届曝疆 W阳阳白 叫    ω    饷 臼刨盹叫 C       创怡       stern    西方正典总主编周殿富I 古罗马 ] 圣奥古斯丁著吴宗文译                 天主之城 | 下                 ...
WESTERNCANONLIBRARY屈尊西为正典
Western Classics Li brary   The City 01 God i 001                                             目录第十四卷…………………………………………………………...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51                                   第十四卷    圣奥古斯丁重论房、祖的罪,说它是私欲偏情的原因;  肉欲妄动,...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52则平安无事。     第二章   肉欲的生活,不但因肉身的毛病,特别是由灵魂的毛病     我们先当研究依肉欲生活或精神生活,有何意义。谁若表面上研究我所说过的,而不顾《圣经》的说法,能够相信依肉欲生活的,是伊比坞鲁...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53搬走的肉体;有时却以全体指点部分,以血肉指点人,如以前我们所引过的话,就是如此。  《圣经》上以许多形式提及肉身,若要一一加以研究.何为依血肉而生活,这...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54的事,岂非愿以血肉二字,理解为整个人,以部分指点整个吗?   第三章    罪恶的原因是心灵,不由肉身而来;自罪恶所产的腐化,不是罪过,而是罪恶的罚   谁说肉身是一切缺点的根源,因为灵魂生活在肉身中,受到肉身的剌激...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55  并为使人知道最乱人心的四件事:期望、恐惧、喜悦、忧愁,为一切罪恶的来源,皆由肉身而来,他又说:    "因而心灵既恐惧,希望痛苦又喜欢,关在黑暗...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56者,第→罪人,谎言即由他而来。   第四章   照人生活,或侬天主生活,有何意义   人不照天主而依人生活,便与魔鬼相似。天使亦不能照自己生活,当照天主生活,即当在真理中生活,并将真理传于别人,而不当撒谎。圣保...
Weslern Canon Li bra 叩 I The City 01 God   I 457神外,谁也不能明了天主自己的事。但我们所领受的,不是这世界的精神,而是出于天主的圣神,为使我们能明了天主所赐予我们的一切。并且我们也讲论这一切,但不...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58也将是神了。   第五章    对肉身及灵瑰的性质,柏拉固派的意见,比马尼派的意见更为可取;但亦应当加以排斥,因为它将罪恶的原因,归于血肉的本性   我们的罪恶毛病,不需要我们指责肉身的本性,而侮辱天主,因为血肉在自...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59  他们自己亦承认,这种糊涂的期望,不由肉身而生,它压迫灵魂,使它净化后,又回至肉身内。因此可以结论道:灵魂不由肉身所压迫而期望、恐惧、喜悦...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0爱他否?"伯锋禄又答说"主,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第三次又问说:不是爱我,而是更爱我;圣史继续说"伯锋禄因耶稣第兰次问他说:‘你爱我吗?便忧愁起来。其实耶稣只一次说爱慕我吗(Amas me)? 第二次问:你爱我吗...
Western Canon Library   i The City of God <.61望;得其所爱的为愉快;避免所不爱的为畏惧;对所发生的事而痛苦为忧愁。若爱是恶的,这些感情亦是恶的;若爱是善的,这些感情亦是善的。  我现在证明我所说的:...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2快代替快乐,谨慎代替恐惧。他们杏认在贤者心中能有痛苦与软弱,我为避免混乱,称它为忧乱。   他们说:意志求善,这是贤者所当做的;愉乐是为善的酬报,贤者在任何地方皆可得之。谨慎使贤者避免恶事。忧愁是祸患的效果;他们以为...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t God   463经》时      任何人不能反对它的权威            当懂得它的真意,它不能有别种解说,如我在前面,由先知及《福音》已证明了。  谁不...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4   善人与恶人可同样愿意、避免、快乐,换句话说,善人与恶人皆愿意、恐惧、快乐,善人因有善意故为善,恶人因有恶意故为恶。   忧愁,为斯多噶派所不承认,为信友却可能是好的:因为圣保禄宗徒曾称赞他们,是因为他们忧愁而作...
Western Canon Li bra 叩 I The City 01 God I 465感情也是正直的。  我们畏惧永罚,希望肉身得救,因期望而喜乐,因为那时就要应验经上所记载的那句话"在胜利中死亡被吞灭了。"               ...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6更劳苦工作;他以自己的多封书信,不但训诲同代人,并训诲将来的人。这位基督的战士,听基督的教训,与他一起被钉,与他一起受光荣,圣保禄在世间为我们成了世俗,天使,及人类的戏剧;他勇毅作战,以夺得奖品。   我们喜欢以信德...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67哭流泪。我们是因败坏的人性,乃有这类软弱;为吾主耶稣则不然,他的感情常服从理智。  但我们若在世间,毫无感情,就不能正常生活,圣保禄宗徒曾指责没有爱...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8中。同一宗徒曾说"其实你们没有领受奴隶的心神,以致仍旧恐惧。"    (罗·剧·十五)而是"上主的敬畏是清洁的,永远长存"(咏·拾挠。·十) ;若永远常在,如何能别样理解呢?不能畏惧可能的祸患,保持不能失去的善;因为...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469  第十章    我们的原祖,在怡园内犯罪以前,是否受欲情的扰乱  我们有理由问原祖一人或他们夫妇二人,在犯原罪以前,在他们的肉身内有否这类感情,我们将...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0不依我们所不知的,因为不在天主措置之内。人不能以自己的罪过,变更天主的主意,强逼他变换他所预定的:因为天主己预见他所造的人将犯罪,及由堕落人方面能得的利益。   虽然以象征意义,能说天主变更所定的,如《圣经》上说天主...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1由了。" (若·蹦·三六)即天主圣子救你们,你们才能得救,他之所以能拯救人,就是因为他是救世主。  原祖生活在精神及肉身的怡园中,不但因肉身的恩惠是在物...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72     为证明亚当犯了罪,圣保禄又说"罪恶因着一人进了世界",稍后又明说"连那些没有按亚当违法的榜样犯罪的人 "0      (罗·伍·十四)     照圣保禄宗徒,被欺骗的,是相信所做得没有罪,但亚当知道有罪,...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3  第十二章   亚当犯罪时,恶意先于恶行  原祖二人在明明遵命以前,先在心中已有了恶念,因为若没有恶意,就不会做出恶事的。  何为恶意的开始,岂非骄傲...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4这是昕命,这是谦虚人所有的。   谦逊能将心举上,骄傲却使人卑下;骄傲在下,谦逊在上,这似乎是矛盾的。然而谦逊使人甘心服从上峰。谁比天主更大,因为它使人服从天主,所以抬高人;而骄傲毛病,不愿听命,与上主脱离关系,为此...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75自大是罪,因为遗弃至高的天主已是罪恶。谁不看出.违背天主的命令,就要犯罪。为此天主禁止犯罪后,不能以任何公义来辩护 c  我敢说:为骄傲人明明犯罪,...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6   但因骄傲,私爱自己,因此天主的公义,使他们仗恃自己,并且也未能完全控制自己,如他们所愿意的;他们本来愿意自由,却成了魔鬼的奴隶,灵魂死去,且有一日肉身亦将死亡;他们失了生命,若天主的恩宠不来拯救他们,将永远丧亡...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7使我们自己受累,不能使天主受累。天主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如我们需要肉身的帮助一样。因此我们所接受的是我们的罚,但我们所做的,不能害及天主。为此我们所称的肉...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8身的快乐以上。为此进行肉欲快乐时,使人失去一切情感及思想。   那位爱智德及纯洁愉乐的人,在夫妇生活中,如圣保禄宗徒所说"叫你们每一个人明了,以圣洁和敬意据有自己的器皿,不要以淫欲之情,就像不认识天主的外邦人一样。"...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9在身体中发生肉欲妄动,这使他们注意而觉羞愧。  为此他们违反了天主的命令后,    ((圣经》上写说"他们二人的眼,立即开了,自知赤身露体,遂用...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0敢公开。虽然夫妇行房事,以生子女,本是正当事,但亦不在人前行之。新郎在向新娘弄情前,岂非先请仆人、陪婚等进入洞房的人,都退出去?     拉丁最大的演讲家西塞罗曾写道:大家都希望一切善行,在白日光天之下公布,却希望行...
Western Canon Li bra 叩 I The City of God   481  意志最为重要,因为人发怒时,若不愿意,口不会发言,子不会打人;这些官能,没有愤怒时,更容易受意志的指挥。  但人身的生殖官能,服从欲情,若不受剌激,...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2殖官能已不受意志指挥,而自由妄动,这是原祖不昕命的罚。这种罚在传生人类的官能上,更该感觉出来。   自原祖犯罪后,后代更是一落千丈,任何人能脱其约束,除非天主的恩宠,在每人身上,消除在人类代表原祖身上所犯的罪,而不受...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3  然而子女就不能没有欲情而生产,如现在一样.并且当生在怡园之外,如实际如此:因为原祖被逐出后,才行房事,以生子女。  第二十二章   天主...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4     第二十三章       在怡园中,若无人犯罪,或守贞洁,亦会生育子女否     谁说没有犯罪,男女就不会生育,岂不是等于说为达到圣人的数字,罪恶是必要的吗?若亚当与夏娃没有犯罪,就手然一身;为何没有罪过,就...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5  在这种情形中,灵魂以受到抵抗为羞辱,因为肉身在下,本当服从。在其他动作中,灵魂抵抗自己,耻辱更小,因为被自己所胜时,常是灵魂得胜。虽然五官本当服...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6事,而是在可能范围内,解说人类生育的过程,并设法如他一样,避免亵渎的话。   第二十四章         人在怡园中昕命不犯罪,能使自己的意志,运用生殖器   男女能由意志的指挥,不为欲情所逼,依照次序及数字,生育子...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7他可昕见,如远处之声。  若人身在现世可朽的肉身中,能有这种奇特的情形.为何不信,人的肢体,在犯违命之罪前,能随意没有欲情而生子女呢?  人因摸弃了天主...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8主而生活,因而人亦可为善人,毫无需要而生活着,因为能常如此而生活;有吃的,使不饥饿;有喝的,使不口渴;有生命之树,使他不会衰老。身上没有腐朽的种子,扰乱他的五官;不畏内疾与外面的危险;身体健康,精神安泰。   在怡园...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9的城中,选出预定的人数。他们被选,并非因其功绩,系因天主的恩惠,因为整个人类都因原罪而被罚了;这样,可指出他不但赐恩宠于得救的人,亦给未得救...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90可以指出,在天使,人类的自大,及自己助佑中,有多大的区别。    谁能相信及肯定天主不能由罪恶中,救出天使及人呢?但他让他们有这种权力,以证明他们因着骄傲能做出何种罪恶,及自己恩宠的力量。    第二十八章  ...
Western Canon Li brary   The City 01 God   I 491                                        栓      十      五        卷          ...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92已到讨论它们的发展,由原祖开始生育子女,直至人类不再生育为止。现在我们讨论二域的范围,正是死人逝去而婴儿出世的时间。   原祖先生了加音,他属人城,后生亚伯尔,他属天主城。在人间我们遇到的,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但属...
Western Canon Library! The City 01 God   I 493两个盟约:一是来自西乃山,那就是啥夏尔一一西乃山是在阿拉伯,与现在的耶路撒冷同列-一因为她与她的子女同为奴隶 c 然而那属天上耶路撒冷的却是自由的,她就...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94   这也由亚巴郎的两个儿子表示出来,一个为依色马,为姆女哈夏尔依人性而生的;另→个为依撒格,由自由妇女,因天主的应许而生。二人都由亚巴郎所生,第一个由肉欲所生,是人性的象征;另一个由天主的应许所生,是指点恩宠...
Western   Canon Li brary   The   City 01 God   1495其财富,获得后,能使人民享受所能的福乐 ε {ê 它不能使爱它的没有痛苦,因而屡次地城为战争所分裂.以 i某暂时的胜利 c  它的一部分,攻打...
西方正典协天主之城 1496   但这个罪恶与前不同,雷姆与罗马禄都是这城的居民,二人都贪求建立罗马域的光荣,但由二人所分,这光荣就不会这么大了。想得统治光荣的人,若统治权与人平分秋色,就要大减其威风,为使一人独霸称雄,另→个就被取消了。这样,...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 d   斗-而来,却是毛病,为此圣保禄宗徒向在世依信仰生活而修德的人说:"你们应该彼此帮助背负重担,这样你们就能满全了基督的法律。"(迦·陆·二)  他在别处又...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98罪罚一→一如同圣保禄宗徒教训我们的,但不能完全控制我们的肉身,强逼它顺从欲情,或将肢体作为罪恶,而能引导人,在世平安,并永远为玉,毫元罪恶。   第七章    加音犯罪的原因,连天主亦不能使他不去犯罪   天主...
