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ideShare is downloading. ×
Capitalist - #3, 2011 (2011年第3期投资家)
Upcoming SlideShare
Loading in...5
×

Thanks for flagging this SlideShare!

Oops! An error has occurred.

×

Introducing the official SlideShare app

Stunning, full-screen experience for iPhone and Android

Text the download link to your phone

Standard text messaging rates apply

Capitalist - #3, 2011 (2011年第3期投资家)

586
views

Published on


0 Comments
0 Likes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586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1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1
Comments
0
Likes
0
Embeds 0
No embeds

Report content
Flagged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Select your reason for flagging this presentation as inappropriate.

Cancel
No notes for slide

Transcript

  • 1. LEADERS 领袖 金融家48 CAPITALIST
  • 2. LEADERS 领袖 金融家 碳买家 欧睿龙 碳市场低迷,当同行与 PE 走 得 越 来 越 近时,Tricorona 的 这位中国首代坚持为在华做碳 交易和清洁技术转移寻找新的 战略方向。文 本刊记者 植美娜 东方梦。他的父亲由于工作需要,经常 学一边学习中文,一边学习中国经济。 要飞往中国、日本和韩国去处理生意。 短暂的工作后,他决心开始自己的 在东方文化中耳濡目染,他向往着这片 事业,成立一家小型咨询公司,帮助中有 人说低碳是银行家们的阴谋, 有人说它是拯救世界的唯一 土地。在读商学院的时候,学校规定, 国企业走出去。不过这样的理想对于当 途径。无论那些揣着各自利 学生必须去国外交流学习一年,当时班 时的中国又“太早了” 。他说,谁应该走益的政客们如何操心,来自瑞典的欧睿 上只有两个人联系中国大使馆,一位中 出去?甚至谁能走出去?这些政策都不龙 Bj rn Odenbro 更关心自己是不是能 国女生,另一位就是欧睿龙。不过那时 明确。赶在 7 点以前下班回家,在 2 岁的儿子 候,对中国来说,这样的交流“太早了” , 后来他的咨询公司没怎么帮上中国 他们都没得到批准。于是他选择了中国 企业“走出去” ,却把一家瑞典企业“引入睡前,跟他用英语交流一会儿。儿子 的邻居—日本。 进来”了。这是他人生中一次重大机遇,跟中国的外祖父母一起生活,现在掌握 在日本的经历是“游戏时间” 。这 自此,他变身成为掘金中国的碳买家。的语言还仅限于湖南话。 一年,他一直在日本各处旅游,结交了 当 时 Tricorona 还 是 个 矿 业 公 司, 欧睿 龙 是 全 球 第二大碳 买 家 几位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一年的项目 1989 年在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上市的Tricorona 瑞典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中 到期后,他选择离开。 时候,注册的是“金矿开采”“我猜他 。国首席代表,他爱把自己的事业叫做“小 语言是第一道坎。 “日本人根本不 们的金矿不是在瑞典采到的,而是在中生意”“小”的好处之一是,没有太多 。 说英语。 ”他抱怨说, “很久以来,日本 国——发现了碳机会。 ”欧睿龙戏谑说。繁文缛节,至少能跟妻子一起工作— 已经是发达国家了,不像中国,还那么 彼时 Tricorona 正在试图改变 商业她就在自己旁边的办公室里工作。好处 积极地学习。 ”当然他承认,在语言学 模式,开始做一些环境相关设备的交易。之二是,能够迅速应对新机会,这激发 习上,他有自己的弱势,当他不能很清 他们找到欧睿龙,本打算在中国寻找有着他的斗志。 楚地用陌生语言表达自己的时候,他不 意向的采矿公司,出手瑞典矿资源。一 现在无疑是让国际碳买家揪心的时 愿意开口讲话。而日本人恰恰又极为内 来一往,Tricorona 最后决定在北京建立期。