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ideShare is downloading. ×
二、特納儀式理論中的象徵符號1
Upcoming SlideShare
Loading in...5
×

Thanks for flagging this SlideShare!

Oops! An error has occurred.

×

Saving this for later?

Get the SlideShare app to save on your phone or tablet. Read anywhere, anytime - even offline.

Text the download link to your phone

Standard text messaging rates apply

二、特納儀式理論中的象徵符號1

2,756
views

Published on


0 Comments
0 Likes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2,756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1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10
Comments
0
Likes
0
Embeds 0
No embeds

Report content
Flagged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Select your reason for flagging this presentation as inappropriate.

Cancel
No notes for slide

Transcript

  • 1. 二、特納儀式理論中的象徵符號
    濃縮性是象徵符號中最簡明的特點,指一個象徵能表示許多種事物和行動;表現出濃縮性的多義性。比如,在恩丹布人儀式中「奶樹」的象徵意義,主要代表女人的乳房、母性、恩坎加(女孩青春期的儀式)儀式中的新入會者、母系繼嗣制度、恩登布社會的整合和延續。 體現出這種象徵符號的多種意義。
    不同「所指」的統一體是指這些多個象徵意義具有類似的品質或事實上或理念中的聯繫而相互連接。 就是說每個象徵意義相互具有關聯性,不是獨立存在的。
    意義的兩極化主要是指象徵所指代的事物有相對立的意義兩極。一是理念極,即社會道德規範和價值;另一極是「感覺極」即自然和生理現象和過程。 在恩丹布人認為「奶樹」的一個意義是母乳,這就和「奶樹」滲出的乳膠有關,還有象徵符「穆庫拉」樹能分泌出紅色的樹膠,就被認為是血液,所以這就是感覺極的體現。 而它的理念極則代表了各種社會群體的團結和延續。
    2 、支配性象徵符號
    愛德華·薩丕爾辨析了「指涉性的象徵符號」和「濃縮性的象徵符號」。認為「指涉性象徵符號」主要是認知性的,「隨著意識層面的正式認知而拓展」,「濃縮的象徵符號意義觸及潛意識的越來越深的根處,並將其情感特質散播至遠離了象徵符號原義的各類行為和情景中。」特納受到愛德華·薩丕爾的啟發,就有了「支配性的象徵符號」,在他看來,「支配性的象徵符號」也是「工具性的象徵符號」。 支配性的象徵符號在許多不同的儀式語境中出現,有時支配著整個過程,有時支配著某些特殊階段。 比如在第七章「穆坎達:割禮儀式」中,一種叫做「恩芬達」的「藥物」是儀式的支配性象徵符號,它由許多成分混合而成,如代表「死亡」燒毀的灰燼,代表「男子氣概」的某個割禮學徒的小便。在新入會者的父母為孩子準備食物的營地上出現了「奇科里」樹的象徵符號,它代表了直立的陰莖、成年男子氣概、力量、狩獵技能和延續到老年的健康。剛才提到的儀式中象徵符號的「不同所指的統一體」就表現了支配性符號的意義內容,在象徵系統中具有高度的持續性和一致性。
    三、通過儀式中的「閾限」