Western Canon Libra叩 I The City 01 God   499辨不清。  不易看出加音因何事使天主不悦,但圣若望宗徒论这二位兄弟说"不可像那属于恶者和杀害自己兄弟的加音;加音究竟为了什么杀害了他?因为他自己的行为是邪恶...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500      但天主给他一个圣善的命令"你若行得不好,罪恶必伏于门前,它要获得你,但你要制伏它。"是弟弟的贪心,不,是罪恶的贪心,因为天主先说"你为什么愤怒俨然后说"若你行得不好,罪孽必伏于门前,它要获得你,但你要制伏...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501又继续说"你仍要恋慕你的丈夫,他要管辖你 J  上面天主对加音犯罪及肉欲所说的.此地对犯罪的女子亦同样地说了,由此可结论道:丈夫当领导妻子,如精神领导肉...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502下,更为灿烂。      既然《圣经》上记载每人的年龄,结束时说"他生子养女。"他活了多少年,然后死去,而不提他们子女的名字,但我们可以相信在这年代中,能生许多人,他们团结后,造了好几座城。      《圣经》...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503  即厄诺客是创立这城人的长子,我们不可相信父亲用儿子的名字称城,是孩子刚刚呱呱坠地。  因为一座城不能由一人而建,它只能由人的团体而成。若这人...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天主之城(下)
Upcoming SlideShare
Loading in …5
×

天主之城(下)

2,173 views
2,007 views

Published on

0 Comments
0 Likes
Statistics
Note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 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No Downloads
Views
Total views
2,173
On SlideShare
0
From Embeds
0
Number of Embeds
20
Actions
Shares
0
Downloads
30
Comments
0
Likes
0
Embeds 0
No embeds

No notes for slide

天主之城(下)

  1. 1. 届曝疆 W阳阳白 叫 ω 饷 臼刨盹叫 C 创怡 stern 西方正典总主编周殿富I 古罗马 ] 圣奥古斯丁著吴宗文译 天主之城 | 下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 2. WESTERNCANONLIBRARY屈尊西为正典
  3. 3. Western Classics Li brary The City 01 God i 001 目录第十四卷…………………………………………………………… 1451第十五卷…………………………………………………………… /491第十六卷…………………………………………………………… 1531第十七卷…………………………………………………………… 1595第十八卷…………………………………………………………… 1643第十九卷…………………………………………………………… 1715第二十卷…………………………………………………………… 1759第二十一卷………………………………………………………… 1823第二十二卷………………………………………………………… 1873附录……………………………………………………………… 1933
  4. 4.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51 第十四卷 圣奥古斯丁重论房、祖的罪,说它是私欲偏情的原因; 肉欲妄动,是不听天主命令的罚;若原祖没有犯罪,人能 没有欲情而生子女。 第一章 若天主的恩宠没有拯救的话,因着原祖违命,整个人类都要第二次死亡 如我在前卷书中已说过的,天主不但愿以相似的本性,使人类团结,并为谋求人间和平起见,决定由同一原祖传生后代。若我们的原祖,其中之一不为任何人所生,而另一位由第一位而成,不因违命,该当死亡,则我们人类就不会死亡。 原祖的罪是如此重大,竟使人性败坏,将原罪及死亡传于后代。死亡这样控制人类,若天主不以自己的恩宠拯救的话,所有人都要受永无止境的第二次死亡,这是原罪应得之罚。 因此天下万国,虽宗教与风俗各异,言语、武器、衣冠不同,然而人类只有两个大团体,或照《圣经》上的话,两个城。一个由愿依肉欲生活,而另一个由愿依精神生活的人组成,若各得其所望,
  5. 5.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52则平安无事。 第二章 肉欲的生活,不但因肉身的毛病,特别是由灵魂的毛病 我们先当研究依肉欲生活或精神生活,有何意义。谁若表面上研究我所说过的,而不顾《圣经》的说法,能够相信依肉欲生活的,是伊比坞鲁派哲学家,他们以肉身的快乐,为人生的至大幸福;及所有以肉身的快乐为人生幸福,与所有愚民,不知哲学为何,只求五官快乐的人。 他们亦会相信斯多噶派哲学士,将人的幸福放在心灵方面,是照精神生活,因为何为人的心灵,岂非精神?然而依照《圣经)) ,以上两种人都依肉欲而生活。 因为《圣经》不但称世间有朽的肉体为肉欲,如"不是所有的肉体是同样的肉体:人体是一样,兽体又是→样,鸟体另是一样,鱼体却又另外是一样。" (格前·拾伍·三九)且用这句话,有时意义不同,以指点人,即人性,以部分指全体,如"因为由法律的行为,没有一个有血肉的人能在他前成义。" (罗·垄·二 0) 此处血肉有何意义,岂非指人吗? 下面的话,还更清楚"可是凭法律,没有一个人能在天主前成义,这是明显的事。" "因为义人要由信德生活" (迦·主·十→) ;下面的话"于是圣言成了血肉" (若·查·十四九即是指人。 有的人不懂这句话的意义,以为吾人耶稣没有灵魂, <<圣经》上玛利亚达肋纳说"有人把我主搬走了.我不知道他们把他放在哪里了。" (若·武拾·十兰)是以部分指全体,玛利亚达肋纳只提为人
  6. 6.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53搬走的肉体;有时却以全体指点部分,以血肉指点人,如以前我们所引过的话,就是如此。 《圣经》上以许多形式提及肉身,若要一一加以研究.何为依血肉而生活,这是恶的,而血肉本性,并非恶的,实在大费光阴。我们只仔细研究圣保禄宗徒致迦拉达书中的这句话"肉身的作为是显然可见的:淫乱、不洁、放荡、崇拜偶像、施行邪法、仇恨、竞争、嫉妒、愤怒、争吵、不睦、分党、妒恨、凶杀、醉酒、宴乐及与这些相类似的事;关于这些事我以前怎样预先告诉过你们,如今照样再预先告诉你们:做这样事的人,不能承受天主的国。" (迦·伍·十九~二一) 研究了圣保禄宗徒这封信中的话,为我们的问题已经足够了,可以解决何为依血肉而生活:因为圣保禄宗徒所提明显的血肉行为中,而加以指责的,不但是肉身方面的肉欲,如淫乱、不洁、放荡、酬酒、安乐,并提心灵方面的事,这是与血肉的快乐风马牛不相及的。 谁不知道邪法、仇恨、竞争、嫉妒、愤怒、争吵不睦、分党是心灵的缺点,而不是肉身的缺点?可能有时某人因为崇拜偶像、分党,而追求肉身的淫乐,然而虽然他压制放荡,圣保禄宗徒还说他依血肉生活,因为他虽不追求淫乐,但仍做罪恶的事。 谁不感觉心中的仇恨?谁向自己的仇人说:你有恶血肉反抗我,而不说"你有恶意向我?" 最后,任何人不会犹豫将肉欲归于肉身,同样,也没有人会疑惑愤怒是心灵方面的。为何外教人的宗徒圣保禄呼其他工作为血肉
  7. 7.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54的事,岂非愿以血肉二字,理解为整个人,以部分指点整个吗? 第三章 罪恶的原因是心灵,不由肉身而来;自罪恶所产的腐化,不是罪过,而是罪恶的罚 谁说肉身是一切缺点的根源,因为灵魂生活在肉身中,受到肉身的剌激,一定没有详细研究过人性;如《圣经》上说"这必腐朽的肉身,重压着灵魂。" (智·矶·十五)所以圣保禄宗徒论有腐朽的肉身时先说"纵使我们外在的人日渐损坏。" (格后·肆·十五)然后即接着说"原来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这地上帐篷式的寓所拆毁了,我们必白天主获得一所房舍,一所非人手所造,而永远在天上的寓所。诚然,我们在此叹息,因为我们切望套上那属天主的住所,只要我们还是穿着衣服,不是赤裸的。我们在这帐篷里的人困恼叹息,是由于我们不愿脱去,而就套上另一层,为使这有死的为生命所吞灭。" (格后·伍·一~四) 所以我们为有腐朽的肉身所压迫,知道这重压的原因,并非肉身的本性,而是它的败坏;我们不愿脱去肉身,是希望它成为不朽的。若肉身是不腐朽的,就不会是压逼了,如《圣经》上说的"这必腐朽的肉身,重压着灵魂;这属于土的寓所,扼制了多虑的精神。" (智·矶·十五) 但谁愿肉身为一灾祸的原因,一定错误,虽然维治利随着柏拉图的学说,歌咏说: "本来白天火光耀,肉躯为害懒洋洋 p 腐朽肢体地下生,引起无穷大损伤。"
  8. 8.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55 并为使人知道最乱人心的四件事:期望、恐惧、喜悦、忧愁,为一切罪恶的来源,皆由肉身而来,他又说: "因而心灵既恐惧,希望痛苦又喜欢,关在黑暗监狱中,不 能举目望苍天。" 但我们的信仰教我们不同的真理:因为有朽的肉身压迫灵魂,不是原因,而是原罪的罚;不是腐朽的肉身使灵魂犯罪,是灵魂犯了罪,乃使肉身腐朽。虽然由腐朽的肉身,发生毛病及犯罪的愿望,但我们不当将人生的一切灾祸都推到肉身上,因为魔鬼没有肉身,又当如何解说呢? 魔鬼虽不犯奸淫、酷酒或有肉身的其他毛病,但他暗中引人犯罪,同时傲慢自大,嫉妒别人。这类毛病,在魔鬼身上根深蒂固,为此他们永远被关入黑暗的监狱中。 圣保禄宗徒,将这些魔鬼的主要毛病归于肉身,虽然我们由信德知道他们没有肉身。他说"仇恨、竞争、嫉妒、愤怒、争吵、不睦、分党、妒恨"都是肉身的事(迦·伍·二 0); 但魔鬼的为首毛病,却是傲慢。 谁比魔鬼更是圣人的仇敌?谁更好斗争、愤怒、仇恨、嫉妒?魔鬼虽然是纯神,但有上面的一切毛病。为何称为肉身的毛病,岂不是人的毛病,而圣保禄宗徒却以肉身之名称之。 为此人像似魔鬼,并非因有肉身,因为魔鬼没有,但因依同样精神,即照人的精神而生活;魔鬼亦愿依自己生活,不照真实,而作谎言,非由天主而发言,乃依照自己的本性,因为他是第一撒谎
  9. 9.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56者,第→罪人,谎言即由他而来。 第四章 照人生活,或侬天主生活,有何意义 人不照天主而依人生活,便与魔鬼相似。天使亦不能照自己生活,当照天主生活,即当在真理中生活,并将真理传于别人,而不当撒谎。圣保禄宗徒对人说"在我们谎言中,充满天主的真理。"谎言是我们,而真理却为天主的,人依真理生活时,不照自己,而照天主生活;天主曾说"我是真理。" (若·拾肆·六) 人若照自己,即照人而不照天主生活,就依谎言生活,这并非是谎言,因为人由天主而造,他一定不会撒谎,但人如此受造,就不当依自己,而应该依天主生活,即承行天主的旨意,而不照自己的私意而行。谎言即不照天主的旨意生活。 人愿幸福,却背道而行,有比人的私意更为虚伪否?因此可说→切罪过都是谎言:因为犯罪,即愿避恶而得善;因此欲善而得恶,求更好的,却得到更坏的,就是撒谎;为何如此?岂非人只能由天主处,而不由自己处可以得善,犯罪就是背弃天主,因为随从自己,所以犯罪。 因此有两个彼此不同,互相矛盾的城,一个依肉身,另一个依精神而生活,或依人或依天主而生活。圣保禄宗徒明明写给格林多人说"你们中既有嫉妒和纷争,你们岂不是属血肉的人?" (格前·全·三) 依人而行,即依血肉而行,因为依血肉,即依人的部分,就是整个人;同样的人,先被称为属生灵的,现在却被称为血肉的说:"除了人内里的心神外,人谁能知道那人的事呢?同样,除了天主圣
