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
Upcoming SlideShare
Loading in...5
×
 

徐悲鴻

on

  • 95 views

 

Statistics

Views

Total Views
95
Views on SlideShare
94
Embed Views
1

Actions

Likes
0
Downloads
3
Comments
0

1 Embed 1

http://www.slideee.com 1

Accessibility

Categories

Upload Details

Uploaded via as Microsoft PowerPoint

Usage Rights

© All Rights Reserved

Report content

Flagged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Select your reason for flagging this presentation as inappropriate.

Cancel
  • Full Name Full Name Comment goes here.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Your message goes here
    Processing…
Post Comment
Edit your comment

徐悲鴻 徐悲鴻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 徐悲鴻 All photos From http://www.trekearth.com 李常生 林小圓 leechangsheng@yahoo.com.tw 10/31/2009 Taipei
  • 徐悲鴻簡述 • 徐悲鴻 1895 年出生於江蘇宜興,這位中國近代畫壇上最具影響力的大師,其父徐達章 是當地有名的畫家,不僅精於繪畫,而Ⅱ擅長詩文、書法、篆刻。徐悲鴻白幼隨父學習 ,打下了傳統文化的堅實基礎,並在以畫謀生的艱難歲月中磨煉出過硬的造型能力。他 21 歲時到上海,便在應徵倉頡畫像的競試中脫穎而出,被請到聖倉明智大學作畫、講 學,結識了中國的學者鴻儒,得以視野大開,學藝精進。其寫生入神的功力和銳意革新 的氣魄使康有為發出“藝壇奇才”的讚嘆。 1918 年,他經過對日本藝術的考查之後回到 北京,雖年方 23 歲,已成為北京大學畫法研究會導師。 • 置身於中國新文化運動的行列,他發出了革新中國繪畫的振聾發聵之聲,提出了以 " 古 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繪畫之可採人者融之為核 心的著名的《中國畫改良論》 1919 年,帶著尋找中國藝術發展途徑的使命感,他前往 巴黎留學,考入法國最高美術學府一一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校,刻苦研習素描、油畫, 又以法國現實主義偉大畫家,以描繪布列塔尼農夫,漁民享譽歐美的達仰為師,全面深 入地把握廠歐洲優秀繪畫傳統的技巧與精神。他還在八年之中遍遊歐洲各大美術館,臨 摹了拉斐爾、倫勃朗、委拉斯蓋茲、普呂洞、德拉克羅瓦等各派大師的名作,對西方藝 術的精華精通練達。 1927 年,他送交法國全國美展的 9 幅油畫全部人選,以中國畫家 的卓越才華和獨特的東方韻味令法國畫界矚 H 和驚訝。
  • 泰戈爾像 徐悲鴻作
  • • 1927 年徐悲鴻歸國後,一面通過巨幅油畫《田橫五百士》、《篌我後》的創作,開始 中國油畫的新時代,一面致力於建立中國科學、現代的美術教學體系。它以素描為基礎 ,創造了解剖學、透視學與“默寫”結合在一起的教學方法,確立了“窮造化之奇,探人生 之究竟”、“致廣大、盡精微”、“寧方毋圓、寧臟毋凈、寧拙毋巧”等教學原則。徐悲鴻強 調學貫中西,因材施教,要求擅西畫者多臨摹中國古畫,擅中國畫者精研素描,以求融 會貫通。他特別強調描寫人民生活,作大量速寫,經過嚴格的訓練,使學生做到離校後 對任何題材均不感束手。他系統、科學而以獨具特色的教學不僅奠定了中國現實主義美 術教育的基石,並且培育出大批美術人材,成為二十世紀下半葉中國美術教育的中堅力 量,國際美術評 論稱他為“中國近代繪畫之父”。 • 徐悲鴻的藝術融中西繪畫于一爐,精深博大,隱秀雄奇,為苦於陳陳相因、囿:廠成法 的中國畫開闢了道路,可謂承先啟後,繼往開來。針對以模倣古人為自足的通病,他取 歷史和觀實題材,創作了《九方桌》、《愚公移山》、《巴人汲水》等人物畫巨構,為 中國畫注入勃勃生氣,並且以形神兼備,呼之欲出的《泰戈爾》、《李印泉像》使中國 肖像畫別開天地。他的大潑墨山水畫《漓江春雨》、《古都之回憶》馳名中外,以嶄新 的手法,捕捉大自然的神奇脈博,巧奪天工,吞吐大荒,令人嘆為觀止。徐悲鴻筆下的 動物性格畢現、宛然若生。
  • 李印泉先生像 徐悲鴻作品 徐悲鴻
  • • 其華妙除了來自於精湛的寫生技巧,也來自於他捕捉和記憶對象的卓絕本領,他以靈活 多變的線條,虛和妙麗的明暗渲染,極大地豐富了中國畫在體積、空間方面的表現力, 堅實的造型與奇妙的想像,詩人的寄情托興融為一體,使畫面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和震撼 力。《風雨雞鳴》、《群獅》、《逆風》匯聚著中華民族為真、善、美而奮勇抗爭的時 代感情,《奔馬》更是畫家與時代的交融,以英俊的形象和勇敢、自由、奔向光明的精 神代表著中國繪畫新的高峰。 • 徐悲鴻的大量素描和油畫作品吸收了古典主義的堅卓、浪漫主義的想像、寫實主義的樸 實、印象主義的瑰麗,但始終蘊以中國文化的深厚內涵,以中國特有的情趣動人心弦。 流暢的線條,鏗鏘的色彩,痛有魅力的質感、量感,帶著剛柔、徐疾的節奏變化,以使 東方雋永的韻味浸人人心。 • 他的座右銘: " 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 " ,使這位江南布衣傲世的藝術成就因其 崇高的人格力量而愈加璀燦。他視藝術為生命,始終如一,他數次去南洋,把全部賣畫 所得捐給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同胞。對於有才之士極力提攜,推崇備至,而對毫無創造 的因循守舊,以及抄襲剽劫、欺世盜名之徒則深惡痛絕,毫不客氣。在短暫的 58 年中 ,除了藝術創作,培育人才 , 革新繪畫之外,他還為國家收集了數量驚人的藝術品,其 中許多屬於國寶。它們和他自己的藝術作品一起,繼續在向人們展示著至善盡美的含義。 而他在使中國藝術步人現代的過程中那無可替代的偉大作用,便是這位藝壇巨匠輝煌而 永恒的生命。
