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專題_我、導讀者與婚姻暴力「加害者」

921 views
830 views

Published on

Published in: Education
0 Comments
1 Like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921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5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4
Comments
0
Likes
1
Embeds 0
No embeds

No notes for slide

家庭暴力專題_我、導讀者與婚姻暴力「加害者」

  1. 1. 我、導讀者與婚姻暴力「加害者」:一個助人實踐學習者的反思台大社工所碩二 廖貽得2011/11/29
  2. 2. 要來當導讀者了…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我是誰?我想當個怎樣的導讀者/助人實踐學習 者?• 我帶著怎樣的意識進入導讀?• 我與文本的關係會是什麼?會有什麼進展?• 我要怎麼樣把我與文本的關係呈現給大家理解?• 決定不當個「客觀中立」的導讀者• 這個導讀將會非常囉嗦且怪異,如有不便請見 諒…
  3. 3. 反思:我是個怎樣的導讀者?• 我的個人小歷史陪伴我與文本產生關係• 我的身體經驗引導我與文本相遇• 我帶著怎樣的情緒和關懷跟文本溝通?• 我所浸潤的知識與信念如何影響我跟文本的交談?• 我的家庭小歷史讓我產生什麼「視框」看待文本?• 我的社會條件讓我產生什麼「視框」看待文本?
  4. 4. 個人小歷史、身體經驗與文本• 從小歷史中去回觀部落經驗 -- yata被打死了/mama被移送法辦 -- 溫和的 mama VS 以電線捆綁yata的mama• 身體經驗 -- 維持完美形象的我被指責時的發抖 -- 「愛」的小手:為什麼我是模範生還是會被打? -- 被拉扯頭髮時產生的憤怒
  5. 5. 情緒與關懷• 百思不解的疑惑、不知所以的慍怒: -- 為什麼mama要打yata? -- 我該對mama生氣嗎?mama是加害者嗎? -- 為什麼老師沒有去照顧到我負面的身體經驗? -- 為什麼同學要拉頭髮?他/她想表示什麼? -- 我該對老師與同學生氣嗎?他/她們是加害者嗎?
  6. 6. 知識與信念• 社會學的想像(sociological imagination):個 人問題與公共議題的連結(C. Wright Mills)• 社會工作的想像:心懷結構,但面對每個人時都 是獨一無二的個體• 對生物學、醫學、心理學知識的成見和情緒• 對任何個人、個別家庭式歸因的厭惡(但同時又 與身體經驗交織產生矛盾)
  7. 7. 家庭小歷史與社會條件• 每當我在想:加害者是父權體制的共犯,該被教 育、該讓他們有意識、該讓他們負起責任…• 可是,我的家庭也承載著父權體制的痕跡!我有 什麼資格去用這樣的說詞「要求」別人?• 我母親的辭職、家務勞動與分工、「女生要有女 生的樣子」、電視的政治學、恐同的情緒…• 中產階級家庭;披著歐美「小轎車」外殼的「拼 裝車」(夏林清)• 漢人如何看待原住民部落的家庭暴力?(白浪管 太多,我們有自己的部落邏輯)
  8. 8. Oh my god,我不懂,你講了那麼多你自己,到底你與文本的關係是什麼?你從文本讀到什麼?你真的是要來導讀的嗎?還是只是想來個「自我揭露」大會?
  9. 9. 面對分類學(typology)的迷惘• Holtzworth-Munroe (1994, 2000)等人對「暴 力男人」的分類(317-318): (a) family only (b) dysphoric/borderline (c) generally violent/antisocial (d) low-level antisocial• 浮上的第一個疑惑:為何要分類?把人分類的意 義是什麼?會不會過度簡化了人的生命史?• 浮上的第二個疑惑:這些概念的生成脈絡是什麼?• 發現自己對於心理學概念的陌生與疏離
