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re
  • Email
  • Embed
  • Like
  • Save
  • Private Content
数字阅读
 

数字阅读

on

  • 1,278 views

 

Statistics

Views

Total Views
1,278
Views on SlideShare
1,278
Embed Views
0

Actions

Likes
1
Downloads
0
Comments
0

0 Embeds 0

No embeds

Accessibility

Categories

Upload Details

Uploaded via as Microsoft Word

Usage Rights

© All Rights Reserved

Report content

Flagged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Select your reason for flagging this presentation as inappropriate.

Cancel
  • Full Name Full Name Comment goes here.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Your message goes here
    Processing…
Post Comment
Edit your comment

    数字阅读 数字阅读 Document Transcript

    • 数字阅读——开启全民阅读新时代 刘 炜 kevenlw@gmail.com 一、古腾堡的故事 1454 年的一个冬日,德国小镇美因茨边的莱 茵河已经开始结冰,约翰 · 根斯弗莱希( Johan Gensfleich , 1398-1468 ),也就是后人所称的 古腾堡,和他的 6 个助手,经过两年的艰辛, 终于完成了 180 本圣经的印刷。其中 150 本印 制在当时属于世俗用品的普通纸张上,另外 30 本用了档次较高的,在当时属于主流载体 的羊皮纸。 这就是著名的四十二行本 《圣经 。 该 》 书采用对开本形式,每页两栏,均为 42 行。全 书共一千三百页, 335 万个字符。根据手抄本 中的哥特体使用了近 300 种不同的活字。 这个 42 行本圣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是 盗版。它千方百计地隐藏该书的来源信息,并且任何关于这个版本的可追踪信息:印刷日期、 出版人、 印刷商等,均没有出现在任何一本书上。 这是欧洲历史上首批采用活字印刷的书籍, 古腾堡当时所采用的工艺,相比于当时羊皮书手抄本或雕版压印来说,都显得极为粗糙和 落后,简直是地摊货,一看就是盗版。 为了不至于太影响销路,有许多传统工序无法省略, 例如后期的绘图、 套色、封边、装裱等(纸皮书革命和“十美分读物”是 200 年之后在大西洋 对岸的美国发生的事情),而限于当时市场通行的价格,这 180 本圣经虽然卖得不错,但 回笼的资金远远抵不上对这个新生产工艺所进行的投资。 其后 50 年里,古腾堡以及他的同行们,带着数十套金属活字、笨重而简陋的模具和设备, 义无反顾地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不断地招摇撞骗、 互相偷窃技术、债台高筑、破产、入 狱、然后再东山再起,一个日后被人顶礼膜拜、到现在为止已统治世界 500 多年的新技术, 在它的早年岁月里却是如此不堪,一个新兴的孕育着亿万商机的产业,普通大众却唯恐避 之不及。 -1-
    • 然而金属活字印刷工艺在实践中得到不断地改进,成本迅速降低,带来了印刷能力的大幅 度提高,从而使知识交流的速度大幅加快,信息传播的范围迅速扩大到普通的黎民百姓, 甚至不识字的农民,只要能跟着牧师诵读圣经,也能够购买这些大规模印刷的廉价书籍, 反过来有促进了教育,致使识字人口的大量增加。书籍作为一种精神产品走下神坛、不再代 表权力工具而成功地商品化,致使整体知识阶层使用的拉丁语让位于老百姓所使用的世俗 语言(如英语等),致使印刷术成为普及新教伦理促进宗教改革的最有力的工具,标志着 西方社会的现代性,并直接为后来的文艺复兴在欧洲各处点燃了大量的火种。 距离古腾堡首次开动活字印刷机器 555 年过去了,流传至今的 42 行本圣经还有完整保存的 25 册,其中美国有 9 册,有四册在私人收藏家手中,其余都在欧洲。 1926 年一位德国收藏 家花费了 35.5 万美元从伦敦购买到一册,估计现在已经增值了数百倍。