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re
  • Email
  • Embed
  • Like
  • Save
  • Private Content

Loading…

Flash Player 9 (or above) is needed to view presentations.
We have detected that you do not have it on your computer. To install it, go here.

Like this document? Why not share!

20100829 -the trend

on

  • 250 views

 

Statistics

Views

Total Views
250
Views on SlideShare
250
Embed Views
0

Actions

Likes
0
Downloads
0
Comments
0

0 Embeds 0

No embeds

Accessibility

Categories

Upload Details

Uploaded via as Microsoft Word

Usage Rights

© All Rights Reserved

Report content

Flagged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Flag as inappropriate

Select your reason for flagging this presentation as inappropriate.

Cancel
  • Full Name Full Name Comment goes here.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Your message goes here
    Processing…
Post Comment
Edit your comment

    20100829 -the trend 20100829 -the trend Document Transcript

    • 天津:尚處於新興城市家庭教會開拓的早期 劉牧師表示,「溫州與北京的熱潮僅僅是中國福音運動衝擊 城市的先導,已經有跡象表明城市福音的第二浪將在省會與 直轄市一級展開。中國文化的潮流是依城市的 規模從大向 小流動,所以省會與直轄市一級城市的福音運動將成為未來 福音向中小城市展開的重要環節。」 其中,天津是這級城市福音運動中的一個。劉牧師回憶起 2007 年春節後他到天津出席《福音》首映式最後一站的活 動的感受。「在天津的活動,首先是波及的面 小多了,有 點孤零零的感覺,家庭教會的發展似乎尚未達到面的水平, 教會的發展還停留在團契水平上。儘管弟兄姊妹有熱情,可 以帶領许多人信主,但教會生活的 結構鬆散,人員流動較 大,真理觸及人們生命的層次較淺。」 劉牧師舉出一個例子,剛剛聚會完畢,就有许多弟兄在會場 外的街上抽煙,這在溫州、北京和上海三個城市的家庭教會 裏面是難以思議的。可以說,比較北京與溫 州,天津尚處 在教會開拓的早期。 廈門:新老兩代牧者同工融合自然、沒有斷層 處於東部沿海的廈門又是另外一番圖像。劉牧師介紹說,廈 門這個處於沿海的大城市也是福音興旺的地方,和其他城市 比較,也是他「見過的比較獨特的地方」。 劉牧師進一步具體解釋說,像溫州、北京、上海等其他城市 可以看到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和傳統的家庭教會中間存在明