碳市场低迷,没人知道一年后他们 向。 碳资产管理代表处。赖以生存的碳信用还会不会存在。不过 在他眼里,中国是个比日本外向Tricorona 正悄然转身,尝试着做投资。 的国家。至少在中国的咖啡馆里,会有 激进的买家也许正是这样的转身,在市场布满迷雾 人突然走过来说 : “我能跟你聊聊吗?” 正 是 新 成 立 的 北 京 代 表 处 给了的今天,欧睿龙偶尔可以悠闲地在咖啡 显然他更习惯中国的性格。 Tricorona 第二次生命,最终让它彻底放厅读着小说,沐浴午后的阳光。 另外在毕业的时候,他发现日本的 弃了采矿生意。 “是清洁发展机制(CDM) 经济停滞不前,瑞典正因为 IT 泡沫的 项目在中国的飞速发展,让他们最终下扎根中国 破灭而陷入危机,中国的经济却在腾 定了决心,完全转变成了碳买家。 ”按项 受父亲影响,欧睿龙自小就有着 飞。最终他决定去中国,在对外经贸大 目计算,Tricorona 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 CAPITALIST 49
  • 3. LEADERS 领袖 金融家碳买家,而其中 85% 的项目来自中国。 这个团队已经有 33 名员工,四年间增 始激烈。原来只有碳买家在买项目,后 实际上,随着欧洲 CDM 项目开发的 长了 10 倍。 来更多参与者进入。有欧洲的发电企业,饱和,中国逐渐成为了该项目的最大盛 在 Tricorona 进入中国的时候,已 自己用或者用于交易 ;还有投行,比如产国。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相关 经有一些碳买家在这里布局。 “对于中 JP 摩根、美林、雷曼兄弟 ;政府也开始负责人在北京环境交易所举办的绿色金 国市场来讲,我们并不是先行者,竞争 进入。 “这些大家伙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融论坛上透露,在联合国执行委员会注 者来得要早。不过很短的时间内,我们 喊更高的价。 ”他说。册的中国 CDM 项目数量和年减排量均居 就超过了他们。”他介绍说,这是因为 然后金融危机来了。市场一下子从世界第一。 在购买项目上,他的做法更为灵活。 “我 极度竞争,变成非常少的竞争。之前是 Tricorona 主要参与碳交易的一级市 们很早就决定,经过仔细评估后,项目 卖方市场,中国公司要价很高,突然就场,据 Tricorona 项目经理孟金介绍,他 即使有难度也会尝试。”其中包括污水 变成了买方市场。投行最先撤了,然后 大家都退缩了。们需要发现有潜力的减排项目,以 CDM 污泥制沼气发电、生物柴油等项目,这 接着,市场徘徊,失望。 “碳买家开的标准帮助其开发,把项目提交联合国 些 开发 成 本 和 难 度 都 高于 普 通 水电、 始抱怨没人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 ”欧睿执行委员会进行注册,最终签发核证减 风电项目,一般碳买家也会敬而远之。 龙说。 他告诉记者,很长一段时间,中国 政府不告诉碳买家 2012 年以后究竟是否 允许他们买碳项目。 “如果我们不知道能 不能买,我们怎么能投入资金呢?” 他还告诉记者,联合国执行委员会我个人觉得,CDM会继续下去,至少我希望, 联合国执 对于项目的注册也变得非常模糊,会拒 绝一个项目,通过另一个项目,但是当行委员会对现在注册的项目,或者是2012年以前注册的 你把这两个项目放在一起比较,你会发项目,会继续签发CER。 现它们根本就是同一个项目的两张脸。 “很多竞争者都退缩了 ”欧睿龙说。 。排量(CER) 。北京代表处的工作处于流 四年沉浮 CDM 末路?水线的上游,从寻找项目到签发 CER。 经过几年的积 累,实际上碳买家 “当你已经摔到地上的时候,你还能之后 CER 的交易就转至 Tricorona 的新 找项目和后期跟进都不成问题,整个流 再往下掉吗? 突然出现了太多不确定性, ”加坡分支,卖给有需求的客户。 水线中最难的步骤是在联合国执行委员 这个时候欧睿龙反倒镇定起来。 为 Tricorona 在中国挑大梁,这是一 会注册的时候,要花费很多时间。有点 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相关负责人个令人惊讶的决定。至少欧睿龙从未有 像中国 IPO,大家要在证监会门口排队, 曾在相关论坛上谈及各国对第二个承诺过任何碳交易经验。 而谁也说不清究竟要等多少时间。不过 期的减排义务尚未达成统一意见, “这是 他告诉记者,实际上四年前整个中 令他欣慰的是,虽然开始的时候比其他 今后 CDM 项目合作最大的不确定性,发国对“低碳”这个词都寥有问津,全世 碳买家要激进一些,不过目前他们经手 达国家不做出更严格的承诺,那么 CDM界也没几个人知道如何做碳交易,这恰 的项目还没有被联合国执行委员会否决, 项目的需求方就不存在,自然 CDM 项目恰让欧睿龙心里有底,因为大家多少处 这在行业内凤毛麟角。 就会成为问题。 ”于同一条起跑线上。 在碳市场上打拼,是大起大落的四 CDM 会走向末路吗? 受 预算限制,包 括欧睿龙本人在 年。刚进入的时候,是黄金时期,人们 “可能我们并不安全,并不确定,哥内,整个北京代表处的团队只有三个人。 刚刚意识到从中国购买 CDM 项目的门路, 本哈根和坎昆会议上的国际交涉并没有另外两位是 :曾在瑞典留学的中国挚 竞争并不激烈。说到这, 他突然身子前倾, 得到太多结果。 多个国家要进行谈判, 180友,以及他的新婚妻子。时至今日,他 举起手来,连续打了三下响指——这就 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动机和观点,这是一觉得最 起码 有一件 事是 做 对了,那就 是黄金时代签下新项目的速度。 个过于复杂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只能猜是建立起了一个“紧密的”团队。如今 后来市场成熟一些,他发现竞争开 测。 ”欧睿龙说, “但是我个人觉得,CDM50 CAPITALIST
  • 4. 会继续下去,至少我希望,联合国执行委员会对现在注册的项目,或者是 2012年以前注册的项目,会继续签发 CER。 ” 他开始感觉到,即便 2012 年后 CDM被边缘化,碳交易也不会结束。他对于2012 年以后会出现什么新的机会, “非常兴奋。 ” 这种乐观情绪,首先在新项目的签约上得到了初步印证。圣诞节归来的欧睿龙,来到公司面对的是厚厚一叠 1800页的合约,将近 20 个新项目。 而此中的底气,则多少来自投行的支持。去年,巴克莱资本宣布以 1.41 亿美元现金收购 Tricorona。这不是国际投行第一次对碳买家垂涎欲滴。2008 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之前,摩根大通以 1.98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一大碳买家益可环境(EcoSecurities) 。 记者发现,当时 Tricorona 也是竞逐益可环境的“竞拍者”之一,而今它本身也走上了拍卖席。两年间物是人非,市场上弥漫着“投行进, 碳买家退”的味道。全球前两大碳买家都被投行收入囊中。 市场风向摇摆不定,对于碳买家来说,抓住投行稻草,暂时可以缓口气。 对巴克莱来说,这场收购是一次成功的“抄底” 。一方面 Tricorona 的股价处于低位,从 2008 年中的 11 美元震荡回落至 6 美元。另一方面,EUA(欧洲排放单位)价格在 15 欧元上下已经徘徊将近一年半时间,此前价格一度高达 30 欧元。碳指标的价格也相应偏低,碳买家的资产相对被低估。 低代价和高风险总是裹挟在一起。“变数是,我们会迎来什么样的交易体系呢? CDM 下 的信用额 度, 还 是包 是 虽然在主导全球碳交易市场的欧盟排放交易体系 (EU ETS)中,EUA(欧洲排放单位)价格在 15 欧元上下徘徊良久,但欧睿龙依然保有信心。括中国在内的各国自行发 放 这样的信用额度?什么交易体系接受什么样的碳商品?比如日本和韩国会不会接受 CDM 乐意相信,他们出没的区域,一定还有 机会。 ”欧睿龙说。机制下的 CER,能 不能 接受中国标准 利可图。“巴克莱更多的是考虑 2012 年 “新机会”是什么,没人说得清。背的 CER ?以后可能会有更多区域性的管 以后,在攫取新机会上,没有任何公司 靠投行的全球第二大碳买家正探索着,制。”他说。 占 据比 Tricorona 更有利的位 置。无 论 摸出了一些门道, 关键词就是 “投资”“低 和 投行无疑是嗅觉敏锐的族群,人们 2012 年以后怎样,我们都会很快抓住新 碳技术” 。 CAPITALIST 51
  • 5. LEADERS 领袖 金融家 2008 年 4 月 Tricorona 瑞典碳资产与中国大唐集团、国华能源投资有限 公司分别签署了风电项目的减排购买协议。我一直在试图寻找新的方式做商业,适应这个多变的环境。我的角色是为在中国做碳交易和清洁技术转移,寻 投 行 对于碳 业务 较 为看 重。2010 年 6 月 2 日,巴克莱资本宣布以 1.41 亿美元 现金找新的战略方向,让车轮一直转下去。 收 购全 球第二大 碳 买家( 以项目数计算) Tricorona。 变身 PE ? 纯的 PE。 于瑞典方面清洁能源设备制造商的需 毫无疑问,碳交易和碳金融在中国 “我们对碳有非常非常强的信心,会 求。一直以来 Tricorona 是中国 CDM 项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从始创,到做大, 继续着力于这个领域。我们打算向清洁 目通向瑞典的桥梁,一些 技术水平高到竞争激烈,到衰退,再到现在的模糊 能源领域中含有碳潜力的项目投资。这 但是规模较小的瑞典设备制造商找到不定,只走过了短短的五年。没有人知 些项目即便没有低碳政策的支撑,也是 Tricorona,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在中国道碳生意的未来会是怎样。 