  10. 10. 童年社會化論• Trull(2001):目睹父母間的衝突、受到直接的身 體虐待與性虐待• Ehrensaft et al. (2003):童年時的被處罰經驗• Farrington(2000):五種心理社會風險因子:被起 訴的父母、大家庭、低智商與低成就、年輕的母親、 破裂的家庭• Stonsy(1995):對童年痛苦經驗的麻木、分離 (dissociation)與壓抑(repression)• Trull(2001):上一代的心理疾病(如邊緣性人 格),經過解除抑制(disinhibition)和負面情感 (negative affectivity)的中介而傳輸給下一代
  11. 11. 童年社會化論:我知道,然後呢?• 父母間為什麼會有衝突?• 為什麼父母要用強烈的處罰方式?• 為什麼不願回憶起童年的痛苦經驗?是潛意識的 分離與壓抑?還是受汙名化的經驗?還是因為教 育或社會傳遞的意識形態,對於「美好家庭」有 既定的想像(整潔美滿又安康、家庭成員和睦相 處、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長幼有序、夫唱婦 隨…)?• 風險因子到底說了什麼?當我用「高風險」去框 定一個人的生命經驗,那代表什麼意涵?
  12. 12. 男人的社會化經驗:世界變了!• 夫唱婦隨的觀念、權控、太太要有太太的樣子…• 想像中的對話…• 「你應該要意識到你的大男人主義、威權…」• 「可是…」• 「你如果沒有意識到或是認錯,就代表你還是父權體 制的共犯,醒醒吧」• 「可是…從小我的長輩說男生就要勇敢、同學也說是 男人就不准哭、軍隊裡充斥強烈的陽剛氣概、工作之 後每個人都想辦法用權力控制下屬…為什麼一夕之間 我變成壞人?你們說我錯了,不是我不想認錯,可是 難道我家中的長輩、同學、長官、上司都錯了嗎?」
  13. 13. 生物基因論• 對醫療化(medicalization)論述的厭惡與反感• 如果是基因的問題要如何介入?實施基因重組手 術?
  14. 14. 關係論• 缺乏溝通技巧• 缺乏問題解決的能力• 壓力過大(MGRS, masculine gender-role stress)• 嫉妒與缺乏信任感• 關係論的視框討論:侷限於個人、夫妻之間、個 別家庭內部的歸因
  15. 15. 人格特質論• 憤怒與敵意• 缺乏同理的回應• 羞恥與罪惡感• 低自尊• 憂鬱• 創傷與PTSD• 個人的人格特質• 人格特質論的視框討論:侷限於個人歸因
  16. 16. 問題視框與介入方法• 有什麼樣的問題視框,就會有什麼樣的介入方法• 你是父權體制的共犯:Duluth model 的教育課程• 你認知系統有問題:認知行為療法• 你們夫妻或家庭有問題:伴侶/家族治療• 你藥物濫用是個問題:物質濫用處遇• 你精神狀態有問題:精神藥物處遇• 好像都是他個人/他與他太太/他的家庭有「問 題」?逃脫不了被貼問題標籤的宿命…
  17. 17. 我想跟Ola Barnett對話…• Barnett的美國經驗、心理學背景(但我無法找到 任何描述他個人或家庭的文字)• 我的台灣經驗、社會工作背景• 這樣的差異或許造成我們看待「加害者」的視框 是不同的!
  18. 18. 我怎麼看部落的「加害人」• 我看到的是─mama換過一個又一個的臨時工作, 維持家計的壓力不斷存在,卻始終無法解除• 我看到的是─這個家庭在部落中的孤立、被排擠、 流言蜚語的傷害、被標籤為「有問題」的家庭• 我看到的是─這個部落跟隔壁部落的衝突,且時 常處於弱勢地位(那個是XX鄰來的孩子,不要讓 他加入我們的生日會;那個鄰的人信的是天主教, 信天主教的人跟我們信基督教的不一樣,缺乏上 進或勤奮工作的觀念,需要加以灌輸或導正)
  19. 19. 我怎麼看部落的「加害人」(2)• 我看到的是─憤怒、敵意、缺乏同理、羞恥、罪 惡感、低自尊、憂鬱…不單純是個人的心理特質, 而或許是部落的集體創傷與受苦狀態 a. 以前,部落有衝突,有長老或頭目介入;現在? b. 原本的信仰被西方宗教取代或融合─有好有壞 c. 接受教育是與自己部落疏離、漸行漸遠的過程 d. 與漢人負面的接觸經驗(死番仔)、被歧視、排擠、視為「他者」
  20. 20. 所以,若想要繼續前進,我想問…• Ola Barnett,你的生命經驗是什麼?你的家庭小 歷史長怎樣?為什麼你會想要用這樣的視框寫家 暴的教科書?為什麼你介紹了這些或那些的理論?• 心理學對人的預設,跟社會學、社會工作有何不 同?這樣的預設是否影響到如何看待「加害人」?• 如果我跳脫了僅以個人/個別家庭歸因的視框, 但到頭來,我似乎還是要面對「加害者」個人, 那我可以做些什麼或跟他/她說些什麼呢?
  21. 21. 繼續與文本相遇、交談、溝通… To be continu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