  • 貓 徐悲鴻作品
  • 徐悲鴻年譜 • 1895  一歲。七月十九日,徐悲鴻生於太湖之濱的的江蘇省宜興縣屺亭橋鎮。父 徐達 章是當地著名畫家,精詩書篆刻。他不慕功名,獨喜描繪日常所見,在人物 、山水、 花鳥畫上均有很深造詣。母魯氏是位樸實善良的農村婦女。徐悲鴻是家 中長子,下有 弟妹五人,在「半耕半讀半漁樵」的生活中,徐悲鴻渡過了他的童 年。 • 1901  六歲。開始隨父讀書習字,便想學畫,父親不許,他便悄悄描畫屋畔河邊 的雞 鴨貓犬,自得其樂。 • 1904  九歲。讀完《四書》、《詩》、《書》、《易》、《禮》、《左傳》,開 始隨 父學畫。每日課竟,便臨摹一幅吳友如的界畫或人物畫。吳女如是清末最傑 出的時事 插圖畫家,他的《點石齋畫報》成為了徐悲鴻的啟蒙教材。父親還教他 作人物寫生, 畫弟妹及鄰人肖像。一次徐達章外出歸來,開何人來過,徐悲鴻將 來客肖像默畫在掌 心,使父一目了然,表現出捕捉人物特徵的非凡才能。 • 1905  十歲。隨父乘舟赴溧陽,他即景成詩:「春水綠瀰漫,春山秀色含,一帆 風信 好,舟過萬重巒」。 • 1908  十三歲。由於宜興連年水災,徐悲鴻與父親赴鄰近各縣,畫翎毛、花卉、 山水 、人像、刻圖章、寫春聯,開始了流浪賣藝的生涯,養成了筆不離手的習慣 。
  • 徐悲鴻立馬作品
  • • 1912  十七歲。由於父親重病而返回故鄉。徐悲鴻已成為宜興知名畫家,在宜興 女子 師範學校、彭城中學、始齊小學三校任美術教師。 • 1914  十九歲。父親去世。向父親摯友陶麟書借錢埋葬了父親之後,徐悲鴻決定 去上 海尋找半工半讀的機會。但由於找不到工作,他只得返回宜興。 • 1915  二十歲。再赴上海,以畫插圖和廣告維持生活,並開始賣畫。作品《馬》 得到 高劍父、高奇峰兄弟的讚賞,認為「雖古之韓幹,無以過也」。該畫由上海 審美書館 印出,為徐悲鴻發表的第一張畫。 • 1916  二十一歲。考入震旦大學攻讀法文,課餘乃勤奮作畫。三月,哈同花園建 立明 智大學,徵求倉頡畫像。徐悲鴻以巨幅水彩倉頡像中選;被明智大學聘請作 畫和講學 ,因此得識康有為等著名學者。康有為視徐悲鴻為藝苑奇才,請他為自 己、亡妻何旃 理及朋友們畫肖像,盡出所藏碑帖供他觀覽,並一一講解。徐悲鴻 以康有為為師,在 其指導下遍臨各碑,因得崇碑派真髓,廣聞博見,書藝精進。 • 1917  二十二歲。得明智大學稿酬,東渡日本研習美術。康有為贈橫幅題額《寫 生入 神》為他送行,旁注小字:「悲鴻仁弟於畫天才也。」徐悲鴻飽覽日本美術 藏品,覺 日本花鳥畫家能脫出舊習,但尚少韻味。又結識日本著名書畫家、收藏 家中村不折, 得見中國流失的許多珍貴碑帖。中村不折將他所譯的《廣藝舟雙楫 》託徐悲鴻轉交康 有為。
  • • 1918  二十三歲。赴北京,以充滿生氣、力圖變法的作品嶄露頭角,被蔡元培聘 為北 京大學畫法研究會導師,積極投身五四前夕的新文化運動。他在畫法研究會 開學典禮 上提倡吸收西洋繪畫之長,創造新的風格,並為《繪學雜誌》撰文,指 出中國繪畫在 該時代的陳腐頹敗,號召畫壇有志之士奮起革新。他在《中國畫改 良論》中還明確提 出:「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 之,西方繪畫之可採者 融之」,成為中國畫家中革新派代表。 • 1919  二十四歲。在蔡元培、傅增湘的幫助下,徐悲鴻得赴法留學的公費。船到 英國 ,他在大英博物館驚嘆希腦巴底隆神廟殘刊的精美華妙。十月五日,到達巴 黎,居索 姆拉爾路七號,先到各大美術館研究西方藝術之長,然後入徐梁畫院學 習素描兩月, 又考入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校,入弗拉芒格畫室。課餘,則到陳列 古今藝術瑰寶的羅 浮宮和盧森堡美術館臨畫和比較各派異同。古代大師中最喜提 香和里倍拉,近代大師 中則喜庫爾貝、米萊、德拉克羅瓦、巴里。 • 1920  二十五歲。識法國大畫家達仰。達仰早年學於十九世紀大師柯羅之間,後 來成 為法國國家畫會的領袖之一。他尤擅描繪布列塔尼漁民和農民的生活,其《 祝福的麵 包》、《壯丁》、《飲馬》等畫早使徐悲鴻傾心不已。從此,徐悲源每 星期天都持作 品到希基路六十五號達仰畫室求教,並參加該派畫家在該處的茶會 ,在與梅尼埃、倍 難爾等的交談中受到極大教益。
  • • 1921  二十六歲。徐悲鴻因整天參觀法國國家美展,流連忘返,閉館時才知天降 大雪。 他饑寒交迫,得了嚴重的腸痙攣病。在當時留下的素描上,他寫道:「人 覽吾畫,焉 知吾之為此,每至痛不支也。」國內政局動蕩,斷絕學費。徐悲鴻赴 柏林,居康德路 畫室,問學於柏林美術學院院長康普。 • 1922  二十七歲。徐悲鴻感到在法所見雖廣,仍有侷限。丟勒、荷爾拜因、門采 爾、 塞岡蒂尼皆令他讚嘆不已。他每天作畫十幾小時,在博物館臨摹了倫勃朗的 作品,並 到柏林動物園畫了許多猛獸。 • 1923  二十八歲。返巴黎,繼續在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校學習,並在達仰指導下 精研 素描,在蒙巴納斯各畫院以油畫《老婦》第一次入選法國國家美展。移居巴 黎弗利德 蘭路。 • 1924  二十九歲。為中國領事趙頌南夫人寫像,從容不迫,力求簡約,造型設色 得心 應手,已胸有成竹地預見畫完時的旨趣。苦學五年已見碩果。有佳作《撫貓 人像》、 《簫聲》、《馬夫和馬》、《遠聞》。 • 1925  三十歲。赴新加坡,為僑領陳嘉庚及創辦的廈門大學作畫。冬盡,回到中 國。 • 1926  三十一歲。春,為康有為、黃震之寫像。在上海展出歷年所作,引起文化 界極 大關注。康有為稱讚徐悲鴻作品:「精深華妙,隱秀雄奇,獨步中國,無以 為偶」。 回國三個月後,重返歐洲,以深入對於全歐藝術的研究。先赴比利時布 魯塞爾臨摹約 爾丹的作品,又赴安特衛普觀盧本斯傑作,驚其天才之大,尤喜芒 興博物館《希臘人 戰阿馬戎女騎士》的奔騰活躍,妙麗動人。