很具有吸引力的。我们会用碳金融作为 开拓市场。随着这样的需求越来越多, “有的公司干脆就停止了碳项目开 公司便开始考虑应下这块业务。这就是 今后的固定收入,向中国项目业主低价发;有的完全退出了市场 ;还有另外一 “技术转让” 。 或者免费转让技术,换取未来的碳资源。 ”些公司,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相信碳的 思路拓开以后,在技术以外,自然 去 年,Tricorona 北 京 代 表 处 成 立未来,全速继续我们的事业。 ”欧睿龙介 想到了资本。Tricorona 开始寻求通过巴 了一个新部门,该部门有一个花哨的名绍说, “为了应对这些不确定性,碳买家 克莱的资金支撑平台,自己做投资,不 字“技术转让和项目投资部” 。其实就是和 PE 走得更近。有些公司干脆就做起了 仅仅满足于卖碳指标。这就是 “项目投资” 。 Tricorona 战略调整的一个前锋。负责这投资——跟碳毫无关系的投资。 ” 这项新战略,本质上有三个思路 : 个部门的是前年新加入 Tricorona 的黄伯 继投行、煤老板、保险资金之后, “全 在国内尚待开发的技术领域,比如低温 楷,天津人,原来在瑞典环保局下属的民 PE”时代又多了一群竞逐者。不过, 余热 发电,Tricorona 从初始阶段介入, 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欧睿龙知道自己的位置,他不愿放弃自 寻找合作伙伴,发起项目,成立合资公己在碳交易上积累的资源,更无心做单 他向记者介 绍说, 这个 部门缘 起 司,引入瑞典的技术 ;对于国内已经具52 CAPITALIST
  • 6. 来临。 “我觉得,我一直在试图寻找新的方 式做商业,适应这个多变的环境。我的 角色是为在中国做碳交易和清洁技术转 移,寻找新的战略方向,让车轮一直转 下去。 ”他说, “这是我擅长的。 在中国 做生意,你一定要很善于适应变化,要 是在日本或者瑞典的话,倒可以慢一点。 ” 多变,也许这恰是他乐意长久留在 中国的原因。如果是东方情结,大可以 去泰国,据说泰国海啸的时候,有 500 多位瑞典人遇难。宜人的天气和友好的 文化,吸引着大批瑞典人到那里定居, 其中就包括欧睿龙去年刚刚退休的父亲。 如果是语言,两次采访中,欧睿龙都不 愿意开口讲中文,即便是记者用汉语跟 两位中国员工一起讨论的时候,他也是 用英文插话。如果是兴趣,在北京只剩 下读书和给儿子念故事了。只能说中国 经济对这位瑞典人的吸引力太大了,恰 巧他又偏爱多变和新机遇。 对于长远打算,欧睿龙觉得做这种 规划在中国不现实。 “中国政策在变,政 治根本不变,经济迅速在变。 ”他说, “不 过在这里,低碳经济的大方向对我们是 有利的。我肯定会继续留在中国工作,有成熟技术的水电、风电等传统项目, 我只是一个商人 继续留在环境方面,可能还是会留在碳Tricorona 半路入股,跟本土公司合作 ; 在中国的近 8 年时间里,欧睿龙几 交易领域。 ”无论哪种项目,具备发展成 CDM 项目潜 乎丢下了所有兴趣。 欧睿龙说自己是商人,他对商人的力的公司,就会投入 CDM 的生产线,当 他对记者苦笑 :潜水,在北京没有 定义是,保持对寻找新方法做事的渴望然前提是 2012 年以后 CDM 没有被清出 这样的地理条件 ;空手道,日本的俱乐 和热情,然后不忘补充道,还要从中盈利。历史舞台。不过无论 CDM 未来如何,前 部在五道口,去一次要穿越整个北京 ; “即便我做的事,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两个思路都能继续走下去。 射击,没有很好的场地,而且不能随身 本质上对世界有好处,但是我不能跟自 这是产业链的延伸,更是碳买家为 装着来福枪。最后,所有的兴趣就剩下 己撒谎说,我是因为对这里的环境不满,了抵御未来的不确定,不得已而为之的 读书。 我想要拯救世界才这么做的。 欧睿龙说, ”战略调整。 他爱在公司楼下的星巴克看书,时 “我是一个商人,我喜欢做这行,因为这 “的确,成立‘技术转移和项目投资 事和小说都喜欢,每周不落的是《经济 是件好事,也因为这是件有利可图的事,部’ ,是因为从现在到 2012 年有太多不 学人》“我乐于研究世界政策,看新的 。 我是来赚钱的。如果没人赚钱,整个系确定性。 ”欧睿龙坦言, “对于我们来说, 商业风险投资,发现新的商业计划,特 统就没法运行,因为大家不会去做。 ”我们不能确定今后 CER 究竟有多大价值。 别是跟碳交易有关的。 ” “又能赚钱,又对整个人类做贡献,不论现在有多少分析和研究——由于巴 前面说到碳市场萎缩的时候,他的 对树,对动物都有好处,还有那些鱼——克莱的关系,我们有许多这样的资源—— 眼睛闪着光彩,大概是因为转折点,不 我在潜水的时候可以看的鱼。 ”他狡黠但是变数还是太多了 ” 。 论是向好还是向坏,都意味着新机会的 一笑。 CAPITALIST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