一本这样的圣经几 乎已经可以相当于一所大中型图书馆的整个馆藏的价值。 二、解放“被绑架”的阅读 从上述古腾堡的故事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1、阅读与我们现在常识中的“图书”,并不总是天然地捆绑在一起。“图书”之前早有阅读, 活字印刷术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使图书彻底世俗化,成为一种大众媒介的廉价商品和消费 品,从而普及了阅读,以至于由于其垄断性而重新定义了阅读。但是泥版文书、甲骨、羊皮纸、 纸莎草、竹简、帛书、金文、碑刻,哪一种不是阅读? 2、新技术新载体的诞生绝不可能一开始就摧枯拉朽。相反,一开始总是弱小的、丑陋的、不起 眼的和不容易的,甚至是违法的;意义和价值总是后来才被发现或赋予的; 3、图书馆并无生存之虞,因为它至少能成为图书博物馆。虽然这样它将彻底告别阅读。如果 它希望能够继续引领阅读,它就必须摆脱与这种被称为“图书”的东西的捆绑。现代图书出 版业正酝酿着一场数字化革命,图书馆作为其下游行业,作为知识中介,苏格拉底说的“ 知识的助产士、接生婆”,不改变,恐怕是不可能的。 似乎很多人难以接受:“原来阅读是可以和图书分离的!”是的,当前阅读的确被现代出 版产业所绑架了。阅读是什么?维基百科说:“阅读是人类对于符号或语法进行解码而获得 认知,以获取或创建意义的过程。”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曾祥芹教授把阅读理解成四句话:“阅读是披文得意的心智技能, 是缘文会友的交往行为,是书面文化的精神消费,是人类素质的生产过程。”人们把诸多美 好的东西赋予阅读,阅读是美好的,而离开了阅读,图书其实是丑陋的,它只不过是商人 用来赚钱的商品而已。并非必须要阅读图书才是阅读,就像您用饭碗吃饭,金饭碗当然很好, 但您吃的始终是饭,而不是金子。我们现在让电子书大战纸质书,并说纸质书就高雅,电子 书就粗鄙,正像是古腾堡当年的遭遇,粗鄙战胜了高雅,当年的粗鄙却最终成为了今天的 -2-
    • 高雅,而今天的电子书也将成为将来的时尚。 为什么有人要绑架“阅读”?就像面对 Google 的挑战,中国出版界绑架作者一样,是为了 他们的一己私利。他们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并非关心阅读,而只是关心图书的商品属性—— 能够带来利润。面对新技术所带来的全面的产业整合和颠覆,他们缺乏准备,惊慌失措,并 企图利用版权困境,制造恐慌,将不明真相的读者和作者,一起拉下水。 数千年来,信息载体的轻薄化一直是一个趋势,发展到今天,依托于无形的网络和云计算 , 内容几乎可以完全虚拟化:灵魂出窍,脱离载体,无所不在,随处可得。当然达到这一点还 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赖于我们积极理性的态度,就像四大发明在中国和国外的不同用途 一样,仅仅有科技是不行的。它很容易被我们盲目的人文情怀(例如怀旧)所误导,或被既 得利益集团所挟持。 新的技术目前还很弱小,甚至丑陋,官司不断,遭到主流社会的围剿,但是它正在带来新 的阅读体验、新的交流方式、新的产业形态甚至新的社会关系。就像历史上我们改变了自上而 下地书写和阅读而西化为自左至右横排文字、 改变了惜墨如金的文言文而全面采用了白话文, 并且把文字也做了大规模的简化和拉丁化(拼音),这些在当时都是洪水猛兽,但是改了 也就改了,对于文字和知识的普及带来了莫大的便利和好处。 现在,数字技术使知识的内容 与载体能够完全分离,波普尔所说的第三世界——知识世界真正产生,同样的内容在不同 的载体上可以同时、随意出现,印刷品正在失去昔日的作为知识载体的垄断性,正在逐渐让 位于数字新媒体。 将来的图书其内容价值将逐渐减弱,而成为艺术品,成为文物。 所以我很赞成现在各位馆长 面对数字化挑战采取无为而治,这对您的馆藏增值不会有丝毫影响,甚至可以说,谁数字 化得越快,谁贬值得越快。作为个人,大家也可以现在开始私家藏书,选择一些头版书、 签 名本,找一个鱼塘,用油布纸和塑料袋包好,沉下去, 500 年后保证价值连城,而且没有 坐牢的担忧。 三、开启民智,拥抱数字阅读 “徜徉于书卷之间,沉浸在不同的世界之中,邂逅风情各异的文化,不断发现并了解新知... 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读书更能激发想象的火花。”这是上个月 13 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法兰克 福书展开幕式上的讲话中的内容。