  • • 1927  三十二歲。赴瑞士欣賞荷爾拜因和勃克林之作,尤喜荷爾拜因融匯安格爾 與丟 勒之長。在瑞士及專赴蘇黎世,觀看萊茵河左岸印象派代表霍德勒之作。遍 遊義大利 名城。在達芬奇《最後晚餐》、拉斐爾《雅典派》、波蒂切利的巨幅壁 畫、米開朗基 羅的西斯廷天頂畫、提香的《聖母升天》前長久徘徊。不忍離去。 該年,徐悲鴻送選 的九幅作品全部入選法國國家美展,以精湛的技巧和獨特的東 方韻味獲巨大成功,享 譽法國畫壇。帶著復興中國繪畫的決心,徐悲鴻回到久別 的祖國,居上海霞飛坊,參 與創辦南國藝術學院,以培養「能與時代共痛癢,而 又有定見實學的藝術運動人材, 以為新時代之先驅。」 • 1928  三十三歲。居南京丹鳳街、石婆婆巷,名其居為「應毋庸議齋」。任南國藝術 學院美 術系主任和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開始創作取材《史記》的大幅油畫《田 橫 五百士》。暑假,赴福州作油畫《蔡公時被難圖》。在上海,與任伯年之女雨華 後 人吳仲熊過從頗密,吳仲熊將伯年父女遺作未裱者數十幅贈與徐悲鴻,為徐悲 鴻生平 最快意事之一。年底,赴北平擔任北平藝術學院院長。 • 1929  三十四歲。在北平藝術學院努力進行藝術教學的革新,聘齊白石任該院教 授, 但遭到保守勢力的重重阻撓。作中國畫《六朝人詩意》。在美國匯刊上發表 文章,推 崇和宣傳現實主義藝術。應摯友蘇州美專校長,著名油晝家顏文樑邀請 ,前往講學。
  • • 1993  三十八歲。完成取材《書經》的大幅油畫《徯我後》,表現被壓迫人民渴 求得 到解放的迫切心情。為提高中國繪畫的國際地位,作赴歐宣傳中國藝術的籌 備工作。 五月至六月,在法國國立外國美術館舉辦中國繪畫展。徐悲鴻以《九方 》、《古都回 憶》、《顢頇》、《枇杷》、《雄雞》、《湖畔》、《鴨》、《六 朝人詩意》、《水 牛》、《廬山五老峰》、《馬》、《獅》、《群鵝》、《南京 一多》、《貓》共十五 幅作品參展。《古都回憶》一畫尤受到法國報紙的讚美。 其柏樹被稱為「堪與巴比松 畫派大師盧梭的橡樹相媲美。法國文豪保爾‧瓦洛里 專門撰文介紹畫展,名畫家沙巴、 倍難爾、德尼、朗杜斯基均參加畫展組委員會 ,各界著名人士三千人出席了開幕式。 應觀眾要求,展覽延長十五天,目錄印至 三版。法國政府從畫展中選購十二幅,於巴 黎國立外國美術館成立中國繪畫展室 ,成為中國繪畫在歐洲影響最大之事。畫展期間 ,徐悲鴻為倍難爾作了速寫像。 隨後,徐悲鴻赴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個人畫展,並遊 荷蘭海牙、阿姆斯特丹,訪 倫勃朗故居。」赴義大利米蘭舉行中國繪畫展覽,紀錄片 在全義放映,被稱作馬 可‧波羅之後最重要的義中文化交流。 • 1934  三十九歲。應德國柏林美術會邀請,到柏林和法蘭克福舉行徐悲鴻畫展 , 獲巨 大成功。五十多家報紙雜誌發表了讚譽文章。經希腦赴蘇聯。途中,遊雅典 巴底隆神 廟遺跡,為平生快事。五月至七月,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舉行中國近代 畫展,盛況空 前。成為「在蘇聯舉行的最成功的外國展覽」。徐悲源的《六朝人 詩意》大受觀眾喜 愛。與蘇聯著名藝術家交換了作品。回國,作《新生命活躍起 來》、《顢頇》。
  • • 1935  四十歲。帶學生去黃山寫生,作油畫《彩霞》、《黃山》。赴廣西,作國 畫 《漓江野渡》、《魚鷹》、《墨豬》、《桄榔樹》、《虎與兔》。促成在南京 和上海 的蘇聯版畫展,並為展覽撰寫序言。 • 1936  四十一歲。離南京,再赴廣西。居桂林、陽朔,放舟於漓江之上。作具有 強烈 時怤感情的《逆風》,以及嚮往和平寧靜生活的《雪景》、《牧童和牛》、 《村歌》。 • 1937  四十二歲。在香港、廣州、長沙舉行徐悲鴻畫展。從香港一位德籍夫人手 中購 回中國人物畫瑰寶《八十七神仙卷》。在桂林創作了大寫意山水《漓江春雨 》和嚮往 光明的中國畫《風雨雞鳴》。隨中央大學遷重慶,作表現人民疾苦的《 巴人汲水》、 《貧婦》。 • 1938  四十三歲。暑期,主持廣西全省中學美術教師講習班。作《失浴》、《光 岩》 、《負傷之獅》、《象鼻山》。 • 1939  四十四歲。赴新加坡舉行徐悲鴻畫展,將賣畫收入全部捐獻祖國災民。以 著名 街頭劇為題材,創作油畫《放下你的鞭子》。 • 1940  四十五歲。在印度國際大學和加爾各答舉行徐悲鴻畫展。泰戈爾盛讚其作 品旨 高奧的形象及有韻律的線條和色彩獨具民族風格。為泰戈爾作油畫、素描、 速寫十餘 幅,並創作著名中國畫《泰戈爾像》和《群馬》。由泰戈爾介紹,為聖 雄甘地作速寫 肖像。有大量傑出的速寫作品:《河畔》、《野食餘興》、《課餘 》、《妝》、《大 吉嶺》、《喜馬拉雅山之林》等。居喜馬拉雅山大吉嶺,用油 畫、水墨盡情描繪雄偉 壯觀的群山。在大吉嶺完成氣勢磅礡的中國畫巨作《愚公 移山》,在民族生死存亡的 時刻,以愚公堅韌不拔的精神鼓舞人民。離印前,為 《泰戈爾畫集選畫》。