    • 顯的斷層,雖然兩者在生命上是繼承的,即新 興的城市家 庭教會繼承了傳統家庭教會在十字架道路等很多的信仰本 質,但在直接的外形銜接上仍舊可看到明顯的斷層,因為新 興教會中的傳道人和同工們一般不是 傳統家庭教會中老的 傳道人帶出來的,而是另外一波人帶出來的。可是,在廈門 則是另一番景象,在那裏老一代和新一代的傳道人和同工們 都很自然地結合起來了。 這和當地基督教有著很悠久的歷史傳統有一定的關系,一代 代下來是一個很自然的傳承。劉牧師舉例說,家庭教會前輩 之一的楊心斐阿姨的查經班上就有很多年輕人 和大學生, 老一代和新一代很自然的融合在一起。劉牧師也看到當地一 些傳統教會比較追求新的教會結構的模式、牧養方式等,新 舊比較自然的融合。這種新舊自然 融合是和當地的氛圍有 關係的,主要是教會在當地傳統和社會中都有著比較深厚的 傳統。在這樣的氛圍中,老一代的信仰等也比較自然的傳承 下來。 說到這樣的氛圍,其實也與歷史上的西方宣教士有關係。劉 牧師分析說,在晚清的時候,當時清政府規定 西方人是不 能隨便去北京的,因為北京有很多的禮節要求,於是很多國 家就把領事館安排在廈門。由於這個優勢,很多從西方過來 的宣教士和基督徒也在廈門停留,這些西方基督徒的聚集就 對廈門的文化有影響,比如當地有很多已有 100 多年歷史 的教會建築,另外西方文化中多多少少攜帶的基督教因素也 影響了廈門的文化,使得當地感覺談教會是自然的事情。後 來,宋尚節博士在鼓浪嶼舉行 的佈道大會也加強了這一社 會氛圍。
    • 正因為此,「廈門不覺得基督教是一個外來的東西,而是覺 得基督教是一個很自然的社會因素。」劉牧師說,在廈門有 不少從基督教家庭出來的人,社會也不覺得這 是很新奇的 事。幾年前,他去廈門大學的時候,就看到那裏的基督教學 者很自然的做一些關於基督教的研究,而當時這在其他地方 還是受到很多限制的。 不過,劉牧師坦言,雖然廈門教會有很多的優勢,但也有其 弱點,就是「相對封閉一點,在宣教的異象上、特別是全國 福音運動的定位上不是很積極,比較從事較多 的是福建內 部的連接,對於外省和海外宣教比較弱一些」。 成都:有著後起的優勢和深厚的文化底蘊 成都也是處於省會與直轄市一級城市的福音運動中很有特色 的城市之一,劉牧師用「很有意思」來形容成都。他說,福 音浪潮波動北京和上海這兩大城市之後,也已 經流到了中 大型城市,而在這些中大型城市中仍舊是有區別的。比如成 都、武漢、西安這些中大型城市,都同時是西南、中南等區 域的樞紐城市,對整個地區有著很 大的影響力。藉著這些 地方的福音運動的復興,將會影響到當地的整個大區域。 具體來說,成都與溫州、北京、上海及其他東部城市相比, 它是「一個後起的城市」。劉牧師說,「但是後起有後起的 優勢,可以避免很多彎路。」他舉例說,他曾 經去過一個 成都的福音團隊,裏面有專門開設的神學培訓班,一開始就 可以使很多同工避免很多問題,也可以使得神學思想上比較 統一,可以使得團隊逐漸發展之後 更容易聯合。
    • 另外,成都這城市還有著「比較強的文化傾向」。劉牧師 說,雖然成都的知識分子數目不及北京和上海多,但是「深 度很深」,而且成都的知識分子群體 「眼界很開拓」、 「文化底蘊很深」。他提到,歷史上有過很多次大批內陸的 文化精英遷到成都的事情,如著名的西南聯大當時就聚集了 很多的知識分子在成都平原 上,這些都奠定了成都深厚的 文化氛圍。他進一步介紹成都教會的知識分子群體,「雖然 知識分子群體不大,但是文化深度和靈命深度很深」,他特 別舉出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的王怡長老為例,不僅如此,還有 不少成都家庭教會中的牧者同時 也是著名的學者。 而且,和北京、上海以及其他沿海城市相比,成都還「沒有 被高節奏的都市節奏所吞沒,所以給這所城市一個深思熟慮 的思考的習慣,它不會只顧眼前的事情。」所 以,劉牧師 認為這樣的氛圍會使得成都出現深度探討的神學,這也是成 都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的特點之一。 說到成都具體教會的情況,劉牧師介紹說,當地主要是秋雨 之福教會以及其他 20 多間家庭教會,這些教會大多是新 興 的城市家庭教會,傳統的家庭教會在成都比較弱。和其他城 市相比,成都在傳統的家庭教會資源上不如北京、廈門等城 市,如北京曾有很多著名的傳統家庭教會的 領袖在當地深 厚的牧養和生命的傳承。因此,雖然成都新興的城市家庭教 會繼承了中國整體傳統家庭教會生命本質,但其具體的生命 傳承上不如北京、溫州等那麼豐 富,而外在的具體教會機 構、牧養方式上也受傳統的家庭教會影響很小,它主要是向 北京和上海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教會學習。雖然現在仍舊較 弱,但是由於其所具 有的後起優勢和文化氛圍,成都的確 會對未來的中國福音運動產生深遠影響。