她还说,“书籍带有一种崇高、自由的能量...书籍推动人 类进步,它为我们提供沟通的平台,它激发思想的火花,它批判现实,放大差异...”。 的确,阅读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类理性和智能的燃料。当吉尔伯特讽刺人不过是剃净了 毛的猴子时,史密斯用人会阅读反驳了他。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是人的全面发 展。而通向全面发展之路,阅读是最基本的行为。 然而,阅读,自古以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仅有经济上的代价,技术上的困难,更有 心智的、体能的、制度的、以及各个历史时期的统治阶级所设定的意识形态方面的便见和障碍。 -3-
    • 我们眼下正在经历着一场数字阅读革命。 所谓数字阅读,就是指以数字化形式获取或传递认 知的过程,不论载体、不论场合、不论形式,可以是任何数字化终端(如网络浏览器、电子阅 读器、电子纸或音视频设备),可以是任何格式(各种文本、图像、音视频),可以通过任何 技术手段(脱机的、联网的),可以是交互的、 跨越时空的社会性阅读,也可以是私密的个 人阅读。 数字阅读是数字化网络化带来的一种全新的阅读形式,是活字印刷革命之后的另一场革命 , 是信息生产力的再一次迸发,是知识贫民化的进一步延伸,意义甚至更为远大。 其影响,早 已突破了出版发行、图书馆、媒体、传播等相关领域,而波及整个社会、 经济、文化、教育等方 面。它不仅通过商务模式的创新,使阅读的经济代价降低到几乎为零,而且还通过眼花缭乱 的技术创新,使阅读更加随心所欲、 声情并茂、色彩纷呈、无所不在,更能各种交互方式,使 认知过程社会化,从而通过集体智慧,具备传统阅读难以想象的效果和活力。 数字阅读对于生产力的解放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进步不可小觑。在造纸和活字印刷出现之前, 知识只集中于少部分人手里,是社会不平等的帮凶。其对于中国和西方的的不同作用,也成 为人们长期琢磨的研究课题:它巩固了中国的大一统社会,却造就了文艺复兴和资产阶级 革命。在以往黑暗的年代,宣传一直被当做维护统治的利器,人们阅读什么、怎么阅读都是 受到控制甚至监视。而当今中国,套用王蒙先生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所说的,是历史上文化发 展的最好时期,前国新办主任(现文化部部长)蔡武、以及国新办发言人刘正荣也说:“中 国的互联网是世界最自由的平台”,“我们从来没有阻挠信息的自由流动”。我相信,我们 如果能够合理利用数字技术、善待新兴生产力,我们就一定能够更大范围地消除信息鸿沟、 开启民智,让数字阅读把知识自由的阳光洒遍每一个角落。 默多克说:“当今这个时代,如果要在历史上寻找相似的历史阶段,可以追溯到 500 年前 印刷出版业大繁荣的时代,那是大众传播的起源… 眼下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将控制权从编 辑、出版商、记者等媒介精英手中夺走,还给了“人民”,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时候了。 ” 四、数字阅读与未来的图书馆 图书馆一直在传统阅读中占有无可替代的地位,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据统计,我国 2005 年公共图书馆人均年购书经费 0.5 元;全国 2762 个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 收藏了 4.8 亿册图书,人均 0.39 册;服务了总人口的 0.8%,即 1062 万持卡读者;年借阅图 书 2.03 亿册次,平均每个读者每年看书 19.11 本。而根据全民阅读调查统计,我国每个识字 公民年购书经费约在 40-50 元( 其中教材教辅占了四分之三以上),年阅读图书一般在 4-5 本。从这里可以看出,图书馆的持卡读者的阅读量,远远高于普通公民。 然而我们毕竟只服务了总人口的 0.8%,这与欧美国家相比,差距不是一点点,我一直百思 不得其解,为什么办卡率一直没有得到广大馆长的重视?而商业银行的办卡率怎么在几年 -4-