  • • 1941  四十六歲。作巨幅奔馬,寄托對祖國奮起的渴望。在檳榔嶼、怡保、吉隆 坡舉 行畫展,收入仍全部捐獻祖國難民。 • 1942  四十七歲。從雲南回國,在昆明舉行畫展,全部收入捐獻勞軍。返重慶中 央大 學任教。居沙坪壩,開始籌備中國美術學院。作國畫《雞足山》、油畫《雞 足山廟 宇》、《靈鷲》、《六駿圖》。在《全國木刻展》一文中,熱烈讚揚解放 區的木刻家。 • 1943  四十八歲。居重慶磐溪中國美術學院。暑假,帶學生赴青城山,在天師洞 道觀 作《紫氣東來》、《孔子講學》,以九歌為題的《山鬼》、《國殤》,以及 《杜甫詩 意》、肖像畫傑作有《廖靜文像》、《李印泉像》,風景畫有《銀杏樹 》、《青城 山》,中國畫有《群獅》、《雙飲馬》、《梅花》、《鷹揚》。 • 1944  四十九歲。有傑作《天寒翠袖薄》、《日暮低修竹》、《月色》、《飛鷹 》問 世。夏末,患嚴重的高血壓和慢性腎炎,住醫院半年。 • 1945  五十歲。病漸癒,身體虛弱,但仍為中央大學藝術系的學生上課。 • 1946  五十一歲。從重慶輕南京、上海到達北平,就任北平藝專校長。聘請了一 批有 影響、有能力的藝術家到校任教,建立了完整的教學體系,並擔任北平美術 作家協會 名譽會長,推動現實主義藝術運動。 • 1947  五十二歲。迎擊腐朽、保守勢力,為闡明藝術主張而向各報記者發表題為 《新 國畫建立之步驟》的畫面談話,提倡直接師法造化,描寫人民生活。在教學 中規定各 科學生都學習兩年極嚴格的素描,然後學十種動物、十種花卉、十種翎 毛、十種樹木 與界畫,以達到對人物、風景、動物及建築不感束手,離開學校後 能自覓途徑發展。 秋,遷於東受祿街十六號,名之為「靜盧」及「蜀葵花屋」。 在上海舉行徐悲鴻畫展。
  • • 1948  五十三歲。撰寫《中國美術的回顧與前瞻》書稿。 • 1949  五十四歲。作為中國代表,出席布拉格舉行的第一屆世界保衛和平大會。 被任 命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當選為全國美術工作者協會主席。為許多傑出的學 者和文學 藝術家作了素描肖像,如田漢、丁玲、洪深、張奚若、鄭振鐸、翦伯贊 、鄧初民、馬 寅初、蕭三、戈寶權等。 • • 1950  五十五歲。作油畫《邰喜德像》、素描《苟富榮像》、《戎冠秀像》、《 李長 林像》。完成《魯迅與瞿秋白》的素描稿。發展讚揚民間藝術家的文章《剪 紙藝術家 陳志農先生》為《任伯年畫集》撰寫《任伯年評傳》。 • • 1951  五十六歲。赴山東導沭整沂水利工程工地體驗生活,收集素材。作《工程 師張 像》、《農民任繼東像》、《勞動模範呂芳彬像》。準備創作反映新時代人 民改天換 地精神的《當代愚公》,不幸在構圖時患腦溢血。 • • 1952  五十七歲。臥病在床,但一直關心國內外的藝術活動和中央美術學院的教 學工 作,並計劃編寫《愛國主義教育掛圖》,擬將歷代重要藝術珍品集中編印。
  • • 1953  五十八歲。漸能起床活動,便到美院為畢業班學生講課和指導教師油畫和 素描 進修班。作《首之瞻處即光明》和《剷盡崎嶇大道平》奔馬圖。九月二十三 日,擔任 全國文藝工作者代表大會執行主席,腦溢血症復發,於九月二十六日二 時五十二分逝 世,享年五十八歲。應美院師 生的要求,徐悲鴻的遺體在中央美術學院大禮堂停放, 讓來自全國各地的文藝界 代表和各界人士一千人進行悼念,然後,由他們護送,安葬 在八寶山革命公墓。 十二月,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央美術學院聯合舉行徐悲鴻紀念會 和徐悲鴻遺作展 覽。 • 展出油畫、國畫、素描、粉畫共二百二十六件。觀眾為失去這樣偉大的 畫家而感到痛 惜。 家屬根據徐悲鴻的遺願,把他的作品一千二百多件,他一生節資收藏的 唐、宋、 元、明、清及近代作家的作品一千二百多件,圖書、圖片、碑帖等一萬 多件,全部貢 獻給國家。次年,徐悲鴻故居被闢為徐悲鴻紀念館,展出有關他的 生平和藝術活動的 資料以及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品。 一九八三年建於北京新街口北大街五十三號的徐悲鴻 紀念館新館落成 , 並長期對國內外開放,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和讚賞。
  • 徐悲鸿的代表作《田横五百士》 正是有感于田横等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高节”,画家着意选取了田横与五百壮士惜别的戏剧性场景来表现。这幅巨大的历史画渗透着一种悲壮气 概,撼人心魄。画中把穿绯红衣袍的田横置于右边作拱手诀别状,他昂首挺胸,表情严肃,眼望苍天,似乎对茫茫天地发出诘问,横贯画幅三分之二的人物 组群,则以密集的阵形传达出群众的合力。欣赏徐悲鸿的画时,会发觉画中人物伸展的手臂、踮起的脚尖、前跨的腿、支立着的木棍、阴森锋利的长剑构成 了一种画面节奏,寓动于静,透出一种英雄主义气概。在当时流行现代主义艺术之风的中国,徐悲鸿坚持关注生活、关注社会的现实主义立场,借历史画来 表达他对社会正义的呼唤,这些犹如黑夜中的闪电划亮天际,透出黎明的曙光。人群右下角有一老妪和少妇拥着幼小的女孩仰视田横,眼神满含哀婉凄凉, 其雕塑般的体积,金字塔般的构架无疑使我们想起普桑、大卫的绘画。普桑喜用的红、黄、蓝三原亦在徐的画面中占主导地位,突出了田横与青年壮士之间 的对答交流。背影衬以明朗素净的天空,给人以澄澈肃穆的感觉。“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正是德国古典病态学家温克尔曼所提倡的艺术格調。
  • 又一次人間四月天:蔣碧微與徐悲鴻、張道藩的戀情 ---- 馬森 • 民國五十五 (1966) 年五月及十一月,著名畫家徐悲鴻的前妻蔣碧微女士在皇冠雜誌社 出版了她的《回憶錄》,那時我在法國已經住了五年,正當離法赴墨的前夕。我記得在 我離台赴法的前一年,也就是民國四十九 (1960) 年,好像這個《回憶錄》已經開始在 《皇冠》雜誌連載,頗引起社會上的一些議論與耳語,也好像令當時身任立法院院長的 張道藩先生有些尷尬。蔣女士的《回憶錄》其實就是她與徐悲鴻、張道藩兩位先生之間 的情史。書分三冊:第一冊是《我與悲鴻》,第二、三冊是《我與道藩》,內容主要由 她與張道藩之間來往的情書所組成,跟徐悲鴻的婚姻關係反倒成為張、蔣之戀的一種背 景了。 • 徐、蔣的婚姻關係維持了二十多年,張、蔣的戀情則綿延達四十年之久,可說是海枯石 爛,刻骨銘心,最後有十年的光景,兩人終於有機會到了夢寐以求的世外桃源─台灣寶 島─實現長相廝守的美夢,但結果仍不得不在寬諒的心情下分手。使人不免要問:世間 真有所謂永恆的愛情嗎?我們所見的生死相許的愛情多半都是遇到挫折時候的誓言,鴛 盟一旦結成,再激越的情感都經不起歲月的磨損啊!