    • 江浙一帶中等城市:剛被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浪潮所觸 及 除了北京和上海這些大型城市、以及在省會與直轄市一級城 市的福音運動外,福音現在也開始向一些中等城市擴展。劉 牧師提到,今年剛剛去過江浙一帶的一個中等 城市,他發 現這個城市剛剛被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浪潮所觸及。 這所城市有著典型的家庭教會的傳統,恰恰新興的城市家庭 教會浪潮也觸及於此,於是他們正好可以直接學習堂會制等 新興的教會架構、牧養方式等。劉牧師說,和 廈門不同, 廈門是新舊很好地融合,傳統的家庭教會發展到一定程度發 現教會架構等需要改變,於是在舊的基礎上汲取北京的教會 模式,而江浙一帶的中等城市則是 直接學習北京的模式, 「這是現在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浪潮已經到了中等城市的標 誌。」 江浙一帶縣級城市:基本上還未受到「北京模式」的影 響 劉牧師說到,江浙一帶的縣級市江陰是他去過的最小的城 市,他很明顯的看到當地基本上還沒有受到「北京模式」的 影響,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浪潮還未波及到這 裏。 「看他們的聚會方式、對外聯繫、教會機構等等還都是傳統 家庭教會的模式,受到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的影響很少。」 劉牧師分析說,這主要還是跟當地的文化環境 有關。因為 當地在交通、住宅等很多方面還沒有到都市現代化,也可以
    • 說都市化的浪潮還沒有波及到那裏,而藉著都市化浪潮而律 動的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浪潮也因 此在當地還沒有多少影 響。 總結一:福音浪潮伴隨都市化波到縣級城鎮,方會迎來中國 福音普及化遠景 劉牧師總結說:「從全中國來看的話,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 浪潮已經在最大的城市鋪開了,也已經波及到省會與直轄市 一級城市、中等城市,而縣級城市和縣級以下 的城鎮化還 沒有受到影響。」 至於整個中國福音運動的走向,劉牧師表示,伴隨著都市化 的進程,福音會在中國普及。看都市化定量指數的話,在 1990 年之前大約只有 3%的中國人居住在城 市,現在這一 數字則升到了 35%,到本世紀中期,將大約有 90%的人居 住在城市和城鎮,屆時這 90%的人當然不會都居住在北京 和上海,很多是居住在基層城 鎮之中。 「什麼時候福音的浪潮波及到鎮和縣,那中國就算是福音化 了,那就是中國真正普傳了,因為當 90%基本都是在城鎮 了。」神會帶領這一個真正中國福音普及化的 遠景。 總結二:聖局中棋子間的配搭,通過實際的事工搭配與 生命交流形成實在的生命整體性 對於處在神手中這一聖局中如「棋子」般的各個城市,劉牧 師表示,不同的城市在所觸及的社會階層、文化領域、及教 會自身的風格方面都不盡相同, 「上帝在中國福音運動中
    • 顯然有統觀全局的佈局。就目前的情形看,各城市已經有條 件、也有需要彼此具體配合。」 他舉例說,溫州教會在神學培訓、文字事工、文化外展、大 學生和青少年工作等方面有很大的需要,在這些方面有著豐 富資源的北京教會可以積極參與﹔北京教會缺 乏實際的生命 示範,而少數進入北京教會的溫州牧者和弟兄姊妹、以及在 北京就學的溫州大學生基督徒如果不自我封閉在北京的溫州 教會裏面,則可發揮「遠比 有形事工重要得多的生命榜樣 作用」。 另外,他還舉出北京和天津的例子說,先行的城市可以有系 統地持續幫助鄰近的城市。在北京已經聽說有同工去西北、 西南、中亞、南亞、甚至塞班島做宣教工作, 但卻好像沒 有多少人注意幾乎就在郊區的天津。「開車一個小時去天 津,當然沒有去遠方特別是國外那麼戲劇化的意味,但對於 北京教會,去哪裡宣教能比天津產生 更大的實際效率呢? 去遠方,畢竟是少數人的事情,只有就近宣教,才能使最大 多數的弟兄姊妹參與進來。」 「目前家庭教會的發展已經具有了『全國一盤棋』的全局 性,但各地區的連接並不是靠一個聯合組織或聯席會議就連 上了,而是通過實際的事工搭配與生命交流才形 成實在的 生命整體性。」 劉牧師還指出,北京、上海等居於先導地位的教會類型也並 非僅僅是為了造福本地文化,而是在基督的整個救贖計劃中 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在先的類型教會無非 是基督所下 棋局中先著的幾粒棋子,其位置是為了整個棋局的大勢。」