  10. 10. Weslern Canon Li bra 叩 I The City 01 God I 457神外,谁也不能明了天主自己的事。但我们所领受的,不是这世界的精神,而是出于天主的圣神,为使我们能明了天主所赐予我们的一切。并且我们也讲论这一切,但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教的言辞,而是用圣神所教的言辞,给属神的人讲论属神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能领受天主圣神的事,因为他是愚妄。" (格前·武·十一~十四)稍后他对属生灵的人又说"所以兄弟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还不是把你们当做属神的人,而只能当做属血肉的人。" (格前·垒·一) 由这类语言口气,可以知道,是以部分代整个,因为灵魂肉身,是人的一部分,可以说整个人。属生灵的人,与血肉的人相间,并无分别,即照人而生活的人。在下面的话中亦指点整个人"因为由于法律的行为,没有一个有血肉的人能在他前成义。" (罗·垒·二 0) 下面的话亦同"由雅各伯所生同到埃及的,一共七十五人。"(创·肆陆·二七)① 没有一个有血肉的,即是没有一个人;说七十五个灵魂,即七十五人。所说"不以人的智慧所说的话",亦可以用"不以血肉智慧所说的话";"依人而行",可说"依照血肉而行"。这点,由下面的话,更为清楚"因为有人说:我是属保禄的,另有人却说:我属阿波罗;这样你们岂不成了俗人吗?" (格前·全·四) 以前所说的:你们属生灵,你们是血肉,还更重复地说"你们是人",即你们依人,不依天主而生活;若你们依天主而生活,你们 ① 拉丁通俗本,为七十六人,圣奥古斯丁所引七十五人,系照希腊文七十贤士本;他在本书中,往往引用七十贤士本,因此与拉丁通俗本,略有出入。他引拉丁文本时,系依拉丁旧本 (]tala) ,而非现行的拉丁通俗本,因为当时圣热落尼莫尚未译成,或至少尚t 通用。而六十六人系照希伯来文本。
  11. 11.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58也将是神了。 第五章 对肉身及灵瑰的性质,柏拉固派的意见,比马尼派的意见更为可取;但亦应当加以排斥,因为它将罪恶的原因,归于血肉的本性 我们的罪恶毛病,不需要我们指责肉身的本性,而侮辱天主,因为血肉在自己的范围内是好的。然而舍弃至善的造物主,依受造物而生活,无论人依血肉而生活,或依心灵,或依由灵魂肉身组合的人生活,以灵魂或肉身指出,都是不对的。 所以谁赞扬灵魂的本性为至善,或指责血肉为极恶,以血肉形式喜好其一,而避其二,是照人类的幻想而非照天主的真理。 柏拉图派人一定不会如马尼派人一样,厌恶地上的肉身为罪恶的原因,因为他们将有形无形世界的一切元素及特性,都归天主。但他们却以为灵魂如此被地上有朽的肢体所压迫,为此发生贪求、恐惧、欢乐、悲哀,因塞罗呼它为扰乱,希腊话称它为情感,为一切罪恶的来源。 若真如此,为何在维治利诗中,爱乃亚由父亲处知道,在阴间的灵魂当回至肉身中,甚为惊异,乃呼说"父亲,可以相信,有些灵魂升至天上,然后又回到肉身的监狱中吗?可怜,是生命的期望,在吸引他们。" 这地上有朽肉身残忍的期望,尚在清洁的灵魂否?他岂不说灵魂已由肉身的祸患中洗净,却又愿意回至肉身内。由此可以结论道:若是真的话,其实不是,灵魂不断净化与被站污,灵魂的恶劣倾向,不能由肉身而来。
  12. 12.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59 他们自己亦承认,这种糊涂的期望,不由肉身而生,它压迫灵魂,使它净化后,又回至肉身内。因此可以结论道:灵魂不由肉身所压迫而期望、恐惧、喜悦、忧愁,可由自己有这类感情。 第六章 人意志的特性,使人的感情成为善的或恶的 重要的,是看人的意志。若意志是恶的,他们的行为也是恶的;若意志是正直的,则行为不但不可指责,反而当受赞扬。在→切行为中都有意志,也只有意志最为重要。希望与愉乐是什么?是意志赞同我们所愿意的。什么是恐惧与哀痛?是意志不赞成我们所不愿意的。期望是我们的意志,赞成我们所愿意的;愉乐是意志赞成我们愿意的快乐。 这样,我们不赞成将发生的为畏惧;我们不赞成已发生的为忧愁。为此,依我们所期望或避免的不同事物,人的意志就变为不同的感情。所以不照自己依天主而生活的人,当爱德行而恨罪恶。 为此,没有本性的恶人,只因罪恶才变为恶人;依天主生活的人当痛恨恶人,但不因罪恶而恨人,或因人而爱罪恶,当爱人而痛恨罪恶;因为除了罪恶之外,在人中就没有当恨的,只有当爱的。 第七章 《圣经》中随意用爱慕 (Amor) 或爱情( Dileclio) 二字,或善或恶的皆可 谁愿爱天主,爱自己,爱别人,不照人方面,而照天主方面,这人因着爱便称为普通人。在《圣经》中,善意屡次称为爱情,有时亦称为爱慕。圣保禄宗徒说"被选为管辖人民的该当爱善。"吾主耶稣自己亦向伯锋禄说"你比他们更爱我吗?"伯锋禄答说:"主,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又问"不是爱他否,是比别人更
  13. 13.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0爱他否?"伯锋禄又答说"主,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第三次又问说:不是爱我,而是更爱我;圣史继续说"伯锋禄因耶稣第兰次问他说:‘你爱我吗?便忧愁起来。其实耶稣只一次说爱慕我吗(Amas me)? 第二次问:你爱我吗 (Diligis me)?" (若·武宣·十五、十七) 由此可以知道吾主耶稣说"你更爱我吗?"是说"你爱我吗?"伯锋禄第三次也没有变换口气,只说"主,你知道,我爱你。" 我以为当提及三点,因为有人以为在爱情 (Dilectio) 或 (Caritas) 与爱慕 (Amor) 间有分别,爱慕是恶的,爱情是好的①。 外教作者一定这样说过,哲学家可以去研究他们为何作此区别。但他们的著作,可以证明,他们所谓爱慕是对善事及天主自己而言。我们天主教的《圣经》 其权威在一切之上 亦随意用爱慕及爱情二字,或善或恶,不加区别。 我们上面已经证明爱慕倾向于善。但为使人不以为爱慕(Amor) 能用于善恶,而爱情 (Dilectio) 只用于善,请他 i卖《圣咏》中的话"喜爱邪曲的人,却是他灵魂所恼恨的" (咏·拾·五) ;及圣若望宗徒所说的"谁若爱世界,天父的爱就不在他内" (若前·武·十五) ;在同一句中,爱字有善恶二意。 为使人不间为何爱慕用于恶意,上面我已证明可用于善意,请他去读圣保禄所写"因为那时人只爱自己,爱钱。" (弟后·全·二) 所以善意就是好的爱,恶意就是恶的爱。切望获得所爱的为希 ① 何理日曾如此主张。
  14. 14. Western Canon Library i The City of God <.61望;得其所爱的为愉快;避免所不爱的为畏惧;对所发生的事而痛苦为忧愁。若爱是恶的,这些感情亦是恶的;若爱是善的,这些感情亦是善的。 我现在证明我所说的:圣保禄宗徒渴望解脱而与基督同在一起(斐·查·二兰); ((圣咏》上也说"因着时常渴慕你的判语,我的灵魂消瘦了。" (咏·百拾矶·二 0) 智慧书中也说"所以寻求智慧,引人臻至永远的邦国。" (智·陆·二→) 普通说欲爱,不加解说,是指恶的,而喜愉则为善的,如《圣经》上说"义人啊!你们要因上主喜乐欢腾。" (咏·全章·十一)"上主!你使我心中怡乐。" (咏·肆·八) "在你面前有丰盈的喜乐。" (咏·拾陆·十一) 圣保禄宗徒亦以为畏惧是好的"你们要怀着恐惧战栗,努力成就你们得救的事。" (斐·武·十二) "但你不可心高妄想,反应恐惧" (罗·拾莹·二 0); "但我很怕你们的心意受得败坏,失去那时基督所有的赤诚和贞洁,就像那蛇以狡猾诱惑了夏娃→样。" (格后·拾查. =) 至于忧愁,西塞罗称为软弱,维治利则呼为痛苦说"他的痛苦快乐";我称它为忧愁,因为软弱及痛苦特别是属于肉身方面的;我们要细心研究忧愁也能是善的否。 第八章 斯多噶派哲学家,以为在贤者心中,只有三种感情,不当有痛苦或忧愁 斯多噶派以为贤人只有三种希腊人所称的感情 (~υπα <<3e: iaç工 Eu­padeias) ,西塞罗称它为恒心,以代替三种忧乱:意志能替奢望,愉
  15. 15.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2快代替快乐,谨慎代替恐惧。他们杏认在贤者心中能有痛苦与软弱,我为避免混乱,称它为忧乱。 他们说:意志求善,这是贤者所当做的;愉乐是为善的酬报,贤者在任何地方皆可得之。谨慎使贤者避免恶事。忧愁是祸患的效果;他们以为贤人不会有祸患,为此他们说:贤人不能忧愁。 所以照他们,只有贤人能愿意、愉快、避免;只有糊涂人才会希望、快乐、恐惧、忧愁;前面三种是坚定,而后者,依西塞罗是扰乱,别人则称它为情欲;在希腊文中,前面兰种称为感情 (EupadeÌats) ,而后者称为欲情 (1C a叫 =Pade) 。 我细心研究这种说法,与《圣经》符合否,我找到依撒意亚先知说过"我们天主说:恶人不会有平安。" (依·伍柴·十一)似乎是说:恶人能快乐,但自罪恶中不能得到愉乐,因为愉乐是善人所有的。 在《福音》中写说"凡你们愿人给你们做的,你们也应照样给人做。" (玛·柴·十二)似乎说任何人不能愿意做恶事。为此有人依照普通说法,加上"好事"二字"凡你们愿人给你们做的好事,你们也应照样给人做。" 他们以为没有人愿意对自己不好的事,以避免更坏的事,如宴乐;不做这事后,有人便以为守了天主的规诫。但由希腊文译成的拉丁文中,没有"好事"二字,而是"凡你们愿人给你们做的,你们也应照人做。"我理会是说"你们愿意"而不说"你们希望",当包含"好事"二字。 我们的言语不当缺少这类特性,有时当加以利用。我们读《圣
  16. 16.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t God 463经》时 任何人不能反对它的权威 当懂得它的真意,它不能有别种解说,如我在前面,由先知及《福音》已证明了。 谁不知道恶人亦会快乐,但天主说"恶人没有愉乐。"这是何故?是愉乐的真意义与快乐不同。谁会否认人当爱人如己,不当以肉欲互相取乐。但天主的命令"凡你们愿人给你们傲的,你们也应照样给人做"是确实有益的,因为不能以恶意去懂。 然而普通言谈或演讲时,往往说"不拘什么谎言都不可说"(德·柴·十四) ,这是因为能有恶意,与自冷山洞上天使所唱的:"他中悦的人享太平于大地。" (路·武·十四)若意志一定是善的,何必画蛇添足,加上"善"字呢?① 若罪恶不喜爱不公义,则圣保禄宗徒何必称赞爱德,说它不喜爱不公义呢?外教作家往往用字句亦很随便。著名的演说家西塞罗曾说"诸位议员,我极希望慈善。"他用词很适当,谁能说他不该说"我希望",而该说"我愿意"呢? 青年戴冷治,满身欲情,曾说"我要菲露美。"一个比他更聪明的仆人给他的答复,指出他的意愿只是欲情而己,因为他说"你更该在心中除去这种偏情,而不要表之于言,不然,只能加增你的欲情。" "快乐"二字,可以恶意解说,由维治利的诗中,可以看出,他将恐惧、希望、伤痛、快乐四种感情指出;他又说"思想上不正当的快乐。" ① 依拉丁文本有"善意"二字。
  17. 17.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4 善人与恶人可同样愿意、避免、快乐,换句话说,善人与恶人皆愿意、恐惧、快乐,善人因有善意故为善,恶人因有恶意故为恶。 忧愁,为斯多噶派所不承认,为信友却可能是好的:因为圣保禄宗徒曾称赞他们,是因为他们忧愁而作补赎,因为犯了罪,才会忧愁。圣保禄说: "因为虽然我曾以那封信使你们忧苦了,我并不后悔,纵然我曾经后悔过 因为我看见那封信,实在使你们忧苦了,虽然只是一时→一如今我却喜欢,并不是因为你们忧苦了,而是因为你们忧苦以至于悔改,因为你们是按照天主的圣意而忧苦的,所以没有由我们受到什么损害。因为按照天主圣意的忧苦,能产生再不反悔的悔改,以至于得救;世间的忧苦却产生死亡。且看,这种按照天主圣意而来的忧苦,在你们中产生了多大的热情。" (格后·柴·八~十一) 对这点,斯多噶派人能回答说:忧愁为悔罪能有益处,但为贤人无用,因为他们没有罪恶及其他不幸,能使他们忧愁。他们说:亚赤比代 (Alcibiades) 一一一若我没记错他的名字的话 自觉幸福而流泪;苏格拉底在辩论时,指出他是如何的糊涂与不幸。 糊涂是他有忧愁的原因,人当悔改不当的行为。而斯多噶派人却说:不是贤人,而是愚人能忧愁。 第九章 善人亦能有心中的扰乱 我在本书第九卷中已指出,对心乱问题,哲学家的言论多于事实,高谈阔论,无济于事。 然而我们是天主王城的居民,照《圣经;及真理而生活,依天主的规诫而畏惧、愿望、痛苦、愉乐:我们的爱情是正直的,所以
