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cessfully reported this slideshow.

More Related Content

Related Books

Free with a 14 day trial from Scribd

See all

Related Audiobooks

Free with a 14 day trial from Scribd

See all

不在言說之中

  1. 1. 不在⾔說之中 {語義的構成基礎來⾃社會建構} 不知道是哪個時點開始,或許是從「樹猶如此」開始,我學到⼀ 種⽅法,那就是沒有說出來的事,可能是最重要的事。作者未必 然,讀者不必不然。樹猶如此,沒有說出下句;淡是⼈⽣最深的 滋味,可能以酸甜苦辣為前提。Shannon去除了英⽂字的贅餘, If u cn rd ts,但重要的是⼈與⼈交談的時候,說的是If you can read this,或是If you can't read this。 在寫出這幾個字母和空⽩「If u cn rd ts」時,基於⽂化的脈絡 中,⼈傾向於解讀成If you can read this,但是在⽂句的構成 上,If you can't read this完全符合擴充⽂句的邏輯。那為什麼我 們會解讀成If you can read this,⽽不是If you can't read this, 我認為是社會建構。 {聲韻的捕捉增強語⾔的記憶} 所以說,英⽂單字的字母和標點,可以⽤⼀種量來表⽰,這個量 的表法,好⽐重⾳的對位,⼈對單字乃⾄句⼦的理解奠基在對每 個符號不同程度的關注上,⼈就是戴著⼀副有⾊眼鏡在學習語⾔ [1]。 我猜測⼈類歷史是先有聲⾳後有語⾔⽂字,(這應該不必猜測了, 猩猩溝通之間有call system;⽽歷史上忘了哪個地區當⼈們要以 ⽂字取代聲⾳的⽅式傳承知識時,經過⼀場⽂化衝擊;又如許多 ⽅⾔和民族⾳樂,⼜⽿相傳⽽無⽂字記載)。 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 要把這個句⼦唸得好,就要有良好的⾳韻。我認同⼀種說法,句 ⼦就是⼀⾸歌。不禁想起國中對答案時的⽅法,假設有20個選擇 題,答案是CDCDBADAADCBABCCDABB,那我要怎麼快速背
  2. 2. 不在⾔說之中 答案呢?我拿⼩星星的旋律來唱,唱歌幫助我記憶,我的背答案 系統就會變成: CDCDBAD 1 1 5 5 6 6 5 AADCBAB 4 4 3 3 2 2 1 CCDABB... (嗶嗶,要停⽌了) 5 5 4 4 3 3 … 這⽅法對我來說⾮常管⽤,就算換了⼀組答案,例如 AABBCCDDDCCBBAAABBCC,⽤唱得仍可以快速記憶。所以 說,在《巧⽤腦科學,學英語快⼀倍》(看到這種書名先噓⼀次) 這本書裡提到,早期學⾳樂對學習英⽂有幫助,我⾮常贊同。 {淺層語法分析作為⾳韻與語⾔疏通之始} 回到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這句話要怎 麼唸得好?可以隨便套⼀種⾃⼰想像的旋律唱出來就可以了。或 者⽤⽐較正規的⽅法,先斷句: Peter Piper | picked | a peck of | pickled papers. 簡單化成樹: 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apers picked Peter Piper a peck of pickled papers Peter Piper a peck of pickled papers pickled papers
  3. 3. 不在⾔說之中 啊這個深度,就是我剛剛想講的量度,講「量感」好了,量感⽐ 較有藝術感。但這個深度是個還滿淺層的分析,下⼀回要繼續抽 ⾎[2]。 {由深層語義分析談聲⾳與⾃然語⾔的關聯} => 到底要先看書還是⾃⼰建構出系統性理論呢 => 這樣就可以談⾳樂與數學了 但我數學學得不深 還是給蔡聰明 (?)⽼師寫 => 要不要加⼊腦神經科學啊?這樣太複雜了... {從語⾔、聲⾳談創造⼒的⽅法} =>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寫到這個層次 忽然想起外⽂系的史嘉琳教授有個啥碗糕(⾳韻?)英⽂學習法。 [1] 這邊對「⼈」的定義很不精確,因為幼兒習得語⾔的⽅式跟 成⼈應該很不同,所以我這邊在⼈類發展的時間刻度上,要找⼀ 個斷點,精確我的⽤語。 [2] 抽⾎,本來應該說抽字,⾎與字的聯想來⾃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的Thus Spoke Zarathustra,我沒有完整 看過這本書,我只是喜歡書裡的這段話:”Of all that is written, I love only what a person hath written with his blood. Write with blood, and thou wilt find that blood is spirit.” 最近有⼀本尼采作 品的中譯本,《善惡的彼岸》,對於這段話的中譯⼤致如下:⼀ 切⽂字,我只愛以⾎成者,以⾎成者,⽅知⾎即精神。 其實我的標題為我的核⼼價值塑造了⼀個最佳註腳,不在⾔說之 中,沒有說出來的句⼦是,在⾔說之中,在⾔說之中,才能⾔所 不能說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