    • 他舉例說,目前北京的知識分子類型的教會、溫州的私人企 業家類型的教會、東北的國營企業工人類型的教會、上海的 市民類型的教會,都具有明確的指向性, 「這幾種類型的 人群恰恰是目前中國城市主流文化的主導者,在上述地區出 現的這些類型的教會,表明中國福音工作的中心正從農村轉 向城市,上帝要得著中國的城 市,並由此而更新整個中國 的主流文化。在特定文化中先行產生出來的類型教會,將以 榜樣的方式逐漸推廣到各個城市的同類階層中去。」 最後,劉牧師提醒說:「一個處在福音運動中心的教會,若 不能認識到自我的中心地位不是出於自身的德行,而是上帝 為了拯救中國而賜予的恩典,則當中心地位轉 移時,該教 會就會沒落。如能看到自我的地位是恩典的結果,就不會因 目前那一點點幼小的優勢而固步自封,就會對上帝引導的教 會更新持開放態度,當中心地位轉 移時,自我雖不攜帶中 心的角色,但當地的福音運動卻依然保持持續的興旺。」 記者手記: 隨著針對每個城市家庭教會現狀的分析之後,本報此次劉同 蘇牧師談中國家庭教會現狀的系列報道將暫告一段落。 本系列總共前後五篇的報導中,劉同蘇牧師先後分析了過去 十年中國福音運動的最顯著變化是 新興城市家庭教會的興 起、未來福音會藉著城市、農村和民工教會三個進路普及神 州、當下家庭教會所面臨的三大內部挑戰和外部挑戰、以及 處於聖局當中溫州、北 京、上海、天津、廈門、成都以及 江浙一帶的中型城市、縣級城市的家庭教會的具體情況:從 過去到未來、從宏觀到微觀、從趨勢到挑戰、從中心到周
    • 邊……藉著這 些分享,劉同蘇牧師給讀者展開了一副神在中 國偉大作為的絢爛畫卷。 劉牧師介紹說,在系列報導進行的過程中,很多位家庭教會 的領袖、牧者、同工透過電話或其他方式跟他聯絡作出回 應。不少人暫同他的觀點,也有不少人對他的觀 點仍舊持 探究或多多少少質疑的態度。可是,無論回應如何,他們都 對劉牧師表示,他藉著此次系列報導說出了對家庭教會發展 非常重要的觀點,特別是不少人對於 他所分析的當下已經 從「紅色殉道」到「白色殉道」的時代、對於當地基督徒很 重要的是在世俗化的環境中如何活出生命這一點感受尤 深。 劉牧師對這些回應深感欣慰,他說自己並非是因為很多人重 視他的觀點而欣慰,而是他感到神藉著他的口講出了現在神 在中國所作的工作。他坦言說,這並非是因為 他是什麼學 者、或者靠著什麼學者的聰明而說出了什麼重要的觀點, 「我如果只是憑借一個學者的思維、聰明勾畫出個什麼模 式,那有什麼用呢?」他這樣說到。只是因為神給了他這樣 的看見,他見證了現在神在中國所做的工作,這 也是為什 麼大家會關注他的觀點的原因所在。 他回憶起還在幾年前當新興的城市家庭教會浪潮剛剛破土而 出嫩芽時,他奔走中國不少地方和華人教會聚集之地分享自 己的看見,預測神將會藉著都市化的浪潮興起 新興的城市 家庭教會,並且帶動新一輪的中國福音運動時,當時尚有多 數的教牧同工還不能認同,更多的仍舊認為傳統的農村家庭 教會是主導。但短短幾年過去,情形卻已經完全改 變,比 如新興城市家庭教會所致力推動的公開化等已經成為很多人 談論的事情。「當時很多的預測,現在真的就是那樣變了,
    • 比如城市家庭教會的走向和地位,現在 所有的都成了定 論,神是這麼做的。」 「歷史證明當時的看見確實是神的手在做工,並不是我提出 了什麼發展理論,而是神做了這樣的工、神這樣的工作被歷 史證明了。」劉牧師反復的強調說,一切都是 神的工作。 而神只是給了他這樣的看見,對此他深為感恩。他表示,他 還將會繼續做家庭教會的工作,因為神會通過他的這個工作 來幫助家庭教會,他也非常高興看 到也有更多人開始做這 樣的工作。他相信神的手不會離開中國,不會離開中國教 會,會不斷的帶領神的百姓進入到所應许的迦南美地。