  18. 18. Western Canon Li bra 叩 I The City 01 God I 465感情也是正直的。 我们畏惧永罚,希望肉身得救,因期望而喜乐,因为那时就要应验经上所记载的那句话"在胜利中死亡被吞灭了。" (格前·拾伍·五四) 同样,我们怕犯罪,愿意有始有终,后悔犯罪,喜欢善工。因怕犯罪,所以听圣神的话"由于罪恶的增加,许多人的爱情必要冷淡。" (玛·武肆·十四)为有善终的志愿,我们且昕《圣经》上的话"唯谁坚持到底的,才可得救" (玛·拾·二二) ;为痛悔所犯的罪,我们当知道"如果我们说:我们没有罪过,就是欺骗自己,真理也不在我们内。" (若一·宣·八)为喜悦善工,我们知道"天主爱乐捐的人。" (格后·主义·七)同样,依我们自觉勇毅或软弱,畏惧或希望诱惑,或因它而悲伤而喜悦。 为畏惧诱惑,我们当记得圣保禄宗徒的话"如果见一个人陷于过犯之中,你们既是属神的人,就该以柔和的心神矫正这样的人;你自己也要留心,免得你也陷于诱惑。" (迦·陆·一)为希望有诱惑,当昕一个天主城中勇敢人的祈求"上主,求你检查我,磨难我,情炼我肺腑与我的心肠。" (咏·武伍·二)为在诱惑中悲伤,当看伯锋禄哀哭;为在诱惑中喜乐,则当昕圣雅各伯说"我的兄弟们,几时你们落在各种试探里,要认为是大喜乐。" (雅·查·二) 我们不但为我们自己当有这种感情,并且为能自由观察,畏惧失落,后悔失足,喜欢得救的人,亦该有这类感情。 我们特别当记得勇毅的圣保禄宗徒,他曾以自己的柔弱为荣,他是教外人的宗徒,由外教进入基督教会人的宗徒,他比别的宗徒
  19. 19.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6更劳苦工作;他以自己的多封书信,不但训诲同代人,并训诲将来的人。这位基督的战士,听基督的教训,与他一起被钉,与他一起受光荣,圣保禄在世间为我们成了世俗,天使,及人类的戏剧;他勇毅作战,以夺得奖品。 我们喜欢以信德的眼看他;他与乐者同乐,忧者同忧;外面作战,内里惊惧;期望脱离现世,与基督结合。他愿看见罗马人,为使他们得到益处,如其他民族一般。他爱格林多的信友,怕他们的心神失去基督的爱情。他为伊撒尔民不断痛哭,因为他们不知天上的公义,愿依自己的私意而行,不愿服从。他不但表示过自己的痛苦,并提及自己为犯奸淫而未作补赎的人痛哭。 若我们要称这类由爱情所发的感情为缺点,那么就当呼毛病为德行了。然而谁能称这种感情,若遵循正理,为柔弱或毛病呢? 为此耶稣,虽然纯洁无罪,亦取了人性,以奴隶形态,出现在我们中;他以为有益时,亦表示出感情来;他既取了人的肉身灵魂,他的感情亦非虚伪的。 若《福音》记载他因犹太人的硬心发怒或忧愁,或说"我喜欢我不在那里,好叫你们相信。" (若·拾查·十五)他在拉臣禄坟墓前,复活他以前,曾痛哭流泪;他切愿与门徒食巴斯卦羔羊;他在苦难前感觉心神扰乱,忧愁至死。《福音》记载的这一切,一定不是假的。他在人心中,愿有这类感情,如他愿意时,乃降生成人一样。 因此我们该当承认,这类感情,即是正直,照天主的话,亦只限于现世,而不是来世的;我们虽不愿意,亦屡次赞同它。为此有时我们虽然不为肉情所感动,而由爱德所推动,虽然不愿意,亦痛
  20. 20.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67哭流泪。我们是因败坏的人性,乃有这类软弱;为吾主耶稣则不然,他的感情常服从理智。 但我们若在世间,毫无感情,就不能正常生活,圣保禄宗徒曾指责没有爱情的人; ((圣咏》上亦指责说"我指望有人体恤,却没有一个。" (咏·陆剧·二一)在现世痛苦中,总不痛苦,如当代的一位柏拉图派的作家所说,心要硬化,身体要站秽污。 所以希腊文所称的 (A 1!"aBIεiα= Apadeia). 拉丁文为 (Impassi­bilitas) "无动于衷",若没有相反理智的感情,固然是件好事,但这不是现世所可求的;因为不是常人,而是圣人的话说"如果我们说:我们没有罪过,就是欺骗自己,真理也不在我们内。" (若一·查·八)这种无动于衷的态度,人没有罪恶时,才能成功。 人若好好生活,不犯重罪;但谁能相信自己不会犯罪,并非真不犯罪,是不愿得到罪赦。若当将无情视作无动于衷,岂不比任何毛病更为不可取吗?所以我们有理由说:只有享到永福后,才能没有丝毫的痛苦与忧愁。 除非没有真理的人,谁能说世间没有喜乐与爱情呢?若无情是没有恐惧,没有痛苦,在现世若照天主生活,是当厌恶的,而在后世是当期望的。 圣若望宗徒所说的恐惧"在爱内没有恐惧,反之,圆满的爱把恐惧驱逐于外,因为恐惧内含着惩罚;那恐惧的,在爱内还不圆满。" (若一·肆·十八)圣保禄宗徒,不怕格林多信友为狡猾长虫所欺骗。 这种恐惧,由爱德而来,且只能由爱德而来,但恐惧不在爱德
  21. 21.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68中。同一宗徒曾说"其实你们没有领受奴隶的心神,以致仍旧恐惧。" (罗·剧·十五)而是"上主的敬畏是清洁的,永远长存"(咏·拾挠。·十) ;若永远常在,如何能别样理解呢?不能畏惧可能的祸患,保持不能失去的善;因为若得一善而爱慕它,就不必畏惧避免灾祸了。 这是因为清洁的敬畏,是说我们决意不肯犯罪,并避免犯罪,并不是因为我们软弱,但因爱德而平安。或在永福中,没有任何恐惧,为此说"上主的敬畏是清洁的,永远长存",或如所说的"困苦人的希望,永不会落空 "0 (咏·政·十九) 但忍耐也不是永远的,因为有痛苦处,才需要忍耐,然而以忍耐求生的地方却是永远的;为此说清洁的敬畏永远常在,因为它的酬报是永远的。 但为得永生,当圣善生活,圣善的生活,能使感情圣善;恶的生活,亦使这类感情变成恶的。永远幸福的生活,不但有圣洁的爱德及喜乐,并且是确定的,没有恐惧与痛苦的。 这样,可以指出,天主之城的旅客,在现世当依精神,而不依肉身生活,或照天主而不照人生活,因而显出他们所期望的不朽为何。 不照天主而照人生活的城或团体,轻视天主,敬拜邪神,随从恶人及魔鬼的邪说,则受肉欲袭击,如疾病一样。若在这恶人城中,有人似乎节制这类心灵的欲情,但傲慢自大,痛苦越小,骄傲越大。 若有人竟自夸不愿起来,不为任何感情所剌激而就范,他们已失去了人道,而得不到真平安。一种事物并不因为它是硬的,便是好的,或因它没有知觉,便是好的。
  22. 22.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469 第十章 我们的原祖,在怡园内犯罪以前,是否受欲情的扰乱 我们有理由问原祖一人或他们夫妇二人,在犯原罪以前,在他们的肉身内有否这类感情,我们将来的心灵以及炼洁的肉身是不会有的。若他们有,在幸福的怡园中,如何能享幸福?若有痛苦及恐惧,还能幸福吗? 他们富有天下,不怕死亡疾病;他们所愿有的,一无所缺;他们的肉身与灵魂亦不会有任何痛苦,那么,原祖还会恐惧什么呢?他们爱慕天主,夫妇互相亲爱,由此生出伟大的爱情,即热爱天主。他们躲避犯罪,所以不能有忧愁的原因。 他们可能想吃命果,但畏惧死亡,或者可说这种愿望与恐惧,在怡园中扰乱他们。但没有罪恶的影子,就不会发生这事;因为不因爱德而为避免刑罚,躲避犯天主的诫命,并不算是罪。在原罪以前,耶稣对女人所说的话"凡注视妇女,有意贪恋她的,他已在心里奸淫了她" (玛·伍·二八) ,对命果树是不会起作用的。 若原祖没有犯了原罪,传于子孙,他们的后代中也没有人犯罪,原祖及整个人类就会幸福,心神安宁,肉身快乐。这种幸福将延长至天主所说的"你们要生育繁殖" (创·莹·二八) ,到天主预定被选人的数字满足时,并得到天使所享的更大幸福,将没有人会犯罪,也没有人会死亡。我们在复活后,肉身不会朽坏,无劳无痛,没有死亡,亦将获得圣人的幸福生活。 第十一章 原祖的罪,连累了人性,只有天主才能救它 既然天主,在一切事故发生前,已预知一切,一定也知道人将犯罪;因此我们对天主之城所说的,当依天主所预知及措置的,而
  23. 23.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0不依我们所不知的,因为不在天主措置之内。人不能以自己的罪过,变更天主的主意,强逼他变换他所预定的:因为天主己预见他所造的人将犯罪,及由堕落人方面能得的利益。 虽然以象征意义,能说天主变更所定的,如《圣经》上说天主后悔了,但只限于人所期望,或自然界所要求的,而绝非全能天主所预见要做的事。 所以如《圣经》上所说:天主造了正直的人,就是善意的人,因为若没有善意,就不是正直的人了。这善意是天主的工作,因为天主造人时,人就有这种善意。但原祖的恶意,是在一切罪恶以前的,不是天主的工作,而是人的原因,远离天主的工作。 这类工作是恶的,因为是照人的私意,而不照天主的圣意而成的,因而意志自身就如恶果的树,是人起了恶意。所以恶意不照自然,并且相反自然,因为是缺点,是自然界的缺点,是天主由虚无而造的自然界,不是自生的自然界,是因天主的圣言,一切造成。 虽然天主造人曾用了泥土,但泥土及其他元素,都是由虚无中造成的;肉身中的灵魂,也由虚无中造成。善与恶屡次混在一起,使人看出天主的上智,能由恶中取出善来;然而善无恶亦能独立存在,如真理,上主及天使独立在空气之上。但恶无善则不能独立存在,因为一切本性都是善的。为此为消灭恶,不是除去它的一部分,而是医治他败坏了的本性。 我们的意志,不随从毛病及罪恶时,才算真自由,它由天主所赐,因着我们的过失一次遗失后,只由第一次赐予我们的天主才能恢复它。为此耶稣说"那么如果人子使你们自由了,你们的确是白
  24. 24.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1由了。" (若·蹦·三六)即天主圣子救你们,你们才能得救,他之所以能拯救人,就是因为他是救世主。 原祖生活在精神及肉身的怡园中,不但因肉身的恩惠是在物质的怡园中,也不因灵魂的恩惠是精神的;不单是精神的,人只享受内里的感情;也不是肉身的,只享受外面的恩惠。同时是精神的及肉身的,因为两种享受皆有。 骄傲、嫉妒的魔鬼,反叛天主,贪求控制人,不愿屈服天主,所以失去了天堂;在本书第十一、十二卷中己论过他们的堕落,由天使而成为邪魔。为引诱人,他选了匍行诡计多端的长虫,以能与在怡园中生活的原祖交谈。 以他的诡计使长虫服从自己,以天使的高贵身份,用长虫去引诱女人;由更易受骗的女人开始,以便逐渐得到一切,因为男人不易上当,除非他信从别人。 如以前亚郎不是服从错误,只因被逼,而造了邪神的像①。同样,撒罗满王似乎不致叩拜邪神,是受了妻妾的怂恿,而犯了敬邪神的罪②;我们亦该相信原祖,所以犯天主的诫命,是以人与人,及夫妇的关系,非因被骗,而是因着血亲关系,乃顺从了女人。 为此圣保禄宗徒说"亚当没有受骗,受骗陷于背命之罪的是女人。" (弟前·戒·十四)她以为长虫所说的是真的,而男人是因为在罪恶中,亦不愿与妻子分离;因他明知故犯,所以不能减轻他的罪;为此圣保禄宗徒不说"亚当没有犯罪",只说他"没有受骗"。 ①出·参:i.三~五。 ② 列上·拾堂·四。
  25. 25.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72 为证明亚当犯了罪,圣保禄又说"罪恶因着一人进了世界",稍后又明说"连那些没有按亚当违法的榜样犯罪的人 "0 (罗·伍·十四) 照圣保禄宗徒,被欺骗的,是相信所做得没有罪,但亚当知道有罪,不然,如何亚当不受欺骗呢?可能他不知道天主的严厉,以为所犯的只是小罪而已。 所以亚当不如女人一样被骗,但被骗的,是不知道将来天主如何审判他,为此他说"你给了我的那个与我做伴的女人,给了我那树的果子,我才吃了。" (创·全·十二)原祖二人虽然没有同样受欺骗而犯了重罪,却双双坠入魔鬼的圈套之中。 第十二章 原祖所犯罪的性质 若有人问方何人性不为其他罪过败坏,却为原祖二人的罪过所败坏,乃有种种灾祸,如我们所见的:死亡、扰乱、私欲偏情乱动。原祖在怡园中,犯罪以前,这是没有的,虽然他们有肉身。若有人要问这事,他一定不要以这罪是轻微的,因为是一个本身无害的果子,只因为是被禁的,所以不能吃。 在怡园中,天主没有种恶树,他只发出了命令,它在有理智受造物中,是一切德行的为首德行及护守者。为听命服从的人,梅益无量,将自己的私意,放在造物主的圣意之上,则为害无穷。 在各种果子累累之中,不吃一种果子,是极容易做到的,并且私欲偏情不阻碍意志,这是在违反命令后才有的。遵守诫命越容易,违反诫命的罪自然亦越重大。
