6C,為了證明http://hk.next.nextmedia.com/template/next/art_main.php?iss_id=799&sec_id=1000853&subsec=&art_id=5010310 Page 1 of 4
  2. 2. 壹週刊 - 799 - 非常人語 從此沒人叫阿仔 黃岳永 2010/05/23 1:32 AM 黃岳永小學、中學,也是唸喇沙,和李小龍的兒子李國豪,是同班同學。會考,他有 1B6C,為了證明 自己不遜於父親,中六後他試報柏克萊,結果被取錄。 唸了半年,父親硬要他轉校。 「佢 理由係,呢間學校唔適合我。」 黃岳永的母親,也曾在柏克萊唸生物學士(她後來在三藩市大學唸碩士,在港大唸博士),黃錫照跟 她,一個是學生會會長,一個是秘書,二人在美國結婚,誕下大女(黃岳永和弟弟生於香港)。 「佢兩個都係柏克萊學生,但父親就係唔俾我讀柏克萊,要我轉去羅省 Occidental。羅省好大,學校又 不近唐人街,每次去市中心,要踏兩個多小時單車。」 他叫父親買車,父親拒絕。 「我一到美國,便在學校飯堂洗碗,倒垃圾,儲錢考車牌。」 在 Occidental唸書時某個週末,父親專程從香港飛到羅省,說陪他買車。 「我揀了架三、四手的 Mitsubishi(三菱),大概三千美元,那時車行要填資料,查財政狀況,一切手 續辦妥,眾職員歡天喜地準備收錢的一刻,父親對我說:俾錢啦。 「我當場呆 ,十八歲,錢從何來?父親給我的信用卡,信用額不多,根本沒錢付款。 「他一句:無錢學乜人買車,就走了。 「好嬲,佢專登用兩日時間飛來玩我、侮辱我。」 黃岳永誓要自己賺錢,自己買車,由在學校飯堂轉到唐人餐館做傳菜,再轉到 Steak House做侍應。 「賺有錢人的錢,總是容易些。 Steak House有表演,幫襯的人都捨得花錢,一個週末,賺五、六十元 貼士並不困難。」 ○三年尾,黃岳永趁父親仍行得走得,全家到北海道遊玩。這相,是他把相機放在地上自拍的。 今年三月八日,黃錫照病逝養和,由他一手提攜出道的徐小明(左)和麥當雄(右)負責扶靈。 破繭 就這樣,他用六十五美元買了人生第一架車。父親只給學費,拒絕付錢讓他享樂,怕影響讀書。他用 課餘賺到的錢遊遍美國、歐洲。 「我要證明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是可以並存的。」 大學第四年,他由西岸轉到東岸的 Boston University,唸資訊管理及系統管理學位。 「 Double major、 double degree有乜唔好。」 八六年畢業,他在美國幫蘋果電腦開拓中國市場。 「當時 Mac機(蘋果 Macintosh電腦)沒中文版,回到總部第一件事是和 PageMaker洽商做中文版 PageMaker。」 他發現做中文版 PageMaker是好方向,向老闆提議香港市場,但老闆堅持主攻中國,那是一九八九 年,適逢六四,他回港創業,投資出版中文排版軟件 PageMaker。 「第一個 project是幫百樂門鄭經翰(前百樂門總裁)做《星期天周刊》(已停刊)。後來壹傳媒又成 為我的大客。連地鐵月台上每個地區名的中文字,都是 PageMaker的傑作。 「但市場愈來愈難開發,做了《蘋果》,就不能做《東方》,起碼有一半市場食不了。」 http://hk.next.nextmedia.com/template/next/art_main.php?iss_id=799&sec_id=1000853&subsec=&art_id=5010310 Page 2 of 4