  • 徐悲鸿的代表作《奴隶与狮》
  • 蔣碧微不計毀譽 隨徐悲鴻私奔 • 蔣碧微女士系出江蘇宜興名門,與徐悲鴻先生同縣。徐悲鴻因與蔣女士的伯父、姐丈是 初級師範學校的同事,故常與蔣家往還,因此蔣女士少女時代就暗慕徐悲鴻英俊瀟灑的 儀表和洋溢的美術才華。徐悲鴻較年長,而且已婚,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些類似徐志摩與 林徽音,只是後來的發展大為不同。徐悲鴻的結髮妻子病故,兒子也在七歲時夭折。蔣 碧微雖然早已與當地查家定親,竟不計毀譽追隨徐悲鴻私奔日本東京,然後又同赴巴黎 留學,使蔣家大為尷尬。我想二人在巴黎也度過一段甜蜜的日子。 • 但是好景不長,不久蔣碧微就發現徐悲鴻像大多藝術家一樣非常自我中心,一心專注於 藝術,冷落了妻子。蔣碧微在《回憶錄》中說:「我以江南的古老世家一個訂過婚的少 女,和一位醉心藝術的畫家私自出走,逃到日本、北平、巴黎,終於發現我的丈夫的心 力全部專注於他所熱愛的藝術上面,我無法分潤一分一毫,既得不到溫暖,也得不到照 顧,然而基於我的性格和教養,卻使我安於做他忠誠盡責的妻子。」 • 從忠誠盡責的妻子演變成移情別戀,據《回憶錄》的說法是因為徐悲鴻首先愛上了他的 學生孫韻君,而且登報聲明與蔣碧微脫離同居關係,令蔣女士十分難堪。孫韻君就是我 做學生時代在師大藝術系任教的孫多慈老師。巧的是蔣碧微和孫韻君都到了台灣,也都 生活在台北,反倒是關鍵人物徐悲鴻滯留在大陸。一九七五年我在香港遇到逃出大陸的 徐、蔣的兒子徐伯陽的時候,印證了這一段情感糾葛確是他幼年時的辛酸夢魘。
  • 蔣碧微的 采令張道藩一見傾心丰 • 蔣碧微初遇張道藩是在一九二二年德國柏林旅次。那時張道藩正在英國倫敦大學美術院 習畫,還未去法國,他們都是到德國旅遊。《蔣碧微回憶錄》中描寫張道藩後來回憶初 見蔣女士的印象說:「(那天)妳穿的是一件鮮豔而別緻的洋裝。上衣是大紅色底,灰 黃的花,長裙是淡黃色底,大紅的花;妳站在那張紅地毯上,亭亭玉立,風姿綽約,顯 得多麼雍容華貴,啊!那真是一幅絕妙的圖畫。」大概就是那時候蔣女士的丰采使張道 藩一見傾心,可惜名花有主。然而這個美好的印象卻深藏在張道藩心中,漸漸轉化成一 份熾烈的熱情,直到眾人都返國以後,蔣、徐之間發生齟齬才爆發出來,那時張道藩已 經跟法國女郎素珊結婚了。        • 記得在大學時代,我是見過張、蔣兩位以伴侶的身分在公眾場合出現的。那時師範學院 劉白如院長在星期一的週會上時常邀請名人演講,譬如胡適、嚴家淦、張其昀等都曾來 過。我不記得張道藩先生是否也在邀請之列,但我確切記得有一次晚會上,張、蔣兩位 挽臂出現在禮堂,蔣碧微女士當然成為我們注目的焦點。他們不過是五十餘歲的人,看 在我這個青年人的眼裡,覺得他們已經好老,特別是蔣女士兩腮塗了兩團紅胭脂,看來 有些滑稽。如今我自己到了兩鬢斑白的日子,回想那時的光景,蔣女士穿了一襲在台灣 很少人穿的短皮草,高挺的身材,應該是風韻猶存的。
  • 徐悲鸿的代表作《放下你的鞭子》 布面油畫
  • 五十多 的張道藩有個二十多 的妹妹歲 歲 • 大概是民國四十八年,我在師大國研所的時候,大學時教過我們「國語」課的王壽康老 師主持成立「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專門教授外國留學生國語。王老師想起我的國語還 算純正,特別聘我擔任該中心的兼任講師。我開了一門集體上的「中國文學史」,因此 接觸到所有該中心的留學生。除了一批美國哈佛大學派來的研究生之外,也有幾位歐洲 來的學生。其中有比利時籍的裴玫修女,後來成為我的法文老師;還有後來成為名家的 李克曼(筆名 Simon Leys )。 • 又過一年,來了一位說法語的漂亮妙齡少女,名叫 Nicole ,不是從歐洲來的,而是來 自澳洲法屬新克利多利亞島。我們一見,非常投緣,可惜她完全不通華語,而我的法語 尚在初級階段,溝通有些困難。但是我仍然很勇敢地帶她到處走走,有一次去拜訪裴玫 修女, Nicole 穿了一襲大紅花的旗袍,被做飯的歐巴桑誤為我帶來了新娘子。後來知 道 Nicole 原來是張道藩先生的令妹,為張夫人素珊女士扶養成人,所以她只會法語, 不通中文。 • 因為 Nicole 的關係,我也見過張道藩先生的女兒 Liliane (麗蓮)和張夫人素珊。麗蓮 長 Nicole 數歲,中文說得就流利多了。但是麗蓮不像混血兒,是純粹中國女孩的面孔 ,當時有人傳言或許麗蓮為蔣女士所生,交給張夫人扶養長大的。我當時沒有注意麗蓮 的問題,只對 Nicole 的身世感覺有些奇怪,已經五十多歲的張道藩先生怎會有一個不 到二十歲的妹妹呢?也許是收養的堂妹吧?那時他們一家剛剛由張道藩先生親自從澳洲 迎接來台,暌違十餘年,終於團聚,顯得十分高興。這次張府的團聚,據蔣碧微在《回 憶錄》中說乃「基於種種因素,我決計促成他的家室團圓,不惜遠走南洋,躲過那個 『情何以堪」的別離場面。」
  • 蔣、張兩人分手的原因始終是個謎 • 蔣碧微女士在與張道藩先生分手六年以後才寫完了她的《回憶錄》。兩人相戀四十年, 而且「有整整十年的時間晨昏相對,形影不離」。不用說因為蔣女士的緣故,使張夫人 素珊遠走澳洲長達十年之久,但最後為什麼兩人終於分手?對我是個謎!對當時的很多 《蔣碧微回憶錄》的讀者也是個謎,因為那麼詳盡的一本回憶錄偏偏沒有交代這一個問 題。       ’ • 至於結成異國婚姻的素珊女士,眼見自己所愛的丈夫移情別戀,心中的悲苦自不待言。 可是她沒有說一句恨話,沒有提出離異,反倒含辛茹苦地在異邦荒寂的小島上為張家扶 養長大兩個女孩,這樣的情義又是多麼地令人敬佩啊!如果這算是一份女性的堅貞,素 珊女士的德行終於贏回了丈夫的心,在張道藩先生最後的生命中他們終歸相扶相依,一 同度過了人生的黃昏時光。       本來學藝術的張道藩,為了從政,犧牲了他的藝術生涯。 政治不過是過眼煙雲,又沒有留下藝術作品,看來一生似乎就白白地過去了,幸而他完 成了他心中愛的夢想,借著蔣碧微的手,使他「嘔心瀝血真情真愛的流露」的信函遺留 人間,為人間增添幾分顏色。 • 也可能是緣於追求完美的天性,使他不肯使任何人受到傷害,晚年才有家庭團圓之舉, 把悲苦轉換成又一次「人間四月天」。