  26. 26.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3 第十二章 亚当犯罪时,恶意先于恶行 原祖二人在明明遵命以前,先在心中已有了恶念,因为若没有恶意,就不会做出恶事的。 何为恶意的开始,岂非骄傲"因为骄傲是一切罪恶的起掘。"(德·拾·十五)何为骄傲?岂非是妄自尊大?自尊自大是放弃了当随从的原因,而成为自己的原因,太放纵自己,就会这样。 原祖放纵自己,是离开了至善的天主,本当悦乐他超过自己;这是他所愿意的,因为若原祖坚心爱慕至善的天主,他会光照人的理智,使能懂得,激发人心,以爱慕他,就不会远离天主,悦乐自己,因而黑暗无光,不冷不热。 因此女人以为长虫所说是真的,而男人又将妻子的意愿放在天主的命令之上,以为只轻犯天主的命令,在罪恶中亦不当遗弃自己的同伴。并非他们违反天主的命令,吃了命果;这行为固然是不好的,而是因为他们心中已不正;若非恶树,就不会结恶果。非因相反自己的本性,就不成为恶树;只因意志的缺点,才会如此,这是相反本性的。若不由虚无中造成,本性就不会被罪恶变坏;本性所有的,是因为天主所造的;本性的缺点,就是因为它是自虚无中造成的。 人并不因犯重罪,而归虚无,但因倾向自己,比以前与至高天主结合时,更微小了。人放弃了自有的天主,去寻求自己的快乐,人还存在,但己亲近虚无。所以在《圣经》中骄傲人亦被称为自私者。 举心向上,固然是美举,但不向自己,这是骄傲,而向天主,
  27. 27.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4这是昕命,这是谦虚人所有的。 谦逊能将心举上,骄傲却使人卑下;骄傲在下,谦逊在上,这似乎是矛盾的。然而谦逊使人甘心服从上峰。谁比天主更大,因为它使人服从天主,所以抬高人;而骄傲毛病,不愿听命,与上主脱离关系,为此下坠,如《圣经》上所说"你实在将他们安置在滑路上,使他们陷于灾祸中。" (咏·柴武·十八) 此处不说"抬高",似乎先是抬高,然后压低,是说当抬高时,因为抬高自身,就已坠在地上。为此,由《圣经》中可以知道,在天主的域中,及在现世的天主城中,谦逊是耶稣君王所吩咐的;而骄傲相反谦逊,是魔鬼的专长。 这是二城区别的理由,一座是善人的城,另一座则为恶人的城,二城中皆有天使或魔鬼;在一城中,爱天主高高在上,在另一城中则私爱自己。 人若不自私,魔鬼就不能引诱人明犯天主的命令;原祖喜欢长虫说的"你们将如天主一样" (创·会·五) ;不想服从上主的命令,比因骄傲造出另一原因,更易达到目的。 天使是受造的,不因自己的能力,而因与天主有份。人越想高举自己,就越卑下,因为爱自己时,就远离独一能使人满足的天主。为此罪恶使人自私,自以为光明,而远离光明的天主,他若愿意,亦可使人成为光明;这个罪恶在心中己存在,是后来犯罪的原因。为此《圣经》上说"在跌倒前,心先高大,在得光荣前,该当自谦。" 心中的罪,常在外面的罪过以前,虽然人不信如此。谁会相信
  28. 28.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of God I 475自大是罪,因为遗弃至高的天主已是罪恶。谁不看出.违背天主的命令,就要犯罪。为此天主禁止犯罪后,不能以任何公义来辩护 c 我敢说:为骄傲人明明犯罪,使他们明知犯罪后,厌恶自己更为有益;伯锋禄痛哭,怨恨自己,比自喜自大时更为有益。《圣咏》上亦如此说"愿你使他们满面羞惭,好教他们寻找你的圣名。"(咏·拥武·十七)即你悦乐寻找的人,以前他们自喜,寻找自己。 第十四章 犯罪时的骄傲,比犯罪自身更为凶恶 因着骄傲而推辞明显所犯的罪恶,最要不得;而原祖正这样做了。夏娃说"是那蛇引诱了我,我才吃了。"而亚当也说"是你给了我的那个与我做伴的女人,给了我那树的果子,我才吃了。"(创·垄·十二) 他们不求宽赦,不求补救的方法;他们虽然不否认犯罪,如加音一般,但因骄傲,总想将过错推在别人身上:女人控告蛇,男人则推到女人身上。但明显地他们犯了天主的诫命,所以不是推辞,是一种控告。 不能说他们没有犯罪,因为女人是受了蛇的诱惑而行,而男人则因女人的邀请,似乎他们当听当信别人,在天主之上。 第十五章 原祖因不昕命所应得的罚 原祖为何不听天主的命?他造了人,将他放在怡园中,在一切动物之上,使他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天主并没有给他们重大难守的诫命,只命他们容易做的事,使他们能立功劳,使他们承认谁是上主,不然,就要受罚;若善守诫命,他们在肉身内能精神化,不始他们的精神亦要肉欲化了。
  29. 29.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6 但因骄傲,私爱自己,因此天主的公义,使他们仗恃自己,并且也未能完全控制自己,如他们所愿意的;他们本来愿意自由,却成了魔鬼的奴隶,灵魂死去,且有一日肉身亦将死亡;他们失了生命,若天主的恩宠不来拯救他们,将永远丧亡。 若有人以为这罚过重,有违公义,这是因为他不知道原罪的重大,因为当时避免犯罪,是非常的容易。天主命亚巴郎祭献自己的独子,这是极难的,他却昕了命,因此当受赞颂;同样,原祖容易昕命,所以不听命的罪亦更为重大。 人类的第二原祖亚当 耶稣基督 的听命更有功劳,因为他"昕命至死" (斐·或·八) ;同样,原祖不昕命更为严重,因为他们至死不听命。昕命是如此的容易,不昕命的罚又如此重大,谁能知道这不听命的罪过是如何的重大呢! 简单地说:原罪的罚为何,岂非不服从?人的不幸何在?岂非在不能控制自己,愿意所不能的,不愿所能的。在怡园中,人在犯罪前,虽然不是全能的,但不贪所不能的,为此能做一切所愿的。而现在我们都在不昕命中,尝到如《圣经》上所说的"人好像一口气。" (咏·百肆垄·四) 谁能说出愿意多少事物,而得不到,他的心灵反抗他,而心灵之下的肉身也不听他指挥;灵魂屡次相反自己的意愿而纷乱,肉身则受苦,衰老而死亡。若我们常随我们的志愿,一定不会忍受我们所忍受的一切。肉身一定受罪,因为不能服从心灵。 当知道我们的肉身,本当服从至高的天主,而我们却不肯服从;本当服从我们的,现在却在反抗我们。要知道我们不服从天主,是
  30. 30.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7使我们自己受累,不能使天主受累。天主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如我们需要肉身的帮助一样。因此我们所接受的是我们的罚,但我们所做的,不能害及天主。为此我们所称的肉身的痛苦,是灵魂在肉身中的痛苦,而由肉身所造成:因为肉身若没有灵魂,能受何苦呢? 几时我们说:肉身受苦或愿意,如我已经说过的,是指点整个人;或说灵魂受肉身的影响,若感觉不愉快,就是痛苦;若愉快,就发生快乐。肉身的痛苦,是灵魂遇到肉身反抗时的感觉,若有痛苦,就生忧愁,是发生的事,正相反我们的意愿。 往往忧愁之前有恐惧,因为恐惧在灵魂中,而不在肉身内;肉身在痛苦之前,则没有恐惧。反而快乐有肉身的欲望在前,如在饥渴中或在生殖器上,普通称为情欲,虽然这是一切情欲的总名。 为此古代人如西塞罗,称愤怒为报仇之欲,虽然有时人为芝麻小事而发怒,并无报仇的意思,如笔写得不好时,将它抛之窗外,或将它折断。然而这也是一种仇报,虽然不合理,就是做得不好的,当受惩罚。 报仇之欲名日愤怒,钱财之欲为惶吝,好胜为倔辈,贪求光荣为虚荣心。尚有其他许多欲情,有的有特别名字,有的没有;谁能用何名字称在内战期间,独裁者的雄心呢? 第十六章 欲情的名字,虽然为许多毛病所共有,但特别指肉身的肉欲 虽然欲情,是许多毛病的总名,但提及它,而不加以区别时,普通是指点生殖方面的肉欲:它不但控制整个人身,外面,并在心中亦煽动整个人,使心神与肉身结合,得到快乐,超乎其他一切肉
  31. 31.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78身的快乐以上。为此进行肉欲快乐时,使人失去一切情感及思想。 那位爱智德及纯洁愉乐的人,在夫妇生活中,如圣保禄宗徒所说"叫你们每一个人明了,以圣洁和敬意据有自己的器皿,不要以淫欲之情,就像不认识天主的外邦人一样。" (得前·肆·四~五)谁不愿没有欲情而生子女呢? 没有疑惑的,他一定愿意为生子女,生殖器亦如其他官能一样,服从意志指挥,而不由欲情剌激。嗜好欲情快乐的人,也不是愿意时,就能行房事,或找邪乐,反而有时肉情妄动,反抗意志;而愿意时,虽然肉欲火炽,而肉身却如冰冷。 这样,肉情不但不服从生育的意愿,且不服从五官的快乐。虽然多次反抗理智的约束,有时却激动心神,而不动肉身。 第十七章 原祖在犯罪后,知道赤身裸体是可羞的 我们应当对肉欲感觉羞耻,我们亦可称生殖器是可耻的,它被剌激或不被剌激的妄动,是依照自己的律法,不照人的意志,在原罪以前却不如此;因为《圣经》上说"夫妇二人,虽然都赤身露体,并不感到羞愧。" (创·武·二五)并非他们不知道自己赤身露体,但不觉得可羞。 当时肉欲还不反抗意志,剌激欲情,肉情尚未抗命,以指出人反抗天主的罪。原祖被造时,不是盲目的,如愚人所想,因为人看见动物,为它们取名。《圣经》并载"女人见那果实适口悦目,非常可爱。" (创·全·六) 他们的眼开了,并非去看肉欲.是为使他们懂得五官服从意志时,是一大恩;失掉这大恩后,为使抗命受到相等的罚,由赤身而
  32. 32.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79在身体中发生肉欲妄动,这使他们注意而觉羞愧。 为此他们违反了天主的命令后, ((圣经》上写说"他们二人的眼,立即开了,自知赤身露体,遂用无花树叶,给自己编了围裙。"(创·垒·七) 于是二人的眼开了,不是为看见,因为以前他们亦看见,而为区别善恶,所失去的善,所跌入的恶。因此他们违背天主的命令,吃了命果树上的果子,使他们能辨善恶,所以称为善恶树;尝过疾病痛苦之后,才知道身体健康之可贵。 "自知赤身裸体"即他们失去了天主的恩宠,赤身露体,并不相反任何法律,因而不令他们羞耻。他们认识了所能避免的,若他们信赖天主,听他的命,没有犯罪,不致尝到不服从的祸患。 因为他们不听天主的命,乃感觉肉身的反叛"遂用无花果树,给自己编了围裙"以遮蔽生殖器。围裙拉丁语为 (Campestria) ,是青年人练习时,用以遮生殖器的三角布。因而人的羞耻,使人遮盖因违犯主命,肉欲妄动的生殖器。 天下万民,由原祖所生,有遮盖自己的倾向,甚至野蛮人在洗澡时,亦遮着生殖器而洗澡。在印度旷野中,有些哲学家,赤身露体,大谈其哲学,然而亦遮盖着生殖器部分。 第十八章行房事的羞耻 不但在奸淫时,当寻找隐秘的地方,就是妓女,虽然为国家法律所容忍,而不加罚,但亦不敢在大众前公然行之。天然的廉耻,使妓女院亦找隐秘处,虽然它可以不受拘束,但亦竭力隐藏其丑陋。 连寻花问柳的人,亦以这事为可耻,他们虽然爱找邪乐,但不
  33. 33.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0敢公开。虽然夫妇行房事,以生子女,本是正当事,但亦不在人前行之。新郎在向新娘弄情前,岂非先请仆人、陪婚等进入洞房的人,都退出去? 拉丁最大的演讲家西塞罗曾写道:大家都希望一切善行,在白日光天之下公布,却希望行房事虽为人所知,但不为人所见。谁不知道夫妇为生子女所做的事呢?为此结婚时,必行隆重典礼,但行房事,以生子女时,且不许已出世长大的子女在前。 所以房事可为人所知,但不能为人所见;这事由何而来,岂非本来可以的事,现在因为是罪罚而觉羞耻吗? 第十九章 当以明智来节制愤怒及欲情,在原罪前,它们并不存在 接近真理的哲学家,亦承认愤怒与淫欲,是心灵上的病态,因为他们对明智可行的事,亦鲁莽纷乱进行,因此当以理智及意志来节制它。他们将理智放在上面,以引导其他官能;它出命令,别的官能听其指挥,于是人灵得其正道。 他们在明智人有修养的人身上认为是毛病的,是愿以意志,在不对的事上来控制它、压服它,使照明智而行;如愤怒的处罚,用欲情以生子女。在怡园中,犯罪之前,它们并非毛病。因为它们并不相反人的意志,倾向某物,因而当以理智去约束它。 有节制生活的人,有时容易,有时较难,但是以约束总可改变不由本性,而由罪恶所生的毛病。为何羞耻不遮盖愤怒在言行上所发生的事,如肉情在生殖器上的冲动一样,岂非在这类事上,不是欲情,而是意志在剌激官能,而加以同意吗?
