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cessfully reported this slideshow.
We use your LinkedIn profile and activity data to personalize ads and to show you more relevant ads. You can change your ad preferences anytime.

南方生活報 2014年03月號-23版f

241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Educatio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南方生活報 2014年03月號-23版f

  1. 1. 科學與科普 2 鄱陽湖變成“大草原”? 鄱陽湖流域有 97% 位於江西省,占江西省國土 面積的 94%,是自然單元和行政單元高度吻合的 水系。2013 年 7 月以來,江西平均降水量 322 毫米,較常年同期偏少 36%。持續少雨導致江西 省乾旱面積不斷擴大,五河入湖水量的匱乏導致 2013 年 12 月上旬的鄱陽湖水體面積創下近 10 年來同期最小紀錄;湖區通江水體面積不足 300 平方公里,不及豐水期面積的十分之一。甚至一 直向長江輸水的湖泊,反而需要由長江水的倒灌 至少許滋潤乾涸的湖盆(圖 4)。 由 大 範 圍 的 福 衛 二 號 影 像 (FORMOSAT-2) 與 Google Earth 影像比對,可明顯看出長期乾旱導致 湖盆多處生成草原,並有砂石裸露現象。 在嚴重乾旱現象下,許多原來沉寂水底的景觀 逐漸被發掘出來,如明代古橋“千眼橋”,石鐘 山溶洞等,相比之下,漁民的捕魚時間縮短了一 半,甚至有漁船擱淺在湖底。藉由高解析度 (2m) 福衛二號影像的最新觀測 (20131128),可清楚看 到因湖水乾枯而顯現的明代古橋“千眼橋”( 附圖 紅框處 ),為江西省重點保護文物,修建於明代崇 禎年間,總長 2930 米,被譽為“全國最長的湖 中石橋”,橋身全部由花崗石製成,有 1100 餘個 孔。顯露的古石橋讓我們看到了先民的智慧,但 同時也反應出鄱陽湖越來越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 極端乾旱現象除了會對湖區居民的生活和農業 用水帶來困難外,更直接造成了湖泊濕地的減 少,對於生態環境的破壞巨大。以羽族棲息為 例,鄱陽湖已是世界上最大的羽族保護區。這裡 也是當代世界上最大的白鶴群,占全世界白鶴總 數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湖區面積的退縮和濕 地的減少,使過冬動物斷絕了食物來源,對珍稀 動物的生存帶來了挑戰。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鄱陽湖的極端乾旱是天災,更是人禍。上世紀 80 年代以來,人口增長、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 加快,以及片面追求經濟效益、資源粗放式開發 等人為因素導致了水質污染、流域面積縮小、生 物多樣性減少等一系列的生態問題。鄱陽湖濕地 植被帶完整性遭破壞,導致土地沙化(甚至出現 了江南最大沙地),濕地功能減退,生態平衡被 打破。除了水量銳減之外,水污染問題也不斷加 劇,農藥化肥的過量使用和工農業生活污水未經 處理肆意排放,對周邊居民的生產生活造成了極 大不便和安全隱患。研究者認為,鄱陽湖的平均 水質普遍在三級到五級之間,未來極有可能發生 大面積優養化現象,而水量銳減則更是加速此現 象的一個誘因。 1998 年長江大洪水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而鄱陽湖所在的九江市就是當時著名的潰壩地 區。由於森林被大面積砍伐,植被覆蓋減少,湖 泊所具有的蓄水防洪能力喪失,造成了史無前例 的長江特大洪水,受災人口超過一億人,受災農 作物 1000 多萬平方公里,死亡 1800 多人,倒 塌房屋 430 多萬間,經濟損失達 400 多億元。這 一災難促使江西省開展了圍繞鄱陽湖的“退耕還 湖”工程,蓄洪面積逐步恢復到上世紀 50 年代水 準。 然而,近些年的鄱陽湖又患上了新的病症,現 實版的“竭澤而漁”到處在上演。漁民們使用電 子網圍成“塹秋湖”,不光是魚,連螺螄、水產、 水草都被一網打盡。由於城市建設的需求和對經 濟利益的追逐,湖泊範圍內晝夜挖砂的船,使水 生動物無容身之處,水生植物蓄水能力喪失。湖 泊乾涸時顯現出來的草地也被農民大面積燒掉以 長出新芽給牛吃,這使得過冬動物無處藏身而不 得不遷徙他處。魚類也難逃此浩劫,因為魚卵也 失去了在水草上繁衍後代的場所。 保護鄱陽湖,就是保護衣冠文物,隨著近年來 氣候變遷、災害事件日趨嚴重之際,那種先污染 再治理的方式,完全不及大自然的力量。應審慎 順應自然法則,探索一條以守護好鄱陽湖生態環 境為主,經濟發展為輔的道路,並藉此引入科技 與創新元素,如衛星遙感技術的運用,向環境監 測天地一體化目標邁進,充分發揮環境遙測技術 在鄱陽湖生態環境狀況調查、自然保護區人類活 動監督核查、水體優養化監測、焚燒草地、砂石 採取監控、區域環境空氣污染監測等方面的作 用,共同守護鄱陽湖的生態環境,為後代子孫保 留大自然所贈與的美景,任重道遠。(本文完) ■ 作者/劉說安.魏靜波極端乾旱 搶救 鄱陽湖 應正視 越來越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 ■ 劉說安院士:美國密西根大學安娜堡校區 電機工程與電腦科學系暨大氣海洋太空科 學系雙碩士、雙博士學位。現職國立中央 大學太空及遙測研究中心特聘教授、俄羅 斯聯邦工程科學院院士、台灣地球觀測學 會理事長。 ■ 魏靜波博士:畢業於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 位地球研究所,曾參與了多顆衛星的資料 預處理研究工作,包括北京一號、SPOT- 4、天宮一號等。目前在南昌大學空間科學 與技術研究院工作,正逐步展開圍繞鄱陽 湖的水量和水環境的定量化研究和觀測。 ■ 紀偉濤副主任:1963 年 5 月生,江西廣豐 人,北京林業大學農業推廣碩士畢業,教 授級高級工程師。目前任職於江西省鄱陽 湖水利樞紐建設辦公室副主任。 本文作者、考察團隊介紹 ▼ 藉 由 高 解 析 度 (2m) 福 衛 二 號 影 像 的 最 新 觀 測 (20131128) , 可 清 楚 看 到 因 湖 水 乾 枯 而 顯 現 的 明 代 古 橋 「 千 眼 橋 」 ( 圖 6紅 框 處 ) , 為 江 西 省 重 點 保 護 文 物 。 在極端乾旱侵襲下,鄱陽湖面臨湖水消失的危機。圖4 圖5 圖6 232014 年 3 月號 Life 報 生活 South Jo urn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