  • • 《愚公移山》是徐悲鸿先生艺术创作顶峰时期的经典作品,也是中国油画史上最精彩的作品之一。 • 徐悲鸿先生曾创作两幅油画《愚公移山》,此次被瀚海公司征集到的是徐悲鸿先生完成的第一稿,尺寸稍小 ( 46×107.5cm );现收藏于徐悲鸿纪念馆的《愚公移山》是第二稿,尺寸为 400×200cm 。第一稿从构思、创作 、保护、收藏都充满了传奇的色彩。 • 据悉,抗战期间,徐悲鸿与印度圣雄甘地会面,他从这位印度灵魂人物身上隐约看见愚公的形象,于是充满激情地 创作了《愚公移山》草稿与人物写生。 • 1941 年底,为了躲避日机轰炸,在新加坡的徐悲鸿把自己所有的作品和收藏密藏于枯井,后为感激这些“枯井之宝” 守护者,他以《愚公移山》相赠。 • 据介绍,北京徐悲鸿纪念馆收藏的《愚公移山》在“文革”中卷放于潮湿的房间,颜色脱落。中法油画专家经过 5 年 的艰难修复终于使其重见天日,但彻底恢复原貌尚需时日。因此,此次上拍的《愚公移山》是目前最能体现徐悲鸿 抗战期间创作风貌的巨作。
  • 徐悲鴻並未受到「文革」迫害 • 我在認識張家人幾個月之後揚帆離台赴法了。初到法國的一年,跟 Nicole 尚有書信往還。我曾鼓勵她到法國念書,但她說出國留學要花一大筆錢,她 的環境不容許,哥嫂對她付出已多,她實在沒有勇氣提出這樣的要求。漸漸 地我們也就斷了消息。       在法國,當然我認識了不少《蔣碧微回憶錄》中 所提到的留法友人,像常玉、郭有守、邵可侶( Jacques Reclus )等,有 的是法國人,有的愛上了法國始終不曾離開,有的因大陸變色再度留法,現 在他們都已經不在人間了。最後我應該交代一下留在大陸的徐悲鴻。 • 自從他跟年輕的廖靜文女士結婚後,又生了兩個小孩。在中共治下,曾任中 央美術學院院長、中華全國美術工作者協會主席。他畫家的聲譽日漸隆盛, 已是國寶級的人物,死於一九五三年,未受到文革之害,死後在北京設有 「徐悲鴻紀念館」。徐悲鴻的長子徐伯陽,文革中下放農村趕大車,後來千 方百計逃到香港。我們在香港友人的晚宴上相遇,那時蔣碧微女士已經去世 ,他說很想到台灣來繼承母親的房產和遺物。據說後來在端木愷律師的協助 下,心願終於達成。現在他已七十多歲了,在深圳安度晚年。
  • 《 吐大荒》:徐悲鴻生命中的三個女人吞 • 2004 年冬的一場大雪,給古老的北京帶來一片潔白。我如約前往拜訪一位著名畫家, 沒想到,香港美術家協會主席文樓也去拜訪,我們由此而相識,真是意外的收穫。文樓 出生於台灣,在台灣讀完大學,如今是香港著名雕塑家,他曾協助徐悲鴻紀念館在香港 舉辦畫展。他與徐悲鴻未曾謀面,卻與徐悲鴻有著特殊感情。 • 文樓告訴我:“我第一次到北京來,跟廖靜文說,你不認得我,但是我們對徐悲鴻的事 業很了解。我在台灣,怎麼會跟徐悲鴻有聯繫。我就說,我是孫多慈的學生。她聽起來 感覺很驚奇。我上大學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就是孫多慈教的。孫多慈老師是徐悲鴻的 學生,那是我們都知道的,她時常給我們講徐先生的繪畫理念,徐先生的基本功訓練, 很多的方面。這樣看起來,徐悲鴻等於是我的師祖了。” • 孫多慈 • 我正愁“踏破鐵鞋無覓處呢”,只知道 1949 年,孫多慈隨家人離開大陸到台灣。曾在國 立北平藝專出任繪畫系主任的黃君璧主持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聘請徐悲鴻的學生當教 授,其中也有孫多慈。她去臺後的行蹤,雖略知一二,但難以窺其全貌。有幸與文樓偶 遇,我問他,對孫多慈老師的印象如何。文樓說:“非常地溫和,非常地文雅。她對學 生很親切,從來不急不躁。穿一身旗袍,人到中年,還是蠻漂亮的。” • 2005 年 6 月的一天傍晚,在賽納河畔的一棟公寓樓上,我和旅居巴黎的著名畫家彭萬 墀一家人聊天。彭萬墀是個熱心的人,幫我尋訪徐悲鴻和他老師達仰的往事。
  • • 我知道他是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的,跟他談過黃君璧,因為是他很熟悉的系主任。 我突然想起,孫多慈也是黃君璧請到台灣師大美術系的教授啊,彭萬墀會不會也認識呢 ?彭萬墀一聽就笑了:“你算找對人了,豈止是認識!” • 我忙問:“她教過您嗎?”彭萬墀說:“孫多慈先生就是我的任課老師。現在老師上完課就 算了,像法國老師都不見得認識學生,但過去中國的老師和學生的關係非常親密啊,孫 先生就是其中的典範,一個好老師啊。” • 又是個意外的收穫。我高興地說:“我跟您聯繫這麼長時間了,因為台灣師大美術系的 教授很多,沒想到您會是孫多慈的學生。”彭萬墀寬容地一笑:“你也沒問過我啊。孫先 生教我的那一年,大概是 1962 年吧,她剛到美國去。回來之後,到學校來上油畫課。 她看了我的畫覺得很有興趣,就常常到我的工作室來,我也到她的工作室去。這樣,就 有一種特別的師生感情,她很關心學生,喜歡勤於畫畫的學生。” • “ 那時,我到孫先生的工作室去,看到過徐先生送給她的書,還看到過徐先生給她做出 國擔保寫的證明。傳聞徐先生給她的素描打很高的分數,孫先生畫得非常好,不是一般 的好,的確非常的好啊。也有傳聞,孫先生喜歡徐悲鴻先生,徐先生也喜歡孫先生,他 們師生之間,很可能有一種機會結為夫妻的。當時我也不敢問孫先生,她是我們的老師 啊,而且當時她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了。” • 徐悲鴻曾為孫多慈的消沉而焦慮,他並沒看錯,孫多慈確實是個畫才。她痛定思痛,依 照徐悲鴻的囑託,重又拿起了畫筆,至死沒有放下。台灣女畫家中,極少有像孫多慈那 樣,能畫大幅主題油畫的,如《天問圖》、《春城無處不飛花》、《孔子畫像》和《黃 興馬上英姿》、《黃興與夫人徐宗漢》等,被台灣歷史博物館、華岡博物館和大成館收 藏。她的畫渾厚而深沉,專家稱她繼承了徐悲鴻的衣缽真傳。