  34. 34. Western Canon Li bra 叩 I The City of God 481 意志最为重要,因为人发怒时,若不愿意,口不会发言,子不会打人;这些官能,没有愤怒时,更容易受意志的指挥。 但人身的生殖官能,服从欲情,若不受剌激,就不会冲动;这是人羞耻的原因,他容易容忍在发怒时,众人注视他,而不容忍与妻子行房事时,一人在旁观察他。 第二十章 施勒尼派,或犬需派的可耻 犬儒派的哲学家不以为然;他们有什么学说?是反对人类廉耻,不要脸,污秽,与禽兽为伍的学说①。他们说:既然与妻子行房事是正当的事,就当在公众场所,在路上街上公开行之;然而人类自然的廉耻,胜了这类邪说。 他们虽然说狄热纳 CDiogenes) ②曾经这样做过,以为自己的学校,因着这类元耻的事,会闻名天下,常为人所纪念;然而后来的犬儒哲学家也没有再做。因为在人前的惭愧,胜过犬类的错误。 我想说自己做过这类事的人,是做房事的手势,给不知这类事的人看,而不是在大庭广众前,实行淫乐。因为若哲学家不害羞公开淫乐,别人感觉肉情妄动,就会害羞的。 今日尚有犬儒派的哲学家,他们不但披着外鳖,手中还拿着拐杖,但不敢做这类事了。若敢做的话,不被人用石头打死,至少亦当向他脸上吐唾沫。 人情对欲情感觉羞愧,这是理所当然的。因着原祖的遵命,生 ① 施勒尼派为施勒尼 CCyrene) 亚理斯提卡 C Aristipus) 所创,以快乐为人生的幸福,因为教人寻找肉欲下贱的淫乐,所以人以猪犬视之,他们的学派亦被人称为犬儒派。 ② 狄热纳(公元前 413 一前 323 年) ,是希腊玩世不恭的哲学家,常住在木桶中,白日拿灯在大街寻人。一日在晒太阳,大亚立山王问他有何请求,他说请你不要遮住太阳。
  35. 35.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2殖官能已不受意志指挥,而自由妄动,这是原祖不昕命的罚。这种罚在传生人类的官能上,更该感觉出来。 自原祖犯罪后,后代更是一落千丈,任何人能脱其约束,除非天主的恩宠,在每人身上,消除在人类代表原祖身上所犯的罪,而不受天主的罚。 第二十一章 原罪前,天主应许人类繁殖,并未因原罪而失去,然而添上了欲情 我们不信原祖在怡园中,犯罪前,行房事时,会感觉害羞,遮起生殖器,因为天主曾对他们说"你们要生育繁殖,遍满大地。"(创·宣·二八) 这种欲情,是由罪恶而生的:人性失去了控制全身的能力,发觉后,乃观察、害羞,遮起生殖器。然而天主在原祖把罪之前,祝福他们说"生育繁殖,遍满天下",为使人知道,生育子女,是婚姻的光荣,而不是罪恶的罚。 但现在的人不知道当时怡园的福乐,以为没有欲情,就不能爱生子女,因而对结婚亦觉害羞。有人不愿接受《圣经》所载亚当与夏娃犯罪后,对自己的赤身裸体,感觉羞愧,乃遮盖自己;因此他们就轻看原祖。 别的人虽然接受,并加以称赞,但不以为"你们生育繁殖,遍满天下"当属肉身,因为天主同样对灵魂说"使我心中有了勇力"(咏·百奎剧·兰) ;因此下面的"遍满天下,治理大地",他们将大地当做肉身,灵魂在肉身内,使他生活,加增了能力后,自然能控制它。
  36. 36.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3 然而子女就不能没有欲情而生产,如现在一样.并且当生在怡园之外,如实际如此:因为原祖被逐出后,才行房事,以生子女。 第二十二章 天主创立了并祝福了婚姻 我坚信生育繁殖,遍满天下,依照天主的祝福,是在犯罪之前,天主造男女二人时所规定的。天主立即祝福了自己的工作,因为《圣经》上说天主造了"一男一女后",立即加上说"天主祝福了他们,对他们说:‘你们要生育繁殖,遍满大地,治理大地。" (创·查·二八) 虽然这事亦可以寓意去理解,但不能说天主造了男女二人,男人当管理,女人被管辖;但因男女的性别,若要否认是为传生子女,生育繁殖,遍满大地,则是糊涂至极。 法利塞人问耶稣,不是关于灵魂生命,肉身服从,或理智管辖,肉身被治,或静观的生活,胜于实行的生活,或理智与肉身的关系,而是与男女有关的问题。是问他可否因任何理由休妻,因为梅瑟因着伊撒尔人民的心硬,准许给休妻书,耶稣乃答说"你们没有念过 t 那创造者自起初就造了他们一男一女;且说:为此,‘人要离父亲和母亲,依附自己的妻子,两人成为一身的话吗?这样,他们不是两个,而是一身了。为此,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玛·拾主义·四~六) 所以最初天主就造了男女有别的两性,如我们现在所见的。说二人成为一体,或是在行房事时,或因女人由男人的肋骨中造成。为此圣保禄宗徒,由天主的这个榜样中,总结道:丈夫该当爱自己的妻子。(厄·伍·二五;哥·全·十九)
  37. 37.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4 第二十三章 在怡园中,若无人犯罪,或守贞洁,亦会生育子女否 谁说没有犯罪,男女就不会生育,岂不是等于说为达到圣人的数字,罪恶是必要的吗?若亚当与夏娃没有犯罪,就手然一身;为何没有罪过,就不会生育,如有人所主张的。他们以为为使原祖不辛然一身,罪恶是必要的,这是荒唐至极的主张。 反而该当承认,即使无人犯罪,圣人的数字亦会达到天主之城人民的数字,现在系因天主的恩惠,世间罪人中生生不息,而达到这个数字。 为此若没有罪恶,这对怡园中幸福的夫妇,不感觉肉情妄动,亦会生育子女的。这事如何完成,现在我们没有榜样可以证明。但可相信生殖器,亦可没有肉情,服从意志,如同其他肢体一般。 我们可随意动手足,以行其事,毫无阻碍,且很容易,如我们在自己及别人身上所见的,特别在技术人身上,技术改进了他们愚笨的本性,那么我们为何不信没有肉欲一一这是违命的罚 生殖器能如其他肢体一般,服从意志,以生育子女呢? 西塞罗在共和国书中论命令区别时,亦拿人性做榜样说"意志命令四肢百体,就如命令子女,他们会迅速听命,然当以严厉的命令,压制灵魂的乱劣部分,如命仆人一般。" 虽然依本性而论,灵魂贵于肉身,但它管辖肉身,比管辖自己更为容易。但我们现在所论的肉欲是可耻的,因为它,灵魂不能控制自己,因为不愿意服从;亦不能命令身体,不由意志,而由欲情控制生殖器,如此,岂不成为可羞的吗?
  38. 38.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5 在这种情形中,灵魂以受到抵抗为羞辱,因为肉身在下,本当服从。在其他动作中,灵魂抵抗自己,耻辱更小,因为被自己所胜时,常是灵魂得胜。虽然五官本当服从理智,现在秩序颠倒,紊乱不己;但灵魂总是被自己所胜,因为是被自己的官能所胜。 灵魂战胜自己时,使不合理的举动服从理智,只要理智服从天主,是做可称赞的德行工作。灵魂因着不正常的举动,不服从自己,比属下的肉身,它本无生命,与自己分开,较不服从命令,羞耻更小。 因着意志的控制,压制下体,肉情不能为所欲为,乃能保存廉耻;不可自弃,更不可随从罪恶的勾引。 没有疑惑的,在怡园中,若不服从主命,不受违命的罚,即生殖器服从意志,如其他肢体一样,婚姻就不会遇到这种反抗,意志与欲情中的斗争,或至小欲情不会反抗意志,贪得无厌。生殖器会出精液,如手在地上撒种子一般。 廉耻阻止我更详细地讨论这事,如我所愿的,并请读者原谅,不然的话,就没有缄默的理由,且可自由讨论生殖器,不必有何顾忌;也不会用污秽的话,可讨论它,如讨论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 淫乐之人若读这书,当躲避毛病,不必躲避本性,当指责自己的丑行,不指责我必要的话。而冰心玉洁的人,更容易原谅我,因为我有意指责不忠信,不用未加证明信德方面证据,而用已证明的证据。 谁不怕读圣保禄宗徒指责"妇女把 JIIY!性的用途变为逆性的用途"(罗·宣·二六) .读这书亦不致见怪,特别我不如他指责当指责的
  39. 39.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6事,而是在可能范围内,解说人类生育的过程,并设法如他一样,避免亵渎的话。 第二十四章 人在怡园中昕命不犯罪,能使自己的意志,运用生殖器 男女能由意志的指挥,不为欲情所逼,依照次序及数字,生育子女。我们可动有骨节的肢体,如手足、于指,也可动有筋脉的肢体;我们愿意时,可动摇它,伸长它,缩短它,握紧它,如脸口,都可受意志指挥。连组织微妙的肺,藏在胸中,如铁匠的风箱,能自由呼吸,并依呼吸、言谈、喊叫或歌唱,而变换其音调。 我且不谈有些动物,能动皮肤,以去掉扰乱它的东西,不但苍蝇,并且刺人的枪;同样,人亦能控制由不听命所失去的控制肉欲权。天主一定不难造人,肉身只由意志而动,而现在却为欲情所驱使。 我认识奇特的人,能做别人所不能的事,骤然听来,不易置信:有的能动其耳朵;有的头不动,可将头发披上额上或他处;有的吞下许多东西后,轻轻一拍腹部,就将一切吐出,如他所欲。 有人能仿效鸟兽或人的声音,若不看见他,就分辨不出来。有的能由下身歌唱,而无臭气。我曾见过一人,可随意出汗。有些人可任意痛哭,涕泪清沱。 有几位弟兄最近看到的,更不易令人置信;在加拉马本堂中有一位司锋名雷底德 CRestit 旧 us) ,屡次请他做他们未见的奇事;他愿意时,一听到哭声,就失去一切知觉.直如死人,不觉刺击,且不觉火烧,只是以后因受伤,才觉疼痛,他不动身体,不是他勉强,是因他不知觉;他如尸首,没有呼吸。但他说,若有人大声言谈,
  40. 40.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7他可昕见,如远处之声。 若人身在现世可朽的肉身中,能有这种奇特的情形.为何不信,人的肢体,在犯违命之罪前,能随意没有欲情而生子女呢? 人因摸弃了天主,以悦乐自己,乃还故我;不服从天主,亦是不服从自己。因此人生不幸,不能依己所愿而生活,因为若能依己所欲而生活,就会幸福了;若他生活荒唐,就不会幸福。 第二十五章 现世生命不能得幸福 若我们仔细观察,只有幸福人,才能生活,如他所欲,若不公正,也就不会幸福。但义人在达到不死,不受欺骗,不能受苦,一切在永远处前,亦不会幸福。这使人性在达到他期望之前,就不会幸福。 若生命不在我们于中,谁能生活,如他所欲?他愿生活,却当死去。若不能生活至何时,如己所欲,为何能如己所欲而生活呢?若要死亡,不愿生活,如何能如他所欲而生活?若他愿意死亡,不是因为他不愿生活,是愿死后得到更美好的生活,这可证明他在现世不能生活,如他所愿,而死后才能得到他所愿的。 人当努力继续生活,设法不愿所不能的,只愿所能的,如戴冷治 (Terentius) 所说"若你不能为所欲为,当愿尔之所能。"若甘心受罪,岂能幸福?若没有爱情,生命也就不会幸福;为此,若爱所有,当爱它超过一切,因为凡所爱的,当为自身而爱它。 当依其可爱处而爱之,若不依它可爱处而爱之,就不会幸福,则爱它的,就要期望它是永远的,所以永远的生命,才会幸福。 第二十六章 在怡园中,没有欲惰,人亦能生育 人在怡园中只愿天主所命时,就能如他所愿而生活;并享受天
