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re
  • Email
  • Embed
  • Like
  • Save
  • Private Content
預言中國大未來
 

預言中國大未來

on

  • 3,789 views

經濟大師梭羅認為,一國兩制不一定是台灣的選項;而台灣如果要維繫繁榮現況,前提是必須要有面對中國的勇氣。

經濟大師梭羅認為,一國兩制不一定是台灣的選項;而台灣如果要維繫繁榮現況,前提是必須要有面對中國的勇氣。

Statistics

Views

Total Views
3,789
Views on SlideShare
3,783
Embed Views
6

Actions

Likes
0
Downloads
12
Comments
0

2 Embeds 6

http://www.slideshare.net 5
http://www.slideee.com 1

Accessibility

Categories

Upload Details

Uploaded via as Microsoft PowerPoint

Usage Rights

CC Attribution-ShareAlike LicenseCC Attribution-ShareAlike License

Report content

Flagged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Select your reason for flagging this presentation as inappropriate.

Cancel
  • Full Name Full Name Comment goes here.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Your message goes here
    Processing…
Post Comment
Edit your comment

    預言中國大未來 預言中國大未來 Presentation Transcript

    • 本期客座總編輯,世界級經濟學大師梭羅是美國總統 顧問,中國總理也向他請益。他曾經 4 次爬上喜馬拉雅山,又曾與傅利曼 論戰多回,他的銳利與驍勇,在學術界內外都是如此。 2007 年,香港回歸十年,梭羅如何重新看中國? 香港經驗帶給台灣哪些啟示?
    • 香港對中國而言只是很小的夥伴,中國還有很多夥伴。 香港有多少人? 700 萬人口,而中國有 13 億的人口。香港已是中國的一部分了,如果中國失敗,香港怎麼可能單獨成功呢? 相反的,中國的成功並不是因為是香港,沒有香港,中國經濟還是會成長,中國成功是因為中國內部改變了。
    • 在給商周讀者搶先閱讀的《當中國成為第一( China as No.1 )》書中,梭羅認為,中國當然有成為經濟強權的條件。 她有全世界 1∕5 的人口,從發展中國家的標準看來,她的教育十分普及,擁有眾多高等教育人才。 在科技創新上,在高等物理、生物科技等領域取得領先。 而來自香港、東南亞的華人菁英,則為中國注入了企業家精神,讓市場經濟得以順利運轉。
    • 但中國也有眾多的問題必須解決。 城市與鄉村嚴重失衡,城鄉收入比,從 4:1 急升到 13:1 ,而西方社會城鄉收入頂多只有 2:1 或 3:1 的差別。 農村人口經常因為米價過低而必須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往城市移動。 地區發展不均衡、環境污染都有待解決。
    • 歷史告訴我們,貧窮的國家要變成富有,至少要花百年的時間。 台灣從 1949 年起,每年經濟成長率達到 7 %,所得仍低於美國; 歐洲在 1900 年代,國內生產毛額是美國的 90 %,但現在只有 66 % 。 因為美國做為世界經濟強權,也會持續成長,不會停留在原地等待。
    • 隨著經濟成長,中國會逐步的建立民主, 就像台灣,或是日本一樣,但是那不會很快的發生。 台灣民主化花了 30 年的時間,中國的時間可能會更長。 中國人的世紀或許即將來臨,但如果要趕上全球第 1 名,不會在 21 世紀,而會是在 22 世紀。
    • 台灣可以從香港成功經驗中學到些什麼? 香港是服務中心,這是台灣必須學的。製造與服務,兩者可以並行。 香港不做製造,這是她的劣勢;但相對的,台灣的劣勢是只做製造。
    • 香港證明了一國兩制可行,但一國兩制卻不一定是台灣的選項; 台灣如果要維繫繁榮現況,前提是必須要有面對中國的勇氣。 如果過去台灣能夠採取開放的策略,台灣可以在中國大陸取得經濟優勢,資本與人才都會流向台灣;但台灣因為害怕中國會取而代之,沒有這麼做。 如今,資金和人才已經流向中國大陸了。
    • 那麼台灣如何掌握未來的機會? 開放。台灣要有「我會影響中國,而非中國會影響我」的信心。 台灣應該想,「這是我們改變中國的機會」。台灣不夠勇敢( Taiwan isn't bold enough )。
    • 在這個新時代,台灣有沒有什麼突圍之道?政府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政府應該放手( hands off )。讓資本主義能夠發揮它的功能,讓世界運轉的是經濟與資本,並不是政府的管制。政府最重要的事是,投資教育、做基礎建設。 教育仍然是經濟成功最重要的要素,沒有教育,沒有人才,就不可能掌握新經濟。要掌握人才有兩種方式,不是自己教育,就是要設法吸引受過教育的人才。
    • 台灣總是擔心會被中國擊倒,但這是錯的。 從資本累積的角度來看,如果說有誰會擊敗誰的話,中國會先被台灣擊倒。
    •  
    • 綜觀各項指標,香港、新加坡效率與制度面讓她們與全球接軌順暢,但未來民主指標能否提升,帶動永續繁榮,是持續觀察的重點。 中國經濟有多項制度面缺陷,政治更是離民主有一大段距離,目前強勁成長力道能否反向刺激其制度面的改善,尚待時間證明。 台灣的民主自由雖是最大優勢,但企業經營環境卻因為制度面的缺失,徒然失去許多競爭機會。 梭羅直指台灣已經失去了十年,政府如何走出島內競爭的心態,放眼大競爭格局去思考政策制定,台灣下一步的優勢才有辦法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