  • • 畫家楊先讓于上世紀八十年代赴美講學,當他在海外查閱徐悲鴻資料時,認識了孫多慈 在美國的一個侄女,人長得很清秀,真的有照片上孫多慈的樣子。“她給我講了孫多慈 的事。孫多慈難道不是悲劇嗎?是悲劇啊。她因為乳腺癌,到美國治療兩次,住在吳健 雄家。吳健雄是了不起的科學家,和她是南京中央大學的同學,兩個傑出女性,什麼話 不說呀。最多談的,恐怕就是對徐悲鴻的遺憾了。孫多慈得了癌症,悶悶地死去,大概 和她感情沒得到圓滿很有關係,她老想徐悲鴻啊,老是愧疚啊。” • 在廖靜文面前,我謹慎小心地提到孫多慈,這個徐悲鴻真心愛過的女人。廖靜文卻並不 回避,她感慨地說:“接觸過孫多慈的人,都說她人品好,她一直希望有生之年能和悲 鴻再見一次面。人家告訴我,她聽說悲鴻死了,關了門哭了三天,後來為她的老師悲鴻 戴了三年孝。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就是有情人未成眷屬。” • 孫多慈曾到巴黎高等美術學院作訪問學者,在徐悲鴻留學的地方流連忘返。她也曾前往 新加坡,受到黃曼士款待,在江夏堂體味徐悲鴻辦展義賑的民族情感,了解徐悲鴻接到 她的信的真實情境,化解烽火歲月的誤解與怨恨。她到美國看望旅居紐約的王少陵,在 客廳懸挂的玻璃鏡框裏,看到徐悲鴻的一幅手跡,怦然心動。 • 王少陵告之,當年他去北京,返美前去徐悲鴻家告別,正在寫字的徐悲鴻,要畫幅畫送 他,但趕飛機來不及了,他就要了這幅墨跡未幹的詩,由徐悲鴻題上了字:“急雨狂風 勢不禁,放舟棄棹遷亭陰。剝蓮認識中心苦,獨自沉沉味苦心。小詩錄以 少陵道兄 悲 鴻”孫多慈一字一字讀著,心酸難抑,淚水奪眶而出。 • 孫多慈當然熟悉,這是徐悲鴻贈她的。她曾寄給徐悲鴻一顆紅豆和一條繡著“慈悲”兩個 字的手帕。徐悲鴻即以《紅豆》為題賦詩三首,寄還給她。徐悲鴻寫給王少陵的是第三 首。之前還有兩首。其一:燦爛朝霞血染紅,關山間隔此心同;千言萬語從何說,付與 靈犀一點通。其二:耿耿星河月在天,光芒北斗自高懸;幾回凝望相思地,風送淒涼到 客邊。詩句還在,錦書難托,已經是天地相隔,只有無盡的遺恨。
  • • 1975 年 1 月,孫多慈病 逝于美國,終年 63 歲。 知情者說,孫多慈的深厚 修養,無法驅散她刻骨的 憂鬱,這才是她患癌症的 真正原因。 • 孫多慈在美國時是由同樣 是中央大學畢業的吳健雄 所照顧。 孫多慈自畫像
  • 中年的孫多慈
  • 蔣碧微 • 1949 年蔣碧微到了台灣,和張道藩公開同居。蔣碧微雖然自己說,離開徐悲鴻她是多麼幸福,離 婚時徐悲鴻多麼計較,但徐悲鴻送給她的這許多畫作,畢竟支撐了她晚年的無憂生活。 • 徐悲鴻侄女徐雪說:“蔣碧微那麼驕橫,你說她也蠻可憐的。她這一輩子,實際上從來也沒結過婚。 她跟徐悲鴻,兩個人私奔的,根本沒結婚,沒辦什麼手續。徐悲鴻跟廖靜文好了,不是要跟蔣碧微 斷關係嗎?沈均儒大律師,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他說你們不存在什麼關係,你們又沒結婚。為了不 拖泥帶水,徐悲鴻還是登了個聲明,脫離關係。蔣碧微跟張道藩,也是同居關係。同居這麼多年, 還是個情婦,沒一個名份。” • 1959 年,蔣碧微與張道藩分手。徐靜斐忿忿地說:“張道藩不是答應六十歲跟我母親結婚嗎?到了 六十歲,張道藩請了許多客人,給我母親辦六十大壽。祝壽的熱鬧結束了,把客人都送走了,我母 親就問他,幾十年以前,你不是答應嗎,六十歲跟我正式結婚,今天我已經六十歲了,你應該兌現 你的諾言啊。張道藩不表態,不吭氣。我母親是有脾氣的嘛,一生氣,就跟張道藩大吵一架,以後 就分手了。” • 有關他們的分手,又有另一種說法。張道藩的法國妻子蘇珊,曾發現張道藩與蔣碧微的隱情,要他 斷絕關係,被拒絕了。蘇珊只得帶著女兒遠赴澳大利亞,他們沒有簽字離婚。蔣碧微如此要強,卻 也委曲求全地過著,從無半句怨言,如同一個真正妻子照顧張道藩。那一年,蘇珊突然回到台灣, 張道藩提出簽字離婚,蘇珊卻說:“你不愛我,是你的事,我愛你,難道犯法嗎?如今我老了,你 使我痛苦多年,我也不讓你好受,我不會簽字離婚的!”
  • • 張道藩當時官至台灣“立法院長”,蘇珊似乎有了高人指點,跑到蔣介石官邸告狀,請他主持公道, 不然她就向新聞界尤其是西方記者抖落一切。是要一個美人遲暮的蔣碧微,還是要名譽、地位、前 途,張道藩當然拎得清。蔣碧微自尊心受到的損傷可想而知。三十年的煩惱、痛苦夾雜著甜蜜的生 活,像是一場春夢乍醒! • 蔣碧微從“院長官邸”搬回溫州街獨居。從那之後,畫家王農時常去蔣碧微家拜訪,蔣碧微要賣徐悲 鴻的畫,也托王農找人聯繫。王農是個京劇票友,而蔣碧微喜歡熱鬧,有時到劇場去坐坐。王農說 :“我每次唱戲都要給蔣碧微送票去,她有的時候來看,有的時候在麻將桌上理都不理我。有一次 我唱戲,我在臺上,她就在第一排,大聲地笑起來,笑的聲音響啊,她比我還精彩。我在台灣唱戲 ,她是我的基本觀眾。 • “ 她平常畫展不大看,因為婚姻的失敗,所以對美術比較排斥。我開畫展當面送帖,她果然來了, 還買了一張畫。我跟她很熟,不是徐悲鴻的關係,是她有些事托我辦。後來她把她的收藏拿出來展 覽,有徐悲鴻三十多張畫,還有其他的畫,是靠徐悲鴻的關係她讓人畫的,但都不是精品,賣不動。 過了兩年,她就過世了。” • 曾跟隨徐悲鴻出國留學的蔣碧微,學過小提琴也學過法語,是否成功不敢說,但與中國傳統婦女總 把孩子放在首位不同,蔣碧微反其道而行之,對於孩子任其生長,絕不因孩子而放棄個人幸福,頗 有西方新潮思想。 • 然而世事難料,對張道藩愛得死去活來的蔣碧微,並沒抓住她最後的幸福。步入晚年的蔣碧微守著 空蕩蕩的屋子,備感孤寂。在台北的蔣碧微,與子女只能在照片上見面了。徐伯陽說:“聽說我母 親老想我們,我們的照片放在她的床頭櫃上。她到台灣跟張道藩生活十年,就分開了。她有 18 年 是一個人過,聽說是一個孤孤單單的老太太,只有打麻將消磨時間。她是很堅強的,晚年過的很悽 慘。” • 1968 年 6 月,張道藩去逝,終年 71 歲。十年後, 1978 年 12 月,蔣碧微也去世,終年 79 歲。她 對徐悲鴻指責甚多,對張道藩卻無一微詞。
  • • 一位著名畫家研究蔣碧微得出 這樣的結論:蔣碧微回憶錄合 訂本,《我與悲鴻》佔三分之 一,而《我與道藩》佔三分之 二。前一部純粹敘事,後一部 情深意長。 • 曾在徐悲鴻家當過保姆的劉同 弟說:“徐先生走的時候,我 在台灣,聽蔣碧微講的。說句 良心話,雖然他們夫妻是離開 了,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當然她不講,我看她那個表情 ,也看得出來,她說徐先生走 了,唸唸不忘的樣子。” • 劉同弟形容,蔣碧微說徐先生 走了,面色悽然。