  41. 41.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88主而生活,因而人亦可为善人,毫无需要而生活着,因为能常如此而生活;有吃的,使不饥饿;有喝的,使不口渴;有生命之树,使他不会衰老。身上没有腐朽的种子,扰乱他的五官;不畏内疾与外面的危险;身体健康,精神安泰。 在怡园中,没有冷热,住在其中的人,也不会有贪望与恐惧。没有忧愁,与假的喜乐,只有由天主而来的真喜乐,以"发自纯洁的心和美好的良心,并无伪的信仰 "0 (弟前·查·五)爱慕天主。 夫妇和睦,互相恩爱,身心留意,善守天主的诫命。空闲而不寂寞,不愿时,亦不会昏昏欲睡。 在这幸福的生活中,我们不要相信,原祖没有欲情就不会生育;生殖器如其他肢体一般,能如意而动,丈夫不需要欲情的剌激,能将精液注入妻子的胎中,而不害及她的贞操。不可因为不能证明不以欲情剌激,而以意志运用生殖器,就否认这点。 能将精液注入妇女的胎中,而不损及她阴膜的完整,如月经时血流出一般。不是哭泣,而是做母亲的本能,使妇女产生;同样,不是欲情,而是意志,使男女结合生育。 现在该提及可使人害羞的事,但我们先当研究何为可使人害羞的对象。我的言语自然当加以约束,不可信口雌黄,原祖若不犯罪,可能有此经验;但他们是在能安静中夫妇交嬉前,被逐出怡园的;所以现在提及此事,我们只感觉欲情,不会想及能以自由意志进行。为此害羞使人对此不提一言,虽然稍加思索,就可知道这是可能的。 然而全能至慈的天主,万物的造物主,他助佑人的善志,而罚其恶意,能将善意恶志联合起来;他自被罚的人类中,亦能为自己
  42. 42.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489的城中,选出预定的人数。他们被选,并非因其功绩,系因天主的恩惠,因为整个人类都因原罪而被罚了;这样,可指出他不但赐恩宠于得救的人,亦给未得救的人。每人该当知道,只由天主的仁慈由灾祸中救出,由当受罚的人中救出。 那么天主为何不能造他预见的罪人,他既然能指出,由他们的过犯所当得的罚,及他所赐的恩宠,并且指出,在这样的造物主及亭毒万物者之下,罪人的凶恶,亦不能变更事情的秩序。 第二十七章 天使及人的恶意,不能扰乱天主的计划 天使及人的罪恶不能扰乱天主"上主的化工,何其伟大!凡喜爱它们的,应当加以穷究。" (咏·百拾·二)他以自己的预知及全能,赏赐每人恩宠,不但知道利用善人,亦知利用恶人。 为此天主若能利用固执于恶的天使最初的意志一一一他们总不能再有善意一一为何不能让他所造的人不受诱惑呢?且原祖受造时是正直的,若依赖天主的助佑,可以战胜邪魔;若自爱心重,而摸弃造物主及救世主,就会被打败;若有善意及天主的助佑,能加增功劳,若无善意而槟弃了天主,就要犯罪。 如在现世,不能无饮食而生活,但虽有饮食,亦能死亡;自杀的人,便是一例。同样,在怡园中,没有天主的恩宠,不能善生,只能恶生,失去永久的福乐,而获应得的赏报。 为何天主预知人将堕落,还允许他为邪魔所引诱呢?天主一定预知人将堕落,但亦预先见了,因着自己的助佑,魔鬼亦将被更有力的人所胜。 这样,天主预见将来,不引任何人犯罪,由他前后{故事的态度,
  43. 43.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90可以指出,在天使,人类的自大,及自己助佑中,有多大的区别。 谁能相信及肯定天主不能由罪恶中,救出天使及人呢?但他让他们有这种权力,以证明他们因着骄傲能做出何种罪恶,及自己恩宠的力量。 第二十八章 天域及地域的特性 两种不同的爱情,产生了两个域:爱自己,至于轻视天主,乃产生地城;爱天主,至于轻看自己,乃产生天城。地城自夸,天城在天主内受赞扬;地域找人间的光荣,天城以天主为最大光荣,他是人良心的见证。地城昂首自傲,天城则对天主说"你是我的荣耀,又是使我得以抬头者。" (咏·会·四) 地城的君子贪图控制别人,天城则同心协力:领袖出命,属下服从;地城的君王嗜好权力,天城则对天主说"天主,你是我的堡垒,我爱你。" 地城的贤者,依人生活,寻找肉身或心灵,或二者的利益"他们虽然认识了天主,却不当天主光荣他或感谢他,反而在他们的思想上成了空洞的,他们冥顽不灵的心陷入了黑暗;他们自负为智者 为骄傲所控制,自待明智 反而成为愚蠢的。他们将不可朽坏天主的光荣,变为可朽坏的人,飞禽走兽和爬虫形状的偶像。"(罗·莹·二十一~二十三)因为他们引人民至偶像的祭坛前,朝拜受造物,而不侍奉造物主,他当受光荣于无穷之世。 在天主的域内,则人的独一明智.是人以虔敬朝拜真天主,与圣人一齐等候他为自己的酬报,人与天使结合,"好叫天主成为万物之中的万有 "0 (罗·拾伍·二八)
  44. 44. Western Canon Li brary The City 01 God I 491 栓 十 五 卷 男 圣奥古斯丁在以前四卷中论夭地二域的来源后,在以 后四卷,研究它的发展,特别讨论《圣经》中有关这问题 的诸章。在本卷中研究《创世记》由加音与亚伯尔直至洪 水这几章。 第一章 人类自开始时,走向不同的目标 许多人想象、谈论、描写怡园中的福乐,原祖的生活,他们的罪及罚。我在前几卷中,照《圣经》启示我们的,亦讨论过这问题。若愿意更深研究这问题,当用许多本书去研究,这是本书及时间所不应许的。我的时间有限,不能答复闲手好奇者的问题,他们喜欢发间,却不能弄清。 但我想巳解决了宇宙灵魂及人类的来源问题,我将它分为两种,一种依人生活,另一种依天主生活。照神秘的意义,我称它们为二域,即人类的两个团体,一个将永远与天主为王,而另一种要永远与魔鬼受罚。 以后我们再谈二城的结束,现在已足够地论过天使及原祖的来源,
  45. 45.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492已到讨论它们的发展,由原祖开始生育子女,直至人类不再生育为止。现在我们讨论二域的范围,正是死人逝去而婴儿出世的时间。 原祖先生了加音,他属人城,后生亚伯尔,他属天主城。在人间我们遇到的,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但属神的不是在先,而是属生灵的,然后才是属神的。" (格前·拾伍·四六)因此每人由受罚的原祖亚当所生,当然是肉身的,恶的,若信仰基督则可重生,变为精神的,好的,这是我们在人类中所发现的。 二城开始生死进行时,现世城的居民先生,后来是天主域的人民,流亡在现世中,因天主的恩宠而被预定被选,虽流亡此世,然而将为天国的居民。基督亦由被罚的人类而生,但天主像陶人-一圣保禄宗徒不是偶然用这比喻的一一一由同样泥土中,他造了贵贱的器皿。 他先造了贱器,然后造贵器,我再说一遍:在每人身上先是恶元素,当自此开始,但不需要常在此点,然后是好元素,人修德立功,可达到它,达到后就停止不动。因此不是所有恶人都成为善人,但善人先是恶人。人愈改善,不为恶人,就愈快成为善人。 第二章 肉躯的儿子及天主所许的儿子 世间有此城的形象,只是它的形象,而不是实际,表示这城的将来前途,并不能代表它。圣保禄宗徒对这形象及所代表的自由城,向迦拉达人说"你们愿意属法律下的,请告诉我:你们没有昕见法律吗?经上原来记载说:亚巴郎有两个儿子,→个生于姆女,一个生于自由的妇人。但那生于姆女的是按本性生的,至于那生于自由妇人的,却是出于恩、许生的。这些事都含有寓意,她们二人原是指
  46. 46. Western Canon Library! The City 01 God I 493两个盟约:一是来自西乃山,那就是啥夏尔一一西乃山是在阿拉伯,与现在的耶路撒冷同列-一因为她与她的子女同为奴隶 c 然而那属天上耶路撒冷的却是自由的,她就是我们的母亲;诚如经上记载说:‘不生育的石女,喜乐吧!不生育的女人,破口欢喜吧!因为弃妇所生的子女竟多于那有丈夫的妇人。, "兄弟们!至于你们,就像依撒格一样,是恩许的子女。但是,先前按本性生的怎样逼害了那按神恩生的,如今还是这样,然而经上说了什么?‘你将姆女和她的儿子赶走,因为姆女的儿子不能与自由妇人的儿子一同承受家业。所以兄弟们!我们不是姆女的子女,而是自由妇人的子女。为获得这种自由基督才解救了我们。" (迦·肆·二一~三一) 圣保禄宗徒教训我们如何去解说《旧约》与《新约》的意义:地域的一部分,系照天城而成,不指地城,而指天城,所以是姆女。它之所以建成,非为自己,而为地城,它虽是预象,但亦有自己的预象,撒辣的姆女哈里尔及他的儿子是这预象。 光明来时,黑暗消逝。圣保禄宗徒称撒辣为自由人,表示自由城,为指点他,他又用了另一预象"你将姆女和她的儿子赶走,因为姆女的儿子不能与自由妇人的儿子依撒格一同承受家业。"圣保禄称他为自由妇人的儿子。 所以我们在地域中找到两个形式:一个指出它的存在,另一个是天域的预象。为原罪所污的人性,生地城的人民;天主的恩宠由罪恶中将人性救出,生天城的人民;第一种称为愤怒的器皿,第二种称为怜悯的器皿。
  47. 47.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94 这也由亚巴郎的两个儿子表示出来,一个为依色马,为姆女哈夏尔依人性而生的;另→个为依撒格,由自由妇女,因天主的应许而生。二人都由亚巴郎所生,第一个由肉欲所生,是人性的象征;另一个由天主的应许所生,是指点恩宠。一个表示人性的秩序,另一个指示天主的恩惠。 第三章 荒胎的撒畴,因天主的恩宠而怀孕 撒辣是石女,不能生子,希望从自己的姆女处有个儿子,于是将她给自己的丈夫,使能怀孕,因她自己不能由丈夫怀孕,她乃利用自己对姆女身上的权利,要求夫妇的责任。 所以依色玛黑耳,如其他的人一般,由男女性交,依人性普通的律法而生。说他依肉身而生,并非这不是天主的恩惠,或天主没有帮助,他的"智慧毅然从地极的这边直达那边,从容地治理万物"(智·拥·一) ,而是因为愿意指出天主将赐的特恩,当在本性之外赏赐一子。 因为照自然的律法,老年夫妇,如亚巴郎及撒辣不能生育子女,何况撒辣又是石女,连青年时她都不能生育,是她的石女性害了她的青春。 若生育不属犯罪后的人性,这是指出人性犯罪后受了罚,以后就不能得幸福了。所以依撒格由天主的应许而生,正可表示恩宠之子,自由城之人民,是永远和平的友伴,没有自私的意志,只有永久不变的善,大家同心戮力,一心一意听天主的命,爱慕天主。 第四章 地域的战争与和平 地城不是永远的,因为它受永罚时,已不是城了。它在世上有
  48. 48. Western Canon Li brary The City 01 God 1495其财富,获得后,能使人民享受所能的福乐 ε {ê 它不能使爱它的没有痛苦,因而屡次地城为战争所分裂.以 i某暂时的胜利 c 它的一部分,攻打另一部分,自己臣服毛病.却以为战胜了万民。它若胜利后,傲慢自大,就会灭亡;若想、自己的境地及普通的灾祸,就要为能遇到的不顺心的事件而忧心忡忡,不为顺利的事而自满,因为这胜利只是暂时的,因为不能常常控制战败的人。 然而不能说地城所期望的不是好事,因为人类能因它而改善,它期望世间太平,却愿以战争而获得它。若一部分战胜了,已经没有阻碍,乃有和平,彼此战争,是不会有和平的。因为不能同时获得,所以不得己而交战。这是辛苦作战后而得的胜利,这是由胜利而得的和平。 若为正义而战的人获得胜利,谁会怀疑胜利是可赞扬的,而和平是可期望的。这的确是好事,是天主的恩惠。然而若他们放弃天上城的更好事物,那里的胜利是稳固的,和平是绝对的,永远的;若他们以世间的事物为独一善事,爱它们超过天上更好的事物,则会发生不幸,且日益扩大。 第五章 地域的第一建立人杀了自己的兄弟,罗马城的建立人亦仿效他,杀死自己的兄弟 地城的第一个建立人,杀了自己的兄弟,是因着嫉妒杀了他的兄弟,他是天城的人民,而生活在现世。因此不必奇怪,这第一个榜样,将为地城领袖罗马所仿效,它将管辖万民。在罗马城建立时,亦犯了重罪。诗人路甘 (Lucanus) 写说"城墙沾满兄弟的鲜血。"罗马历史记载,罗马城建立时雷姆 (Remus) 为哥哥罗马禄 (Romulus) 所杀。