    「閾限」是最能體現出特納的象徵人類學的思想。他把阿諾爾德·范根內普 「通過儀式」的「分離、過渡、聚合」發展成為「閾限前、閾限、閾限後」,並把重點放在了「閾限」的過程當中。 他區分了「過渡」和「狀態」,認為兩者俱有不同的文化特性,「過渡是一種過程、一種生成、而在通過儀式的情況下,過渡甚至是一種轉換」,狀態是「指一種相對固定或穩定的狀況」、「一個人的狀態,這是由為社會文化所承認的成熟程度所決定,如「已婚狀態」、「單身狀態」、「嬰兒狀態」。、「指社會生態學狀況,或者一個人或一群人在特定時間的生理、精神或情感狀況。」
    在恩丹布人的儀式中,特納劃分出「生活轉折儀式」和「困擾儀式」。 生活轉折儀式就是標誌著個人從生命或社會地位的一個階段過渡到另一個階段,比如:出生、青春期、死亡等;而恩丹布人的生命轉折儀式還包括男孩、女孩的入會儀式、葬禮。 「困擾儀式」是為那些被認為受「穆奇西」陰魂折磨的人舉行的、這些陰魂由他們已忘記或忽視的死亡親戚的陰魂變的。 這些陰魂以三種方式困擾恩登布:(1)獵手的陰魂會導致其男親屬打不中,找不到或追不上獵物; ( 2 )一個女人的陰魂會給其親屬帶來生育的麻煩;( 3 )男性和女性的陰魂會使其活著的親屬生病。 這樣就有相應的狩獵祭儀、生殖祭儀和治療祭儀為受困於陰魂的人消解災禍。
    特納認為「閾限」不是一種狀態,而是處於結構的交界,是兩種狀態之間的轉換。 通俗的講,「閾限」的階段就好比人站在門檻上,跨過去就是另一種狀態,沒有跨過去還是原來的狀態,閾限過程具有模糊性和矛盾性。 簡而言之,閾限就是從一種社會狀態向另一種社會狀態的轉換。 而剛才所說的「沒有跨過去的原來狀態」就是指個人或者團體離開先前的社會模式或生活結構的象徵性的行為組成,是「閾限前」的階段;「站在門檻上的狀態」就是一種閾限的階段,這個階段的狀態含糊不清,這樣的領域,它很少帶有,或不帶有任何過去的或將到來的狀態的特性;「跨過去的狀態」就是「閾限後」,通過儀式的完成,他再次處於穩定的狀態,和新的習俗規範道德標準。 特納把「閾限」定義更加簡單化,「它既不是這個又不是那個,但又二者兼而有之。」認為閾限有「結構上的不可見性、含糊性、中立性」的象徵主題。 其象徵表明「閾限主角」既未活著也未死去,或既活著又死去 ; 表示他們在此期間的身份等各方面狀況的不確定性。 這種不確定性還表現在隔離期間,儀式主體被偽裝和隱藏起來,他們既不被認為是男性,也不被認為是女性。 他們沒有階級、地位、財產、生死和性別,以此表示與過去的我脫離關係,超越並隔離了過去的我。 在閾限的結構間特性中新入會者與其訓導者、新入會者之間的聯繫中存在特殊的「社會結構」關係。在恩丹布人中新入會者是絕對服從訓導者,新入會者之間是絕對平等的關係。比如這種關係體現在割禮儀式中,新入會者的父母為其孩子準備食物,這些食物時平均分給所有的新入會者,表現出團體的力量,但是酋長或頭人的兒子並不享受這樣的特殊待遇,儀式結束後這種關係也許持續,也許回到矛盾和社會等級中。
    參考文獻:
    [1]英·維克多·特納,象徵之林——恩丹布人儀式散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2]黃淑娉、龔佩華,文化人類學理論方法研究【M】廣東: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
    [3]馬健君,西安回族民俗文化【M】西安:三秦出版社,2008
    註釋:
    [ ① ] 維克多·特納《象徵之林——恩丹布人儀式散論》,商務出版社, 2006 年
    [ ② ] 維克多·特納《象徵之林——恩丹布人儀式散論》,商務出版社, 2006 年
    [ ③ ] 克爾白:天房。
    [ ④ ] 邦克:阿拉伯語,意為宣喚。
    [ ⑤ ] 起指:回族經堂語。
    [ ⑥ ] 即中國穆斯林稱為「清真言」,會念「清真言」是作為穆斯林最基本的標準。
    [ ⑦ ] 伊瑪尼: 阿拉伯語,信仰。
    [ ⑧ ] 討白:阿拉伯語,懺悔、悔罪。
    [ ⑨ ] 塞倆目:問候。
    [ ⑩ ] 依扎布:證婚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