  • 廖靜文 • 1994 年 6 月,徐悲鴻畫展終於在台灣歷史博物館開幕,徐悲鴻夫人廖靜文、徐悲鴻長子徐伯陽、 次子徐慶平以及女兒徐芳芳應邀出席,轟動一時,開創台灣歷史博物館參觀人數之最,每天上千人 之多。從小學生到老年人,普通民眾懷著少有的興趣前來參觀。人頭攢動,展廳空前熱鬧。老館長 陳康順告訴我們:“當時我們雖然估計會有人來看,可是參觀徐悲鴻畫展的人這麼踴躍,出乎他們 的預期,真的沒想到!” • 在徐悲鴻畫展上,最受歡迎的人,就是衣著典雅的廖靜文,她受到了明星似地追捧。徐悲鴻的傳奇 故事,人們並不陌生,都想一睹徐悲鴻夫人的風采。連警衛人員都說,展覽館以前還沒看到這麼擁 擠的。廖靜文一齣現,就被人群緊緊包圍了,爭相與她合影,照相機閃光燈此起彼落。人們爭購徐 悲鴻畫冊,請她簽名的隊伍排得很長。 • 在展覽日程中,本來有一天是遊日月潭。主辦者希望,在緊張的開幕式與應酬之餘,請廖靜文看看 台灣風光,也放鬆放鬆。廖靜文原先也是同意的,台灣來一趟不易,而久聞日月潭的自然之美,置 身其間自然是求之不得。但她看到,觀眾如此熱情,臨閉館也不肯離開,就對陳館長說,日月潭就 不去了,我還是守在畫展上吧。一連幾天,廖靜文都在展廳,接受媒體訪問,給觀眾簽名留念。直 到離開台灣,日月潭都沒能去成。送別時,主辦方很過意不去,廖靜文說,我很滿足了,悲鴻的藝 術能在台灣這麼受歡迎。 • 當時配合畫展趕印的徐悲鴻畫冊,深褐絨的封面,厚實的紙頁,連同精美的印刷,在台灣首次集中 了徐悲鴻的生平與代表作。讓陳康順館長沒想到,幾千本很快地就賣完了。後來這本徐悲鴻畫冊一 版再版,新任館長又有再版計劃。這是台灣島內第一個大陸名家的畫展。
  • • 不知是否天意,孫多慈、蔣碧微、廖靜文,這三個不凡女性,都曾在台北街頭走過。有 先有後,有笑有淚。她們以各自的方式,記下與徐悲鴻的感情聯繫。無疑,她們選擇的 方式,都能給我們提供一個認識徐悲鴻的真實角度。 • 此前,主持徐悲鴻紀念館的廖靜文,已在新加坡、印度和香港地區舉辦過徐悲鴻畫展, 而台灣之行,最使廖靜文唸唸不忘。 • 走過一個世紀的徐悲鴻,似乎仍奔走在海峽兩岸之間。他所牽引的一種情懷,一種民族 的、文化的、品格的情懷,穿越時光隧道,感動無數人。 • 廖靜文從到北京大學旁聽的那一天起,就立志為徐悲鴻立傳。一大摞初稿毀於文革造反 派的抄家,此後她又重起爐灶,繼續寫作,直至寫出長篇回憶錄《徐悲鴻一 生》, 1982 年發行第一版,首版 50 萬冊。如今這部書累計發行 80 多萬冊。她試圖以 自己的角度,解讀一位跨越時代的繪畫大師,其印數最好地說明瞭徐悲鴻的知名度。 • 坦白地說,我在訪問這位 83 歲老人之前,耳根旁也刮過許多的議論。但是,當我一次 又一次地和廖靜文長談,陪她到故居去尋找往昔生活的痕跡,逐步地了解她的情感世界 ,觸摸到她的痛苦、哀傷與戒心後,我發現,在那些引起外界非議的種種詞藻的背後, 她在保護徐悲鴻藝術的大事上,常常有驚人之舉。無論是以往中國的政治運動,還是當 今的商品經濟大潮,她的行動已足夠份量,其實遠勝於她的語言。
  • • 而蔣碧微被人同情,首先在於她的文筆。 • 也就是說,塑造蔣碧微形象的,是她回憶錄的語言。蔣碧微自己,連同 1965 年起幫她整理文字的 章君、楊兆青,兩位極棒的台灣主筆,是用一種直接述說,一種與當時我們習慣的“大陸腔”所完全 不同的述說,對蔣碧微作了徹底包裝,博得四濺淚花,尤其是女性共鳴。雖然按蔣碧微親人的說法 ,全是別人代筆的。 • 蔣碧微聰明之極,生活中她絕對不饒人,有眾多知情者為證。但回憶往事,她卻是個弱者的角色。 對於徐悲鴻與孫多慈,她似乎得理不讓人,還有些事出有因。而她指責徐悲鴻與廖靜文,就很荒唐 了,此前她與張道藩海誓山盟,情書不斷,已然失去指責的資格。她拎著徐悲鴻一大袋錢和一百幅 畫揚長而去,卻讓你覺得可憐,這叫哀兵必勝。其實,可憐的是善良的徐悲鴻,他一次次被蔣碧微 逼至墻角,不曾回手。 •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蔣碧微能把手頭所有徐悲鴻的信,哪怕一張小紙片,也像保存徐悲鴻畫一樣 保存到晚年,這讓人感覺到他們之間的微妙,雖然各奔東西,卻是藕斷絲連,台灣願意出她與徐悲 鴻的書,其實也是一例。蔣碧微回憶錄對徐悲鴻不是一味貶低,尤其是徐悲鴻在歐洲求學的刻苦, 以及她很反感徐悲鴻只顧畫畫的癡迷,還有她與徐悲鴻在生活細節上的分歧與矛盾,畢竟保留了青 年徐悲鴻的形象。 • 當我們考證蔣碧微筆下的徐悲鴻,與廖靜文筆下的徐悲鴻,似乎大相徑庭。細細一想,她們寫的, 其實都是真實的徐悲鴻。 • 蔣碧微說的徐悲鴻,兩手空空,一無所有,有的只是吃苦的毅力,忽略身邊愛人而瘋狂學藝,倔犟 ,自戀,偏執,這是一個年輕時候的徐悲鴻,一個未被認可的藝術家。而廖靜文筆下的徐悲鴻,善 解人意,體貼入微,作畫已入佳境,又能夠珍視天倫之樂。這是一個晚年的徐悲鴻,一個功成名就 的繪畫大師。
  • • 假如蔣碧微遇到的是晚年徐悲鴻,他們婚姻會解體嗎? • 孫多慈,是與悲鴻生命有關的這三個女人中,唯一沒寫回憶錄的一個。我們看到她畫冊 的自述,知道她的遣詞造句真是漂亮。 • 而她與徐悲鴻相逢,不在徐悲鴻的奮鬥之初,也不在徐悲鴻的成功之巔,而恰在徐悲鴻 人生的中年,也是徐悲鴻藝術的盛年。了解她,有助於了解徐悲鴻那一段的情感世界。 孫多慈無言,不免讓我們有些遺憾。 • 也許她沒必要再寫什麼,因為她的職業離徐悲鴻最近,本身就是一篇絕妙文章。說到底 ,站在畫板前或站在課堂上,都沒走出徐悲鴻事業。而她留在博物館、紀念館與展覽館 的巨幅畫作,已把她的人生敲碎了,融入其中。 • 我只能相信是一種天意。 • 這三位美麗女性之所以有悲歡與痛苦,因為她們面對著不同時段的徐悲鴻。而徐悲鴻之 所以有痛苦與歡樂,因為他面對著不同的女人。 • 而她們,只能在徐悲鴻生命中各佔有一段。 • 按一般人來看,能與一位偉大畫家有緣,就已經是一種福份了。這三位美麗女性被人們 認識與關注,說到底還是由於徐悲鴻。(文 / 傅寧軍)
  • 趙建成所繪徐悲鴻像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