  3. 3. 壹週刊 - 799 - 非常人語 從此沒人叫阿仔 黃岳永 2010/05/23 1:32 AM 「但市場愈來愈難開發,做了《蘋果》,就不能做《東方》,起碼有一半市場食不了。」 他出售 PageMaker,賺了過百萬元。 當時互聯網興起,他成立 Digital Creation,替客戶編寫網頁,每年營業額達二千萬。然後,他開發網上 軟件 Schoolteam,藉 上網,老師、學生可隨時隨地存取儲於電腦的資料、文件及教學資源。 美國蘋果電腦印度籍科學總監 Rao,在香港政府於美國搞的「 Global Silicon Network」展覽,看過他的 Schoolteam,邀他去矽谷,搞 Magically, Inc.,以虛擬電腦的概念建立網頁,為用戶提供免費網上存放文 件,及多項軟件使用。 Magically的策略性股東,包括李澤楷。 今日,他也參與設計手電軟件。當年他在《壹週刊》,週刊的社長用了最多粗口罵黃岳永,說排版有 問題,但黃岳永從不駁嘴,不覺受辱,悠然面對質詢。「當你試過被你最信任的人出賣——指當年父 親應承買車,然後又拒絕付款,要十八歲的他收拾殘局,其他責備已不算什麼了。」黃岳永說。 他西貢三杯酒的家,一住十年。這架甲蟲車,也 了五年。「父母常以為我好窮,好唔掂。」母親死 時,他沒哭。父親死後,他在車內大哭了一場。 黃岳永(後右四)今年四十歲,這是他中五在喇沙的學生照。誰是李小龍之子李國豪?「他中二走 了,所以沒有他。」 黃岳永的工作,和父親扯不上關係。 「我努力 fight for我係我自己。」 怎形容他和父親的關係?他告訴我們這個故事。 「佢唔明我做乜,只覺得我吊兒郎當。 「有一晚,我也忘了自己在忙什麼,佢無厘頭催促我倒垃圾,彷彿認為我在忙一件沒啥重要的事。好 嬲,就問:『點解我要幫你做』,佢話:『因為我係你阿爸』。 「我答:如果係咁,我做。但你教過我, respect係先 earn ,今日你出王牌命令我做 ,我唔知幾時 會唔 respect你。」 一九九七年,父親肝癌末期,在深切治療部昏迷了七日,黃岳永第一次主動握 父親的手。 「感覺複雜,不習慣,但又不忍放開,怕再沒機會拖他的手。」 父親在肝臟切了木瓜大的癌細胞出來。 「我三年不敢吃木瓜。」 公益金名譽會長孫秉樞博士探望他臥病的父親,他知道父親沒吹水,開始「研究」父親。 他父親曾在加州 San Jose大學唸歷史碩士,論文寫:「辛亥革命」成功,是因為有離開了中國的孫中 山支持。由此引申,中國人是特別的,被逼走的一群,理應憎恨國家,但中國人不然,國家有事,當http://hk.next.nextmedia.com/template/next/art_main.php?iss_id=799&sec_id=1000853&subsec=&art_id=5010310 Page 3 of 4
  4. 4. 壹週刊 - 799 - 非常人語 從此沒人叫阿仔 黃岳永 2010/05/23 1:32 AM 山支持。由此引申,中國人是特別的,被逼走的一群,理應憎恨國家,但中國人不然,國家有事,當 年被迫離開中國的,卻儲備最多資金和網絡回饋祖國。 他○四年十月結婚,問他結婚與父母的病可有關係,他說:「我結婚,不為應酬任何人,否則對太太 很不公平。」他太太是用戶介面設計師,是他昔日在浸會教排版的學生,依他父親說,是女追男,才 促成吊兒郎當的兒子成家立室。婚紗照,全是他用腳架自拍的。 母親從事教育工作,他也希望自己在教育上有貢獻。這日,他在風采中學教授電腦。 1 / 2 Next Pagehttp://hk.next.nextmedia.com/template/next/art_main.php?iss_id=799&sec_id=1000853&subsec=&art_id=5010310 Page 4 of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