    • 内呼呼地就上去了? 就算这点人口我们服务得很好了,还有 99.2%的人我们能够争取多少呢?我们可以看看下 面的数字,就知道现在图书馆面临的信息环境,以及我们的读者都到哪里去了。 目前中国有网民总数已经超过 3 亿,手机用户总数超过 6 亿,个人电子阅读终端超过 1.0 亿 台1,电子图书 81 万多种2(另外据称“超星独秀”已经收录了 200 万种中文图书全文)。 盛 大旗下的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晋江原创文学网、红袖添香文学网,每天提供超过 5000 万字的内容更新,日页面浏览量最高时达 5 亿次,拥有 3600 万注册用户。仅起点中文 网目前就包含 15 万名作家3。据说它的利润超过了中国所有出版社的利润总和。就其业务量 来看,每天 5 亿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我们多少借阅量? 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 2008 年开展的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显示,在文字媒体中,互联网阅读 率 已 达 36.5%( 比 2005 年 的 27.8% 提 高 了 8.7%) ,而图书阅读率仅为 34.7%( 比 2005 年 的 48.7%降低了 14%)。网络阅读首次超过了 图书阅读! 这个统计虽然充满了疑点,但 是结论还是令人信服的。 电子阅读器市场已呈现异军突起之势。随着 亚马逊电子阅读器 Kindle 的成功上市,一时 好评如潮,居然卖到洛阳纸贵、奇货可居的 地步。突然间电子阅读器市场发生井喷行情, 老牌厂家索尼迅速与谷歌结盟,巴诺书店 苦心积虑,推出的 Nook 被认为具有 Kindle 杀手的素质。三星也紧随其后杀入战场。 国内 更是有汉王、易博士、 翰林、博朗、方正以及诸 多的台资公司,中移动也有大手笔,大家 都看好手机和网络阅读之间的市场利基, 有鉴于此,有媒体甚至急不可待地宣布, 传统图书将于 2018 年正式死亡4! 上述比较局限于“文字媒体”,其实在“文字媒体”之外更是别有洞天,吸引了远远超过 “读书”的人群。请看下面的数据: Facebook 上超过 3 亿的活跃用户每天花费 80 亿分钟,更新超过 4 亿 5 千万条状态 讯息; YouTube 日访问量已经超过了 10 亿次; 1 http://book.ce.cn/ssjj/200906 /12/t20090612_19299805.shtml 2 参见《2008 年中国电子图书发展趋势报告》 3 参见:http://www.epuber.com/?p=4561 4 参见:第一财经周刊:http://finance.sina.com.cn/leadership/mroll/20091030/14516905601.shtml。具体报道 如下:“根据德国出版业杂志《书业报道》9 月份对 840 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进行的一项调查,80%的 受访者认为数字化带来的是机会而不是危机。调查显示,50%以上的人认为,到 2018 年数字化出版将超越 传统的图书—就在前年,还有很多人坚信,数字化产品的赢利不会超过传统书。” -5-
    • Flickr 已经储存了超过 40 亿张照片,从 30 亿张照片上涨到这一数字只用了不到一年 的时间; 全世界全部的网络流量中有 6% 是来自 Google ,它已收录 95 亿个网页,包含 1000 万本图书。 按照我们对数字阅读的定义,难道他们不算阅读吗? 图书馆应该怎么做? 1、首先是态度问题。图书馆不能固步自封,自甘沉沦,面对危机,自我安慰,把自己与过气 的传统图书紧紧捆绑,而采取解放观念,积极进取的姿态,图书馆还是可以继续引领阅读 , 大有作为的。 2、其次是积极对待数字化、积极从事数字化,探索新的资源管理和服务模式,特别是网络服 务和电子阅读器服务模式。图书馆的上游正在全盘数字化,整个产业链都是基于数字化的,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3、主动寻找读者、到读者所在的地方去之外,适应读者的阅读习惯。 总结一下,就是:以数字图书馆为资源基础,以图书馆 2.0 为服务基础,使出浑身解数拉 住读者,抢占虚拟世界中的高地,尤其要抢占电子书服务市场,在新兴的产业链中合纵连 横,发挥独特作用,使数字阅读无所不在。 在未来的数字阅读中,图书馆不可取代的作用将一去不复返了,但图书馆能否做好数字阅 读,将决定图书馆是否有未来。 (特别鸣谢:本文写作过程中得到上海图书馆系统网络中心的赵亮和上海外贸学院图书馆 谢蓉两位同志的无私帮助,在此深表谢意!) (完)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