  49. 49. 西方正典协天主之城 1496 但这个罪恶与前不同,雷姆与罗马禄都是这城的居民,二人都贪求建立罗马域的光荣,但由二人所分,这光荣就不会这么大了。想得统治光荣的人,若统治权与人平分秋色,就要大减其威风,为使一人独霸称雄,另→个就被取消了。这样,因为罪恶,权力加大了,却是恶势力,若不犯罪,固然权力更小,却是更好。 但在加音及亚伯尔中,并不争求世物。加音恨自己的兄弟,亦不会是因为二人一同统治,权力就更小。因为亚伯尔一定不想在哥哥所建立的城中南面称孤,而是由妒忌心而来,恶人嫉妒善人,正因为他们是善人,而自己却是恶人。 慈善并不因为有一位同伴而褪色,反而更为伟大,因为在兄弟和睦中,慈善就更为伟大。然而不愿与人共享的,就不会有这类统治权,若喜与朋友共同享受,就会更大。 在罗马禄及雷姆中发生的事,指出地域如何分法,而加音与亚伯尔中的事,指出二城中的仇恨,即天主的与人的。恶人彼此交战,善人与恶人中,亦战争不停。起初的人,尚未成全,用自己互相战争的理由,亦能与善人作战。因为在人中"肉身想反对神魂,而神魂想反对肉身。" (迦·伍·十七) 这样,→人精神方面的欲望,能攻打另一人的欲望,一人肉身的欲望,亦能反对另一人的精神欲望,如善人与恶人中的战争。尚未完成的善人,能因肉欲互相作战,如善人与恶人中一般,为使胜利者互相交战,以得最后的胜利。 第六章 因着犯罪而软弱,天主域中的人亦能在现世受罪 我在第十四卷中巳提及原祖违命后的罚,人性软弱,非由本性
  50. 50.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 d 斗-而来,却是毛病,为此圣保禄宗徒向在世依信仰生活而修德的人说:"你们应该彼此帮助背负重担,这样你们就能满全了基督的法律。"(迦·陆·二) 他在别处又说"我们还劝勉你们,劝戒闲荡的,宽慰怯懦的,扶持软弱的,容忍一切人!要小心,人对人不要以恶对恶。" (得前·伍·十四~十五) 又说"如果见一个人陷于过犯之中,你们既是属神的人,就该以柔和的心神矫正这样的人;你们也要留心,免得你们也陷于诱惑。" (迦·陆·一)又说"不可让太阳在你们含怒时西落。" 《福音》中说"如果你的兄弟得罪了你,去,要在你和他独处的时候,规劝他。" (玛·拾拥·十五) 为此,圣保禄宗徒,为使罪恶不引起人讨厌说"犯罪的人,你要在众人前加以斥责,为叫其余的人有所警惕。" (弟前·伍·二) 因此我们当互相宽恕,竭力保持和平,不然,不能享见天主,为此吾主耶稣说了那个仆人欠主人一万元而得到宽恕,但因不愿宽恕同事一百元,而受到主人的恐吓后,继续说"如果你们不各自从心里宽恕自己的兄弟,我的天父也要这样对待你们。" (玛·拾剧·三五) 天主城的人民,在现世时期望天乡,亦当小心。天主圣神在内工作,以使外面的药能发生效力。不然的话,即天主自己利用受造物,借人的形象,对人的五官发言,或梦中示意,若天主的恩宠不帮助理智的话,任何宣讲都毫无梅益。 天主将愤怒之器与慈惠之器分开时,因为他明了这个秘密,就是这样做。因为若因着天主的助佑,在我们身上的罪恶一一这已是
  51. 51.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498罪罚一→一如同圣保禄宗徒教训我们的,但不能完全控制我们的肉身,强逼它顺从欲情,或将肢体作为罪恶,而能引导人,在世平安,并永远为玉,毫元罪恶。 第七章 加音犯罪的原因,连天主亦不能使他不去犯罪 天主对加音谈话,如他对初期人类说话时一般,以同伴身份而发言,如我已经说过的,但得到什么益处呢?天主警告他后,他岂放弃了杀害弟弟的主意?天主对二人的祭献态度不同,悦纳亚伯尔的祭献,槟弃加音此祭献,没有疑惑的,这是由外面的表示可得而知的。 天主这样做,因为加音的行为恶劣,亚伯尔的行为圣善,于是加音大失所望,垂头丧气,如《圣经》上所说"你为什么愤怒?为什么面容懊丧?你若做得好,你没有不仰首的,你若行得不好,罪孽必伏于你门前,它要获得你,但你要制伏它。" (创·肆·六~七)① 天主为何如此警告加音,原因不清楚"你若做得好,没有不仰首的;你若行为不好,罪孽必伏于你门前。"这些话能有许多解说,《圣经》注解家当依信仰的规则去解说。 好的祭献,是献于天主的,只能向他献祭。若不注意时间、地方、祭品自身,谁作祭献,谁受祭献,祭献后,祭品分给谁,就是分别不清,因此当谨慎从事。若祭献非在其所,或不在此处而当在他处祭献,或祭非其时,或所献为任何地方不当献者,或人将献于天主的最好部分归属自己,或使无权享受祭品的外人享受,就是分 ① 此处圣奥古斯丁所引,乃照七十贤士不希措文,与现行拉丁通俗本相似,而思离《圣经》学会的译文,系由希伯来原文译出.故少有出入。
  52. 52. Western Canon Libra叩 I The City 01 God 499辨不清。 不易看出加音因何事使天主不悦,但圣若望宗徒论这二位兄弟说"不可像那属于恶者和杀害自己兄弟的加音;加音究竟为了什么杀害了他?因为他自己的行为是邪恶的,而他兄弟的行为是正义的。" (若一·垄·十二)可以知道天主不悦加音的祭品,是因为他没有好好分清,只给天主一部分,却将全部归于自己。 不随从天主的旨意,而照自己私意的人亦如此,他们向天主作祭献,以求悦乐他,不是求他帮助自己战胜私欲,是为顺从欲情。这是地城的特点:叩拜天主或神,使因他们的助佑,使能在胜利及和平时,不谋公益,而为控制别人。 善人利用世物,以享受天主,而恶人反愿利用天主,以享受世物,但都相信天主存在及他亭毒万物,还有的人连这点都不相信,自然更不可取了。 加音看出天主悦纳弟弟的祭献,当反心诚意,仿效弟弟,不发骄傲,而效法他的德行,他反而忧愁,垂头丧气。于是天主严厉地指责他,因为他竟为弟弟的善行而忧愁。天主指责他说"你为什么愤怒?为什么面容懊丧?"天主一定问他这点。天主看出他嫉妒弟弟,为此指责他。 人不知他人的心事,不能看出他忧愁,是因为得罪了天主,或是因着弟弟的善行,因为他悦乐了天主,天主也悦纳了他的祭品。天主解说了为何自己不悦纳他的祭献,使他扪心自责,不要见怪自己的弟弟,因为他分辨不清,所以祭献不为天主所悦纳,而嫉妒弟弟更为不当。
  53. 53.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1500 但天主给他一个圣善的命令"你若行得不好,罪恶必伏于门前,它要获得你,但你要制伏它。"是弟弟的贪心,不,是罪恶的贪心,因为天主先说"你为什么愤怒俨然后说"若你行得不好,罪孽必伏于门前,它要获得你,但你要制伏它。" 亦可视作人不当将罪恶归于他人,而归于自己。"但你要制伏它",是指点痛悔,求宽赦,不是宣讲家的口气,而是出命人的口气。人不为罪恶辩护,便为罪恶所控制。 但亦可视肉欲为罪恶,为此圣保禄宗徒说"因为肉身想相反神魂。" (迦·伍·十七)嫉妒亦然,它使加音犯了杀害兄弟的罪过,这就是"罪孽必伏于你门前,它要获得你,但你要制伏它。" 我们下份激动时,圣保禄宗徒即称它为罪恶说"然而现今已不是我做那事,而是住在我内的罪恶。" (罗·柴·十七)哲学家也称它为恶,所以它不可指挥,当由理智领导,远离罪恶。我们发觉下份要犯罪时,就当听从圣保禄宗徒的话"也不要把你们的股体交与罪恶,做不义的武器。" (罗·陆·十三)应当服从理智,由它指导。 这是天主命对自己弟弟发怒,想杀害他,不愿效法他的加音说的。你当离开罪恶,罪恶不可控制你的肢体,不要顺从它的意愿,不可将你的肢体,成为犯罪的工具。"罪孽伏于门下",即当压制它,不让它自由。"但你要制伏它",外面不可作恶.使内中在理智控制之下,亦不扰乱。 在《圣经》中,天主对女人厄娃亦说了类似的话,她受了魔鬼借人形象的哄骗,与丈夫一同受死亡的罚,天主对女人说了下面的话后"我要加增你怀孕的苦楚,在痛苦中分娩。" (创·垄·十六)
  54. 54.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I 501又继续说"你仍要恋慕你的丈夫,他要管辖你 J 上面天主对加音犯罪及肉欲所说的.此地对犯罪的女子亦同样地说了,由此可结论道:丈夫当领导妻子,如精神领导肉身一样。为此圣保禄宗徒写说"做丈夫的也应当如此爱自己的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体一般,从来没有人恨自己的肉身。" (厄·伍·二八) 这些话当医治我们自己,不当视为他人所说,而加以藐视,然而加音却违犯了天主的诫命,因为他的嫉妒反而加增,乃用诡计杀了自己的兄弟,这是地城创立人的行为。 我且不说加音亦象征犹太人杀了基督,他是人类的牧童,羊群的牧童亚伯尔的预象,因为只是先知的预象,如我反对马尼盖派人法斯都 CFaustus) 书中已说过的①。 第八章 为何加音在人类初期,造了城子 现在我当卫护《圣经》的历史价值,不要有人以为《圣经》所记载的是假的,因为它记载当时世间只有四人,或更好说加音杀死弟弟后,只有三个,却造了一座城,即人类原祖亚当,加音及他的儿子厄诺客 (Enoch) .这城就名为厄诺客城。 但设难的人忘记了《圣经》的作者,不该将当时生存的人一一说出,他能只记载对他目的有关系的人。天主圣神启示作者的目的,是由一人而至亚巴郎,由亚巴郎而至天主的人民。 这个民族与其他民族不同,它预象永远的城,它的创立人是耶稣基督,但没有忽略地上人的城,为使天主之城与人间之城比较之 ① 第十二卷,九章等。
  55. 55. 西方正典,天主之城 i 502下,更为灿烂。 既然《圣经》上记载每人的年龄,结束时说"他生子养女。"他活了多少年,然后死去,而不提他们子女的名字,但我们可以相信在这年代中,能生许多人,他们团结后,造了好几座城。 《圣经》是由天主启示而写成的,他先愿意将二城分清,即依人生活的城与照天主生活的城,即天主子的城,直至洪水,那时提及两个团体的分离及结合。分别,因为不同的谱系分开记叙,即加音及协特 (Seth) 的谱系,他由亚当所生,以代替被害的亚伯尔。结合,因为人日趋于恶,成为恶人,乃为洪水所灭。 只有一个义人诺厄 (Noe) 与他的妻子及三个儿子与他们的妻子,集在方舟中,得以脱免人类的毁灭。 《圣经》上记载"加音认识了自己的妻子,他妻子怀孕,生了厄诺客。加音建筑了一座城,就以他的儿子的名字,称之为厄诺客。" (创·肆·十七)厄诺客并不一定是长子,其实不然:因为《圣经》上说"加音认识了自己的妻子",似乎是第一次与她性交。 《圣经》对原祖亚当亦如此说,不但是加音,似乎是他的长子,以后亦如此"亚当又与自己的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协特。" (创·肆·二五) 由此可知《圣经》用这种说法,以指人怀孕,虽然不为所有人都如此,并且不是夫妇第一次性交。而且没有充分理由,相信厄诺客是加音的长子,因为城即以他儿子的名字而起名。 我们可以承认,因着特别的理由,父亲虽有别的子女,但父亲特别宠爱他。犹大也不是长子,但由他犹太省及犹太人而得名。
  56. 56. Western Canon Li brary I The City 01 God 503 即厄诺客是创立这城人的长子,我们不可相信父亲用儿子的名字称城,是孩子刚刚呱呱坠地。 因为一座城不能由一人而建,它只能由人的团体而成。若这人的子女众多,形成一个民族.那时候可能建立一座新城,用长子的名字来称它。 当时人的年龄很长,除了《圣经》所说的,在洪水以前,年龄最小的,也有七百五十三岁。年寿最高的超过九百岁,但没有一人达到一千岁。 谁能疑惑一个人在世时,人类如繁殖,可以造好几座城。这点由亚巴郎一人在四百年间,生了这么多的人,出埃及时,已是一个民族,能执武器的,就有六十万人。我暂且不提依仕美人,因为不属伊撒尔人民,他们是由亚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